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三章
    消息传回赫尔利斯,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作为领事会的一员,同时也是作为军事研发部新上任的所长,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和工作上的疏忽,最终被生物战剂感染,惨死于前线!这要是说出来,没人敢信,不过这却是事实。

    “真是可惜了,我当初还挺看好这年轻人的.....”议长放下了手写板,叹了口气,“当初老将军举荐他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小子做啥事儿都带着股韧劲儿,真是作弄人啊.....”

    “嗐,确实,挺可惜的....”

    ......

    “哼,真是一帮两面三刀的家伙,当初这帮反对他进领事会的家伙,现在都搁这儿假惺惺地掉眼泪.....”中将一言不发,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这帮口是心非的同僚装模作样地诉说着自己那并不存在的悲痛,心情烦闷不堪。“这帮家伙跟Wade

    有什么关系,在他加入领事会之前,这帮人哪个认识他的?现在他走了,倒是一个个在那儿哭丧着脸,一点都不感到羞愧的么.....”

    回想起来,当初第一次在军事研发部碰到Wade

    ,还是他作为一个项目负责人的时候,这家伙展现出的野心和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坚韧,着实让他眼前一亮,这些异于同龄人的冲劲儿让他逐渐脱颖而出,最终他也如愿得到了将军的赏识和青睐。

    说实话,已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Ca

    l这辈子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成长的道路上,帮过他的人有很多;前进攀升的路途中,他也帮过的不少人,但到现在,还没有哪个人像Wade

    那样能给他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看到这家伙,他仿佛看到自己过去的缩影....

    .....

    “如果我想走得更进一步,比如....踏足行政的领域,可以吗?”涉世尚浅的他,和将军吐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因为我发现,要坐上研发部门的主管,没有一些背景和后台,根本上不去,我想在这方面做点努力......”

    “知道吗?在这条道路上,我曾经犯过不少错误,吃过不少苦头,费尽心机、历经坎坷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和你说这些,是为了告诉你这条道路的艰难和曲折,你要有心理准备。当然,我也不会袖手旁观,我会教你如何立足于政权斗争的漩涡中,如何如何一步步地向上爬......”当得知Wade

    的真实想法后,他如是说道。

    在后续的几年里,得益于他的大力扶植和幕后推动,这个年轻人一路高攀,借着几次项目的成功、几个专利的申报,他从实验室负责人,上到科研组组长,再上到研发部门内务处长,最后上到了部门总管......在将军的帮扶下,他一步步地攀升,一步步地接近权力的高峰,很顺利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拥有了成就一番事业的基础。随着他们越来越多的接触,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逐渐紧密,在权力的乱流中,他们成了互相之间的坚实后盾,也同时成为了互相攀升的抓手......

    .....

    回忆着这些点点滴滴的往事,老将军揉了揉额头,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失神地看向窗外。

    “Ca

    l,你有什么想法吗?说来听听吧,毕竟当初是你举荐他进来的,你应该和他比较熟。”议长问道。

    “我其实也没啥想法,战争嘛,总是要死人的,这不可避免....”他双手撑着桌子缓缓起身,扫视着在座的一众议员,一脸风轻云淡地说道,“不过吧,说到底,看着这么个年轻有为的后生离去,还是有点心疼。”Ca

    l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虽然他的牺牲让人惋惜,但我的首要任务,还是解决前线未结束的战事,毕竟Matt和他手下的那伙叛军还没有被彻底消灭,我会敦促前线部队加紧速度,尽快结束战斗!”

    “听说Rodot的那些机器人也跟着叛军,有这回事儿吗?”参议长说道,“有这回事吗?”

    “是的,前线部队给出的作战报告中有提到过,情况确实如此。”中将点了点头,回答道。

    “事情怎么处理,还是交给你们联军指挥部吧,我只看结果!”议长伸手示意他坐下,“那么,关于下一个议程,如何应对分裂主义势力,各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话题相当沉重,也相当难回答。分裂势力的声援者与日俱增,他们的举措和做法也逐渐极端,这给了议会高层以相当大的压力,如何应对这一危机,这是他们一直都在商议,但一直都未能解决的头号难题。

    “既然没人说,那就从你开始吧!”议长伸出手,一个年轻人站起了身。那是保卫部门的首席执行官,Scott。

    “保卫部门近况汇报,按照要求,我们逮捕了大量发表过分裂言论的人,不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公开场合,都无一例外地予以逮捕!”他看着提词板回答道,“此外,我们已经派出了近乎所有的警力,那些在谈论中表露出有意向参与分裂势力活动的人,也同样会被拘捕!这段时间的逮捕量无比庞大,请求议长能为我们增派人手,以便于我们工作开展。”

    他的发言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强烈反响,不过听起来更多的是对他的质疑和指责.....

    “如果光逮捕就有用的话,那倒不如再建个十座监狱嘞!”

    “这样的做法根本不解决问题,那小子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

    “肃静!”

    参议长拿起手中的木槌,猛击了一下桌子;响亮的敲击声响彻整座参议厅,热烈的讨论和喧闹声逐渐消停了下去。他放下木槌,翻看着保卫部门递交的工作日志,反问道:“你们这样做,有什么实际的效果吗?”

    这一下就把Scott给噎住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看他哑口无言,议长阴沉着脸,示意他入座。

    “各位,想想办法吧,不然我们只能在分裂势力的冲击下解体了!”

    ....

    .......

    夜深人静的时候,议会辖区的办公楼基本都熄了灯;而在保卫部门的办公区一角,一个房间还闪着微弱的灯光;Scott正打着台灯坐在办公桌前,回想起上午的高层例会,他久久无法入眠,长久存在于心中的疑虑也再一次困扰让他心神不宁....

    这个名义上代表着人类共同意志的联合议会,是否还应该继续存在?

    他们应当如何抉择?是继续苟延残喘,延续这脆弱不堪的统一?还是将积蓄已久的冲突彻底引爆,回归到曾经国家之间互相制衡的态势?

    凭空瞎想毫无头绪,他站起身,翻看着日历,借着手头的档案材料,他用笔和纸开始梳理时间线.....

    整件事情的开端是那些极端分裂主义者刺杀参议长,他们以这种恐.怖.袭.击的方式挑起了事端,也就此拉开了了他们镇压分裂主义的序幕。但平心而论,就这样直接一刀切,全盘否认分裂主义者的做法和思想,他觉得还是有失公允。实际上,深入了解了他们的想法和诉求就不难发现,大多数的分裂主义者,他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无外乎两点:其一是战后的民生恢复和灾区重建,其二就是为议会在战时所犯下的恶行讨个说法。

    回想起来,在这几年的战争期间,为形势所迫,议会确实干了不少让人难以启齿的勾当:为维持军费开支,他们大幅增加个人和商业税收;为了扭转战局,他们不惜破除昔日的国际公约与限制条例,各种生化武器、放射性物质滥投滥用;甚至在战争中期,为了战争和补给需要,他们连强行拆迁、强征男丁、屠杀难民这种事儿都干了不少。尽管如此,战时为了一致对外,这些隐藏于内部的矛盾还是没有被过多提及....

    然而战争结束,这一切都需要清算了!

    关键的问题来了,谁来清算这些不义的勾当?最后又是谁来为这些恶行买单?

    更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双方的争端已经完全扩大化,议会已经走上了一条暴力反抗分裂主义的道路,他们拘捕了分裂主义的积极鼓动者,镇压游行活动的参与者,颁布了宵禁的法令,甚至还派出特区的驻军,武装压制了两次声势浩大的游行!

    作为保卫部门的首席执行官,上级决定派出军队武装压制,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无奈地执行命令。而因为军方的直接干预,游行示威最终演变成了流血冲突,当初为了对付外星人而设计的粒子步枪 LR-92,最终也很不幸地用在了平民身上....

    粒子束的威力相当可怕,对于手无寸铁的百姓,粒子束的弹幕如同巨浪一般,一下就拍散了数十名打头阵的示威者。突然倒下了这么多人,游行的队伍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慌不择路的人们四处奔逃、推搡、叫骂,场面混乱不堪.......

    ......

    而现在,经历了这么一场惨剧,那里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示威游行的队伍早已不知所踪,熊熊燃烧的大火也已经被彻底扑灭;此时此刻,那里空荡荡的,只有三个负责警戒的巡逻小队,他们踏着遍地的尸首和血迹,耀武扬威似的扛着枪在那儿闲逛。

    远远地看着那些士兵,Scott沉思了许久。

    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有家人!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的家人也站在游行示威的队伍中,他们会不会像前两天那样气定神闲地扣下扳机?

    或许他们并不想杀人,但当他们站在路口,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带着对议会的满腔愤恨,如潮水般地向他们扑过来时,为了活命,他们只能开枪!

    或许他们也是为命令所困,被迫做出了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单从这一点出发,他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他们谁都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只能听之任之!也只有到这时候,他们才深刻地感觉自己的软弱和无能,甚至连那个叫Matt的少校都比他们有能耐!再怎么说,他也有他自己的个人部队,他能佣兵为王,他可以带着这支精锐的个人部队和议会公开叫板,虽然以他手下的这点兵力,结局是注定失败的,但他们敢于反抗,勇于反抗,也有能力反抗,这都让他无比羡慕....

    提前设定的闹钟响起,清脆的响铃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两点了,别忘了你今晚要完成的任务!”他扶着额头走进了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抹了把脸;意识彻底清醒,他坐回到电脑跟前,“今晚,我需要做我该做的事情......”

    “如果要改变这不堪入目的现状,我必须做点什么!”他拿起笔,着手开始写一封给新任参议长的信:

    ......

    “尊敬的参议长阁下:

    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提出的建议也仅仅是一些浅显的个人观点,不过我还是恳请您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看看我,保卫部门现任首席执行官的一些想法。

    在此之前,请容许我申明我个人的站位。我坚决拥护联合议会的领导,忠于议会的决策,支持议会的发展和长存,愿意为议会奋斗终生!因此,请议长阁下稍安勿躁,耐心地听我述说我的观点。

    依我之见,分裂势力的做法虽尖锐极端,行刺之举罪大恶极,但他们的某些观点,尚且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他们之中有人提出,在战后降低税收,大力发展经济,促使社会秩序回归平稳;再比如他们提出的战后重建、难民安置,这些都是相当有建设性的意见...

    ...

    议会的初衷,就是人类共同意志的体现;议会的存在,也正是为人类的进步和发展创造机会,提供便利。作为议会的现任参议长,恳请您广开言路,听取他们合理的意见,针对我们自身存在的不足,作出对应的变革。

    最后,很感谢参议长能看到这里,能得到参议长的认可与鼓励,是我的毕生荣幸!

    此致!敬礼!

    —— 联合议会保卫部门-首席执行官 Scott”

    ......

    酝酿这些语句并不容易,这种上交给议会高层的信函,字字句句都要仔细斟酌,措辞构句都要反复推敲。深知参议长对分裂主义有多么深恶痛绝,写这封信的时候,他必须再三申明自己的立场,还得尽可能把话说得含蓄委婉,但归根到底,他心里想表述的意见也必须通过这封信传达到位;既要达到自己目的,又要婉转动听,甚至还要简洁明了,言简意赅,这封信的要求还真是严苛至极!他一边翻阅着手头的资料,一边挤牙膏似的,一字一句地把这封信给磨了出来.....

    “呼!总算完了!”写下落款和时间,他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拉开窗帘,这才发觉天已经亮了。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是时候准备今天的工作了!他打了个哈欠,披上外套,和往日一样,拎着公文包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