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八章
    “拿着这个,带着阿尔法快跑!”欧米伽喊道。他放下枪,甩手将那颗淡蓝色的球体丢给了伽马。

    这个半透明的球体,外表如同玻璃一般光滑,晶莹剔透,相当好看。他接住了这颗玻璃球,收进了背包。

    “那你呢?”临行之前,伽马转过头问道。

    “我就待在这儿了!”欧米伽捡起地上的步枪,把枪背带跨在身上,“示踪球收好,别弄丢了!”

    “这是你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一发高能粒子束射来,欧米伽身旁的掩体瞬间被炸得粉碎!所幸他及时启动了力场屏障,这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他后退了几步,压低了身子,看着一旁犹豫不决的伽马,他一脸恼怒地催促道:“少废话,快走!”

    留下了最后这句话,他丢下手中的枪,拔出了背上的长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走!别辜负了他的好意!”眼看欧米伽已经杀入敌阵,知道他心意已决,伽马扭过头,拉着阿尔法快步离开.....

    .....

    不知跑了多久,周围那些低矮的民房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旷开阔的平地。

    “前面的那片小树丛,是原本中士和他们计划会合的地方!再往前一点,应该就能赶上他们了.....”阿尔法这样想着,脚下加快了速度;冲过了这片开阔地,翻过了面前的几处小坡,他们一头扎进了那片小树林。

    这片林子的规模其实不算很大,如果有人在这儿,他们应该不难发现。然而他们找了许久,红外热成像都用上了,也没找到一个活人!

    “昨晚就已经就联系不到他们了,难不成他们真的都........”虽然之前就隐隐约约有这么一种预感,但当着这种不祥的预感化作现实,她还是觉得无法接受。站在林地中,她茫然无措地四处张望着......

    “阿尔法,过来一下!”那是伽马的呼喊声。本以为是什么好消息,但眼前的这一幕,却如同一击沉闷的重锤,击破了她心底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躺在面前的,是已故多时的Miladolv中士!

    他们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勇猛无畏,精明强干的战士,最终却在这儿,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看着他肩膀和腿上留下的伤痕,伽马心头一紧,“连他都没能逃脱,其他人应该也是凶多吉少了.....”他蹲在中士面前,默默地注视着这个曾经无数次救他们于危难的猛士,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啥都说不出口,喉咙口仿佛被堵着似的,根本发不出声....

    “阿尔法....你....把工兵铲给我....”蹲了许久,他缓缓地站起身说道。

    挑了块空地,挖了一个可供人躺平的大坑,他把中士的遗体轻轻地放了进去.....

    松软的泥土渐渐地盖过了中士的身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眼前,阿尔法跪在一旁,泣不成声.....

    合上了这片坟包,伽马把中士的头盔盖在上面;站在一旁,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仅仅是两周不到的时间,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从他们熟悉的Matt少校,到有过一面之缘的Hyde上尉,Alex中尉,再到面前的Miladolv中士,甚至是其他那些他叫不上名儿,但始终对他们不离不弃的战士们,最终无一例外地全都牺牲在了这场本与他们毫无瓜葛的战斗中!

    “说是为了自己内心的理想,为了追随少校,但归根到底,他们都是因为我们而死!”一想到他们所付出的牺牲,伽马的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愧疚和自责......

    “你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将永远铭记在心!安息吧....兄弟们.....”

    .....

    ..........

    城区居民区....

    经历了近一个小时的苦战,他们都已经弹尽粮绝,战到了最后一人。机械士兵已经被悉数清缴,化作了一地的零件和躯壳;外星人也已经全军覆没,尸横遍野;几个近卫武士也在和“零”的战斗中,被“零”的大剑尽数斩落.....

    此刻,仍旧屹立于战场上的,只有他们俩了!

    ....

    又是一个回合的交锋结束,双方都没能从对方身上捞到便宜:“零”挨了欧米伽一击重拳,欧米伽挨了一记飞踢.....

    倒在地上,他咬着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极限了吗?”

    断了一条手臂,他现在的战斗能力已经大不如前,要和这样凶悍的敌人战斗,尽管已经拼尽全力,但面对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落了下风。

    然而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或者说,他的实力根本不止于此!在激烈的战斗中,无坚不摧的“零”也受了损伤,胸前的装甲已经被打得凹进去一大块,腹部的几块插板也被打落,躯干内部的密闭隔层也被撕裂;而在这些保护层之下,隐藏于内部的芯片板和线路原件已经隐约可见...

    但仅仅是这种程度的伤,根本无法阻止面前这个势大力沉的怪物!

    “还差一步!只要捣毁内部的核心.....”

    还未来得及细想,“零”就已经举起了大剑!宽厚的剑刃带着一阵锐利的呼啸声划过,出于战斗的本能,他侧过身闪避;然而此刻,经历了这么高负荷的作战,他的机体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样突然的重心偏移,腿脚已经跟不上了,他踉跄了几步也没能稳住重心,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零”丢下大剑,伸出右手,掐着欧米伽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可恶,快想想办法!”他死死地抓着“零”的右手,企图挣脱他的束缚,但这家伙的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以他现在这样虚弱的状态,根本无力挣脱。

    “零”甩手将他扔了出去,撞塌了一栋民房,欧米伽重重地跌在地上;他努力地想用手撑着爬起来,背上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如同千斤重的巨石顶在背上,他咬紧牙关,努力地撑着不趴下去....

    “艹!真够重的!你他妈的....能不能减减肥.....”

    挑衅归挑衅,他铆足了劲儿,拼尽全力也没能脱开那家伙,只能被他踩在脚底。仿佛是看出了欧米伽的颓势,“零”飞起一脚重重地将他踢开.....

    在地上滚了几圈,他倒在一座矮墙旁;遍体鳞伤的他,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浑身上下哪儿都疼,意识也已经开始涣散了.......

    ......

    “阿尔法.....”

    “阿尔法,你逃走了吗?”

    闭上眼睛,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这么个念想了.....

    侧过头看着遍地的尸体,他仰起头,发出了绝望的哀叹,“对不起了,大领主,我....失败了......”

    “就这样吧....是时候....该结束了.....”他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

    “领队...”

    “领队.......”

    那是一个近卫武士的声音!循着声音望过去,他看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武士。在刚才的战斗中,他被“零”砍断了一条腿,当即昏了过去;或许是积蓄起了点气力,这会儿他正慢慢地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咱们...还能一起战斗吗?”他从一旁捡起了自己的佩剑,用手撑着剑当作拐杖,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能!”虽然声音并不洪亮,但他回答得很坚定。看着零外露的线路板,他努力地让自己静下心,思索着克敌制胜的策略.....

    仿佛想起了什么,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句话:那会儿,在登陆基地的实验室,负责改造的技术人员说....

    “在你的核心旁边,有一个石.墨.炸.弹......”

    ......

    “石.墨.炸.弹?哼.......或许可以麻痹掉这家伙的线路板,让他短路......”想到这儿,他吃力地解开作战服,将手指刺进皮质中。欧米伽忍着剧痛,透过皮质,摸索着总控核心所在的机匣。

    “队长这是...在做什么?”那个武士转过头问道。

    “帮我争取....时间.....”

    欧米伽还没说完,“零”就已经冲了过来!那个武士根本无从躲闪,被重斩巨剑砍成了两截!甩掉了剑身上的血迹,“零”转过身,慢慢靠近了过来!

    意识到时间紧迫,他一狠心,手指一划,将胸前的皮质生生地撕下了一大块!眼前已经昏黑一片,因为大量不可逆的机体损伤,他已经濒临宕机的边缘,身体已经开始发抖,肢体也不怎么听使唤了。

    “顶住,顶住!”感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他咬着牙,努力维持着那一丝微弱的气息......

    撕心裂肺的剧痛也没能阻止他手上的动作,他一步步地向深处探寻,努力地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个小圆筒状的金属罐。“应该......就是它了!”

    看着“零”走到跟前,他抓住那根金属管,抽出了机匣.....

    “来吧,看看咱俩谁先死!”

    用尽了身上仅存的一丝劲儿,他捏碎了手中的金属管;细密的碳纤维丝四散而出,在这一瞬间,欧米伽失去了残存的最后一丝意识,瘫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能为他所爱的人战斗、牺牲,这是他心中尚存着的最后一丝慰藉。面带微笑的他,仿佛最后一刻,仍然在挂念着那个与他命运紧密相连、难以割舍的重要之人.....

    “别了...阿尔法....”

    “我也就...到此为止了.....”

    ......

    四散的碳纤维丝对于义体而言是致命的,尤其是对接线口和芯片板外露的“零”。细密的碳纤维丝粘附在机匣内,他顿时感到四肢不听使唤;此刻他才猛然意识到,面前那个义体在自尽的时候放出了什么干扰性的物质!但现在知道得已经太晚了,他的各个模块逐渐失去功能,从视觉处理系统,到运动控制系统,再到各种传感器控制,逐一瘫痪,最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沉重的身躯倒地,大地都为之一震!他就这样躺倒在欧米伽身旁,永远闭上了双眼......

    ......

    短暂的交战以双方的同归于尽告一段落。喧嚣归于沉寂,留在这里的只有遍地的尸首,其他的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