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二十八章:无中置气傻相公
    想着,古明月更加不安,快步回返途中路过一家药铺。

    她想起自己是中医的事,虽然刚上岗没两天,就被自己家煤气罐炸死,穿到了这书里。但她还是相信自己的医术,只可惜手里没有白银百两,不然开个医馆,她下辈子也不愁了。

    想着,她走进药铺询问要不要女郎中,抓药的掌柜对她讥笑不已。

    “ 小姑娘真是说笑,这云安县历来无女子行医,就是有,哪家敢招?女子家家就做做饭还行,治病救人可不是儿戏。小姑娘,大叔劝你,还是回家找个好男儿嫁了,莫要糊涂。”

    古明月听他满是鄙夷,也不与起争辩,转身就走,心里却气的很。

    “ 女子怎就不能行医,等老娘挣够了钱,就在这云安县开个最大的医馆,让你们这些老头子瞧瞧,女人能不能当郎中。”

    她气呼呼的回到了庭院,一门之隔,她调整好了心态,进了院,面对俩个娃娃的亲昵,是满脸笑意。

    方洛平想帮她拎点东西,古明月吓了一跳。

    “ 平儿别动,里面有菜刀 会划到你。”

    平儿立即躲闪开,方锦年从屋中走了出来,换上了古明月昨日给他买的衣衫。好个帅气。

    “ 娘子,我来拿。”他伸手夺过她手中的大纸包,一同进了屋。

    古明月又与他一起到院中打了四桶水,她要做比昨日还多两倍的酸梅汤,务必赚它个半两银子!

    她暗暗卯足了劲,开始昨日同等步骤的制作。方锦年就伴在身旁给她烧火,火候还掌控的不错。

    瞧他不说话,安静认真的烧着灶坑,就像一心智健全的男人,古明月心中感叹:真是可惜了了。

    这时,院外响起敲门声,在院中玩闹的俩娃娃,跑进了屋。

    “ 娘,有人来敲门。”方洛平皱着小眉头,很是紧张。

    在俩娃娃多记忆里,能来敲他们家门的,除了要钱的,就是找事的。

    古明月回想起,天香木坊的掌柜说这时辰给她送来木桶。

    “ 没事,天香木坊的掌柜来送木桶。”她笑着说道,摸了把柠儿与平儿的小脸,走出了屋。

    方锦年不放心也跟了出去,留下方洛平到灶坑旁烧柴,柠儿则靠在门槛看着院外。

    院门打开,果真是天香木坊的壮汉掌柜站在门前,手里拎着一大一小的特质木桶。

    “麻烦掌柜了。”古明月掏出五个文钱,递与壮汉。

    方锦年很有眼力的接过了木桶,待壮汉拿到了钱,立即上前关上了院门。

    “ 娘子快回屋吧,看看酸梅汤好没好。”

    他抱着木桶快步走进,古明月只当他是心忧酸梅汤。

    进了屋,看见方洛平蹲在灶坑旁烧着火,古明月倍感欣慰,可瞧见他脚上的小布鞋,都磨破了一个窟窿,古明月又鼻子一酸,看向方如柠的小鞋子,同样也是鞋面磨损,在瞧方锦年与自己的布鞋,同样有些发旧。

    这令她更加清楚,贫穷还没走远。

    “ 平儿真懂事,不用烧了,和妹妹出去玩吧。”

    俩娃娃走出了屋,她又指使方锦年继续烧火。

    片刻,酸梅汤熬好了,满满一大锅,装进两个特质木桶里,还剩下许多。用井水拔了半个时辰,在开盖时,是清凉可口。

    古明月叫回院中的俩娃,与方锦年一起坐到了木桌上,四人一人一碗喝净。

    随后,古明月便和方锦年将两大桶酸梅汤抬到了院中。拉出板车,将其木桶抬上绑好,方锦年上前挎起绳子,却很是吃力,古明月看着,暗想是不是自己贪心了,她立马上前与他一同挎起了绳子,并喊道一旁的俩娃。

    “ 柠儿,平儿,你们先在家等着,等娘亲送完烫,在来取你们过去。”

    俩娃娃很是听话,快跑到院门口,推开了院门。

    “ 娘子,相公自己可以。”

    “ 有娘子在,为什么要自己扛,我们两个一起。”

    她使着全身力气,车只动了一点点,带他起步,板车走出了院子。

    “ 柠儿,平儿,关上门,别出来。”

    俩娃娃听话关上了门。

    古明月与方锦年则拉着板车上了云安街,俩人一路狼狈样子不用旁人说,古明月心里都明镜是的。

    但若想挣钱,一时的面子根本不算什么,还在方锦年傻,也不挑她。

    她这样想着,被方锦年握住了使不上劲的右手,在他眼里,此刻并不难堪,反而是简单的幸福。

    半晌,俩人拉着板车来到了一品茶香的后门。

    走进一看,土豆早已打开后门,摆上桌子,地上放好了两盆清水,一旁是一盆茶碗。

    “ 你们来了。”土豆小二露出友好的笑容,上前帮方锦年把木桶从板车上搬下,又放到了桌上,多出的一桶酸梅汤则搬进了茶楼里。

    板车被方锦年拉进胡同。

    等他在回到一品茶香的后门时,瞧见古明月正在和许乔笙谈笑,还拿了他递来的橘子。

    “ 谢谢掌柜。”古明月接过俩橘子,放进了兜里,话说她好几天没吃水果了,但听掌柜说要半两银子一斤,她是真舍不得,想着回家哪给俩娃娃吃。

    “ 客气,你家娃娃呢,昨日说喜欢甜蜜饯,我这买来了。”

    看放在桌上的油纸包,古明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 这俩孩子想吃,我会买,怎好意思让掌柜破费。”

    “ 我喜欢那俩娃娃,特别是柠儿,很像我妹妹小时候。”许乔笙说的认真,恍惚回忆起国去。

    “ 你在喜欢,那也是我和娘子的孩儿,你莫想讨好。”方锦年一把搂过古明月宣示主权。

    瞧他换了新衣,自己娘子却还衣衫破布。许乔笙轻笑了声。

    “ 哈~ 只不过是包蜜饯,怎么就成讨好,难不成你就是用蜜饯讨好孩子的?”

    方锦年气的眉头紧皱,古明月瞧着立马将他拉倒了摊位旁,对他安慰道。

    “ 相公莫恼,掌柜不是坏人,咱们可要和气生财,柠儿和平儿也不会因为一包蜜饯就跟掌柜的亲近。”

    听言,方锦年稍稍平息了怒火。

    古明月转身对许乔笙说要回家取两个孩子,让他帮忙照看下摊位,若来人买,只卖一文钱。许乔笙听言答应,她立马拉着方锦年回了家。

    一路上,方锦年在她耳边磨叨。

    “ 娘子,那掌柜不男不女,我不放心,还是别带柠儿和平儿去茶楼了。”

    古明月就笑笑,不予理会,想他一个傻子,警惕心还不少。

    而她感觉许乔笙不是坏人,但肯定一定是位很有故事的人,毕竟在小说里,能开店,又长的好看的,一定身世不俗。

    到了庭院,古明月叫出方如柠与方洛平,俩娃兴冲冲的跑出屋,随着她与方锦年一同走到了长安街。

    “ 娘子,你要真把柠儿和平儿送过去给那掌柜看着,我就不帮你了。”

    眼看到了茶楼,古明月一直叫他小声些说话,方锦年却偏不,生死似的狠狠一瞪眼。

    “ 哼!娘子就和别人好,我走了。”方锦年即可转身,朝着回家的方向快步走去。任古明月回头叫他,他也不理会。

    而一品茶香的后门,此时已围了一群买酸梅汤的客人。

    她瞧着,又看向手里一左一右的孩子,只能走进茶楼,让俩娃跟许乔笙聊天玩闹,自己则连收钱带盛酸梅汤。

    不知不觉,越来越忙,她该高兴的,却心里莫名的感到委屈。还惦记方锦年是不是真生气了。

    一旁无事的土豆看见,没用许乔笙说,自己就充担起方锦年的角色,蹲在桌子旁洗茶碗,递碗,实在看她忙不过来,还帮她给客人打汤,收钱。

    而一瞧土豆在身旁帮忙,古明月心里却是越发不得劲,想起昨,日方锦年也实心实意的帮她卖酸梅汤。

    而跑回家的方锦年,其实在小巷口站了一会,等她真的没追上来,才安心走回了庭院,但又莫名有些情绪低落。

    他将院门紧闭,来到院中石桌前单膝跪下,片刻挖出了金袋子与银袋子。

    起身便朝着树上喊去。

    “ 下来。”

    应声,青南从树上跳下。

    “ 主子。”

    方锦年立即将手中的钱袋递到他手中,嘱咐起。

    “ 这两袋子保管好,其中一袋银子里有张纸条,你回去翻看后,找出纸条上说的人,看他家住哪,弄明白前来告诉我。”

    “ 是,主子。”

    “ 退下吧。”

    方锦年打开院门,欲找古明月。

    “ 主子,我瞧见您今早拉着板车出门,何故做到如此地步?若还要如此,属下可去买匹马来。”

    青南回想那白十来斤的重量压到方锦年身上,不由心疼。

    曾经引以为傲的主子,如今却因扮傻而卑微到了尘土里。

    “ 不必。”方锦年走到了院外,上了云安街。

    他刚才是故意生气,故意跟古明月闹别扭,想着找时间托青南办事。

    如今事已办妥,他想着昨日卖汤忙活时,古明月累的满头是汗,挣到钱却没给自己买一件东西,反而都花在那个破家,破屋子里。

    他不由心中愧疚,想着快点去帮他。

    而到了茶楼,他又装起一副呆傻的模样,帮着忙活的土豆瞧见他,立马把他拉过去洗碗。

    “ 哎呦我天,你可算来了,我和你家娘子要忙死了。快,你来刷会碗,我去旁歇会。”

    说着,土豆坐到了一旁。方锦年默默蹲下洗碗,递给了还不知他来的古明月。

    “ 娘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