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十六章
    ....

    .......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尔法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自从被逮捕以来,他就一直被关在这儿,到现在已经快一周了。这座地牢与外界完全不相通,在这与世隔绝、密不透光的密闭空间里待久了,很容易就和外面的世界产生隔阂;更何况,上头好像是刻意封锁消息似的,这儿既没有电视,也没有广播,甚至都不给报纸,什么都没有!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根本无从了解.......

    他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身。或许是睡得太久了,几近睡瘫了,现在就连清醒的时候都觉得脑袋发昏,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虽说是地牢,但这儿整体来说还算干净,只是这单人间的牢房实在是太过狭小,太过拥挤了,天天都闷在这片巴掌大的地方,除了睡觉就无事可做,这让人相当不自在。百无聊赖之下,时间仿佛过得尤其的慢,这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给他感觉好像过了四五个月......

    扒着铁栅栏向外看去,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在这儿待了进一个礼拜,他其实也大概知道,这里除了关在牢里的囚犯,确实没其他什么人了。这偌大的地下囚牢,纵横交错的几十条走廊,满打满算也就四五个狱卒坐在走廊尽头和警卫室里观望,除非有新的囚犯送到,狱卒会交代一下工作、安排一下人手,其他时候,他们连看到狱卒的机会都少得可怜。“这还怎么待啊,这一天天的,连个活人都碰不到...”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每天一次的例行放风也就成为了他待在这儿唯一的盼头,尽管这所谓的放风,也不过就是在这幽暗闭塞的地牢里活动下手脚,在不那么宽敞的走廊里四处转转,但对于天天闷在囚笼里的犯人们来说,这已经是唯一一个可以让自己稍微走动走动,和人说说话的机会了....

    ......

    坐回到床头,回忆起这几天的经历,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第一次到议会大楼的时候,就听这儿的导览说过,议会的地下二楼是防空洞,当时听他们说这是在紧急情况下用来疏散群众,为百姓提供庇护的。然而等他自己亲自来到了这儿,他才明白,这些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辞。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避难所,也不是留给群众百姓用来紧急避险的;这里是一座监狱,是一座专用于关押政治犯的地下囚牢。

    想来真是讽刺,矗立于议会特区的议事大楼如同王冠上的最明亮的那颗宝石,光彩夺目,美不胜收;而这座位于议会大楼之下的地牢,就如同隐藏于议会光鲜亮丽的表面之下,那真实存在却又鲜为人知的阴暗角落。而他此刻,就被埋没于这片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到头来,我所做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毫无意义了么........”想到自己的经历,博士无奈地摇了摇头。

    ......

    “39号!出来!”

    走廊上的扩音喇叭咆哮着,这宛如从地狱深处传来的呼喊声打破了地牢的死寂,也打断了他的回忆。与此同时,他面前那扇结实的铁门也被遥控打开了.......

    39号,这正是Rodot在狱中的编号。

    “又来了,这帮家伙就不嫌烦的么.......”他不耐烦地抱怨道。两个身形彪悍的狱卒连推带搡地把他拽出了牢房,带进了审讯室......

    ........

    说实话,这段时间里,他已经被这帮家伙提审了好几次了。或许他应该庆幸,这帮糙汉子对他的审问招数还算比较温和,他并没有像其他一些人那样被打得头破血流、面部全非。而听这帮人提出的问题,稍加思索就能猜到外面的情形:分裂主义势力大行其道,分裂议会的呼声也是蒸蒸日上,大有将议会吞没的势头;不论是游行示威还是罢工罢市,亦或是舆论平台,无不充斥着分裂主义者的身影。

    很显然,他们希望通过地牢里这帮有头有脸的政治犯,顺藤摸瓜,借机找到幕后主使。迫切希望结束争端的他们,审讯时提出的问题几乎句句离不开“分裂”这词,有的时候他都已经听厌了,这帮人还是不依不饶地死咬着不放。

    “我哪有什么线人?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是无辜的!”

    和往常一样,他这次仍然沿用了这套话术。或许是已经摸清了39号这‘冥顽不化’的劣根性,坐在对面的那些提审员都已经懒得多问了,三言两语之后,直接让人将他押送回牢房......

    ........

    铁门被重重地关上,他再一次回到了那个狭窄拥挤的小窝。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怎么就和分裂势力搭上关系了?”躺在床上,他陷入了深思。这几天他一直都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思前想后,他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亲戚身上。“Emma,这小家伙到底在哪儿?她现在情况如何了?”

    他记得之前还看到过Emma,当初他和助理在地下监牢里潜行的时候,机缘巧合地看到过她。当时她被关在牢房里,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看上去气色很差。因为那会儿还有要事在身,他无暇驻足停留;可掐指一算,自己被关进来已经快一个礼拜了,且不说放风的时候没见过她,就连她原本所在的那个牢房,也已经换了个人。

    “真是见鬼了,当初肯定不会看错,那就是她!可现在怎么就是找不到她了?”找不到她,就相当于线索断了,要探寻真相就不得不另辟蹊径了。

    “总觉得自己好像处处都被针对了似的.......”无事可做,心里又有些不平衡,他愤懑又无奈地躺回到床上......

    ..........

    身处消息闭塞的牢狱,Rodot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这种原因入狱的人;恰恰相反,和他有着同样遭遇的人还不在少数。此时此刻,一场规模浩大的整风运动席卷着整个赫尔利斯,甚至已经向外辐射到了周边数个大型城市!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在议会的强力打压、严查严打和极力宣传下,分裂势力彻底成为了让人谈之色变的恐怖之源。

    然而问题也就在这里,为了彻查分裂主义者而大量逮捕可疑人员,带来的弊端自然是民众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更加危险的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也开始暗中作祟,或是出于钱权之争,或是出于一己私欲,不少清白无辜的人被污蔑陷害,莫名其妙地就因为和分裂势力勾结而锒铛入狱。一时间,整座城市全然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中,上到议会要员,下到基层群众,无不都深陷于猜忌和恐慌中难以自拔。

    代理参议长坐在办公室,看着保卫部门转送过来的近况调研,难以置信的同时,也有些恼怒。从保卫部门送来的情况报告来看,支持分裂的人占了整座城市常住人口的40%,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

    “我们的敌人,居然有这么多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想对抗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分裂议会?”

    “哼,真是可恶!怎么到处都是我们的敌人!”

    .......

    然而仔细想想就发现猫腻了,这数目庞大的人群之中,肯定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罪大恶极的暴徒;这一大票的可疑人员中,有多少是真正企图分裂议会的谋反者?又有多少是处事极端的恐怖主义者?事实上,这里面有不少是被人恶意加害的无辜群众,对时政不闻不问的他们,稀里糊涂地被仇家写上了举报信,扣上了分裂议会的帽子;甚至还有一众心系议会的忠臣良将,他们为议会的长远未来提出了自己宝贵的意见,但最终却被政见不一的竞争对手利用,在献上自己意见的同时也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了句号.......

    “清理分裂势力到这种程度,行动的性质已经被完全扭曲和异化了......”翻看着这厚厚一沓的名册,看着几个曾经那几个最值得信赖的同僚的名字,他有些痛心地想着。有好几次,他也考虑过主动退让,结束争端;但作为代理参议长,他怎么可能放任分裂议会的敌对势力蔓延而坐视不管?更何况,当初是他们先发制人,是他们先以暴力冲突的方式挑起争端!即使现在形势明显对他们不利,他也决不能向这些家伙妥协!

    “肃清必须进行到底!不能退让,我必须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

    动荡的时局如同大洋中的漩涡,临近权力中央,就如同靠近漩涡的中心,能做的也只有力求自保,寻求一线生机。作为领事会的要员,同时也作为联合军指挥部元老级的骨干,Ca

    l中将此刻的地位已经有些动摇了:军队现在也在严查叛逆,巡查组正在翻案底查记录。这不翻不要紧,一翻就出了大问题,他身边已经有不少人受了连累,批评教育,降职审查,个个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对他来说,最麻烦的问题是,自己的手下Matt叛逃!这件事儿给他的影响相当恶劣,毕竟是自己的手下当了叛军,虽然不是自己教唆的,但这个失察的锅还得由他来背。幸运的是,仰仗他过往的功勋和成就,在领事会众议员的一再表态下,Ca

    l中将的军籍和身份还是保住了,没有被解职调查。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小事,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而作为新晋的领事会成员,Wade

    的情况倒还不错,他过往的记录干净得就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污点;更何况,他现在身在前线,恰巧不在这风口浪尖上,再加上有军部的人给他兜底,外人想拿他说事儿,实在是不那么容易。

    其实反过来想想,他出发去往前线,冥冥之中倒也正好帮了中将一把。名义上,Wade

    是受中将的委托,带着机械部队出征围剿叛军的;这次行动,是Ca

    l中将授意他去的。这样一来,不仅是Wade

    可以避免所有可能砸到头上的诬陷和控告,Ca

    l中将也会因为他及时有效的‘调度’和‘派遣’,......

    ......

    正处在敏感时期,虽说是日常的作战进度互通,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把防窃听用的那个玩意儿给拿了出来。

    “分裂主义已经成了通罪,如果上头愿意,任何事情都可以和它挂上关系。而一旦和它联系在一起,那谁都逃不了!”Ca

    l中将从桌旁拿起一盒卷烟,心情烦闷地点了起来。最近的烦心事确实不少,有些时候,也只能靠吞云吐雾才能缓解下心中压抑着的负面情绪。

    “确实....”Wade

    一边将义体的战斗记录发送给中将,一边慨叹道。现在身处一线,后方这些事情他根本无暇顾及,分裂势力运动的情况,他也只是听中将的消息才刚刚知道。“可是......如果它成为了图谋不轨者的凶器,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Ca

    l中将吐了口烟圈,语气有些激动,“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甚至比你想的更糟!”中将掐灭了烟,“只要别人看你不顺眼,编造点证据出来,然后递交发送到反馈箱,或者在网络论坛上一挂,一个人就基本上没了!这种方法比动刀子都简单快速,却比动刀子更惨无人道,而且毫无门槛,轻轻松松......”

    “确实.....”Wade

    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只能这么附和着回应。从中将的消息来看,议会本部那儿的情况相当糟糕;或许他应该庆幸自己在前线,后面有Ca

    l中将这样可靠的支柱撑着,他可以免于这些让人烦心的勾心斗角。“听你这么说,我倒感觉....历史仿佛在倒退似的.....”

    “哼,这么说还确实....”Ca

    l中将坐直了身子,语气轻佻地冷笑道,“总觉得这一幕仿佛在历史上出现过.....”

    “像极了千百年前那些愚昧无知的宗教审判!”Wade

    的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嘲讽意味儿,“谁能想到,几百年后,那些所谓的异教徒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分裂主义势力,但归根到底,方法却还是那老一套!”

    “说实话,其实你应该感谢这么一个万金油一样的罪名,不然以Rodot的身份,用其他的罪名和手段,咱们还不一定能这么轻松地拿下他!”Ca

    l中将提醒道,“说到底,咱们骂归骂,你还是应该要认清现实。你可以保留你的不满,但如果要谋求自保,你最好不要让自己表现得太离群,太出挑!”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些保命技巧不用你提醒我!”Wade

    摆了摆手,“对了,Rodot现在咋样了?”

    “老样子,地牢里给你关着!”中将说道,“至于那个女学生,她分裂议会的罪名罪证是坐实了的,我看留着她也没啥用处,就没有帮你挽留。听他们说是已经处理掉了....”

    “不要紧,没啥问题。只要Rodot活着就行....”

    ......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过几分钟,Wade

    手头的作战记录已经同步到了指挥部的终端。中将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便携终端,看到他刚刚上传的作战近况分析,他信手翻看了起来....

    “你手下的那个机器人,本事确实了得!被高爆弹正面击中,他都能屹立不倒,这样的防护性能,着实让人惊叹!配合着它强大的战斗能力,这家伙简直就是战场割草机一样的存在啊.....”

    “不过吧....你这随行的机械士兵,战损实在是有点太过了。后方的增援部队还没有跟上来,这个机械中队现在就是孤军奋战,如果再遇到敌情,在地形复杂的城区和叛军打巷战,很容易让他们身处险境!”中将的话,让Wade

    也意识到了这一层面的问题,之前他一直都只盯着手下的“零”,完全忽视了那些机械士兵的辅助。“后勤总站的指挥部应该有专门的作战参谋,以后行动的时候,可以咨询下他们的意见。”

    “行,我明白了。”Wade

    若有所悟地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下一步怎么做呢?”

    “固守待援,让上校的部队接应你,或者你也可以继续增派机械部队过去....”中将看着手头的地图,捏着胡子说道,“当然了,保险起见,你还是问问看那边的几个作战参谋吧,他们对实际情况的掌握程度比我高得多,他们的意见肯定比我更可靠!”

    “明白了,就这么办!”

    通讯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