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十七章:喜获配方
    她走进小巷,到了破旧庭院的门外,伸手一推,只见院内,方几年正和方如宁,在石桌上捏泥巴,而洛平则是在旁扎着马步。

    娘亲娘俩孩子都瞧见了,他放弃你,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捏着泥人,没搭理她。你古明月见此有些生气,快步走到他跟前拍了下他的背脊

    “ 你跑哪儿去了?出门连一句话都不说?”

    放锦年沉默不语,他现在不想理她,但有些失望。

    古明月瞧他这闷葫芦的模样,更是疑惑不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想理她。

    想来,古明月深吸了口气,瞬间释怀进屋。不想理她拉倒,她还不稀罕呢!跟个傻子置气也犯不上。

    进了屋,古明月神情自然的关上了房门,转过身快步到了床边,将怀里的纸笔,还有她磨墨斋店掌柜赠予她的一小盒墨汁拿出,放到了木床上,心里紧张忐忑。

    搓了搓手,她深呼吸了两下,缓了缓心神,接着摸起右手上的翡翠戒指,心里想着。

    (我要酸梅汤的配方。)

    眨眼间,只见在床上叠放纸张,慢慢显出墨迹。

    她立马俯身拿起,将纸张打开,上面便显示出所制酸梅汤的配料以及火后,步骤,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古明月激动不已,看着这张配方,高兴的感觉自己像是中了一百万一样。

    屋外坐在石凳上与方如宁捏着泥巴的方锦年,时不时敲响紧闭的方面,思索了半天,他决定进屋查看。

    “柠儿,爹爹有些口渴,先进去进屋喝口水,去去就来。柠儿听言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去吧爹爹。”

    放锦年起身快步走向房门,脸色变得严峻,只听通的一声,房门被他一把推开,门板撞到了门框,发出的声音实实吓了古明月一跳,她这是正在锅沿儿旁盛着一碗粥,吓得手抖了下,差点把碗扣进锅里。

    她转头看向门口,见方锦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心里很不痛快。

    “你干啥??推门那么用力干啥?你没看见这门的框架都要散了吗?真是的,我一带着孩子把窗户纸撕坏,如今你还想拆门不成一点儿也不会过日子。”

    古明月埋怨都哪着,端起粥坐到了长凳上,滋溜滋溜喝了两口,随后瞧向他,怒瞪道。

    “你饿不饿啊?要不要吃点儿。”

    “ 娘子为什么要关门?”方锦年神色严肃,语速一字一顿。

    古明月收回视线,又滋溜滋溜喝了两口粥 找到理由开口回应。

    “外面多热呀,刚出门找你给我晒的口干舌燥,这打开门,阳光就照到了这饭桌上,我还怎么吃?关上让屋里凉快一会儿不行吗?”

    听言,方锦年皱着眉头,看向锅里的米粥,此时他也饿的不行。

    “ 你这米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不甘心的再次询问。

    古明月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意着大米从何而来。

    “ 我不说了吗,我借的米。”

    “ 你胡说,这条巷子里只有亲王府的后门!还哪有其他人家!谁借米的给你?”

    方锦年用着孩童般的语气声声质问,看得出很是生气,很是在意。

    古明月放下碗筷,板起了脸。

    “方锦年,你也不傻啊,”

    听言,他的心悬在半空。

    ( 我这就暴露了?是太过急躁,没掩盖好情绪?)避免自我怀疑,因为古明月看出了破绽。

    “都知道这条巷子里,附近除了亲王府的后门,没有别的人家。这时候谁要再当着你说你啥,我定要揍他。”

    古明月起身拿起另一个已经被洗好的大碗,上锅里盛了碗粥。随后到他身前拉起他的衣袖。

    “ 这米吗,真的是我借的。你忘了前些日子。我去了余安街的包子铺给人打杂,虽说那老板不是东西,给我的工钱太少,但是他娘子倒是个好人,背着她家掌柜偷摸借给我大半碗米,这不我连跑带颠儿的回来,寻思给你们煮粥喝,你倒好一个劲儿的跟我闹别扭。”

    古明月语重心长的说着,依旧扯着他的衣袖。

    听言,方锦年脸色稍有缓和,回想起三个月之前的事,古兰月确实到了云安街的一家包子铺为人打杂。

    但一个月下来人家只给了十二文钱,次月,古兰月先钱少说就不愿再去给人打杂,反而是逼着他日日上山砍柴,再到集市上卖,一天也就能卖个三四文钱,够买三四个馒头。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熬过来。

    想想,方锦年别扭着,站在原地不肯动。

    古明月这时已经失去了耐心,还想着等下去购买酸梅汤所做的材料。没有时间再哄着他玩,于是语气严肃道。

    “ 赶紧跟我过来坐下吃粥,不然别怪我打你。”

    她瞪着眼睛,目光凶狠狠的,快手用力一扯,果然,方锦年乖乖的跟他走到木桌旁,坐到了长凳上。

    “ 哼!”他不满出了声。

    想到堂堂七尺男儿,装傻竟然被她欺负到如此地步,平日叫他干活,如今还想动手打他,真是反了天了。

    可他还没招,他必须得继续装傻。

    古明月忍着笑意,将粥递给了他,神色依然是凶巴巴的。

    “ 把这碗粥都喝掉,一口都不许剩。”

    今年就在他的主食里,将一碗白白的米粥,喝得干干净净。

    “ 我喝完了。”

    咣当,大碗被他用力往桌上一放。

    “ 诶!”古明月拿起筷子敲向他的头。

    “还跟我有脾气是不是?你再给我摔个碗试试,本来它就豁口了,再摔就不能用了,再吃饭拿你当碗使啊。”

    她出言呵斥,方锦年撇着嘴,目光幽怨的看着她,心里竟真有点小委屈。

    瞧他低下头,没有反驳,古明月叹了下气。

    (我到底还是跟傻子一般见识。)

    她伸手摸了摸方锦年的头,轻声劝导。

    “ 好啦,别跟我生气了,娘子等下还有事情要去做,你乖乖的去和柠儿,平儿一起玩儿,别离开这院子,知道不。”

    方锦年立即抬头,呆板的眼神透着丝丝警惕。

    娘子又要去哪?

    我明月浅浅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对他解释道。

    “相公你瞧,这个是银子,我要拿它出去买东西。相公要是乖乖听话,不到处乱跑,那等下就有蜜饯吃。”

    古明月看着他,以为他会像孩童般高兴鼓掌,但迎来的却是他又一句疑问,

    “娘子哪来的银子?”

    古明月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笑道。

    “ 哈哈,我刚才出门找相公遇见一小贼行窃,然后见义勇为了一回,这银子是那失主当做报恩给我的。”

    方锦年神色未变,心里却转了个。暗想,古明月不会就是自己口中的小贼?因为受不了贫寒,就出去偷钱了?

    “ 哇,娘子真厉害~ 失主是什么人啊?居然会给娘子小银子,记得一个爷爷曾跟我说,银子是个厉害的东西,它能将人心都收买。”

    他说的天真烂漫了,古明月听出他说的是人性的灰暗~

    “ 我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但长的很好看,浓眉大眼,一身紫色衣衫,看着很华贵,给了我这银子后,还要送我一银铃,他的随从还说那银铃很有价值,可是我不能贪得无厌啊~ ”

    她百无聊赖的叙述,回过神,眼中略有期待。

    “ 相公说的爷爷又是何人?相公可记得什么?”

    方锦年挠了挠头,又摇了摇头,矢口否认。

    “ 我记得,是长着白胡子的爷爷,但我记不得爷爷的样子了,也想不起爷爷叫什么。哎呀,脑袋有点痛啊。”

    他一把捂住了脑袋。

    “ 娘子要出门的话就走吧,我要去塌上睡一会了。”

    说着,他捂着头起身,摇摇晃晃到了木床上躺着。

    待古明月上前查看,他已闭眼入睡发出鼻鼾。

    她眨了眨眼,有被惊讶到。

    “ 这么快就睡着了?”古明月附身掀起床尾的被子,让它扯盖到了方锦年的身上,随后走出屋,关上了门。

    床上的方锦年瞬间睁开双眼,想起她刚说的话。 整个云城县,他还从没听说哪个年轻的富家公子,会有银铃随身。除了他认识的太子殿下。

    (一身紫衣?太子殿下平日的衣着,也是偏爱紫色。随从?难道古兰月是与太子殿下遇见了?)

    他思索着,又不敢置信的推翻。

    (不可能是太子,她古兰月一定是在撒谎。)

    而到了院中的古明月,拉过方洛平到石凳上歇息。

    “ 瞧瞧这头上的汗。”她擦去平儿额头上的汗珠。

    方洛平光炯炯的看着她,问道。

    “ 娘,这扎马步我还要练多久,何时才能练别的招式。”

    到底是小孩子,在太阳底下扎着马步,这样一两日的晒着,会有些按耐不住的烦躁。

    古明月月微微一笑。

    她原本叫他扎马步,只是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也想着才三岁多点儿的娃娃,只要觉得累了就会放弃。

    根本没想到,他方洛平不但日日都在认真的扎马步,现在还向她询问别的招式,这她也不会武功啊~

    “ 不用练了,刚才看见平儿练的挺标准,别的招式吗,就让你爹教你。”

    思索一下,她决定拿方锦年当挡箭牌。

    方洛平当即面露难色,疑问道。

    “ 我爹?他会武功吗?我怎么不知道?”古明月嘿嘿一笑,接着忽悠。

    “ 你爹他会呀,怎么不会,娘都是他教的,只不过他现在脑子有点不好使,武功招式只还记得一点点。”她伸手拍了拍方落平小小的脑袋。

    “ 不过平儿,练武切莫心急,虽然你爹只记得一点点,但也够你现在学的了。”

    “ 娘,我知道了。”方洛平信以为真的点头。

    “ 嗯~娘出门一趟,给你和柠儿买好吃的。你爹他还在午睡,等他醒了你就让他交你,他要是说不会,不想交你,娘回来就收拾他!还有,你和柠儿千万别出院,知道不。”

    方如柠和方洛平听到好吃的俩字,重重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

    “ 知道了~”

    古明月安心的走出了庭院,到了巷口,拿出了怀里已写好酸梅汤配方的纸张,打开一看,要买的食材有:

    乌梅六两,山楂五两,陈皮一两,甘草三钱,桑葚二钱,薄荷叶半钱,洛神花儿二钱,干桂花二钱,冰糖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