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十八章:大逛云安街
    “ 看样子要买的还挺多,但是的洛神花和桑葚,薄荷叶,冰糖能有卖的吗?”

    古明月心中泛起嘀咕,收起了酸梅汤的配方。

    她走上云安街,再次路过凉茶摊儿,她毫不犹豫的上前要了一碗,如同跟旁人一样喊到。

    “ 伙计,来碗凉茶。”

    戴着小帽,身形瘦小的男子,将茶壶从一木桶里取出,木桶的旁边是一大木盆,里面堆满了被客人喝过的茶碗,盆中满满的水都变成了茶色。

    她看着男人从这盆中拿起一只碗,在盆里晃动了几下,接着放到桌面,倒上凉茶,随后递给了她。

    古明月顿时眉头微皱,接过了茶碗。

    (这能喝吗?不会闹肚子吧?)她的双眼在茶碗,周围喝茶的男人,和地上变色的洗碗水之间,来回扫视。

    他的小伙计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笑呵呵的说道。

    “ 姑娘,你就放心喝吧,坏不了肚子。”

    对此,古明月只能面露假笑,自我催眠的将茶碗对到嘴边,喝了口。

    入嘴的口感倒是还不错,凉凉的,有茶香,虽有些微苦,但过后还有一丝甘甜,很适合夏日解暑。若大口大口的喝一定爽快。

    周围人看见她喝了口茶便发了呆,顿时哈哈大笑。而人群中,有一大腹便便的男人,瞧出来她是谁。

    “ 哟,我当时是谁呢,这么金贵?原来是方锦年那傻子的小媳妇儿。”

    大腹便便的男人开口调侃,走到了她身旁。

    瞧他一身肥肉膘,脑袋大,屁股圆,浑身是汗,风一吹过,一股酸臭味就从他身上飘散。古明月顿时退避三舍,眉头紧皱,心里是一阵翻涌,说不出的恶心。

    走近的胖男人瞧出了她眼中的嫌弃,转脸对到凉茶的伙计说。

    “她还没付你钱,你就敢给她倒茶喝?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欠人王二狗家的豆腐欠钱一直不给,这小娘子就是个无赖,刚还嫌弃你这茶碗儿脏,你不怕她赖账不给?”

    闻言,倒凉茶的伙计浅浅一笑。

    “ 来者是客,我就晓得她是哪位,也不能拒客啊?若这位姑娘,不,这位小娘子真没钱给我,那也罢了,一碗凉茶一分钱而已。”

    说罢,小伙计继续给来此的客人倒茶。

    胖男人一听,顿时来了气,碗往桌上一摔,横眉怒目道。

    “ 是啊,一碗凉茶而已,你要是这么说 那我也不给了,不就一分钱吗。”

    听言,小伙计转脸瞧向他,面露难色。

    “ 屠夫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在这支个摊子,小本生意,而您的铺子平平常常都宰上个四五头猪,您还能没那一分钱吗?”

    “ 有猪杀就有钱吗?那猪也不是我家的!”胖屠夫拍桌而起,好似蛮横。“ 你能让这小娘子白喝,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白喝?难不成你俩是老相识?”

    他说着,眉眼间在古明月与小伙计的身上来回扫视。周围的人听见,纷纷投来目光。

    这让古明月很郁闷,她出来喝完茶看看商机,咋还惹了一身骚?!

    可瞧这胖屠夫咋说也得有二百来斤,她若上前动起手,怕是占不到便宜。

    “你这人怎能满嘴胡言!不讲理呢!”

    小伙计皱着眉头,也恼了。可见屠夫的块头,他也只能反驳一二。

    胖屠夫鼻子一哼,坐在长凳,摆明一副我就是不讲理,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古明月瞧着双眼一眯,想到了对策,他拿着茶碗走到了火鸡身前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两分钱拍在了桌子上,放下茶碗,从容说道。

    “ 凉茶味道不错,这是茶钱。”

    说完,她转身就走,小伙子上前发现桌上是两文钱,立即叫住了她。

    “小娘子你多给了一分钱。”

    古明月转身回应。

    没多给,你不同旁人异样看我,品质难得,这一文是赏钱。

    她说得落落大方,随后走入云安街,慢慢不见了身影。

    其实古明月想多赏小伙计几文钱,但一想到原主在这片地方的名声,若她赏出几文钱,怕是要给自己惹来祸事,所以为了打胖屠夫的脸,也就多给了一分钱。

    而小伙子被她赏了一文钱,心里刚刚对胖屠夫的不痛快顿时消散。

    他回到茶摊继续卖茶,对前来给他送午饭的娘子说道。

    “ 娘子,这人啊,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真,交人处事还是得靠自个分辨。刚才有个小娘子来买茶,人家赏了我一文钱。”

    “ 是吗,那真好,相公你先吃饭吧,我来给客官倒茶。”

    小伙计的娘子对一文赏钱没什么反应,但还是体贴地迎合着小伙子说。

    虽然古明月只给了一文赏钱,但却无形的给了胖屠夫几个重重的巴掌。小伙计刚刚的一番言辞,让周围的茶客心里对胖屠夫更加鄙夷。

    胖屠夫也听出小伙计是在说他,笑话人不如人,提上裤子也撵不上人~ 终是脸上挂不住,往桌上扔下一文钱,便扬长而去。

    而他走后,周围品着凉茶的客观,才敢交头接耳的议论他,说他挺大块头一男子,竟言语间欺负一个小姑娘,最后竟自己耍无赖,不想给茶钱,真是相由心生,丑的很。

    古明月继续在云安街上逛游,又瞧到了一家名为香料杂货的的店铺。店铺的门板上贴着几个油盐酱醋的大红字。

    我宁愿抱着试试的心态进了店,迎接她的是一中年男掌柜,留着一八字胡须,看起来猴精猴精的。

    店内靠着柜台放有一排小麻袋,没袋里都装着不同的调料。古明月好奇上前,一一查看,伸手摸了摸。

    有花椒,桂皮,八角,香叶,干辣椒,等等……

    瞧这齐全的调料,古明月心里有了底,估摸着在这家店能买齐酸梅汤的配料。

    “ 随便看,姑娘想来点什么?”

    男掌柜,站在柜台里笑么呵的说着。在他身后,有一排排像是装中药用的柜子,每个抽屉都贴上了了调料名称的标签。

    “ 有乌梅吗,”她试问。

    “ 有,两文钱一两,姑娘要多少?”掌柜叠起小纸包,拿起小铲子。

    “ 十二两,”

    听言,掌柜眉开眼笑,打开装有乌梅的抽屉,一铲,两铲,估摸着放到铁秤里,秤杆子一挑,十二两乌梅不多不少。

    “ 瞧好了姑娘,正好十二两。”

    古明月看了眼,满意的点了下头。

    “ 山楂干有吗?”

    “ 有,也是两文钱,要多少。”掌柜又叠起小纸包,举起小铲子。

    “ 十两,陈皮呢。”

    掌柜快速找到装有山楂干的小抽屉,装包,上称,打包一气呵成。

    “ 陈皮也有,但是贵点,五文钱一两。”他笑的慈祥。

    而不懂云安镇物价的她,自是要问问。

    “ 为啥这贵?”

    掌柜发笑,“ 咱们云都不产橘子,姑娘不知道?都是从邻国进来,橘子皮一晒更少,价格自然高一点。”

    “ 来一两,” 她弱弱问了一句。桑葚可有?

    掌柜打包着陈皮,眉头微皱。

    “ 有,这样吧姑娘,你把想要的写在纸上,我照着给你抓,没有再告诉你。”

    掌柜拿出纸笔,递向古明月,却被她拒绝。

    “ 不了,掌柜若嫌我说的多,那我到别家买就是。”

    酸梅汤可是她发家致富的起点,这要是写下,让掌柜看到记了下来,日后怕是有隐患。

    她只是个不怕万一就怕一万的胆小女配啊~

    见她转身要走,掌柜急忙挽留。

    “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姑娘莫急啊~你接着说,我一一给你抓齐。”

    古明月微微一笑道。

    “ 甘草三钱。”

    掌柜念叨了遍,快速打包好。

    “ 薄荷叶半钱。”

    “ 洛神花儿二钱。”

    掌柜转头疑问。“ 洛神花是何物?姑娘莫不是记错了?”

    “ 我没记错,没有拉倒,干桂花二钱。”

    她不紧不慢的叙述。

    “ 冰糖一钱。”

    “ 冰…糖?”掌柜又懵了,这物他没听过。“ 姑娘,你没来时,我觉得自家的铺子已是全云安镇最齐全,最独特的调料店,可你一来,竟是要些特别的,这冰糖我这也没有,细砂糖行不行?”

    古明月认真思考,这地方根本不知酸梅汤是何物,味道上就算差一点,也指定比凉茶好喝!想着,她应声答应。

    “ 行,那细砂糖给我二钱吧。”

    “ 好嘞~”掌柜兴高采烈。“ 这些东西我给姑娘找个大纸包上。”

    片刻,掌柜打着纸包,好奇询问。

    “ 姑娘买这些调料要做何用?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古明月接过大纸包,莞尔一笑。

    “ 反正是有用,多少钱?”

    听她不想透露,掌柜老板自是不想招嫌。

    “ 一共五十把文钱,给五十五文就行。”

    “ 好,这小辣椒也不错。”

    古明月掏出一块碎银,掌柜找了她四十五文,还送了她一小包干辣椒。

    就这样,她愉快的离开了这家店铺,想着还该买些什么。很快,她目光锁定一家名为天香木坊的店铺。

    一进店,是铺面而来的木头香气,屋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木质物品。

    什么桌子,椅子,牌匾,木棍,木桶等等……小到筷子都是花色各异。

    迎可的是一位裸着上半身,肌肉发达的壮汉。

    “ 要打什么木具?”壮汉声音粗犷,惊了她一跳。

    “ 打木桶,要带盖的,一大一小,俩木桶之间要有一拳头的缝隙。还要两个木瓢,一个大概这么宽的锅盖,”她凭着记忆,比量着自家锅盖的大小。

    “ 锅盖要好木头,别做几顿饭,就掉木块,漏窟窿。”

    壮汉连连点头,在旁用纸笔将她的要求一一记下。

    “ 那不能,我们家最便宜的木锅盖也能使个十年八年,这点,小姑娘把心放肚子里。”

    “ 好,我要的这些,我等会能拿走吗?”

    古明月心想,自己还得回家给俩娃做晚饭呢,可不能耽搁太久。

    “ 能,姑娘交了定金,一个时辰之后来取即可。”

    “ 多少?”

    “ 这得看姑娘选的木头,这边请。”

    古明月被壮汉引到了后院,一颗颗被爸了哦的木头映入眼帘。

    她头一次见这种自带花纹颜色的原木,很是惊讶。壮汉在旁介绍起。

    “ 这边的木头价格便宜,但是没花纹和香气。那边的几根就有花纹,但没香气,木头质地也比便宜的光滑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