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十九章:绣阁女掌柜
    剩下这边的三根,就很昂贵了。姑娘选哪种?”

    壮汉带她看了眼昂贵的木材,便目光看向便宜与中等的木材,贵的木头连介绍都没介绍。

    兴许是看她身穿破旧衣衫,知道自己介绍,也是白介绍。

    但古明月就很好奇,指向昂贵的三根。

    “ 大哥,这三根,”

    壮汗吃惊。

    “  都是啥木头,看着真漂亮,你给我讲讲呗。”

    壮汉虚惊一场,神色无语。

    “  梨花,小叶紫,檀香,”壮汉潦草回应,有点不耐烦。

    瞧他那样,古明月也不想再问,最后选了一种中等的树做木头和锅盖,一种普通的做了水瓢。

    到了前厅,壮汉开始算钱,她瞧见一把木块,到他跟前,这个也算上。

    壮汉嗯了声,接过她手中的木块,转身找纸打包。

    “ 一共七十文,付三十五定金。”壮汉说道,将包好的木快递给了她。

    她一手接过,揣进怀里,又从怀中的钱里拿出一块碎银。

    壮汉收过,找了她六十五文,约定一个时辰后她来取走。

    古明月离开天香木坊,向过路人打听哪有卖布的店。按照路人指引,来到了一家名为绣阁的布匹店。

    她抱着东西进门,入眼是各种鲜艳布匹,有麻布的,有锦缎的,有丝绸的,有细纱的。还有各样式的男女成衣。

    “ 哎呦,我的亲娘唉。”

    一女掌柜上前抱过了古明月手里的大纸包,放到了柜台上,亲切发问。

    “ 小姑娘一路来到这,累坏了吧。”女掌柜转身向店里的小工,招了招手。

    “ 小柱子,端来杯茶。”

    “ 你怎知我是一路来到这?”

    “ 瞧姑娘问的,你如今在我眼前,自是想来这买两匹布,给自己做身新衣服。”说着,女掌柜在她身旁微转了两圈,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 小姑娘啊,你这身段长相,大娘不扒瞎,针真是标志!在云安县,大娘还是头回见到你这么个美人坯子。

    谁都喜欢挺好听的话,古明月也不例外,虽然明知眼前的大娘是在吹捧,好对她销售,但还是不由赔笑。

    “ 只是姑娘这衣服,实属太旧,大娘说句不好听的,这发灰的颜色,只有老太婆会穿。幸亏姑娘长的天生丽质,倒也不显多难看。但姑娘要是换上好看的衣衫,定会得迷倒这云安县多少好男儿!”

    女掌柜夸的是噼里叭啦,她听的是稀里哗啦,心里飘飘然~

    “ 掌柜的。”小柱子这时端来了茶水。

    夸到忘我的女掌,转头柜看了眼,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小柱子惊了。

    放下茶杯,女掌柜觉出不对,面色尴尬。

    “ 端给客人的茶水,你叫我做什么。”女掌柜甩锅,转脸尬笑。“ 稍等,这水,”

    “ 无妨,无妨。”古明月扯了笑了下。

    “ 还不去再到一杯来!”女掌柜对小柱子凶起。

    经受惯了的小柱子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女掌柜转过脸,对古明月又是和颜悦色。

    “ 不知姑娘喜欢什么样的布料,想要何种款式的衣裙啊。”

    她带着古明月走进了布匹堆。“ 不用担心东西,丢了我赔给你。)

    布匹琳琅满目,图案各式各样,女掌柜一边介绍,一边将适合古明月的布料在她身上比量。

    古明月不为所动,嗯嗯回应。

    “ 姑娘你看这蓝色的锦缎,你穿上一定很秀气。”

    “ 嗯,有没有我能穿的成衣。”

    女掌柜双眼冒光,制成的衣裙可这布匹价格高出了一倍有余。

    (开张了,开张了~)女掌柜暗暗欣喜,带她进了衣裙成衣区,随后上手比量起她的肩宽,腰围,与胯围。

    “ 姑娘你看,这一排的衣裙大小都适合你穿,你看中哪件可以试试,如果喜欢多买两件,大娘可以给你便宜些。”

    古明月认真瞧着,一眼扫过,衣裙中一件淡青色的衣裙,吸引住她的视线。

    所为第六感,她凭着直觉上前拿起,入眼真是非常喜欢啊~

    浅绿色的衣裙上绣有一朵朵白色的云朵,衣领,袖摆,裙底边都裹着一层白色细纱,裙子腰间还系着一条淡青色腰绳,两头坠有白色平安扣。

    瞧着清新淡雅,别致靓丽。

    “ 这件多少钱?”

    “姑娘好眼力,这是本店新款,只需七十文。”女掌柜笑眯眯的拿过衣服。“ 姑娘相中,大娘就给你包起来了。”

    “ 先不急,这有两岁半女娃,三岁半男娃的衣裳吗?”

    古明月心中盘算起,多买压价,不卖走人的计量她百试不爽,女掌柜想黑她的钱,做梦哦。

    “ 有,有,是给弟弟妹妹买吧,小孩子到不用穿多好的,这边来。”女掌柜心想,又能多挣点喽。

    “ 不是,大娘看我芳龄多大?”

    “ 十六?”

    古明月摇了摇头。

    “ 那姑娘也就十七,尚有婚配否?大娘到认得云安县几家好男儿。”

    女掌柜带她到了孩童的成衣区。

    “ 不用了大娘,我已嫁人。”

    “ 啊,看看这小裙~”女掌柜讪讪一笑,指向一件女童的粉色衣裙。

    古明月认真瞧看 低下身,用手比量着衣裙,虽然没比量方如柠,但她小小的个头,古明月抱过就能感出她有多高,腰围多少。

    “ 嗯,腰宽了点,就这件吧。”她拿起衣裙递到了女掌柜手中。一眼扫看,果真还是这粉色带有小珠子的衣裙受看。

    “ 好嘞,小娘子看看那件,男娃穿贼精神。”女掌柜指向一旁白色灰纹的小衣衫。古明月顺着看去,上前摸了摸面料,滑溜溜的,夏日穿着许是凉快。

    想着,她低下身一比量,衣服和她设想的大小完全吻合。只是白色衣衫小男孩穿怕是不抗脏,她思考着,看一旁的黑色小衣衫,幻想方洛平穿上身的样子。

    刹时,她毅然决定拿手里白色这件,她家平儿穿一定是最靓的仔!

    “ 那就这件。”

    古明月往回走,女掌柜开口询问。

    “ 不给你家相公带一件?”

    古明月停下步伐,试想,如果回去方锦年那个大傻子不见他有,指定得跟她生气。

    于是乎,在女掌柜的好心提点下,她又给方锦年挑了一件金色的。

    来到柜台前,女柜将放在柜台里的大纸包递还给了古明月,将她看中的几件衣服,开始打包。

    “等等,大娘先算一下多少钱?”古明月开口提醒。

    女展柜立即拿出小算盘,口里念叨着数字。“ 七十五,四十八,五十二,六十七,”

    算完,女掌柜对她笑的花枝乱颤嘴都合不拢。

    “ 小娘子,共是二百二十一文钱,大娘算你便宜,二百一十文就行。”

    听言,古明月在心里呵呵了,给她抹十十一文钱,就算是便宜啦?想来,她开口讨价。

    “ 大娘我也不绕弯子,我是诚信想买你家的裙子,我给你个实底,你也给个实价。”古明月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文钱,放到了柜台。

    女掌柜还没听明白她意思,看见一把文钱,立即条件反射的数起。

    片刻,女掌柜抬头道。

    “ 一百一十文。”

    古明月点了点头,重复了遍。

    “ 嗯,一百一十文。”

    她神色认真,女掌柜回想起她刚说过的话,顿时脸色大变。

    “ 小娘子是何意?莫不是拿大娘打趣?这二百二十一文的衣裙,你给生生砍下去一半,就是换了别人家,也不能这么赔本卖啊。你个小娘子哪是诚心买。”

    “ 我是诚心买,”古明月神色认真。“ 一百一十文,大娘若卖,钱归你。不卖,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在叨扰。”

    她目光真诚的盯着女展柜,没过三秒,女掌柜大手一挥,拿出了几大张油纸。

    “ 行了行了,卖与你,你这小娘子长得水灵灵的,在穿旧衣可惜了了。”

    女掌柜摆出一副无奈的神情,将一百一十文钱揣进衣兜,将包好的衣衫递给了她。

    看她这出反应,古明月明白,她这是给高了。但应该高不哪去~

    目送古明月离店,女掌柜在身后喊了句。

    “ 小娘子,日后再来啊。”

    而离开绣阁的古明月,又辗转来到了一家糕点铺,买了包糯米糕和两包蜜饯,花了二十五文。

    又路过卖菜的小摊,买了两个土豆,一支鸡。

    就这样,二两银子被她花的只剩下一两多点。

    古明月暗暗思量,若她来日摆摊失败,那这一辆多银子就是她一家的救济粮。

    想来,她直接走向了天香木坊,路过的小摊,她连看也不看。

    ( 不能再买了,不买了。)

    她在心中默念,只顾走路,完美与赠与她二两银子的紫衣男与蓝衣男子擦肩而过。

    “ 姑娘~” 紫衣男瞧她迎面走来,上前刚开口,古明月走过他身旁,视线连余光都没给他。

    紫衣男原地石化,他这么耀眼,他的小恩人没发现吗?

    “ 公子,要不要我把这傻姑娘抓来?”蓝衣男贴耳询问。

    紫衣男回过神,瞧见她走进了天香木坊。

    “ 你说什么?她是本太,本公子的小恩人!又不是犯人,抓什么抓。”

    “ 属下鲁莽。”

    “ 无妨~”紫衣男云乔用扇一指。“ 走,你我一同去看看。”

    云乔与随从罗丹前后走进了天香木坊。

    刚进门,一壮汉抱着木桶锅盖走出,令俩人不得不躲闪一旁。

    “ 让让,磕到碰到概不负责。”

    “ 公子。”

    罗丹扶住云乔,转身想与壮汉对峙,又被云乔拉下。

    “ 他无心,莫要惹是非。”

    说着,古明月抱着两大包东西,从店里走出,路过他身前,云乔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那被风吹起的衣袖。

    古明月被突然扯的一怔,发懵转头,瞧见了紫衣男。

    “ 是你。”

    “小恩人着急去哪?”

    “回家,放手。”

    另一边,将东西装上马车的壮汉喊到。

    “ 小姑娘,东西装好了,快上车。”

    “ 好嘞。”她应了声,拽过衣袖,头也不回上了马车。

    留下云乔俩眼发懵。

    他又被轻易无视了。

    “ 公子,”罗丹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 人都走了,你要喜欢,我给你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