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二十五章:生意初谈
    她身上穿的,还是往日那件颜色灰暗,带着补丁的老旧衣裙。茶楼里小二听见脚步声,转身迎笑,瞧见他的衣着,瞬间笑容全无,继续转过身,擦着差距,对她爱搭不理。

    古明月瞧着倒也不生气,毕竟像这样连内饰装修都很豪气的茶楼,就是让她来消费,她也消费不起。

    可是这不耽误,她对这茶楼动了小心思。

    “ 请问,你家掌柜呢,我想要见他一面。”

    擦着茶杯的小二听言,顿时讥讽一笑。

    “ 就你,也想见我们掌柜的,莫不是大白天被太阳晒昏了头?”

    闻言古明月,不急不恼,不用小二请她,便自己走进了茶楼,找到一处位置坐下,随后拿起茶杯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放到口里一尝,居然是杯清水!

    小二回头看见,对她之以鼻。

    “ 哼,幸亏我今早往茶壶里装的都是白开水,不然,岂不是让你这馋嘴的小女子占了便宜。”

    “ 瞧你这话说的,你这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这茶能好喝到哪儿去?我来只是想见你们掌柜的,顺带喝口水都不成?”

    说话间,她瞧见茶楼外缓缓走来一女子,不!是是一长相女性的男人,他袒露着上胸,一头波浪似的乌黑齐肩发。

    顿时,就迷住了古明月的双眼,在现代,她就对这种偏找女性化的男生颇有好感,说是好奇也好,说是羡慕也罢。

    “ 你这女子,说话尽是歪理,你是何人?我们掌柜的能见你!我们这茶楼虽然现在客少,但你怎知是茶水不好喝?我看你就是借着人少,进来蹭杯茶。”

    “ 好吧好吧,就算我是来蹭茶的,但我此时喝的是水,而现在我就想见你们掌柜的一面,你这给人家打杂,如今连通报一声都不愿?”

    虽说出现在视线里的男子很吸引她,但一切都以发财大计为重~

    许乔笙走进茶楼,碰巧听到了她与小二的谈话。听脚步声,小二立马白了她一眼,转过身笑脸相迎。

    “爷~” 小二瞧出来此之人,立即没了笑容,低头退步。

    “ 掌柜的,您怎么来了~”

    许乔笙没有搭理的他,转眼巡视了一番茶楼,只见着上个月还人满为患的茶楼,如今却只有门前这桌,坐着位衣衫破败,面容清秀的小姑娘。

    “ 小姑娘你刚说在这喝的是水?”

    许乔笙直接向他问话,一旁的小二将头低了又低,古明月直言不讳。

    “ 是,这茶杯里是水,茶壶里也是水。”

    许乔笙一下沉起了脸色,转眼看向身旁的小二,轻声疑问。

    “我可曾告诉你,茶壶里的茶水要天天换新,你怎么换着换着,就给换成白水了?茶壶里若不放茶叶,还算是茶水吗?你是想砸了这一品香茶的招牌?”

    古明月瞧着眼前的情形,不由打了个冷颤。

    许乔笙在她眼里,这一刻仿毒蛇的化身,而小二宛如掉了陷阱的兔子,不知毒蛇在缓缓靠近,发现时已被毒蛇紧紧缠身。

    总而言之,就是好声的数落一点不比严厉的责骂要好听,反而叫人更抬不起头。

    “不是的掌柜,自从说书的木生走了,这茶楼的生意就越发不好,大半个月前,后街还有一处开了凉茶摊,价钱十分便宜,一文钱一碗。这客人多半都去了那。”

    小二说着,模样很是不甘。

    “ 而咱家的茶叶,进价就要三十分一两,要是小的还按掌柜的吩咐,天天往茶壶里换新茶,那到了晚上关店,就是赔本赚吆喝。小的是真不忍心,将那么好的茶叶日日都倒掉。所以只能先往茶壶里倒白水,等来了客人,小的自会给人沏新茶。”

    小二说的情真意切,许乔笙听闻,也稍有理解,可见古明月坐在面前,他又问。

    “ 既然如此,那这小姑娘,为何说喝的是白水?”

    小二抬头气愤道。

    “ 掌柜的,你看她那样,哪里像是来喝茶的。”

    听言,许乔笙明白,小二是嫌弃古明月的衣着,看她那样,就不像是能花起十文,喝一杯茶的人。

    “ 土豆,人不可貌相。”许乔笙反驳了句,土豆土豆不再说话。

    他迈步走向古明月身旁,坐在了她对面,神色自然的与她对视,眼神里没有一丝嫌弃。

    “ 小姑娘,方才我刚进门,就听到你说要见掌柜的,我就是这里的掌柜,请问你找我有何事?”

    瞧着他花容月貌,待人友善,古明月越发对这位许乔笙有所好感。一时间失了身,大意开口。

    “ 啊,是这样的美人,我瞧你生意有些寡淡,”

    “ 你叫我什么?”

    许乔笙眼里透着惊讶,打断了她的言谈。

    古明月愣了一下,回想起,瞬间尴尬不已。

    “ 掌柜对不起,我瞧你长得实在太美了。才一时没了分寸,您莫怪。”

    (明明一男人却被我叫成了美人,看他露着胸肌一定就是想提醒旁人,他不是女的。)

    古明月心生担忧,怕许乔笙一时生气,直接拂袖而去,在不与她谈生意。

    “ 不掌柜您长的太过俊俏,是我轻浮了,您大人有大量,别与我一般见识。”

    瞧自己一句疑问,令她十分在意,许乔笙心中对她也有了几分好感。

    因为他从小到大,经常会被旁人说成是女子,如今长得身强体健,却又被人笑成是不男不女。很少有人能像眼前这姑娘一样,对他连连道歉,深感愧疚。

    “,无妨,这种话我听的多了,”许乔笙的脸上显出一丝落寞。

    “姑娘有何事找我,不妨直言。”

    古明月喜笑颜开,立即像许乔笙说起自己的意愿。

    掌柜真是大度。

    “ 我呢,瞧这茶楼如此气派,却生意荒诞,真是可惜,所以我与掌柜你做一笔生意,这茶楼,今日掌柜您不妨借于我,我在此地挣的银钱可分与掌柜您4分利。”

    听言,许乔笙暗自思量,猜想连衣服都穿着破旧的小姑娘,能有何本事,让这茶楼再赚到钱?

    一旁打扫的小二听闻,不懈笑出了声。

    “ 我看你这小女子是在白日做梦,太阳晒昏了头,来忽悠我们掌柜。你赶紧哪里来,回哪里去。”

    古明月白了他一眼,不急不恼,只是这许乔笙。只听他对小二说道。

    “ 土豆休得无礼,我这掌柜的还在这。”

    言下之意就是,他还没说什么,岂容土豆放肆。

    土豆小爱立即哑口无言,跑到一旁收拾。

    “ 姑娘如果所言当真,就是分在下三分利也可。不知姑娘是要用我的茶楼做何事。”

    古明月浅浅一笑,

    “ 放心,保证不是用来做坏事,只是需要掌柜的将这茶楼的后门打开。再借我些茶碗,一张桌子。并要您的小二,上云安街上帮我吆喝一会儿。等赚到了钱,我自回兑现我的承诺。”

    小二听到要指使他干活,顿时一脸的不情愿,但见许乔笙看向自己,又立马收起了那副不情愿。

    “ 好,如姑娘所愿,这些在下都可以帮忙,不过,姑娘要让我家土豆上云安街说些什么?”

    古明月看向土豆小二,对着他灿烂一笑好。

    “ 就说,酸梅汤,酸梅汤,清凉可口,去热解暑,酸酸甜甜。”

    许乔笙询问小二。“ 土豆,你可愿意去长安街吆喝,若不想,我叫香满堂的人来。”

    他语气是有商有量,丝毫不带有逼迫。

    土豆小二皱起眉头,冲他点了点头,转过身,嘴里默念起古明月刚刚说的那两句话。

    就此,古明月走出一品茶香,回到了胡同里,俩娃见到多时未见的娘亲,甚是想念,扑到了她怀中,娘三搂了一会。

    她便让方锦年将板车拉到了一品茶香的后门,也就是云安街。

    许乔笙在茶楼里吩咐小二土豆,打开了一品茶香的后门,并按照古明月的吩咐,在门口放了一张长桌。随后拿来两摞茶碗,两个装有清水的木盆。

    接着,古明月和方锦年将板车上的酸梅汤端到了长桌上,打开木桶盖,他一手拿着水瓢,一手拿着茶楼里的茶壶,将酸梅汤装进了茶壶里,随后与两个碗一同递给了土豆小二,并嘱咐道。

    “ 记住,这壶酸梅汤是给人试喝的,千万不可收钱。有人还想喝,就叫他到这儿来,一文钱一碗。”

    “ 知道了,我才不会贪你那两分钱。土豆小二说着气话,走进了云安街。”

    而茶楼里,许乔笙坐在一旁,也不许问她酸梅汤是何物。像是毫不在意他与她会不会赚到钱。

    也确实,许乔笙并不在意他这茶楼是否能赚到钱,除非茶楼里来了皇亲国戚,否则再多的钱也不能令他有所反应。

    古明月瞧着,拿过一手掌心大小的茶碗,成了酸梅汤端到了他跟前。

    “掌柜的尝尝,您我素不相识,今日可是头一次合作生意,看您这视若无睹,到底是太相信我,还是不信我能挣到钱。”

    许乔笙转移视线,瞧着她,接过了那碗酸梅汤。瞅了瞅颜色。毫不怀疑的喝了一口。神色为之惊艳。

    “ 这就是,酸梅汤?”

    许乔笙又喝了口,将其整晚入腹。

    正是,此汤,连云都都没有,若是掌柜的愿意,我到可日日来此售卖。

    “ 如此再好不过,这汤甚是可口。”

    许乔笙一口答应,心中所想,若真是连云都都没有,来日若大卖,必定也会引来皇亲国戚,虽想的久远,但这酸梅汤的滋味,真令他惊艳不已,回味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