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十三章:贴心傻相公
    “ 罢了,乔兄等你成为郡王的那日,我必亲自登门恭贺。”

    云桥一脸诚意,方锦年鞠躬行礼。

    “ 锦年告退。”他转身开门离去。

    站在云乔身边从未开口的贴身侍卫罗丹,见此担忧询问。

    “ 太子,此人看来十分沉得住气,城府颇深。之后若有变故,会不会成为太子您的绊脚石?”

    云乔听言,瞧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了几句。

    “ 想什么呢!锦年与我从小交好,只是我二人速来谨慎,都是偷偷会面。若他对我有二心,我以往的那些旧事,早就人尽皆知。他现今这般,也都是为了给他师傅报仇。以此可见锦年有多重情谊。”

    “ 呵,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让他不得不装疯卖傻?”罗丹心存疑虑。

    “ 除了皇家的人,还能有谁。 ”

    云乔说的淡然,推开房门,看向楼下展台上的异域舞者。

    “ 还真挺好看。”

    醉轩歌楼外,王小三驾着马车已等好多时。一边吃着手里热乎乎的包子,一边时不时看向门口。

    “ 爷~”

    方渐年走出,他瞧见叫了一声,立即将手里的半个包子塞入嘴,随后下马车,放下马凳。

    方瑾年走到跟前,由他扶着上了马车。

    “驾!驾!”王小三驾起马车,载着他原路返回。

    马车里方锦年脱掉了华贵的衣衫,换回了那身朴素又带着补丁的灰色衣裳。接着把他换下来的衣衫,放进了马车座位底下的暗格中。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王小三驾着马车来到了巷口。

    “爷~到了。”王小三放下马凳。

    今年下了马车走进巷口,到了自家破旧的小庭院儿,严肃的神情,瞬间替换成呆板的模样。

    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院门,又将其关上,走进屋中,瞧见了放在木桌上的一包糕点。

    转眼看去,木床边的古明月依然在趴着入睡。走近一看,娘仨的额头都冒出雨点儿大小的汗珠。

    他弯下腰,小心翼翼拿过她手里的蒲扇。站在一旁,给他们娘仨开始扇风纳凉。

    方锦年心里庆幸起。心想他走了将近有两个半时辰,这一大两小居然没人醒来。

    过了一会儿,他扇动有些手腕酸痛,便坐到一边空着的床角出歇息。

    低下头,他转了转自己的手,余光瞟到右脚旁有着一小节指甲大小,像是烧过的香在地上!

    方今年眉头微皱,他家中何时有这玩意,他蹲下身,正眼看去,拿起这一截小短香,到鼻前闻了闻。

    是迷香!

    他立即起身,查看床上的一大两小,挨个探了他们的鼻息。

    (还好,呼吸均匀。)

    方锦年眉宇微怒,握紧残香,快步走到了院中。

    迷香这种东西,少吸会出现幻觉或昏睡不醒,多吸则会有性命之忧。

    “ 青南!” 他声音不大,开口呵斥。“ 我命你在这看守,屋中为何出现了迷香?你是怎么办事的!”

    唰~!青衣男从隐秘的树上一落而下,向方锦年行了个礼。

    “ 回主公,你走后半个时辰,我便将买来的糕点放进了屋内,可那时我瞧见古兰月又摇了下扇子,有要苏醒的迹象,属下便只能掏出迷香点燃,在她周围扇了扇香味。”

    “ 你给她吸入了多少迷香?他身旁还有平儿和宁儿,你没看见吗?”方锦年的不悦丝毫未减,很是担心。

    青南的头沉沉的低着,这是自己做的不对,可他那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 是属下无能。”青南单膝跪地。“属下再想不出别的法子来为主子拖延时间。迷香,属下只点了半根,古兰月儿大概再过半个时辰就可以醒来,至于小主子们,应该还需一个时辰。”

    青南说的声线发虚,心有愧疚。

    方锦年听言,无心再怪罪于他,只是语气严厉道。

    “ 日后万不可再对我的柠儿儿与平儿用迷香,听懂了吗。”

    “ 属下谨记。”

    看他毕恭毕敬,方锦年扔了手中的残香,衣袖一挥。

    “ 行了,退下吧。”

    他欲转身 却见青楠跪在原地无动于衷。

    “ 还有何事?”

    青南抬头看了眼他,又将头低下。

    “ 属下无能!”

    “ 说~ ”

    “ 半个时辰前,在亲王府的小门走来两个下人,他们将这院门口的柴火,都给抱走了。”

    方锦年转眼看向院门。

    果真,他前日辛辛苦苦批的柴火,如今是一根都没给他剩下。若古明月再要生火做饭,他只能去上山砍树,在拉回来劈成柴火。

    想来,方锦年怒不可竭,低声怒喝。

    “ 姜氏!”

    “ 都是属下无用,不能现身阻拦。属下这就上山砍树。”

    “ 不用,是我命你不得在外人面前现身。此事只怪姜氏那老妖婆心思歹毒。太阳眼看落山,你可以走了,柴火的事我明日会上山去采。”

    “ 主子,还是我去。”

    “ 退下,你想违背我的命令。”方锦年转身行步。

    “ 属下告退。”青南起身越过院墙,消失不见。

    方锦年进了屋,拿起锅台旁的两个木桶又回到院中。

    虽说院里没了柴火,但屋里还有他昨晚煮药时,添火剩下的几根木柴。如此一来,还可以再煮一次汤药。

    他将水挑进了屋,走到窗台,拿起窗沿上的四包草药。古明月和方落平虽然已经褪热,但按照郎中开的药来说,必须全吃完,他们得的热伤风才算彻底痊愈。

    方锦年走到锅台旁,熟练地拆开了4包草药,一股脑全倒在了锅里,但在水量上,清水是与昨天熬出两碗药汤的水一样多。

    他想着,今早古明月和方洛平可都忘吃药了。于是把两顿的计量加到一顿里,那煮出来的滋味……

    半晌,日头下了山,汤药也煮好了。打开锅盖,方锦年药汤药盛入碗中,那扑面而来辛苦气味,比昨日的还要冲鼻许多。

    可想而知,这汤药味是有多苦。

    他盯着一碗半的汤药,从怀里掏出了一小把糖,细数有七颗,如数放在了桌上糕点旁。

    木床边,古明月这时扶着腰缓缓起身,这姿势睡的腰酸背疼。

    “ 娘子你醒了~”

    身后,传来方锦年亲昵的询问。女人转身看去,只见他端着一碗汤药向她走来。

    到了几步的距离,还未靠近,她就闻到了那股刺鼻的汤药味。

    “ 嗯~” 她顺势捏住鼻子,眉头皱起。“ 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醒了有一会儿了,看,这是我给娘子和平儿煮的的汤药。”他用着语气十分乖巧语气。

    但还是让古明月有点无法接受。

    “ 好,相公真棒,但你先离我远点可以吗?”她推开了他手上的汤药。

    方锦年立即瘪嘴。“ 娘子是嫌弃相公吗?”

    “ 没有,”她捏着鼻子回道。“ 只是我从早到现在连一口饭都没吃,直接喝着药对胃不好。”

    “ 这样啊,好办。”方锦年立即将手中的药碗,放在长凳边上。

    古明月眉头紧皱,深深地嫌弃这碗汤药。

    太特么难闻了,古代的药材味道居然这么冲?

    “ 娘子你等着。”

    他快步走到桌边,拿起了糕点与两块糖。接着笑嘻嘻的走回她面前。

    “ 娘子你瞧,这糕点成香了,你吃两块垫垫肚子,喝完这个药再吃两个糖。嘴里和胃里就不苦了。”

    见状,古明月眉头紧皱,严声质问。“你这东西是哪来的?”

    瞧她突然这幅面容,方锦年心里咯噔一下,竟有一丝害怕。

    “ 是一个叫方正华的人给的,他说是给柠儿和平儿的。”

    听言,古明月直直的看了他的许久,最后叹了一声气。

    “ 哎~ 我要跟你说什么骨气,面子,你也不会懂。现在,还不能让俩孩子饿着,不然… ”说着,她欲言又止,端起了身旁那碗极其难闻的汤药。

    “ 总之,既然是人家给柠儿和平儿的,就留着给俩孩子吃吧。一碗药而已,我喝的下。”

    她捏上鼻子,将碗对准,仰着头咕噜噜的喝下。

    等正过头,五官已成痛苦面具。突然,她身子往前仰去,苦水返上喉咙,又被她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也太太太太太苦了!)

    她闭着眼,身体微微颤抖,紧抓着床边。

    咚,一颗硬硬的东西怼到了她门牙,眼睛一睁,方锦年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正落她的嘴唇上。

    “ 娘子还是吃颗糖吧。”他关切道。

    丝丝甜味弥漫在牙齿间,她忍不住张嘴,糖块进了口中,苦味慢慢减淡。

    “ 谢谢。”她说的随意且真城。

    方锦年原地愣了下,扬起一抹笑意。“ 娘子无需客气。”

    他接过空碗,走到大锅旁,开始洗刷大锅与药碗。

    古明月含着糖瞅着他,觉得她这个傻相公还是挺不错的。她起身走出屋外,眺望星空,活动了下筋骨,穿着衣裙,做起打拳击的模样。

    半晌过后,古明月满头是汗,鬓角的发丝贴在了脸颊。这一阵运动,让她感觉四肢舒服了不少,但是饥饿感也越来越重。

    (再这样下去,我非得饿死不可,明天必须得出去找点吃的!)

    她暗暗笃定,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转过身,被方锦年给吓了一跳。

    “ 你,什么时候站这的?”

    “ 我刚来~”

    他在门口站的笔直,手里拿着糕点,屋里的烛光从他身后映照,叫人只能隐约看出他身前的动作。

    “ 娘子,你就吃两块桂花糕吧,相公不想你饿死。”

    方锦年走到她跟前,拿起一块桂花糕塞到了她嘴边。

    “ 唔。”她惊的向后步,方锦年却同时一步上前,糕点还在是怼她唇上。

    “ 娘子是不是牙疼?那相公帮你把糕点咬碎,在嘴对嘴喂给你。”

    他说的认真,收回手,张开了嘴。

    “ 等等,我牙不疼。”

    古明月立即把住了他的大手,抬脚张嘴,将糕点一口咬住,方锦年松开了手,当即又拿出两块桂花糕,放到了她手中,笑嘻嘻的说道。

    “ 娘子给,你先吃着,相公去给你倒水。”

    话落,就瞧他高大的背影一摇一摇,像孩童般怦怦跳跳的进了屋。

    古明月吸了吸鼻子,嘴里吧唧吧唧的嚼着,又擦了擦眼尾,不知那水滴是汗珠还是眼泪。

    “ 方锦年,等我有了钱,我一定要治好你。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