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七章
    这一觉可以算是最近这十几天里睡得最安逸的一次了,经过了近十个小时的待机,阿尔法缓缓地睁开眼。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但这会儿天已经蒙蒙亮了,她慢慢地坐起身,看着身旁空荡荡的水泥板,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嗯....伽马.....哪儿去了?”

    “伽马!”她喊道。

    “小声点!”

    那是伽马的声音,他低沉又厚重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了过来,语气中还带着些许急迫。听到伽马这样的回应,她打了个激灵,本来还睡眼惺忪的她,一下子被惊醒了:“有情况了?”她赶忙抄起靠在墙角的短枪,蹑手蹑脚地走到墙边,收起手臂,枪口对准了出口。

    突然,一个人影从缺口闪过,冲了进来!阿尔法下意识地把枪口调转过去,“谁!”

    还未来得及,那个闯入者把左手扭到背后,打开了力场护盾。听到是阿尔法的声音,他松了口气,关停了手上的护盾,瘫坐在地上,“是我!”伽马如释重负地回答道。

    “你吓我一跳!一惊一乍地干什么啊!”阿尔法长舒了口气,放下枪嗔怪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回想起伽马刚才的举措和回应,她还是不无担心地接过他的步枪,“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差点报销,不过现在没事了!”伽马喘了口气,似笑非笑地回答道。然而在他看似轻描淡写的措辞中,阿尔法还是听出了他声音里的一丝颤抖;更何况,他说的是‘差点报销’,可见当时情况相当危急!

    “到底遇到啥情况了?”阿尔法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焦急地问道。

    他叹了口气,从腿包里取出地图,在那块水泥板上平铺开,“我们所处的位置在这里,看到了吗?”伽马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子,摆在地图上说道;接着他用食指比划了一下,在地图上划出了一道半月形的弧线,“这,是敌人的防线。”

    “什么?”阿尔法倒吸了一口冷气,“都已经到这儿了吗?有没有什么可以突破的地方?”

    “没有。”伽马摇了摇头,“构成这道封锁线的是残余的机械部队。眼下他们正在收缩这个半月形的包围圈,朝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压过来!”伽马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地图,“现在,他们的先头部队估计要到了,这儿已经待不了多久了!”他收起地图,坐回到那块水泥板上,“刚才我出去探路,算我倒霉,碰到了那个紫色眼睛的怪物。幸亏我预先记住下水道的线路图,从地下管路爬了出来......”说这话的时候,伽马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仿佛是在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性命。

    “啊?这.....能活着回来就好....”听着他一路历经的艰险,阿尔法有些语无伦次地感慨道。坐在伽马身旁,她靠在他的肩头,“现在我们去哪儿?回城区吗?”

    “我觉得,必须立刻跳出包围圈!在城区外围的居民区边陲,机械部队已经摆开了架势。城区后面,估计议会军方也马上要派兵来清剿了,指不定两边会有一场大战,到时候这儿或多或少会被波及。”伽马重新打开了地图,用随身携带的记号笔一边做标记,一边说道,“至于突围的方向,就是这儿....”地图上被指出的方向,是之前阿尔法和中士他们约定的突围点,“如果他们能够提供一些支援,那再好不过了.....”伽马的嘴脸闪过一丝笑意,“突破了封锁圈,之后的路就由你来决定了....”

    话还没说完,远处隐约闪过了几个人影。透过望远镜,伽马总算是看清楚:那是他们曾经的死对头 —— 外星人!

    “怎么还会有外星人在这儿?”伽马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了一下。或许这一个礼拜和感染者、机械士兵打交道比较多,都忘了还有外星人这么回事儿了。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预料,这让他有些懊恼,“我居然没把他们给算进去,可恶.....”

    时间不等人,他必须赶紧作出判断:打?还是跑?还是藏?

    “打不过他们的。”阿尔法眯起眼睛说道,“那边有三四十人,还有四五个是武士!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应付得了的!跑也别指望了,你觉得你跑得过那些武士吗?两边现在都已经达到了目视范围了,我们这边现在没动静,他们也没发现,好好藏起来,或许还能逃过一劫.....”

    搬来了几块又大又厚的水泥块,他们很勉强地赶在外星人靠近之前藏了起来。担心被外星人揪出来,他们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专心致志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

    “先头部队报告说发现了敌方的机械士兵,它们正在向这里靠近!”一个戴着头盔的武士说道。

    透过一道细小的缝隙,伽马看到那些外星人说着他听得懂的语言,惊得目瞪口呆,“那些家伙会说人话?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还没等他回过神,外星人的队伍中走出了一个留着一头白色长发的人,他从身旁的突击士手中接过步枪,气势凶悍地说道:“准备杀出去!”。他的相貌与身上穿戴的装备看上去和其他外星人完全不同,站在那些外星人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淡红色的双瞳,银白色的长发!

    欧米伽!

    “居然会在这儿碰到他,可真是冤家路窄.......”阿尔法气得咬牙切齿,刚想伸手瞄准,不曾想胳膊肘顶到了一旁的水泥块,他们构筑的简易掩体瞬间塌掉了一半!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外星人的注意,欧米伽猛地转过头,如同死神回眸一般,淡红色的双眼透着冰冷的杀气,看得让人心里直发毛......

    所有外星人都把枪口对准他们的方向,呈搜索队形慢慢压了过来!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引来了如此大的麻烦,她惊慌失措地看着一旁的伽马,却发现他已经从掩体当中站起身,举起了双手....

    “喂!伽马!你.....”

    看到他这么快地向敌人投降,阿尔法气坏了,但此时他俩已经别无选择,面对数量几倍于自己的外星人,她也只能极不情愿地站起身,放下手中的枪....

    .....

    看到面前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欧米伽大吃一惊,赶忙丢下枪跑了过去,“阿尔法?!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尔法扭过头不理他,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厌恶让欧米伽心痛不已,他颤抖着伸出左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阿尔法一脸鄙夷地推开了他的手,“别碰我!”

    欧米伽咽了口唾沫,低着头默默不语;半晌,他问道:“你的左手呢?”

    “要你管吗?”阿尔法喊道。她的字字句句都如同尖刀一般,扎在欧米伽的心里,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心灰意冷地转过身,回到队伍中。

    “怎么处置他们?”一旁的近卫武士问道。

    “收缴他们的武器,把他们带走!”欧米伽捡起地上的枪,背回到背上。

    ....

    ..........

    微风吹拂而过,独自站在居民楼的天台上,他的一头长发轻轻随风飘荡着;回想起阿尔法刚才的反应,他淡红色的双眸闪过一丝失落与无奈.....

    “喂,你是叫欧米伽,是吗?”伽马站在楼梯口,看着面前那个长发飘飘的义体问道。他刚想再靠近,两个近卫武士猛地拔出剑,拦住了他。

    “让他过来吧。”欧米伽听到背后的动静,示意他们俩停手。估摸着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他让那两个武士离开了天台.....

    .....

    空旷的天台上,这会儿就他们两个人了。

    “找我有事吗?”欧米伽不紧不慢地问道。

    “你还记得贝塔吗?”伽马本就是抱着寻仇的心思来找他的,虽然看起来心平气和,但话语之中,却透露着让人窒息的火.药.味.儿。

    “不认识。”欧米伽也隐约感到他那和颜悦色之后藏匿的杀气,但话说回来,他确实不知道谁是贝塔,毕竟从来就没问过敌人的名字,而且这样做也没啥意义。“如果你愿意,说给我听听也无妨.....”

    看着欧米伽不温不火的态度,他仿佛根本不在意贝塔的死,这让伽马气不打一处,他愤恨地掐住欧米伽的脖子,“杀死了我挚爱的妻子,你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你的态度真让人........”

    还没等他说完,一把短剑被扔了过来,扎在他的脚底。他转过头,看到不远处那两个武士正死死地盯着他,刚才那把飞刀也是他们之中的一个人扔来的!

    迫于压力,他只得松开手,但心里的愤懑却并没有消退多少,他攥紧了拳头,仿佛随时都要和欧米伽打起来。欧米伽面不改色地拧了拧脖子,半晌,他开口了:

    “那个女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你也一样!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以随时随地杀了你,就像我当初杀她那样.......”

    “不过说实话,我不得不向你道声感谢,以阿尔法现在的状态,她一个人根本活不到现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是你在照顾着她....”

    “记住,这是我留你一命的原因,谢谢你这段时间对她的悉心照料.......”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已经也没法再反驳什么了。这家伙虽然说话很伤人,措辞也很尖锐,但这或许真就是他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以前从贝塔那里听说过欧米伽的一些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这家伙比传闻中还要奇怪。

    “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的话,你可以走了.......”他转过身,唤来了那两个近卫武士。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伽马问道。其实这个问题才是他这次来找欧米伽的真正目的,当初他选择投降,就是考虑到他和阿尔法曾经的关系。这会儿恰好有这个机会,就应该向他问清楚,毕竟欧米伽的立场决定了他的可靠程度,在这纷繁复杂的战场上,他代表的外星人阵营,究竟是他们的敌人,还是他们的朋友?这是绕不开的话题。

    “我只为我自己而战。”欧米伽回答道,看着远处的阿尔法,他又补了一句,“如果需要,我也会为她而战!”

    “我明白了。”伽马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那,在某种程度上,咱们就是友军了?”

    欧米伽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伽马把近期的遭遇,包括Rodot博士遇害,军方反叛等所有情况逐一告诉了欧米伽。既然是合作伙伴,基本的情报互通还是必要的。

    “我明白了。”不过他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内容,只是默默地看着不远处坐在一旁闷闷不乐的阿尔法。

    回想起她刚才对自己的态度,他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助感涌上心头。回忆着他们曾经共同度过的时光,回忆着他们曾经在一起时的美好,他不禁扪心自问,“我们还有机会吗?”

    当然,欧米伽自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虽然他真心希望一切能从头来过,希望自己能和她重归于好,但现实就摆在他面前。他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自己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即便如此,他依旧还是那个他,心里那份最简单的情愫从未消逝,也从未改变,不论她是否理解,是否认可,是否愿意接纳....

    ......

    “你叫伽马,是吗?”从回忆与臆想中回到现实世界,欧米伽回过神,“我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嗯?”伽马看着欧米伽,心里闪过一丝惊喜。看来他下注下对了,利用他和阿尔法曾经的关系,他们两拨势力成功地达成了共识。

    “我没法和她走近,以后,就麻烦你照顾她了。”欧米伽的语气很诚恳,听起来不像是带有恶意。伽马点了点头,欣然接受了,“放心,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毕竟她也是我的战友!”

    “对了,欧米伽,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当初会.......”伽马还想再问些什么,这时,一个近卫武士冲上了天台,“发现敌方的机械士兵靠近!”

    “准备战斗!”欧米伽喊道。两个近卫武士飞奔而来,把枪丢给他,他顺手把步枪背在背上;没等伽马再多说什么,他就带着两个武士从天台上纵身跃下,朝向敌人来袭的方向跑开了。

    看到天台上斜靠着的武器,伽马眼前一亮,“这家伙好像就是在等我嘛?”他背上枪,拿上他们俩的武器,站在天台上,冲阿尔法招了招手;她却装作没看见,一个人站在楼下发愣,看他一路跑了过来,她赌气地背过身不理他。

    “怎么了啦?”伽马搭着她的肩膀,把剑插回到她的背后,“我找他商量点事情,你就这么讨厌他吗?”

    阿尔法没有回答,显然还是很不高兴。

    “现在敌人来了,先不闹情绪了好吗?我们该准备应战了.....”伽马连推带拉地把阿尔法带到战场后方....

    ....

    ........

    外星人当初灵活地使用便携EMP发生器消灭机械士兵,这里也同样不例外,两个伊弥忒武士已经深入敌群,EMP的脉冲冲击成片地将那些机械士兵撂倒在地.....

    一个紫色眼睛的义体冲了过来,他无视了那些电磁脉冲的干扰,顶着突击手的猛烈火力,一路向两个武士逼近!两个武士同时出剑,向他的胸口刺去,然而他们俩的剑都没能刺穿那家伙的护甲,这让两个武士大为震惊;看到面前这个怪物抽身背过手准备拔剑,他们赶忙后退闪避。

    ‘零’抽出重斩巨剑一击横扫,所幸两个武士及时后退,跳出了大剑的扫荡范围。他们看了看对方,点了点头,持剑快步冲了上去!

    两个武士一左一右持续牵制着那个机器人,一个从左侧和正面持续不断地保持高速且连续的攻击,另一个伺机从右边和背后寻找薄弱点进行突破。奈何面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大铁桶,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他们保持着高强度的连击,却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完全伤不到那家伙。

    突然,一个武士嘶吼了一声跪倒在地;在他的身后,一个机械士兵向他开了一枪。见到此景,欧米伽怒火中烧,他调转枪口,抬手一枪射穿了那个机械士兵......

    战斗对他们而言越来越不利,面前那个铁甲怪物简直就是无坚不摧,他们根本无从下手。没有武士的牵制,后面那些机械士兵也快速展开,借着兵员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他们强大的火力渐渐盖过了外星人,形成了单方面的压制.....

    看着自己手下为数不多的队友,欧米伽背上枪,从背包里取出一颗拳头大的淡蓝色球体。

    “拿着这个,带着阿尔法快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