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章:夜半跳窗,黑嘴李嬷嬷
    方如柠洗好了澡,换上她仅有的一套换洗衣服,上床进了被窝。

    古明月叫方锦年换了热水后,方洛平也被脱光,被子里的妹妹想起哥哥的躲避,便扯起被子盖上了头。

    “ 娘,我自己来吧,我是大孩子了。”方洛平有些不好意思的躲躲闪闪。古明月知道,却没妥协。

    “ 别动,你就是在长大,也是娘的孩子,娘见得,洗得。”

    小娃娃的方洛平自然被这话忽悠的任她搓洗。一旁的方锦年嘴角弯起,带着不屑的意味,可转瞬即逝,无人察觉。

    很快,方洛平也洗完换了衣服,躺上床和妹妹玩了会花绳,俩孩子就睡着了。

    “ 来,纱帘给我,你去洗洗。”她接过纱帘,背对方锦年。

    “ 我不,娘子你看我不脏,不用洗。”方锦年走到她眼前,撸起袖子给她看,果真肌肤白净,看不出一点灰土。

    “ 赶紧的,自己去兑水。”

    “ 我真不脏。”方锦年小声嘟囔,不肯挪步。

    “ 快点去!”

    “ 你看啊娘子,白不白。”方锦年不悦的皱起眉头,气呼呼的扯开了胸前的衣服,露出一片白净的胸肌。

    古明月当即眼睛看直,脸色微红。

    这胸肌太诱人了吧,1234...8,小说里妥妥是个霸道总裁的身板哦~

    方锦年眸色微微低沉,转身端起水盆泼到了院子,插上木门,随后上了床。

    “ 我要睡觉了,娘子别忘了吹灯。”

    古明月回过神,她刚才没失态吧?看床上躺着闭眼的一大两小,她释然回头,吹灭了木桌上的蜡烛,摸黑到了床边坐下。

    本就不大的木床,她不想在挤上去,就依靠着床梁睡了过去。不久,她昏昏沉沉的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被拖到了青楼,凭她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她不是古兰月。方锦年在她眼前被杀,两个孩子在她眼前被掳走,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死。

    “ 不要,我不是古兰月,我不是,”

    她满头大汗的再次惊醒。

    这会屋外的月光分外的亮,她惶恐不安的决定,必须马上逃走!如果她逃走,可能就会打破书里故事的轨迹,她身前的一大两小或许也会改变命运。

    如此一想,她缓慢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窗边。屋门已经被方锦年用木锁插上,过去开门一定会有动静。

    因是夏季,窗户是半敞开的,围墙也不高,她跳窗还是有些把握。

    古明月慢慢推开窗户,蹬上了窗沿。

    木床上,方洛平微微趋眉,忍不住尿意的起身,揉了揉眼睛就瞧到卡在窗沿的古明月。

    幸好月光足瞧清了是谁,他才没有喊叫。

    “ 娘,你在窗上作甚?”

    我了个丢。

    “ ……额…没事,娘透透风,平儿接着睡。”

    “ 唔~”方如柠这时听到声,也揉着眼睛坐起。“ 娘亲抱抱, 柠儿要娘亲抱着睡。”

    见俩孩子直直的盯着自己,古明月知道她今晚是逃不了了。而这一声声的娘,在融化着她想要单飞的心。

    也吵醒了方锦年。

    “ 娘子?娘子在窗上玩吗,为何不带相公和平儿柠儿一起?”

    “ …… ”

    看他们三个心思单纯,人害无畜的模样,在想他三人的结局,古明月一瞬间彻底心软……她决定留下来,抗衡书中她们四人的命运结局。

    古明月跳下窗应声上床,将方如柠搂进怀里,方洛平用夜壶解手完,上床后则被她搂在了另一侧。

    夏夜微风凉,吹进了屋子,这陈旧的双人木床上睡着两大两小,虽有些挤却也温暖不少。

    两小孩第一次被搂着睡觉,古明月也头回尝试做母亲的感觉,心里都是美滋滋的。她后脑勺不在微微阵痛,片刻娘三安然熟睡。

    月光照在了她们的脸上,方锦年睁眼端详,觉着古兰月跟以往判若两人,她究竟是良心发现,还是头磕傻了?

    ……不过,只要再过半年,她就没有用处了,只需在隐忍半年……

    方锦年闭上眼,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暖阳照进屋内。屋外,哐哐的敲门声与李嬷嬷的咒骂,扰醒了木床上的四口人。

    “ 开门!你个不知廉耻的小荡妇,丢进了亲王府的脸面。赶紧把门打开!”

    听声,从床上坐起的古明月脑袋里显出原主对李嬷嬷的记忆,不由秀眉紧皱。屋里就她一个女人,这摆明是冲她骂的!

    虽然肉身是古兰明的,但她古明月绝不受这份污蔑。

    “ 娘亲,” 方如柠被吓到,小小的身子依靠在她身旁。方洛平到是胆大些,直接朝着门口喊去。

    “ 是哪个毒妇,在我家门外血口喷人!当心白天打雷,劈死你个嘴黑的。”

    他这一番话惊到了古明月,没想到三岁孩童,会骂出这么狠厉的话。瞧她一副惊讶的神色,方锦年在角落里露出一抹嫌弃之色。

    若不是她往日在孩子面前骂街,平儿怎会口出此言。

    “ 别怕,娘去看看。”古明月摸了摸柠儿的小脑袋,接着拉过平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平儿日后可不许在骂人,哪怕为了娘和你爹也不行。”

    说罢,她下了床。

    方洛平呆呆的愣住,随后偷偷傻笑了下。

    方锦年瞧着她的背影,眼神讥讽,带着一丝厌恶。

    方如柠看着他揉了揉眼睛,在看时,他瞧着她,面容是一副单纯呆傻。

    柠儿心生疑惑,是自己眼花了?

    走到门口,古明月余光扫到了桌上的木筷,她心思一动,拿起木筷用菜刀在筷子上削出一尖头,攥在手里,藏进袖口。

    屋外叫门的李嬷嬷,刚被方洛平骂的一征,这时又开口回击。

    “ 好啊,小荡妇教出来的野种,果真是下贱,竟敢肆意咒骂!等我禀明王妃,将你们统统撵出王府!”

    什么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古明月见识了。

    屋门打开,李嬷嬷再次敲门的手扑了个空。 瞧古明月一副淡定严肃的神情,目光冷漠的看着她,改了往日的泼辣,她刹时有些不知所措。

    还想着开门时,她定要和古明月打上一架。如今节奏被打乱了。

    “ 才开门,是死人吗,赶紧跟我走!”李嬷嬷一副穷凶极恶的表情,上手就要抓住古明月的手臂。

    “ 呵,”她冷笑一声,反手一甩,藏在袖子下的尖头筷子,扎进了李嬷嬷的手掌,划开了皮肉。“ 凭什么。”

    顿时,李嬷嬷疼的吱哇乱叫,瞧着流出鲜血的手掌,眼神怒不可竭。

    “ 我的手!你个蛇蝎毒妇,淫妇!我要拔了你的皮!”

    李嬷嬷顿时张牙舞爪的扑来,好似要生吞活剖了她。

    古明月嘴角上扬,透着一股不屑。见要扑到身上,她右腿一抬,一脚命中李嬷嬷的腹部,将人踹倒在地。

    “ 哎哟!”

    李嬷嬷的嘴磕到了门槛上,顿时没了声,嘴里鲜血溢出,门牙被磕掉了两颗。

    一旁的婢女见此,立即慌张上前,胆怯的将人扶起,疼的李嬷嬷好似五官拧在了一起,捂上嘴,两颗牙掉在了手心。

    以往的古兰月虽变的为人泼辣,但打架也不过是薅头发咬人,而对亲王的王妃还有李嬷嬷,从来都不敢真作对。

    以至于今日,李嬷嬷胆敢只带着两个婢女,来此叫嚣。

    失算了,失算了。

    “ 贱人!”

    她吐字不清,睚眦俱裂的瞪着古明月。但看古明月扬起手,立马吓的别过婢女掉头就走。

    “ 你给我等着!”

    见李嬷嬷一行人离开了院子,古明月舒心的吐了口气。虽说被骂了几句,但还是报了仇。

    “亲王正妻的贴身嬷嬷,不过如此。”她感叹了句,回头瞧见平儿正神色震惊的盯着她,小女儿也是目光直直的。

    她只是踹了那老太婆一脚,应该没吓到孩子们吧?

    “ 怎么了平儿,柠儿?为何这般看着娘?”

    她伸出手在俩孩子的眼前晃了晃,随着被方洛平双手握住。

    “ 娘,你也太厉害了,袖子一挥,腿一伸就把黑嘴嬷嬷给打出血了!这是什么武功?你能教教平儿吗?”

    “ 额… ”古明月转过头偷笑了下,正过脸神色平静。“ 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方洛平兴奋的眸色突变暗淡,古明月拍了拍他小小的肩膀。“ 等…吃过饭,娘就教你。”

    “ 好!”方洛平高兴应了声,起身叠起了被子,“ 爹你起开,压到被角了。”

    方如柠和古明月顺势看向,方锦年坐在床里,眨了眨眼,神色自若的起身下床。

    “ 娘子,早上吃什么啊。”

    古明月微微趋眉,对方锦年越看越可惜。

    “ 有什么吃什么,去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她冲他扬起笑脸,语气平静。

    “ 平儿,被子给娘。”转脸,她语气温柔,拿过破被叠好放在了床里。

    方洛平和妹妹很懂事,下床穿好鞋子,就一同去院子里抱了几根木柴进屋,放在灶坑旁。

    古明月瞧着心疼,上前轻拍了拍俩孩子身上的灰。

    “ 平儿,以后这种杂活娘会叫你爹去干,你和妹妹还小,别累着。”

    方洛平嘿嘿一笑。“ 没事娘,我们不累。爹他痴傻,也干不得什么,我们自是要替娘多分担些。”

    方如柠跟着点头附和。“ 嗯嗯,我们要分担。”

    听言,古明月觉着满满幸福,将两个孩子紧紧抱在了怀里。“ 平儿,柠儿,真懂事~ 虽然你们爹爹有病,苦了你们。但娘健在,以后不会在让你们受苦的。”

    灶台旁,背对着她们娘三,看着米袋的方锦年脸色发黑,扯了扯嘴角。

    他知道自己在平儿眼里是个无用的负担,可她们也不用当着他的面说吧,就算是傻,可他也没聋!况且……

    “ 娘子,还剩半碗米,一颗白菜。”他回过头神情自然,语气却有些僵硬。见他紧握米袋的手,以为很紧张那米,古明月叹息。

    “ 看,你们爹爹还知道粮食重要,没傻透,还有救。” 她接过方锦年手里的米袋,叫他给锅添水加柴。

    两个孩子一时间没了事做,呆呆的站在灶台旁看着方锦年。

    “ 爹要多架点木头,火旺水才烧的快。”

    方锦年抬起黑如碳色的脸,阴沉沉的,方落平见着吓了一跳。方如柠躲到他身后,声音细微的说道。

    “ 爹爹别生气,哥哥说得对,火得多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