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四章:痛打小喽啰
    “ 爹爹别生气,哥哥说得对,火得多添点。”

    一旁,洗米的古明月听声转过头,瞧两孩子有被吓到,她一手端起洗好的米到了灶台,另只手扯起了方锦年的左耳,他被扯的一愣,起身看她时的神色是一脸无辜。

    “ 娘子快松手,耳朵疼,火要烧出来了。”

    古明月扫了眼灶台口,方落平已弯下腰默默的往里添柴。

    “ 看见没,”

    扯过他的耳朵,他看见了方落平在烧火。

    “ 平儿告诉你是好话,水烧的快能早点吃饭,以后不许在凶平儿和柠儿,不然我就打你。”

    古明月知他是傻子,威逼利诱怕他听不懂,于是简单明了的在他眼前攥紧了拳头。

    “ 听明白没!”

    方锦年捂着发红的耳朵,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跑出了屋子。

    “ 你去哪,脸还没洗呢,等下回来吃饭。”古明月朝着屋外喊去,见他打开院门走出了院子。

    “ 爹爹~”

    方如柠站在她的身边糯糯的呢喃了声,小表情透着担忧。

    古明月侧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温声细语。“ 没事的,你爹爹是大人了,出去也不会受欺负,等他饿了自然会回来。”

    锅里的水这时烧开了,她走到窗台拿起地上的脸盆,放在灶台在木桶和锅里各舀半瓢水,放进脸盆兑了温热的洗脸水。

    而没有洗脸架,她只能把水盆放到了饭桌子,接着拿起一块发硬的擦脸布,在水盆里揉了揉。

    这布的质量敢搓澡巾了,小孩子皮肤嫩可用不了。

    想着,古明月脑海里出现一块红盖头,就在破木床底下放着。她循着记忆找去,翻到了被麻布所包的红盖头,崭新没有灰尘,摸着比擦脸布要柔软许多。

    想来是原主古兰月结亲时的东西,她毫不犹豫的撕掉了红盖头上的穗穗,迈步走到桌子旁叫过平儿与柠儿,给他们洗了把脸。

    “娘亲,这红红的布好软和。”方如柠舒服的笑起,将布递给了方洛平。

    “娘,这莫不是你的红盖头。”方洛平擦完脸定睛一看,有些吃惊。

    “ 是啊,这块布摸着软乎,拿来擦脸还不错。 ”古明月不以为然的接过红布,也给自己洗了个脸。

    接着倒掉了洗脸水,走到灶台将洗好的米倒进锅里,又将大白菜半颗切着碎末倒进了锅里,放了点唯一有的盐巴。

    盖上破了洞的锅盖,开始烧火煮粥。

    半个时辰过去,米粥熟了,飘出锅盖的米香让俩娃娃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

    方如柠咽了口吐沫,视线在锅和古明月的脸上交替。

    “ 好啦,站远一点,小心开锅烫到。 ”

    俩孩子听话退步,古明月打开锅将白花花带着白菜粒的米粥盛进了两个碗里。随手端起两副碗筷放到了桌上。

    “ 来吃吧平儿柠儿。”

    俩孩子开心的翻坐上了长凳,方如柠迫端起粥不及待的要往嘴里扒拉。

    “ 小心烫,吹吹再吃。”

    听言,方如柠舀起一筷子粥,嘟起嘴吹了吹,接着进嘴露出满足的笑容。

    古明月在旁看着也是开心,只不过现在有些担心跑出去的方锦年。

    她刚为安抚方如柠说了假话,虽方锦年已是大人,还是亲王的儿子,但他痴傻也已人尽皆知,与世子的待遇还完全不同,活的比贫民还苦。再加不受待见,出去就算被欺负也是正常。

    方洛平见她秀眉微皱,伸出小小的手将粥碗推到她跟前。

    “ 娘一早辛苦了,娘先吃。”

    古明月欣慰一笑,将粥碗又放回了他跟前。

    “ 平儿烧火也辛苦,平儿吃,娘这去叫你们爹爹回来吃饭。”她起身又道。

    “ 娘出去记得把门插好,若有人来可不能出去,也别害怕,娘速去速回。”

    方洛平懂事的点了点头,古明月笑着转身离去,但对俩孩子在家不放心,快步就变成小跑的出了院子。

    早上李嬷嬷没找成她的麻烦,不知何时必定会再来。

    “ 这傻子还挺有脾气,等我找到你的!”

    沿着院外的巷口,古明月一路寻去,隐隐约约听到巷尾传出一群孩童的嬉笑声。

    “ 傻子,你怎么蹲在这,是又被媳妇撵出来了?”块头健壮的小男娃上前踢了踢方锦年的腿,指着鼻子骂道。“ 你可真没用!又傻又窝囊。”

    方锦年坐在地上,眼神不屑的无视着几个孩童,心想古兰月还是那个古兰月,跟本没什么好心,他在这等她来寻,就是多此一举。

    他从地上站起,骂着他的男娃一把推过,他没当回事的挥手反推,块头不小的男娃当即摔了个屁墩。

    站直身躯,他神情透着冷漠,男娃错愕的盯了他几秒,随后面容痛苦的扭在一块,随时要哭。

    “ 方锦年!”

    走到巷尾的古明月瞧见了他,当即他神色迷茫无助,低着头跑到了她身后。

    “ 娘子,他们欺负我,他们说我窝囊废。”他哭唧唧的说着,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古明月瞧着也不好再责备,只能敷衍的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待她转脸定睛一看,这巷尾里的孩童不过六七岁大,就算真欺负了他出手也不会很重,她便没有放在心上。

    而一帮六七岁的孩子被方锦年的反应惊愣了,瞧他躲在古明月身后露出阴森森的笑容。一帮小孩立即娘呀一声,跑出了巷尾。

    本想欺负他的壮男娃也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离开。

    “ 哎~下次没人陪着,不许在跑出来。”古明月转过身皱起秀眉,伸手拍了拍他衣衫下的灰尘。

    他乖巧的点了点头,任她扯起衣袖,拽着他往巷里走。

    找到了人,古明月步步生风走的飞快,她惦记着在家的俩小宝。方锦年跟在身后没觉走的吃劲,只是瞧着她的背影,不敢相信她的本性真变了。

    回到破败的庭院,古明月前脚关上院门,后脚没走几步,院门就被人从外踹开,门板倒地,掀起一股灰尘。

    眨眼间,方锦年的衣袖映在古明月眼前,替她挡下迎面扑来的灰土。她转眼瞧他,心中稍有安慰。

    还知道护着她,若没傻一定是个好男人。

    衣袖落下,亲王的王妃姜氏,与包扎着半张脸的李嬷嬷协带着四个下人,四个婢女,场面十足的站在她面前,与破旧的庭院乎应出强烈的讽刺感。

    “ 大夫人,如此不请自来,破我家院门,有何贵干?”古明月将身旁的方锦年推到身后。

    “ 相公你先进去,看看柠儿和平儿吃完饭没,若吃完就把碗刷了。”

    退倒身后的方锦年眸色一暗,古兰月竟不同往常,没拿他的身份给自己挡事,反倒支走他护起他来?

    方锦年心中诧异着离开。

    姜氏眼睛微眯,瞧古明月凌威不乱,句句带刺,就好似变了个人。

    “ 呵,几日不见,你到学会了装糊涂。连我身旁的嬷嬷都敢打,看来你古兰月的胆子渐长,眼里已没有我这位大夫人!”

    李嬷嬷在旁一副神情得意,眼神鄙夷的瞧着古明月。

    “ 去,把她给我拿下。”

    姜氏下令,四个婢女四个下人齐齐走上前。

    古明月心里冷笑,警惕后退。

    “ 大夫人的话未免霸道。你的嬷嬷前来污蔑我,欺负我,我为何不能还手?难不成是大夫人你下令要她来我家门前骂我!?”

    院里的扫帚踩于脚下,古明月就此停步。

    姜氏眼神划过一丝尴尬,当即反驳。

    “ 我从未下过这等命令,但你勾引外人,还企图勾引我儿子!又打了我儿子的红颜知己,如此做法,怎叫人骂不得。”

    姜氏自觉有理,更加硬气起来。

    “ 今日,你还伤了我的贴身嬷嬷,若我在放任不管,你这小贱妇其不是要在亲王府翻天。”

    八个人迎面而上,古明月立即弯腰,顺起地上的扫帚手臂一挥,击退了八人的围攻。

    “ 废物!一把扫帚都怕什么。”姜氏在旁呵斥,下人婢女再次围上古明月。

    扫帚把被她握在手中,抬起手想到了现代学过的跆拳道。

    她一棍打去,八人散开,两旁的下人立即上前钳住了她胳膊,古明月秀眉紧皱,双手顺势抓住那俩人的衣襟,接着双腿出力,掘地而起,在众人眼前演示了后空翻180度翻转。

    双手落到下人的肩膀,瞧到俩人后背,她双脚一出,直接将人踹飞倒地。

    其余人纷纷惊愣在原地,唇齿微张。

    屋内,方锦年搂住两个越发挣扎的孩子,在破洞的窗户前观看外面的情形。

    “ 爹你放开我,娘一人在外面会吃亏的,我得去保护娘。”方洛平有些激愤,小脸气的通红。

    这爹算是啥用没有,自己娘子在外面受欺负,不能护着就算了,还阻拦他!不让他出去。

    方洛平越想越气,却也拗不过他爹的力气。

    方锦年眼尾扫看了他一眼,带着一抹笑意。

    小毛孩,拳头还没有豆沙包大,出去能保护谁?

    “ 爹爹我不出去,我不向哥哥学,你放我下去吧。”

    方如柠眨着圆溜溜的眼睛,露出甜甜的微笑,小手在方锦年的手臂上来回推搓。

    方锦年瞧着她,知道她是在哄骗他,可受不住她撒娇的模样,便直接将她抱凑到了窗前。

    “ 柠儿不喜欢爹爹抱吗?看,爹爹的娘子好厉害,把人打飞了。”他用着呆傻的语气,直直看向窗上的窟窿,吸引了怀中俩孩子的注意。

    “ 看不到啊,”方洛平皱起眉头,嫌弃窗户的破洞太小,于是俩手一伸撕开了面前的窗户纸。

    待方锦年注意到已为时已晚,一大两小坐在窗前的模样暴露在外,好似在看戏。

    “ 娘亲威武!” 方洛平见在古明月周围倒地的下人,立即拍手叫好。

    这引来古明回头一看,眼神惊讶了一瞬便浮现出无语的神色。

    她不悦的盯着方锦年。

    傻子就是傻子,居然把窗户纸撕开,像是看戏似的带着孩子一起。

    方锦年感受到了她的火气,立即大喊道。

    “ 娘子,平儿说要看你,就把窗户纸撕了!你别怪他!”

    “……”

    “……”方洛平羞涩低头,转脸瞪了眼出卖他的亲爹。

    “ 娘亲小心~” 方如柠惊呼,声音软软糯糯的。

    古明月瞬间低头,转身弯腰,躲过了从后面偷袭的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