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九章
    .....

    遥远的未知空间...

    距离太阳系十九光年之外的伊弥忒星系,是人类尚未踏足过的一片未知领域。因为重力系数和地球略有不同,这里的东西都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连建筑风格也是如此,浮空、倒挂的设计在这儿是常见的设计,而在这之中,最别具一格的,莫过于伊弥忒神殿了。

    坐落于星系中央区的神殿,是伊弥忒文明中至高无上的圣地。传闻中,这里是神的栖身之地,神就站在神殿的瞭望台上俯瞰芸芸众生;只有怀着敬畏之心的人,才能有资格求得一见;只有天赋异禀,身怀绝技的人,才能有资格得到神的馈赠.......

    “真希望自己终有一天,能得到神灵的青睐.....”

    “嗯?那边的飞船....圣战结束了吗?大领主回来了?”

    .......

    从地球赶回来,即使是用超远程空间跳跃来赶路,也花了他们不少时间。当大领主他们带着残余的部队坐着空天母舰返航回到伊弥忒星系时,按照地球的时间计制,已经过了足足二十个昼夜!

    更让他们失望的是,这场规模浩大的远征,最终却没能给他们带来他们所期望的胜利!不同于那些被他们征服的周边星系,太阳系实在是远得让他们有些鞭长莫及,地球上的人类文明也强大得有些出乎预料。战争结束,神的光辉却未能笼罩地球,神交付与他们的使命也未能被如期实现,他们失败了;这次的铩羽而归,成了他们这一系列圣战的污点,也成了他们永远无法忘却的惨痛教训!

    “但此行并非毫无收获!”

    “主人,您是说....”大领主一脸虔诚地单膝跪着,语气诚恳地回答道。在他的面前,是一个遍布铭文的大石碑,四四方方的形状看起来相当规整,顶端则相当自然地收束成一个四角锥,乍一看给人感觉就像一座风格迥异的方尖碑!虽然它看起来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有些斑驳不堪,但让人惊异的是,在它的雕花、铭文和沟壑中,淡绿色的微光从内向外透出;而刚才那句话,也正是从那里面发出的!

    “你说的那个机器人,我想亲眼看看!”方尖碑又发话了。

    “遵命!只是....可能....”大领主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没能把他...带回来....”

    “那就去把他带回来!”方尖碑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就没了动静,仿佛是进入了休眠一般,淡绿色的微光消失,看起来就和正常石碑无异!

    ......

    结束了和神的会晤,他推开了寝宫的大门。经过短暂的休息,他决定即刻启程,重返那颗星球!在那儿,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有必须接回来的人!

    所幸在临行之前,他给了欧米伽一颗示踪球,这会儿要找他的话,也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摸不着边儿!他从近卫武士手中接过一颗淡蓝色的半透明球体,顺手揣进腰间的袋中。

    “欧米伽,我这就...带你回来!”回想起之前那段时间,待在那颗星球上的经历,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激动,看着广场上排列整齐的方阵,他招了招手,“指战司,你说....要多少带去?”

    “这次,不必带那么多人,我们暂时没那么多兵力可以动用!”指战司上前一步回答道,“更何况,此行的目的是去接应,不是作战,不必多带!”

    “是的,没错。”大领主点了点头。他下到广场上,战士们自行为大领主让出了一条道路。他径直走向停靠在不远处的空天母舰,尾随他的是排成一个方阵,步调整齐的突击士中队,十几名武士握着剑尾随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登上了空天母舰的运兵舱.....

    “出发吧!”大领主走向驾驶舱旁的休息室,关上了舱门....

    随着一阵轻微的晃动,充能完毕的母舰和随行的战斗舰艇开始了空间跳跃,在发射平台起飞后,他们直接启动了空间折跃!一眨眼的功夫,整支远征舰队都消失不见了......

    .....

    ........

    赫尔利斯,议会特区....

    “新任的首席执行官到了吗?”保卫处处长问道。看着桌上的那份辞呈,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失落和懊恼。对他来说,Scott确实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后辈,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就是做事太飘,还有些理想主义。更气人的是,他居然越过自己这一关,擅自给参议长写信,表述的居然还是这种极具争议的主张!因为这封信,他这个处长都差点被追责.....

    几个小时前,他找Scott谈话,想就这封信和他的个人立场、观点好好聊聊。然而他最终得到的,却是这封早已准备好的辞呈:“这样的议会已经偏离了它成立的初衷,我不再愿意为之效力了,我申请离职。”他留给处长的最后一句话,同时留下了他的辞呈。

    “小子,你真让我失望啊....本来我还挺看好你的.....”处长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那封辞呈揉作一团,扔进了废纸篓.....

    .......

    议会到底变成了什么?坐在床上,他思索了许久,也毫无头绪。当初救亡图存,合力抗敌的夙愿,终究在权力的侵蚀下沦为了一个笑柄;曾经那代表全人类共同意志的口号,最终也成为了一句空话,一句笑话!他们的军队变成了什么?当初那支为了保护手无寸铁的民众,无惧牺牲、冲锋在前的军队,那些敢于直面死亡、英勇无畏的战士们,现在都变成了什么?面对不断发生的暴乱,他们成了议会最锋利的尖刀,刺向的却是昔日他们无比珍视和誓死保护的无辜群众!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主动站出来,停止这毫无意义的争斗?”回想着参议长的训斥,他懊恼地看着窗外。

    即使是和外星人鏖战的这五年里,以参议大楼为中心的赫尔利斯行政特区也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损毁;然而在示威游行和武装冲突开始后,短短一周的时间,这座城市就经历了这几年来前所未有的浩劫,四处都在打砸抢烧,到处都是烟火弥漫,此般模样,比战时还混乱不知多少。

    面对驻军的镇压,近几日的游行示威渐渐少了,但归根到底,问题并没有得到本质上的解决。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他很清楚地知道,民众的情绪就如同弹簧,只有慢慢释放,才能保证平稳可控;施以重压或者突然减压,都将为社会带来或远或近的损害!

    “议会必须做出改变,不然他们必将倒台!”想到这一极端的可能,Scott坐起身,心里有些惶恐不安,“但愿不会吧.....”

    正这么想着,外面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

    .........

    S战区,后勤总站指挥部....

    “上校,刚刚接到总部的决议,Wheele

    将军要求你快速带领部队向城区南部的平原位区域进发,此次行动要求动用所有的主战部队,不得有误!”副官报告。

    “有什么情况发生了吗?”这会儿她还在等前线部队的回应,收到这条消息,他感到很奇怪。照理说仗都打完了,肃清残敌根本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莫非....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发生了?

    “宇航观测中心发来了急电,说是检测到了空间折跃的波箱扰流,有可能是外星人反攻!”副官把传来的文件打印了下来,递交给了上校。

    看着手头这份文档,他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事态紧急,原本的吊儿郎当劲儿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和认真,“清算一下手头的部队编制,十分钟内全员集结于营区,立刻出发!”他把文件放下,快步走到地图跟前,“城区南边?见鬼了,之前他们丢了生物武器,这会儿还得绕着走!”这时他突然一拍脑袋,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之前派到城区外围布控的那个中队,查清楚为什么突然失联了吗?”

    “从前线传来的通讯看,他们说他们遭遇了机械部队的袭击,全军覆没了!因为处于感染区,所以暂时没有现场勘察报告!”

    “还有这种事!这帮机器人能吃掉我一个步兵中队?”听到这消息,他怒不可遏地拍着桌子吼道。缓了缓情绪,他揉揉额头,转过身看着地图.....

    “诶?巧了,这次要求出兵,行进的方向恰好就是向着那片城区的边陲,干脆先派支最近的部队前往探查一下好了!”他对这地图,指指点点地盘算着行程。确定计划切实可行,他叫来了副官,“你过来看.....”

    “看他们的意思,是要尽快部署到位!”他指着地图上标记处的铁路标记说道,“当时运输后勤补给用的铁路,现在还可以用!让 坦.克 和战车部队先从这条铁路走,将我们的重装载具先送过去。如果赶时间的话,轻装步兵到时候应该还可以用运输机接送.....”

    “还有,让侦查部队路过城区的时候,派出几个小队到这儿去看看.....”上校指了指城区外围驻防部队的那个区域,补充道。

    ......

    按他的指示,几辆等离子战车很快就完成了部署,伴着轰鸣的引擎声,它们排成一路,直接从库房里开出,爬上列车车厢。后续,这支重型战车部队,将通过铁路,直达战场深处!步兵中队分散成几个批次,通过运输机进行空降,从最终抵达时间来看,两边应该可以基本同步.....

    “就此结束这场战争吧,不管是你们,还是你们!”上校自信满满地在地图上,将所有的敌对势力全都打上了大叉.......然

    ....

    .......

    战场深处.....

    阿尔法和伽马继续游荡在战场上,此刻,在这片偌大的战场上,他们能依靠的,也只剩下彼此了。

    “伽马,我们现在去哪儿?”阿尔法挽着他的胳膊问道。

    伽马没有回头,他用他的背影诉说着他内心的迷茫和无奈。前路漫漫,未来无望,如此庞大的S战区,却根本找不到一片能远离纷争,远离战乱的净土,他们想找一个落脚点,都是如此的困难。游走于战场之上,他们俩随时随地都要担心会不会遇到敌人袭击,会不会卷入未知势力之间的战斗,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伽马,我们现在去哪里!”阿尔法停住了脚步,她抓着伽马的手嚷道。伽马也停了下来,他们的动作就如同静止画面一般,定格在那儿;半晌,他转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一脸平静地问道:“阿尔法,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你.....”

    “闭嘴,我不许你这么说!”她紧紧地握住伽马的手,语无伦次地喊道,“我不要你走!你不能离开我!我....”她还想再说什么,却再也组织不起像样的话语了。支支吾吾了许久,她带着哭腔哽咽道,“总之,我...我不许你再提起这个,不允许.....”

    “好好好....我听你的,别哭了啦....”看着她紧紧地抱着自己,伽马的眼里泛起了一丝宠溺,“你这家伙,就像个糯米团子一样,黏在身上甩都甩不掉.....”

    过了许久,她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但依旧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仿佛生怕他变成一条泥鳅从她手里溜掉。“好啦,别闹了,我要看看地图,规划一下路线.....”几番软磨硬泡,他才终于抽出了手....

    ......

    从林子里出来,到现在他们到底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尽管如此,根据周围的地形和自己大致的印象,他还是大差不差地推算出了现在所处的方位。他摊开地图,和之前一样,他用一颗小石子儿摆出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咱们现在就在这里,总的来说,已经算是深入战场深处了.....”伽马顿了顿,“接下来,咱们就顺着这儿......”他指着地图一边比划着,一边说道,“这里的路线可能还可以优化一下,应该是从这儿绕,然后再......”

    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阿尔法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翻着伽马的背包。翻着翻着,她摸到了一个滑溜溜的球体,体积不算很大,一只手握着刚好;怀揣着满心的好奇,她从包里把那个玻璃球掏了出来。

    “你咋还留着这玩意儿?那家伙给的能是什么好东西?”她捧着那颗玻璃球,嗔怪道。

    “他说这叫示踪球,不过我也不知道这具体干啥用的.....”伽马接过了那颗球,感觉有些不对,“等下,好像它比原先...亮了一些?”

    “看错了吧?这玩意儿就一玻璃弹子,还能有啥幺蛾子不成?”横看竖看,这玩意儿就是一颗玻璃球,实在是没觉得它有什么特别之处。看着伽马把这颗玻璃球收进背包,她撇了撇嘴,“我就没指望过那家伙能帮上啥忙,反正我跟着你就可以啦!”

    背上背包,伽马拍了拍她的头,“行啊,那...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阿尔法茫然地问道。

    “你没听我刚刚说的吗?”伽马皱了皱眉,“算了,没事!跟着我走就是了!”他迈开步子,刚走了没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过身,向她伸出了手,“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这句温暖人心的话,如同一缕春光,照进了她的心底。她拉着伽马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又满足的笑容。刚才的失落一扫而空,现在的她看起来高兴极了,仿佛他们这会儿不是在浪迹天涯地谋求生路,而是在户外郊游,在野外探险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