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二十章:乔笙香满堂
    “休得无礼。”云乔回过神,一扇打到了罗丹的脑门上,转身拂袖而去。

    罗丹紧随其后,问道。

    “公子,我们不是来见方锦年的吗,何时去找他?”

    云乔摇了摇扇子,一副不关己的模样。

    “ 不急,你且快步上前瞧瞧,这街上哪处开着酒楼。等你我吃饱喝足后,再去找他。”

    罗丹一听,也倍感肚饿,立即步伐迅速,与他落下一大截距离。

    找了片刻,罗丹终于在一家名为香满堂的酒楼前停步,这是整个云安县,他目前看到最气派的一家酒楼。

    “ 公子快来,在这家歇脚吧。

    云桥快步跟上,打眼一瞧。

    “ 嗯,还算是个样子。”

    虽然云城县里云都京城没有多远,其地方也有云都京城的一半大小,但整个县只有云安街的街口,和整条云霞街,这两处地段的店铺开的规模庞大,靓丽堂皇,有模有样,其余其街道,都是小门小铺,难以入太子殿下的双眼。

    进了门,小二在门口喊道。“ 客官两位,里面请。”

    云桥与罗丹又扫视了一眼,酒楼内的摆设得他俩之心,曼帘,桌布,座椅,处处透着绫罗绸缎。与他们在云都所逛的酒楼的内在样式不相上下。

    酒楼柜台里,一位摆弄着算盘的年轻男子,注视到他俩人,脸上邪魅一笑。

    “两位公子到此还,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这男子声音沙哑,富有磁性,走出柜台,映入云桥与罗丹的眼中。

    只见他身形健硕,上身衣衫敞怀,一眼就瞧见他从胸以下的腹肌。

    身姿也洒脱,大步流星,一头黑色波纹的头发只长到脖颈,一把银簪子将双耳以上的头发盘成了球。

    脸型硬朗,五官却是清秀妩媚,鬓角还留着两缕弯弯的发丝,若不是他敞着胸怀,但见他面容,真让人一时人分不清,他究竟是男是女。

    “ 您是这儿的掌柜?”

    罗丹趋眉发问,瞧他男人的外形,女人的五官,心生反感,觉得他不男不女。

    “ 正是,公子好眼力,二位是约了人,还是?”男掌柜嘴角带笑,无形中,让人觉得妩媚不已。

    不但挪开了眼睛,不忍直视。云乔淡然回应。

    “ 吃饭,二楼可有位置?”

    “ 有,两位公子随我来。”

    男掌柜笑着上前带路,转身背过俩人,他瞬间收起笑意,一双桃花眼中显出丝丝厌恶。

    “ 就这间,有窗户透阳光,空气好。”男掌柜推门介绍,脸上还是一番很亲切的笑意。

    云乔与罗丹进门看了看,觉着不错,当即坐了下来。

    男掌柜见此,拍了拍手,冲楼下喊道。

    “ 来人啊。”

    倒着茶水的罗丹立即放下茶壶,警惕起身,左手刚打开剑鞘,只见一位小伙计拿着一盘竹签走进了门。

    “ 店的菜肴都在这竹签上,二位公子看看,想吃什么?”

    男掌柜笑么呵的说着,自动忽略起罗丹此时的反应。

    “ 来,一同瞧瞧。”云桥看向罗丹,她收起了剑鞘,坐下看起竹盘里的竹签。”

    片刻,两人点了四道菜。

    “ 来个京味烧鸡,白玉翡翠汤,鲤鱼丸子,和蒸蒸日上!再来两碗米饭!”

    罗丹将点完菜名的竹签拿起,一旁的小伙计见此伸手要了过去,揣在了腰间的布袋里,随后端起桌上的竹盘,转身离去,全程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有。

    “ 你这伙计?”

    罗丹感觉有些不对劲,转脸问向门口的男掌柜。

    “ 啊,他是哑巴,天生的。”说着,男掌柜退到门外。“ 两位公子稍等片刻,菜马上就好。”

    “ 等一下,” 云桥叫住了要关上房门的掌柜。“ 不知掌柜如何称呼?”

    男掌柜浅浅一笑,直言道。“ 许乔笙。”

    话落,房门关上,只见许乔笙的身影缓缓下了楼。

    “ 太子,你觉不觉得这家店奇怪?罗丹敲桌疑问。”

    云乔表现坦然,端起茶杯抿了口,缓缓的说道。

    “ 小心隔墙有耳,叫我公子。”

    “ 是,公子。”

    “ 你怎觉奇怪,我看一切正常。”

    “ 哪正常啊?公子你瞧那掌柜,不男不女的 雇的伙计居然是天生哑巴?还有我点的四道菜里,有两道我都不明白是啥,什么白玉翡翠汤,蒸蒸日上?正常的酒楼怎会起这不正常的菜名?我看古怪的很。”

    云乔听言,抿嘴一笑。

    “ 公子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 你说的对,但我看你呀,是太过敏感了,这次出行,你我明日就回去了,你不要太过紧张啊。再说人家掌柜,那叫美的雌雄难辨,兴许他心肠好,就收留了那个哑巴当伙计。菜名你不懂,到是刚才问掌柜。”

    罗丹松了口气,或许真的是他太敏感了。

    “ 我不寻思,公子和我是云都来的,这要是问出去,不得让掌柜笑话。”

    云乔不禁发笑。

    “ 你呀你,到时刻不忘了自己的身份。”

    这时,在他隔壁的客房内,男掌柜许乔笙在用一节竹筒隔墙偷听。

    果然如他所料,刚刚接待的就是从云来的太子殿下,与其贴身侍从罗丹。

    (想必在这云安县,也有了太子的耳目。)许乔生收起竹筒,轻轻推开房门,下了楼。

    楼厨房内的大厨正在给云桥那一座坐着才要去超声走进厨房,暗暗思量。

    若他此时给太子下毒致死,那在云都的皇帝小儿必定痛心疾首,大病一场,而他也铲除了云皇中一个强劲的敌子。

    不过,他最想要其性命之人,是那个夺他阿娘,杀他阿妹的老不死!如今在云都为皇帝的云帆老贼!

    他手里紧攥着一瓶慢性毒药,无色无味,双眼只是盯着做好的菜肴

    掌柜的,掌柜的? 烧菜的大厨上前询问。

    看许乔笙双眼怒目的,盯着他做完的菜,很是纳闷。

    何事。他回过神,看向大厨。

    “ 没事,就是掌柜的你狠狠的盯着我做完的菜,是何意思?要是不满意我再重做。”胖乎乎的大厨,一副憨憨的面相,神色认真。

    许乔笙收回视线,转身离开了厨房。

    见此,给大厨打下手的,小工好奇询问。

    掌柜的这是怎么了?

    大树重新长起来的时候,往锅里倒着菜。

    “ 不知道,他时而就这样,莫名其妙。”

    许乔笙回到了柜台,将手里的毒药放到了匣子中的小红盒里,下了锁。

    许乔笙紧闭双眼,脑海里全是他阿娘被掳,阿妹惨死的画面,不由双手紧握,暗恨自己无用。

    而他未能下毒,是想到云桥贵为太子,身边的贴身随从罗丹一定会携带银针,回想刚才到客房罗丹敏锐的反应,他更加断定自己能下毒成功的把握,少之又少。

    指头都失败,他不但得另换他出谋生,给他打工的这帮伙计也会被当做同党抓走,他不想复仇的路上牵连任何人,除非逼不得已,也不想唐突出手,害自己打伤元气。

    想来,许乔笙选择了继续隐忍。又想,他定要在云安县找到太子的耳目,也找要机会能进入皇宫刺杀皇帝那狗贼。

    二楼,云乔的客房门被打开,两位小伙计端着菜肴,放到了桌上,最后转身离去,带上了房门。

    罗丹定睛一瞧,方才明白,原来白玉翡翠,就是白菜豆腐汤,蒸蒸日上,就是一盘鸡蛋糕。

    “ 好家伙,两个最普通的菜,到把名起的像是打哑谜。”

    说着,罗丹从怀里掏出一囊袋,打开袋口里面是数跟银针,他从里取出4根,分别插进了盘子。

    银针从盘中取出未见变化,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变化。云乔看着一桌朝菜肴,在难忍肚饿。

    “ 好了,快吃吧,等会儿菜都凉了。”说着云乔动筷,夹了块鱼肉到嘴中,口感虽没被惊艳,但也不难吃。

    罗丹瞧着,也动起筷而来。“ 哎,我点的不是鲤鱼丸子吗?这怎么是整条鲤鱼?”

    他伸出筷子,给盘里的鱼翻了个身,要找到所谓的丸子,顿时,只见一颗白色的肉丸从鱼腹中滚出。

    罗丹有被惊起到,神筷夹起,放到了自己的碗中,一咬,碗里爆出温热汤汁,鲜美可口,他立即双眼圆睁,向身旁云乔频频点头。

    “ 公子,是鱼肉丸子,里面还有汁儿呢。”

    瞧他美字儿的反应,寻求疑问。

    为何鱼丸,不是本公子吃第一口?

    罗丹眨眼嘿嘿一笑。

    公子别急,这鱼肚子里应该还有,不然这家店的掌柜就太坑人了。

    说着,他用筷头扒开鱼腹,见到里面有着两排鱼丸,仔细一数有8个。

    “ 公子,你看有好几个呢。”他惊奇的连加了两个鱼丸到云乔的碗里。

    就这样,主仆二人在这家香满堂的酒楼里吃了顿饱饭,又在房中的客床上休息了一番。

    挨着亲王府的破旧庭院内,睡醒了方几年被方洛,平缠着教武功,他两手一摊说不会,却被平儿告知,古明月临走前所对他说的话。

    听来,方锦年心想,他这娘子真会撒谎,居然说自己武功是他教的,他都从未见过她那种双腿弹跳,双手左右摆动,看似随意,却又威力不小的功法。

    不过既然如此,她想他一起帮着糊弄平儿,那他就传给他大儿子两招。

    “ 平儿,看好了。”

    方锦年站在院子中央,打出了两个简单招式,虽然只是转瞬之间的画面,但一旁的方洛平看见,只感叹她娘亲没有骗他,他爹爹真会武功!

    “ 爹,是这样吗?”方洛平回想着,有样学样的打出了那两个简单招式。方锦年一看,眸里显出一丝有惊喜。

    他儿子的记性真不赖,他只是打了一遍,就能记住,只是年龄还太小,出拳的力度还不够。

    方如柠在旁杵着小脸,看的有滋有味。

    自嘎~ 庭院破旧的院门这时发出响声,冤种的赛人齐刷刷看去,只见院门开了封,刚想要摆弄方洛平小胳膊的他,立马收回手,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庭院的大门被推开,只见门外站着古明月与位壮汉,俩人手里都拎着物件。

    方洛平和方如宁见此,脸上笑开了花,立即跑到了古明月的跟前。

    “ 娘亲~”

    “ 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