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五章:平儿要学武
    瞧她手里拿着粗壮的木柴,古明月心凉半截,幸亏她还学过舞蹈,腰功不错,这要是打脑袋上,她不又得一命呜呼了!

    想来可气!她站稳身子,跑上前一记左勾拳,右勾拳,扫腿飞身踢,将偷袭的婢女瞬间打的鼻青脸肿,五体投地,摔在地上怕都爬不起来,疼的连叫唤都走音,像是要奄奄一息。

    “ 嘶~”方洛平心里惊叹,吸了口凉气,一手盖上了柠儿的眼睛。

    原来娘下手这么狠!以前真是很疼我和妹妹啊~

    方锦年看着她背影,嘴角微扬,没想到他这个贫民娘子,到藏有一手好武功。

    院内,姜氏站在原地瞧着一地的败兵,是气的牙根都痒痒,恨不能上去亲手给古明月十几个大嘴巴子。

    李嬷嬷见此后背直冒凉汗,畏首畏尾的退到了姜氏的身后。

    “ 好了,想跟我动手的人都消停了。至于大夫人你,”她活动着手腕,一步步靠近。

    “ 你要干什么,你,你难不成还敢打我!”姜氏吓得后退,与李嬷嬷撞在了一块。

    “ 夫人。”李嬷嬷立马扶住姜氏,低头不敢瞧那古明月。

    “ 哈哈,大夫人莫喊,有理不在声高。”她笑盈盈的与姜氏对视,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反而应着阴森森的冷漠。

    所谓皮笑肉不笑,很是渗人,姜氏这会体验到了。

    “ 亲王是我相公的爹爹,你也算是我们半个娘,所以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敬你的。”

    “ 你!”姜氏怒火中烧,却又无话可说。

    “ 那大夫人,你儿子就相当是我孩子的大伯,连你我都当做是半个娘,又怎会不顾礼节去勾引孩子的大伯。至于你儿子的红颜,确实和我有些口角争执,但也不是我欺负她,你看我这头还缠着纱布呢。”

    古明月扶着头,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 还有,这打了大夫人的贴身嬷嬷,我刚刚心里也过意不去,但当时嬷嬷在这叫骂的属实难以入耳。我这一时生气才下了手,对不住了李嬷嬷。”

    她瞧向躲开的李嬷嬷,心口不一的道了歉。

    李嬷嬷点了点头没敢说话。

    “ 李嬷嬷不语就是原谅我了,那大夫人现在还有何事要说,若没有,可以带着你这一众人马回去了。”

    说罢,古明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转身捡起了地上的扫把,要往屋进。

    “ 好你个古兰月,牙尖嘴利,混淆视听,你勾引人的事是有人亲眼所见,我今日定不了你的罪,就由王爷回来治你的罪!”姜氏看她走远,又气焰嚣张的说道。

    “ 是吗?”古明月转身回头,目光直射透着厌恶。“ 那随大夫人折腾好了,我自是清白,哪怕找来皇上审问我也不怕。立马将你的人都带走,不送。”

    古明月进了屋,不紧不慢的关上了门。

    姜氏气的头晕目眩,她竟被自己花了三两银子买来的贱民嫌弃了!传出去岂不被人笑死。

    姜氏:“ 我们走,等王爷回来,定要这贱人好看。”

    李嬷嬷:“ 夫人,他们几个?”

    眼见下人,婢女躺在地上痛苦哀叫。

    “ 一群没用的东西,谁能爬出这院门,赏银一两。爬不出,我会叫人把你抬出亲王府。我这不养废物。”

    说罢,姜氏受着李嬷嬷的搀扶走出庭院。

    不到片刻,地上身受伤痕的下人婢女都忍着疼痛,接二连三的爬出了庭院。

    他们在亲王府当下人还可以吃饱穿暖,但要是被撵出去,没有一技之长的,就会风餐露宿衣不蔽体。

    看来可悲可叹,古明月摇头唏嘘,打开锅盛了两半碗温热的米粥,端上桌叫过方锦年与她一同吃饭。

    “ 给,吃吧。”

    片刻,俩人吃完了粥,方锦年自觉的收起碗,到一边的木桶里洗刷。

    方洛平这时凑到古明月身边,一脸崇拜。“ 娘你刚才太勇猛了,一人打爬八个!是不是该教平儿武功了。”

    看他期望的眼神,古明月起身开门带他到了院子。

    “ 就在这练吧。”

    方洛平重重的点了点头,乐意至极的被她摆弄着胳膊腿。

    “ 娘,这是什么招式?”

    “ 扎马步。”古明月认真看了看,捋直了平儿抬起的小胳膊。“ 这是基本功,这个练扎实了,以后学武功就能学的很快。”

    “ 知道了娘,可我怎么才算练扎实?”方洛平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 就是身体稳了,腿不抖,胳膊直直的,算扎实。”

    “ 好!我一定练好基本功。”

    见他双眼燃起斗志,目光炯炯有神,像个小大人。古明月噗呲一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

    “ 小样,累了就进屋歇歇。”说罢,她向蹲在一旁的柠儿招手。“ 来柠儿,咱娘俩进屋吧。”

    方如柠听声摇了摇头。“ 不娘亲,我要在这看着哥哥,陪他练武功。”

    “ 妹妹你进屋,外面晒。”

    “ 不要,我不怕晒。”

    俩小宝这么有爱,古明月也舍不得拆开,便应了声。“ 行吧,那柠儿在这陪哥哥,武功不是一天练成的,你们累了就进屋。”

    “ 好的娘亲。”

    古明月进了屋,屋外扎着马步的方洛平在心里暗暗笃定。

    等我学会了武功,就可以保护妹妹和娘,还可以出去挣钱买馒头!

    屋内,洗完锅碗的方锦年走到她身边,语气弱弱的开口。

    “ 娘子,没米了,黄昏我们吃什么?”

    古明月正在用手比量着窗框的大小,想着从幔帐上剪块布堵上窗户,怕夜晚风凉会冷的没法入睡。

    而听他在旁一叙述,直接愣在原地。

    “ 是啊,填饱肚子才是要紧事!”

    想来,她做到长凳上开始思考。

    瞧她在为粮食沉思,好似忘了以前是如何找米吃。更没骂他是个饿死鬼。

    方锦年更加怀疑他眼前的古兰月是不是被人调包,换了个人?

    “ 方锦年,”古明月的脑海里显出一段原主的记忆,她立即看向方锦年。“ 在这县外是不是有座小山?你和原,和我!去挖过野菜?”

    原主的记忆里,曾和方锦年挖野菜度日。那林中野菜的周围,她看见有几颗草药,普通人会以为是野草,根本认不出,而在云城县中有家药铺。

    古明月设想,如果她去采草药到药铺卖,应该可以换些钱。到时就能买点米回来。

    听她叫自己的名字,方锦年愣了下。

    “ …挖过。”

    他回答迟疑了些,古明月听到答案满是欣喜,到不在意。

    他与古兰月相处一年多,她都是叫他傻子,偶尔在外人面前会称他为相公。这叫名字还是第一次。

    “ 原来你会笑。”

    方锦年由心而发的陈述了句。顷刻间,他与笑容满面的古明月都僵住了神色。

    她听到了一个正常男人的语速和语气。这声音很是动听,她转眼看去,方锦年已背对着她走出了屋子。

    “ 娘子,我去找些材火,黄昏好做饭。”声音又是夹杂着孩童的天真,语速还是不正常的轻缓。

    是我幻听了?

    古明月眉头微皱,跟着走出了屋。

    院中的小柴堆只剩下几块木头,方锦年拿起劈柴的斧头,转身差一步便撞上跟来的古明月。

    “ 娘子你,”他目光躲闪了下。“ 走路怎么没声啊,吓相公一跳。”

    “ 家里的锄头在哪?还有箩筐,给我找来。”古明月神色自然,根本没心思去猜疑他。

    方锦年立马走向放在庭院的小木车前,从车里拿出了锄头和箩筐。

    “ 给你娘子。”

    他兴冲冲的在她面前举着,锄头上的木棍已有些腐朽,锄头上也显着一块块锈渍。小小的箩筐上还有几个参差不齐的窟窿。

    古明月脸色灰暗,神情里是大写的无奈。幸亏是去刨药草,要是刨地装粮食,这副家伙是完全报废啊。

    “ 给我吧。”她说的有气无力,背上了破箩筐,拿上了旧锄头。

    “ 娘你要去哪?”

    扎着马步的方洛平见此,立马和方如柠走到了她身旁,扬起小小的脑袋,脸上是大大的问号。

    “ 娘去采药,等回来给你们买好吃的。”她伸手摸了摸俩孩子的小脑瓜,露出宠爱的眼神。

    古明月:这俩个小宝真招人稀罕,要是在我的世界,你们真是我生的就好了。

    “ 娘,平儿跟你去。”方洛平一脸认真,转头看向了方锦年。“ 爹,你就和柠儿在家,看好柠儿,等我们回来。”

    “ 走吧娘。”

    方洛平踮起脚,抓过了古明月手里的锄头,还没等方锦年同意,另只手就拉起古明月的衣袖往外走。

    “ 等等平儿,”她反手拉住了方洛平的小手腕。“ 娘不用你,你也在家吧。”

    “ 娘是不是嫌平儿没用。”方洛平瞬间眼含泪花,皱着小眉头,看起来委屈巴巴。

    “ 我不是三岁小孩了,我已经三岁半了,我能干活!娘你就带着我吧。”

    古明月趋起秀眉,见不得他这委屈样,双手立马捧上他软软的脸蛋,照着他白净的脑门就亲了一口。

    “ 傻孩子,娘不是嫌弃你,是舍不得让你累着,山路不好走,娘没法一直背你。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自己走会受不住。”

    听言,方洛平揉了揉眼睛,低下头小声呢喃了句。

    “ 我小胳膊小腿,还不是嫌弃我。”

    “ 哎呦,娘没嫌弃你。”

    他猛地抬起头,目光坚定。

    “ 我受的住,我绝对不拖累娘!要是爹没傻,能陪娘去,平儿也就不坚了。可家里如今就我一个男子汉,我必须在娘身边保护娘!”

    古明月注视着他,平儿的这番言谈令她吃惊又欣慰,只比箩筐高半头的个子,却想要承担起顶梁柱的责任,心思还如此细腻。

    “ 好~那就陪娘去,是娘忘了平儿也是个男子汉,有担当。”古明月拉着方洛平走出了院门。

    “真不知以后哪家姑娘会有福,能做上平儿的媳妇。”

    院子里,注视母子离开的方锦年,眼帘逐渐微眯,脸色是黑的发青。

    站在他身旁的方如柠到是乖的很,没哭没闹,瞧娘亲和哥哥走了,她晃了晃方锦年衣袖,见自己爹爹傻站着不动见没反应,就自己掉头跑回了屋里,上了木床午睡。

    (会有一天,你知道为父不是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