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八章:姜氏的枕边风
    “ 出了这院,若被人瞧见,可记得该怎么说。”

    王小三怯怯低头。

    “ 记得,小的记得,说是这家娘子前几日坐马车回娘家,却到今日还没付车钱,我只好前来讨要。”

    “ 行了,东西放桌上,你可以退下了,今日雇你的钱,今夜我便会叫人送去你家。”

    “ 谢谢爷,小的告退。”

    王小三鞠躬作揖,放下放下手里的东西,便离开了这所破旧屋院。

    瞧他离去,方锦年走到了木桌前,拿起桌上一包桂花糕,转身到了床边。他露出浅浅的笑容,瞧了眼已躺在古明月身旁,抱着她胳膊的小女儿。

    “ 等下,爹爹要去给平儿和你娘亲熬药,”他打开油纸,将一包开封的桂花糕放到了方如柠的身旁。

    “ 柠儿要是饿了,就吃几块糕点。”

    方如柠眼神幽怨的看着他,随后点了点头。

    如今他聪明的大儿子和她品行恶劣的小娘子都已昏迷入睡。剩下的小女儿,他信只要有吃的,她便可以帮他守口如瓶。

    渐渐黄昏入夜,破屋中的大锅熬着浓浓的汤药,气味苦涩熏人。

    方锦年挽起袖子,拿着破瓢捞着锅里的药渣,直到第三遍,锅中的汤药才算没了杂质。

    拿出俩个带豁牙的大碗,一个药汤盛满,一个盛了半碗。趁着药汤太烫,方锦年走到院外,将搭在石桌上洗好的衣裙抻开,铺平。

    身为一个傻子相公,这些活,平日里便都是他该做的。

    夏夜微凉,风儿阵阵。趁着月光,他抬头瞧到天空满是星辰,他笃定这衣裙一夜便干透,明日也定是个晴天。

    而在这庭院一隔之墙的东边,亲王府内的长亭两侧是灯红通明,门院也挂着红彤彤的灯笼。

    为迎接亲王回府,亲王妃姜氏日日都命人在院中这番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亲王府中日日都有喜事。

    “ 永昌亲王回府~”

    亲王府的老管家站在府邸外,高高喊了一嗓。

    抬着永昌亲王的轿子落了地,老管家朱有才,立即上前候着。

    轿帘掀起,永昌亲王方世宏露了面,神色威严,看不出喜怒。

    “ 亲王。” 朱有才伸出手寓要搀扶,方世宏抬手推开,自顾下了轿,进了府。

    “ 今日我不在,府中可有人闹事?”他走在前面,朱有才紧随其侧,打着灯笼。

    “ 府中到没有,但小王爷那院,”朱有才欲言又止,他知方锦年并不受宠,不敢如数说出。

    方世宏慢慢停步,出生疑问。“ 你是说锦年的院里,有人去闹事?”

    “ 老奴不敢。”朱有才埋头更低,怯怯说道。

    “ 老奴只见李嬷嬷去了那院,回来时,李嬷嬷却满嘴是血。后来王妃带着几个下人同李嬷嬷又去了那院,可等在回来时,王妃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其余的下人还一瘸一拐,甚至有的是爬回来的。但老奴不知其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方世宏从头听到尾,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 走吧,王妃还在等我用膳。”

    瞧他不温不火的情绪,朱有才也见怪不怪,闷声尾随。

    大厅偏堂,入眼是一桌丰盛佳肴,姜氏与大儿子方正华,和他儿子请来的女客李芷若坐在两旁,瞧他露面,纷纷起身行礼。

    “ 来人,上汤。” 姜氏笑的谄媚,上前搀扶住亲王的手臂,待他入座,莲藕汤也被婢女端上。

    “ 王爷今日辛劳,我特命下人从外寻来了一根千年人参,放在这汤里与莲藕一起熬煮,味道鲜美大补。”

    说着,姜氏亲手将盛好的汤碗摆在了亲王面前,递过了汤勺。

    “ 有劳夫人。”方世宏言表于她,却未正脸瞧她一眼。

    姜氏皱了下眉头,又拿起筷子夹了块鱼肉到了亲王的碗中。

    “ 来王爷,尝尝这鱼,嫩的很。”

    方世宏喝了口汤,抬眼间看向对坐的大儿子与女客。

    “ 都动筷吧,莫拘谨。”

    面对一旁姜氏的殷勤,他视若无睹,像是丝毫察觉不出姜氏有事要诉。

    方正华露出白牙,笑的真切,给身旁的爱慕的李芷若盛了碗汤。

    “ 若儿,你也尝尝。”

    女人瞄了一眼,低眉笑的含蓄。“ 多谢方公子。”

    这一幕,姜氏看在眼里,不悦在心头。想那李芷若只是县城小富商的女儿,而她儿子日后怎么封号也是个王爷,俩人根本不相配!

    若不是她爱子心切,她才不会让这李芷若踏入亲王府的大门,更别说坐在这与他们一同用饭。

    真是烧了高香。

    这一顿用饭,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而饭桌上除了方正华与李芷若俩人有所言谈,姜氏和亲王是全程无言用饭。

    因为奈何姜氏如何找机会搭言,亲王都装作没听见。

    晚膳用过,方正华携着李芷若退下了,姜氏走过亲王的身旁,鼻子哼了一声,便头也不回的去了自己的厢房。

    另一边,属于方锦年的破旧庭院内,他走进屋子,端起了锅台上已温热的两份汤药,走到床边,放在了跟前的长凳上。

    他转过头,俯身摸了摸方洛平的小额头,发现烫感已减褪了不少。当即坐到床边,将平儿缓缓抱起,另一只手拿起了那半碗汤药,慢慢对准在平儿的嘴边,轻声劝说。“ 平儿,平儿张嘴,把这药喝了就不难受了。”

    而还是迷迷糊糊的方洛平,隐隐约约听到了他的言谈,听话的慢慢张嘴。

    一时间,苦涩的汤药,一点点流入他的小嘴里,方洛平的小眉头顿时紧紧皱起。

    方锦年见状,应立马开口安慰。

    “ 平儿乖,把药都喝了,等下妹妹会给你一颗糖吃。”

    听言,方洛平又张开了小嘴,将碗中剩余的两口药都喝进了肚里。

    一旁的方如柠见此,立即从怀里掏出了一颗糖,小手快速剥去糖纸,将糖放进了方洛平的口中。

    慢慢的,糖块甜滋滋的味道,在他口中散开,方洛平心满意足的眉头舒展开,被方锦年重新放回了床上倒躺。

    接着,方锦年又拿起那整碗的汤药,另只手穿过古明月的肩背,将她揽起。

    在旁时刻看着他举动的方如柠,立即上前,扶住了古明月的手臂。并向他嘱咐道。

    “ 爹爹,你小心点娘亲,千万不要在动作粗鲁。”

    她白白净净的小脸儿显着不满。方锦年心中暗叹,她到底是谁的亲生女儿?居然跟平儿一样,不心疼他这个父亲,反倒都心紧着他们这个后娘。

    “ 好,爹爹明白。”方锦年应付着,将药碗对在古明月的嘴边。

    虽然他心里有些小失落,但他并不会真生自个孩子的气。

    “ 娘子,娘子能听见吗?把嘴张开,喝下这碗药,你就不会难受了。”

    被他扶坐的古明月眉头微皱,这种语气平静淡然的男人是在叫她娘子?那人是原主的傻子相公,还是她幻听了?

    瞧她还未张嘴,在旁的方如柠着急了,轻晃了晃她的手臂。

    “我娘亲,快把药喝了,这样你就不会难受了。”

    软软糯糯的女童声传进了古明月的耳朵里。顿时脑海里,就闪现出方如柠的面容。这次,她听话的唇齿轻启。

    温热的苦水便流进嘴里,进入了喉咙。

    (熟悉的苦味,这是中药吗?)

    古明月内心猜测,没有拒绝方锦年的投喂。

    很快,一碗药眨眼之时,便被她一饮而尽。

    方如柠看着,在旁拍手称赞。

    “ 娘亲好厉害!一点不怕苦药药。柠儿以后也要像娘亲一样勇敢。”

    柠儿掏出了怀里的最后一颗糖,迅速拨开糖纸,将糖块塞到了古明月的嘴中,

    “ 娘亲快吃糖,这样就嘴巴里就会是甜甜的。”

    听声,古明月感受到了嘴里的丝丝甜味。她努力使双眼睁开了一道缝隙,迎面的却是方锦年模糊的脸庞,她又被放倒在了木床上。

    待她闭眼又睁时,方锦年消失了,入眼的是柠儿明媚可人的笑脸。

    “ 娘亲你醒啦,娘亲的眼睛睁的好小,娘亲是不是还没睡够啊。”

    方如柠观察得很细致,小小的手抚摸起古明月的脸颊。见她稍微点了下头,方如柠又说道。

    “ 没睡够,娘亲就接着睡,宁儿也有点困了,可不可以躺在娘亲身边,搂着娘亲睡呀?”

    古明月再次轻微的点下头。

    她睁眼,只是忍不住想瞧瞧她这个可人的女儿,而她全身现在所然无力。

    方如柠条件欣喜不已,立马倒躺在她身边,小小的胳膊搂上她的肩膀。

    感受到接触的古明月,也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另一边,将大锅刷净,一切杂事都做完的方锦年又在来到床边,眼见木床上所留给他的位置只剩一处床角可坐。

    见两个已熟睡的孩子,他轻叹了口气,将床上的破被弹开,严严实实的盖在了三人的身上。

    而他,是几步走到了木桌旁,坐到长凳,趴在木桌,闭眼睡了去。

    夜半,亲王府姜氏的厢房内,坐在床头等着亲王的姜氏,已然昏昏欲睡。

    “ 亲王。”

    李嬷嬷在门外守候,迎见了来此的亲王。

    “ 嗯,退下吧。” 方世宏应声,推开了门。

    屋内,坐在床头的姜氏惊醒,瞧见苦等的男人终于来了,瞬间趴在床上呜呜直哭。

    “ 呜呜…你这狠心肝的老男人,从回来就没给我好脸色看,现今更是到半夜才来,你若瞧不上我,就不必再来。”

    刚在书房秉烛办公的方世宏,被她此时聒噪的哭声,引的心头一丝烦躁。

    “ 夫人不要无理取闹,”他走到了姜氏跟前,张开双臂。“ 快给为夫更衣,好一同歇息。”

    瞬间,姜氏没了哭声,缓缓起身,擦掉了眼尾的泪花,眼神哀怨的瞧于他。

    “ 想歇息到找了我,我想同你说说话,道道苦楚,你却视而不见。”姜氏娇嗔起身,一边说,一边给亲王褪去了外衣。

    “ 夫人现说也无妨。”方世宏掀起被褥,上床躺下。

    他猜到姜氏想说什么,也知道若不让她说,他今晚是睡不消停,他也不能日日躲出去住。

    听言,姜氏眼里泛了光亮,将他外衣搭在屏风,便也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