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十六章:街中遇毛贼
    这次,平儿和宁儿都争先恐后的要她一起吃。

    “ 娘,要不嫌弃平儿就和平儿同用一个碗吧。”说着,小平儿将筷子递向古明月,古明月笑着摇了摇头。

    柠儿见此立即说道。“ 娘亲和柠儿同用一个碗吧,柠儿吃的快。”

    眼见这一幕,古明月回想起在她重生第一晚,刚遇见这俩小家伙的画面。

    他们瞧见她是瑟瑟发抖,不像如今可以对着她侃侃而谈,也不在惧怕与她。古明月很是欣慰,她这个后娘看来当的还可~

    “ 粥烫,慢点喝,娘亲得去找你们爹爹。”她笑着起身,转身轻叹了口气,走出了屋。

    然而这次,她并没在小巷的街口和巷尾瞧见方锦年的身影。

    “ 人去哪了?”

    古明月有些担忧,徘徊在巷口片刻,决定上街寻找。

    此时是夏日当空,艳阳高照,气温持续上升,古明月在街上走了一会儿,便觉得口干涩燥。

    而这样的天气,街上依旧人群熙攘,在看向两边街道,开店的倒是客人洛泽不绝,然而摆摊儿的许多都是顶着太阳,无人问津。

    除了一处凉茶摊,人满为患。

    瞧见摊位周围满了人,有的没有座位,直接坐在地上喝起凉茶,古明月倒也想上前要上一碗,可惜她没钱。

    走了两步,还是没寻见方锦年,她只能原路返回,担心家里的俩娃。

    再路过凉茶摊,她心中突然有了灵感。

    (这古代夏日解暑的应该只有凉茶!可在我的现代,解暑有冰沙,冰淇淋,冰镇饮料,还有酸梅汤,水果茶,……)

    古明月想出一堆解暑的饮品,但看了下周围,想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她决定,她要做水果茶和酸梅汤,然后拿出来卖钱!

    她开始边走边思考,需要做水果茶和酸梅汤的东西,可想来想去,她又记不起来完全的配方。

    路过一拐角,古明月转身走进,只听一男声突然响彻耳边。

    “ 站住!前面的姑娘,快拦住那贼。”

    古明月闻声抬头,迎面瞧见一黑衣人掏出匕首,冲自己扑来,她当即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黑衣人的胳膊,转身就来了个过肩摔。

    奔着黑衣人跑来的两位男子,顿时被惊楞,步伐不由缓慢。

    而被摔倒的黑衣人瞬间懵了,他瞪大了眼睛,直直看向她,发梦懵的双眼覆上了不可置信的眼神。

    这会,刀还在他手中。古明月依然警惕着危险,她一脚踩上他的胸口,用力拧住他的手腕,黑衣人不禁吃痛,啊了一声,松开了手,刀子滑落在地。

    古明月瞧见,这才松了口气。

    “ 你么吓死老娘了,光天白日,耍什么刀。”

    “ 你是谁老娘!”黑衣男双眼怒瞪。

    古明月不以为然,对着他的手腕又是使劲一掰,只听手腕发出嘎嘣一声,黑衣男紧跟着嚎叫。

    “ 呃啊~!”

    “ 手下败将,你管老娘怎么说。”

    这时,她身后响起掌声,古明月转头看去,只见两位衣冠楚楚的男子向她走来。面容瞅着,还一个比一个俊。

    “ 这个贼是你们的?”她淡淡开口。

    “ 对,是我们的,”一身蓝衣的男子走到了黑衣男的身旁,转眼又道。

    “ 也不是,只是这贼偷了我主子的银两,我必须得拿回来。”

    话落,蓝衣男子蹲下身摸起黑衣男的胸前。

    “ 你这小姑娘叫什么,家住哪?刚刚身手不赖,可是有师傅?”蓝衣男子频频发问,摸到了黑衣男腰间的银袋。

    “ 主子,找到了。”

    蓝衣男子看向另一手拿白扇的紫衣男,颠了颠银两,分文不少。

    “ 喂 小姑娘,我问你话呢。”

    蓝衣男子上下打量起古明月,虽眼神平淡,毫无他意。但还是令她感到反感。

    于是不耐烦的回了句。

    “ 你问我就得回吗?”

    蓝衣男原地一怔,他还未遇见过说话如此硬气的女子。一时没了话。

    “ 你们若没其他东西要找,我就放手了。”古明月收回了脚,一直用力踩着也累腿。

    “ 姑娘且慢,”紫衣男这时开口,声音温润如玉。

    “ 如此贼人敢白日持刀,就此放了怕是放虎归山,还是交有我随从罗丹,报官处置。”

    古明月瞧着他面容,不禁感叹,紫衣男真是完全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一时半会,她竟想不出可以形容的词汇,与她那傻相公有的一比,甚至要略胜那么一点。

    “ 姑娘,可以吗?”紫衣男再次询问。

    “ 喂,你这小姑娘怎么如此无礼!”蓝衣男子在旁不悦喊道。

    古明月惊回了神。“ 什么,可以。”

    她向紫衣男点了下头,转脸直接将手中黑衣男断掉手腕的胳膊,交到了蓝衣男子的手里。

    “ 抓住了!小伙子!”她重重喊道,转身欲走。

    她刚还以为是回家的小巷,如今观看,是自己走错了路。

    “ 姑娘等等。”紫衣男出生阻拦,两步走到了她跟前。

    古明月听声转身,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吓了一跳,顺着紫衣,她退步抬脸,更清楚的瞧见了紫衣男的面容,皮肤白皙毫无瑕疵,浓眉大眼,自带情深。

    (完了完了,这容颜绝了!)

    她赶紧又向后退了两步,与他拉开距离,他才能心跳稍微平缓的呼吸,但面容上依旧是毫无变化,一脸淡然。

    ( 想我母胎单身30多年,定力还是稳的一批。)

    “ 你又有何事?”

    “ 多亏姑娘刚才出手相助,我乔某是知恩图报之人,姑娘若来日有难事,尽可来找乔某。”

    说着,紫衣男从怀中掏出银色铃铛。

    古明月打眼一瞧,猜想应该是个银的。毕竟紫衣男与蓝衣男子穿的衣衫都是肉眼可见的精美华贵。

    紫衣男将银铃铛递与她。

    “ 姑娘收下铃铛,之后可到云都,”

    他话还没说完,古明月的脑里却灵光一闪,立即出言打断。

    “ 别都了,先报恩是吧,现在立刻马上就可以,你刚说话可算数?”

    紫衣男愣了愣,眨了眨眼,点了下头。

    算数。

    古明月扬起笑脸。

    算数就好,给我二两银子。

    “ 呵~”蓝衣男子听言,当即神色鄙夷的笑了声。“ 你这小姑娘与毛贼无异啊。”

    “你休要放,胡说!你家主子要报恩,我也只需二两银子。若只是空口说白话,那就算了。”

    古明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转身要走,紫衣男见此,立即拉上她的左肩。

    “ 小姑娘,我随从说话向来耿直,你别介意。”他说着,看向蓝衣男子示意他从银袋里拿出二两。

    蓝衣男是憋着气,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了二两银子。

    到不是是他抠门,小气,不愿给古明月。只是觉得她这丫头说话太冲,让人好不服气。

    紫衣男接过二两银子,递到了古明月的手中。

    “ 这钱你拿着,这银铃你也拿着。”

    眼见紫衣男手中的银铃要落到自己手上,古明月立即侧退躲开,把手里的二两银子揣入怀中。

    “ 一码归一码,银子就当是你的报恩,银铃我就不要了。”

    紫衣男的手停在半空,被她这样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

    整个云都,想要他手中银铃的人不计其数,这一个银铃铛,在云都都可以抵一座宅院。

    而眼前这一身衣衫老旧的小姑娘,居然出言拒绝,她就是不知它的价值,也可以看出它是银的吧,为何不要?

    蓝衣男子在旁看的不禁哈哈大笑。

    “ 你这小姑娘莫非是个傻子吧,你可知这是何等银铃,它的价值且比你手上的二两斤银子还值钱,你看不出?”

    古明月瞧着他,眯起眼睛,神色无语。

    “值不值钱与我何干,二两银子是你家主子的报恩,这个铃铛我在收就是受之有愧,你懂不懂什么是贪得无厌,小心吃亏?我跟你俩熟吗?我认识你们吗?”

    话落,古明月快步跑走,不想再与他俩纠缠。

    她真心觉得,以她女配的身份能有什么天大的好事落到她身上,除了圈套还是圈套,对于不认识的人千万不能相信!她必须小心谨慎的在这书里活着,以防哪回自己就面临结局。

    而她这几句灵魂拷问,令俩男子惊楞站在原地久久,回过神面面相觑,都觉的尴尬。

    他俩竟被一平民女给说教了,而他俩还觉得她说的言之有理。

    古明月按照出街时的记忆往回走,到了回破旧庭院的小巷口,而在巷口街对面,就开有一家墨斋。

    这店就好比现代的文教,里面有纸笔墨砚。

    吴明月打眼瞧见,立即转身,走向了街对面的墨斋。

    进了门,直接是墨斋的掌柜迎接。

    “ 姑娘需要点什么?我们这纸笔墨砚都有。是要送情郎,夫君,还是自己用。”

    中年掌柜很是热情,但待他仔细瞧清古明月的面容时,瞬间神情冷淡。

    “ 这几日真是热的,眼睛都睁不开,不受用了,原来是亲王家二儿子的儿妇啊,我这可是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掌柜摇着蒲扇转头要走。瞧他这会判若两人的样,古明月很是无语。

    (死样,要是附近还有第二家墨斋,我还不在你这买呢!)

    想着,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碎银,拍到了柜面上。

    “ 不赊账拉倒,我花钱买纸买笔,你卖不卖?”

    掌柜瞄了一眼台面,立马变了脸色。我中的蒲扇也扇向了古明月,一边为她扇风,一边介绍起。

    “ 卖!卖!小娘子是要买哪种纸,哪种笔?我这儿什么样的都有。您瞧~”

    古明月嘴角微弯,感受到了久违的待遇。那种出去购物时,店员让你觉得,你只要是顾客那你就是上帝的错觉。

    “ 不用瞧了,就把你们店!”她说的豪气,正眼都不带瞧一下掌柜。

    “ 嗯嗯,”掌柜到真真的看着她,眼睛放光。

    “ 最,便宜的纸给我来十张,最,便宜笔给我来一支。”

    片刻,古明月月神清气爽的抱着一包东西走出墨斋。想着掌柜被气黑的脸,她就嘴角上扬。

    而那纸币才花了十文钱,掌柜收下那块碎银,还倒找了她九十文。

    ( 没想到古代的银两这么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