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十九章
    .........

    上尉这会儿正和敌人杀得热火朝天,中士那里却仍然是冷冷清清的。他们一行人从刚才冲入这里开始,就一直守在原来所处的位置没动过。毕竟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原地待命或许会更适合他们,现在中士手下的兵力不算很充裕,在此地安排轮班警戒,构筑防线还勉强凑合,如果贸然出击,遭遇敌袭就很难应付了。

    坐在门口,他自顾自地抽着闷烟。地图被平铺在腿上,已经被打满了各种标记,他努力地回忆着之前Matt教他的那些行军指挥的技巧,心里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老战友.....

    “Matt,我还是没有看到前进的道路,难道这也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吗?”看着地图上的勾线和区块,他顿感前路坎坷,希望渺茫。回想起他当初的遗愿和自己许下的承诺,中士心情烦闷地深吸了口烟,“你这家伙,到头来咱们都得死在这儿了.....”

    “不过也好,大家一起走,到时候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又一只烟燃尽,刚想再从烟盒里抽一支出来,看着身旁躺着的十几个烟头,他失落地拍了拍衣服,站起身,“省着点抽吧,再往后可能连烟都没得抽了.......”

    ...

    .....

    手臂的离断部位已经被包扎了起来,短暂的休整和恢复训练让阿尔法逐渐习惯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从一开始走路都走不稳,到现在她已经恢复部分战斗能力了,举枪挥剑都已经不是问题了。

    一边恢复着自己的机能,一边回忆着之前的那场战斗。回想起之前和“零”的交锋,她愈发觉得,自己能活着从那家伙手中脱身已经是万幸;就战斗能力而言,他们和零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它的武器配置、机体力量、速度、战斗意识、枪法、机体防御,几乎能想到的所有的方面,“零”都比他们强大,而且差距悬殊!

    “简直难以想象,他使用重斩巨剑就跟我用普通的长剑一样,一招一式都挥洒自如,仿佛那百来斤重的大剑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样....”回忆起之前战斗的细节,她靠着墙慢慢坐下,失神地惊叹道。

    “注意到他的枪了吗?”伽马一边整理装备,一边补充道,“那把枪应该是专门定制的,从杀伤力来看,它用的电容估计也是特制的,发射的粒子束威力实在是不一般,简直能和高爆弹媲美了.....”

    “诶,对了,有没有这种可能?他被设计的初衷,就是专门来对付我们的?”惊叹于那家伙的实力,阿尔法突然想到了这个让她害怕的可能性。

    “嗐!不管怎么样,那家伙的出现,让我们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伽马摇了摇头,坐在她身旁。阿尔法偏过头看了看他的腿,“你的伤不要紧吗?”

    “没啥问题。”伽马拍了拍他的左腿,“就像以前一样,能跑能跳。”他朝阿尔法那边靠了靠,“那把短枪你试过了?手感如何?”

    “还没,不过我想应该没啥问题。”阿尔法理了理自己略显散乱的头发,一脸轻松地回答道。几天的高强度战斗让她的发丝失去了往日的柔顺,无暇打理的长发也因为数日的逃亡奔波而变得略显干枯、毫无光泽;看她略显笨拙地摆弄着自己的长发,失去了一只手的她,有一件事情是做不了了。“我帮你吧。”伽马说着,伸出手帮她扎头发。

    “伽马,这样的逃亡到底有没有结果?,你说我们以后会怎么样......”阿尔法坐在地上,借着伽马帮她扎头发的机会,她道出了自己心底里的顾虑。

    “没想过,也没时间想。”说这话的功夫,他已经帮她把头发扎了起来。一头简约的单马尾辫,长出来的那一段也给盘了起来。在战场上,这样的发型是最简单,也是最实在的。

    “我害怕,如果到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我......”再也说不下去了,她抱着膝盖,埋着头开始啜泣。

    “你呀,担心这么多干嘛.....”他蹲在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曾经那个活泼爱笑,乐观开朗的你,怎么不见了?”

    嘴上这么说,其实伽马心里清楚,经历了那么多出生入死的战友离去,遭遇了这么一连串的突发变故,换做是谁,内心都不可能毫无波澜,更何况阿尔法的性格本就带了些多愁善感,她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放心,不论我们何去何从,我一定会陪着你!”伽马搭着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道。或许是第一次主动地和她靠得这么近,不太好意思,他的脸有些红了;担心让她看到,伽马赶忙转过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伽马,我........”她刚想说什么,迟疑了片刻,还没等她开口,伽马就已经离开了。其实她很清楚,伽马也背负着着相当大的心理负担,贝塔的牺牲是他心底里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而经历了这一系列的背叛和离别,他也不可能完全不在乎;只是他一直都在隐忍,一直都不愿意袒露自己的心声。在她面前,伽马总是那样的沉着冷静,在她迷茫失落的时候,伽马的鼓励总是能让她重拾信心。

    但是....他呢?在他失落迷茫的时候,又有谁能为他带来哪怕一丝的温暖?

    或许,能投入他怀抱的,只有贝塔一人吧?

    但贝塔已经牺牲了,难道他就只能这么一直压抑下去吗?很多次,阿尔法想陪在他身边,和他谈谈心,但伽马总是刻意地避开她,刻意地和她保持距离,这让她感到很难堪。

    “伽马....你什么时候才能直面我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坦诚相待.....”

    ....

    ........

    中士站在门口,听着远处偶尔传来的爆炸声,心里不免有些紧张。那边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面对规模如此庞大的机械士兵,还有那个高大凶悍的机器人,他们拖了这么久,着实让人担心。“要是咱们也能有机会到那儿去支援他们,或许他们可以打得轻松点....”

    正想着,外围警戒的侦察小组报告了情况,站在高处的他们,听到了不远处飞机掠过的轰鸣声。那几架飞机的高度很低,目力所及,看起来那是一个轰炸机编队;而那个机群的飞行方向,正是上尉所处的交战区域!中士吓得一哆嗦,赶紧抄起对讲机,

    “Hyde,注意隐蔽!小心空袭!”

    ....

    ....

    上尉的部队依旧在和那些敌人鏖战。经过几轮的攻击,他们逐渐摸清了这打完就闪的套路。在付出了较小的伤亡的代价下,他们对面前的这支机械中队造成了切实有效的杀伤。虽然他们的粒子步枪始终没法伤及那个怪异的机器人,但那家伙背后的机械士兵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活靶子!

    “准备进行下一轮攻击!”上尉喊道。这时,中士的通讯传来.....

    “小心空袭!”

    空袭?上尉心里咯噔了一下。回想起来,当初他们对付外星人都不见得有用过多少次空中火力打击,没想到这会儿他们对付自己,倒是出动了空军支援!“倒还真给我面子啊!”他心里一边埋怨,一边着手准备联系另外几个方向的队友。然而那边传过来的动静却让他瞬间意识到,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

    .........

    在上尉对面的那些人,是由Alex中尉带领的一支近六十人的分队。按照Hyde上尉的指示,他们以三人为一小组,相互之间分散得很开。虽然和上尉他们一众人相隔几百米,不过中间隔着的是一片广场,中间没有什么障碍物,用望远镜还可以望见对面的情况。那会儿他们和上尉带领的分队互相配合,上尉那边一轮攻击结束,他们就趁敌人的注意力被上尉吸引的机会展开攻击,两边周而复始地牵制着敌人,左右配合着夹击那些机械士兵。

    正当上尉他们放枪的同时,飞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这让他们心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Alex中尉仰起头,看那个飞行编队的编组机种和阵型排布,应该是几架战斗机后尾随了轰炸机,这是一个标准配置的轰炸机编队!看来敌人要空袭了吗?

    “上尉!注意隐蔽!空袭!”

    ......

    飞机的声音渐渐远去,爆炸声却始终没有传来。中尉瞪大了眼睛,极目远眺,轰炸机编队笔直地飞了过去,已经渐行渐远。不过,眼尖的士兵还是发现他们扔下了一些东西,那玩意儿不像是什么爆炸物,外壳和大部分结构都是透明的,乍一看像是什么玻璃容器,里面还装着一些淡红色的浑浊液体。这个玻璃瓶儿直接从天上砸下来,既没没破也没裂,可以说是相当结实了。

    透过望远镜,中尉看到了那玩意儿。作为一个接受过系统化军事教育的军官,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都别过去!这很可能是生化武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只是这会儿喊话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士兵已经先行一步靠近过去了。见此情景,中尉厉声喝令,“都给我回来!”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爆响传来,那个玻璃容器从内部被引爆,如同一颗延时炸.弹,整个儿直接炸开,里面那些淡红色的液体也在那一瞬间四散飞溅.....

    看着那两个士兵倒地不起,他赶忙下令其他人后撤。事出紧急,他都没来得及通知上尉,就撤出了战斗位置,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出去四五百米了。

    “可恶,都忘记和上尉说了,得赶紧和他取得联系.....”中尉转过身,看向身后,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那两个倒下的士兵居然一路跟了过来!

    “他们没死?我去看看他们情况如何?”旁边一个士兵准备跑过去接应,中尉赶紧伸出手摁住了他,把他拦了下来,“别过去!”他紧绷着脸,端着枪紧张地看着那两个慢慢靠近过来的士兵,“你没发现他们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儿吗?”

    就在中尉说话的时候,那两个士兵已经慢慢靠近了过来。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他们总算看出了问题:他们俩步履蹒跚地向前挪动着,在运动中,身体晃晃悠悠的,看上去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或许是看到了面前的中尉一行人,那两个士兵像着了魔似的,突然加快了速度,迈开步子朝他们跑来!

    “开火!”中尉喊道,枪早就已经端在手里,他心一横,朝着那两个士兵扣下了扳机。粒子束打在一个感染士兵的头上,留下了一个被烧穿了的贯通伤道,却没能将他放倒!那个中弹的士兵木僵了几秒,又继续向他们跑来!

    “这都没事儿啊?!”中尉握枪的手一抖,眼前的景象属实让人瞠目结舌。脑袋挨一发粒子束,不论是人类还是外星人,再怎么都得躺下了,但这两个家伙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朝他们追来!震惊之余,他赶忙收起步枪下令后撤,“你们几个留下,随我殿后掩护撤退!”慌乱之中,他随手拉过来几个手下,仓促地开始反击......

    要命的是,那两个被感染的士兵简直就像铁人一样,怎么都根本打不死,他们顶着狂风暴雨般的粒子弹幕向中尉他们追去。“那就只能试试看这样了....”眼看火力压制无果,他示意战士们瞄准他们的膝盖,打断他们的腿,以减慢他们的速度。几发粒子束打在他们的膝盖上,估计是打断了腿骨的关节,那两个感染者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他们跪倒在地,艰难地向前挪动着.....

    看着他们趴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惨状,中尉感觉心里堵得慌,“对不起了,兄弟们,我没得选......”中尉深吸了口气,把枪背在背上,转身带着手下的战士们往回赶。然而刚往回跑了没几步,就看到前面的战士们个个神色紧张,不知所措地望着他,“长官,那里也有.....”

    在他们面前不远处,赫然躺着一个破裂的容器瓶!

    跑在最前头的几个士兵都已经中招了,看着他们跪倒在地,痛苦不堪的样子,中尉大呼不妙,“都跟我来!动作快!”眼看那些被感染的士兵要发作了,他不敢怠慢,领着手下的士兵拔腿就跑!

    “轰炸机肯定是沿着飞行的轨迹投弹的,也就是说,飞机没有经过的区域是安全区!”猛然想到了这么一点,回想起刚才那个轰炸机群的飞行轨迹,中尉仿佛看到了希望,他带着仅剩的手下,朝着他预想的安全区飞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