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二十四章:街边讨打,惹怒方锦年
    “娘子怎么要发财了?”锦年不解疑问。

    古明月回过神,想起他还在身旁,不由尴尬发笑。

    “娘子卖酸梅汤发财呀,”转过身,将另一桶井水倒入了特制的大木桶中,接着将特制的小木桶放在了灶台,拿起一旁的木制水瓢,盛起锅中的酸梅汤,倒紧了小木桶里。

    片刻,小木桶装着满满一下子的酸梅汤。见后她要端到地上,方锦年立即上前接过。

    “ 相公别放在地上,放进这个大木桶里。”

    方锦年听着她的指示,将特制的小木桶放进了装有拔凉井水的大木桶里,随后古明月拿来木桶盖,一一盖上。

    接着,方锦年与古明月一同坐在长凳上,直视着那桶所谓的酸梅汤。她叫他去床上休息,他都摇头不肯。

    又过了半个时辰,古明月起身走到门口,朝着院中的两个孩子喊道。

    “柠儿,平儿,一定热了吧,快进屋喝口酸梅汤。”

    俩孩子一听有喝的,不知酸梅汤是何物,总之是欢喜雀跃的跑进屋。听她的话,坐到了长凳上。

    古明月打开木桶,用水舀盛了4碗酸梅汤,放到了各自的面前。

    尝尝,味道如何。

    两个娃立即傍晚喝起,只听咕噜咕噜,在放下碗时,不见碗中存有一口酸梅汤。

    娘亲,这酸梅汤好好喝,清凉爽口甜,酸甜酸甜,柠儿还想要。

    方如柠舔着嘴唇,像古明月递去了碗。

    这番言辞无疑是给了古明月莫大的肯定和和支持。

    她笑着接过,又给方如柠补了半碗。

    “ 给,虽然酸梅汤清凉爽口酸酸甜甜,但是小孩子不宜多喝,会胃痛。”

    如您结果玩明白了,点了点头,又将半碗酸梅汤喝得一滴不剩儿,而瞧身旁的方落坪,只见他端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像是品茶一般。

    “ 平儿怎像喝茶一般?是不喜欢这味道吗?”古明月细声询问。

    方洛平立即摇了摇头回答。

    “ 这味道太好喝了,平儿怕一下子都喝光,想细细的喝。”

    古明月明月满意的扬起笑脸。

    在看方锦年,他也将碗中的酸梅汤喝的一滴不剩。

    随后,古明月将木桶盖子重新盖好,把方锦年拉到了院中,与她一起将小板车上的杂物搬下,放到了一旁,又用井水将板车清洗了一遍,拉倒了院中央。

    片刻,小板车晒干水份,方锦年走进屋中,帮她将两桶叠在一起的酸梅汤搬到了板车上。而古明月,则拿出一个水瓢,用油纸包住,放到了木桶盖上,又在院中找到一条长长麻绳,将其木桶牢牢的绑在了板车上。

    接着,古明月走到板车前,用她的肩膀扛起板车的拉绳。

    “相公,你在后面看着点儿,如果我起来往前走,木桶里会往外撒酸梅汤,你就叫停我。”

    嘱咐完,她使足了力气,将小板车拉起拽动,直到院门口,停下脚步。

    方锦年立即走到她身旁。

    “ 酸梅汤没撒出来,还是相公来拉车吧。”话落,方锦年将她挎在肩膀上的绳子摘掉,将她拉到了一边,自己则钻进小板车前,挎上绳子,拉车走到了院外的小巷。

    “ 柠儿,平儿,你们在家乖乖呆着,等会儿娘会让爹爹回来陪你们。”

    听言,方洛平不愿答应。

    “娘,你是要上街卖酸梅汤吗?你带上平儿吧,平儿帮你卖,保证不捣乱。“

    “柠儿也要跟着娘,柠儿会乖乖听话。”方如柠在旁应声附和。

    两个小娃娃这时都抱住了她的大腿,抬着小脸,眼睛里满是哀求的目光。古明月瞧这状况,如果把俩娃单独扔在家里半日,她也不有些放心,于是开口同意。

    “好吧,你们俩跟着我去,但等会儿你们爹爹要回来,你们必须跟着一同回来。”

    方如柠与方洛平开心的点了点头,跟在板车后。到了云安街,路上过往的旁人,都注视着他们,而四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方锦年。有些人,甚至交头接耳的说道。

    “这人一傻,就是个废物,让自家娘们儿当驴使唤,指的团团转。”

    古明月隐约听见周围的嘲讽,若以往她的脾气必要上前争执一番,实在不行就动手,可现今她带着酸梅汤,为的是做生意挣钱要紧。

    若与那嘴毒的人上前争吵一番,引来众多人观看,还有谁敢,谁愿意去买她的酸梅汤?

    古明月将怒火压在心中,目光注视着方锦年的背影,只见他依旧走的平稳,没任何反差与异样,像是听不见周围人对他的嘲讽,这让古明月看在眼里,愧在心中。

    (早知如此,还不如我自己把板车拉出来。)双手紧紧的握着俩娃的小手,防止俩娃跑到那嘴毒的人面前,与其争吵。

    但还是管不住俩娃娃的小嘴,只见方洛平冲着街边议论他爹爹的人怒喊。

    “你才是废物,你就会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你比废物还废物。”

    方如柠在旁应声附和。

    “就是!就是!不要脸。”

    街边议论的人被俩娃娃给骂了,虽生气却又不好上前动手,或与一娃娃开口对骂,只能更加窃窃私语起,将矛头对准了古明月。

    “ 瞧瞧,这就是后娘养出来的孩子,这嘴呀,跟他们那后娘一样损!这就是有娘生,没娘交的小杂碎。”

    街头议论的男女,故意将说话声放大,方锦年突然停下了脚步,将板车轻放落地,随即健步如飞,几个大步,就窜到了那还在议论的男女身前,一把薅住了男人的脖领,将其怼在门框,身旁的女子上前想推开他,却被他反手一甩,整个人摔倒在地,目光震惊的瞧着他。

    这等力气,比那健全的男子还有劲。

    而被方锦年紧紧攥着脖领的男子,已经吓得瞠目结舌,此时在男子眼中,方锦年脸色阴沉,眼神冰冷无情。

    “你们凭什么议论我?凭什么贬低我儿女?凭什么说污蔑我娘子!你凭什么??我怎说也是亲王的儿子,你算什么?”

    他声音清冷,一声怒呵。“ 你这轻如蝼蚁的贱命!”受到惊吓的男子,被高高举起,抵在门上,方锦年大手一松,男子的脖颈就掉在了手里,。

    被勒住喉咙的男子越发呼吸困难,他用尽全身力气去推脱着方锦年的手臂,可方锦年依旧在他面前纹丝不动的掐着他的脖子。

    周围人瞧到这一幕都惊呆了,这还是他们印象里那个傻子方锦年吗?难不成脑袋治好了?

    “ 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嘴贱,求你放过我。”男子艰难开口,苦苦求饶。

    可方锦年心中想把他掐死的意愿,丝毫未减,他慢慢加劲到手上,被他掐住的男子已经脸憋的通红,渐渐翻上白眼。

    而站在板车旁,吃惊不已的古明月,瞧着周围围观人越来越多,又见身边的两个孩子正在目瞪口呆的瞅着自己爹爹掐人。方锦年手中的男子也像是随时要被掐断了气。

    她知道,如果让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必定会引的有人去官府报案。想来,她立即上前阻止,俩手抓上了方锦年的手臂。

    “相公可以了,不要为了这样的人,脏了手。”

    听声,方锦年转眼向她看去,一时稳下了怒火,收回心神,瞧着手里快要被自己掐死的男子,他立马收回了手。

    男子瞬间从门板落下,摔在了地上,蜷缩着身躯,大口大口的喘息,一旁倒地的女子见状,上前哀嚎。

    “ 呜呜~ 大牛,大牛,你没事吧?呜~ 快来看看那,亲王的小儿子当街行行凶杀人啊。”

    女子双手拍地,哭的是伤心欲绝。

    “ 别嚎了!”

    古明月开口怒斥,顿时惊的女子没了声。可瞧了她两眼,女子又开始小声呜咽。

    “ 快闭上你那大嘴巴,你男人还没死呢,你若在敢出言污蔑我相公,别怪我扇你。”

    她说的恶狠狠,恰起腰,颇有一番不好惹的架势。

    地上的女子听言,见身边的男人已经无力出头,怕真挨几个巴掌,只好将其扶起,莫不出声的离去。

    这一下,周围围观的人逐渐散去,没人再敢当着他俩的面交头接耳的议论。但古明月心里明白,就算人家不明着说,背地里回到家也得议论她与方锦年这泼妇配傻子的组合。

    ( 随着去吧,谁也做不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着,古明月转身看向刚刚发了大火的方锦年,只见他低着眼眸,沉默不语,好似孩童做错事等着责罚的样子。

    “ 走吧相公。”她平淡开口,牵起方锦年的手腕,俩人走到板车旁。

    眼见古明月神色自然,没有一丝要责怪与怀疑他的意味。方锦年安了心,不用她说就自己到了板车前,重新挎起了绳带,再她的指引下,拐到了云安街的一处胡同。

    而胡同的两面,分别是两家店铺,右面是一栋两层高的客栈,阳光照下,客栈的阴影便会将胡同遮住。

    “柠儿,平儿,你们和爹爹就在这里乘凉,等着娘亲,娘亲出去看看哪个地方适合摆摊。”

    听言,俩娃乖巧的点了点头,方锦年想与她同去,却被她开口阻拦。

    “ 相公也乖乖在这等着,娘子去去就回。”

    她穿过胡同,从云安街到达了云霞街,眼见着街边都是店铺,没有一处设有摊位,然而各家店面装修的都很有气派,只是街道上略显宽敞,根本没多少人走动。

    古明月月走边瞧,转眼间看到一座三层至高的茶楼,装修的华贵气派,只可惜茶楼的敞开,楼里的客人却是寥寥无几。

    而本来进这条街,想看看哪处有卖茶碗的古明月顿时灵机一动,走进了这座名为“一品茶香”的气派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