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十二章:屋中孝子方洛平
    “ 什么意思?”姜氏的表情变的极为难看,像是下一秒就要大发雷霆。

    “ 夫人别急。”方世宏劝道,沉默了片刻。

    他到不怕她这反应,可是惧怕她爹“姜宰相”不论是皇帝还是皇亲国戚,都要给她爹三分薄面。

    还因她哥哥姜子君,手握重兵,脾气火爆。而她是姜家的长女,也是姜宰相唯一的女儿,父子俩对她都是有求必应。

    而她,要不是当年相中了永昌亲王的外貌学识,姜氏父子让皇上给其赐了婚,那当时一眼钟情风铃国公主的方世宏,又怎会娶她做正妻。

    而也因娶了姜氏,他身边其他的亲王,兄弟,都被皇帝支到离云都八十里开外的地方定为居所。

    只有他,因为姜氏不想离云都太远,姜氏父子就用威慑力,让皇帝给他安排到了离云都最近的云安县。

    每当夜深人静,方世宏回想起,也不知娶姜氏是福是祸。但总感觉,他放在心上的人,都会莫名遇害。

    比如风铃国公主“楚璃”。

    十六年前,她火海遇害的那晚,他被宰相叫去喝酒,不在府中。

    或交方锦年武功的师傅“盛恩”曾救过他一命,后因方锦年多有交集,在得其消息,竟已死于非命。

    还有方锦年,带着俩娃回府,整日无精打采,不愿见他,而等他过了几日再见时,方锦年已变痴傻。任他四处寻医,看过方锦年的,都说无药可医。

    想来,方世宏觉得姜氏并非良善,可对他是一片真情。

    如此,他想到给方锦年找个可以同吃苦,共患难的娘子,在撵他们出去,那样有人相互扶持,既不用他担心,也不会令方锦年的病情更加严重。

    而古兰月,就是他为方锦年挑选的苦命女子。认为她苦了半生,跟着方锦年也不会在怕苦,却一时忘了,养家是男人的责任,古兰月一女子养家,定会力不从心。

    思绪回转,方世宏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一脸严肃,淡定开口。

    “ 锦年的娘子,土地是本王的不假,可房子算是有礼的。本王到不会撵你与锦年从那庭院离开,但有礼也得答应借与你们居住。所以这件事,还是你们小的私下交谈,本王年岁也大了,这坐了许久,甚是疲乏。”

    说着,方世宏抬起手,一旁候着的朱管家上前搀扶起身,俩人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桃院,桃之夭夭。

    姜氏气楞在原地,回过神,一个劲盯着方有礼。而古明月,便向方有礼大声搭言。

    虽然方有礼在书中是大反派,但该吱声还得吱声,不然她怕露宿街头

    “ 方有礼是吧,不介意,我就唤你一声三弟。你母亲住的地方,我也不是想赖着不走,你若有空,就过去找锦年,咱们详谈一会。”

    话落,方有礼冲她点了下头。瞧见这一幕,姜氏气的背了气,一时间说不上话来。这她没撵走古兰月,反倒让狐狸精的儿子与其联手了!

    一旁的方正华见此,是直直的盯着古明月,心中有着怒火与异样的情绪。

    (小小平民女子,行事却如此利落,不卑不亢,更不惧我母亲。…今日知三弟回来,竟打扮的花枝招展,与其说话。真是替二弟恼怒。)

    李芷若瞧看,见他眼睛都要镶在古明月的脸上,顿时心生不悦,哼了一声,对姜氏说了句民女告退,便头也不回的走掉。

    方正华瞧见,立即追出了桃园,路过了古明月的身边,还意味深长的瞪了她一眼。

    古明月顿时很懵。

    (什么眼神?是嫌弃,是愤怒?算了,爱啥啥,儿子随妈,方正华这个男主指定也不咋正常。)

    想来,在看身旁乖巧的方锦年,古明月顿时觉得心灵治愈。和这样单纯的男子,可爱的俩娃生活,苦点也不错。

    “ 兰月告退。”她对姜氏说了句,与方锦年一人牵起一孩子,同步走出了桃园。

    姜氏气的牙根发痒,却又无可奈何。

    俩大俩小手牵手回了破旧庭院,推开院门,破旧的环境,一草一木,竟显得格外珍贵。

    这里已有了属于他们四人的回忆。

    古明月深吸了口气,她清楚自己珍惜的不是这所破屋子,破庭院,而是在她身边,属于她的一大两小。

    这时,以入夜,进了屋的古明月点燃了蜡烛,回头询问俩娃方才在桃园是否吃饱。俩娃点头了点头,异口同声。

    “ 吃饱了。”

    听言,古明月欣慰一笑,收拾起木桌上买回的青菜与肉,放进一木桶。接着叫方锦年去打桶井水进屋,她则烧起灶坑。

    片刻,锅中水开,她在脸盆里兑好水温,叫来俩娃,给洗了把脸。随后洗脸的,便是自己与方锦年。

    接着到掉水,又重新兑好温水,给俩娃洗了脚,让其上床躺进了柔软的被窝。

    “ 娘亲,我们是不是要没房子住了?”方如柠眼神忧虑的问道。

    她虽人小,但刚在桃花源的种种她也记得,回想起,便觉得他们是要被撵走了。

    正洗着脚的古明月眉头微皱,转脸看向床上的柠儿,却又一脸自然。

    “ 谁说的?你们放心,”古明月扫视了眼正看她的方洛平。“ 娘绝对不会带你们露宿街头,就是离开这,也指定是去住好房子,知道不~”

    方如柠的小脸,顿时有了笑模样。

    “ 真的吗~ 那柠儿真想快点离开这,去住好房子,不然屋里一露雨,我就得生病。”

    柠儿满怀期待的想着新房子,嘴里还吐槽起对破屋的不满。

    “ 娘,有住的地方就好,你不要太操劳,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流落街头,平儿也愿意。”

    放落平猜想,盖好房子一定要花不少钱,而他觉得方锦年和古明月那样忙活着卖酸梅汤,一定很辛苦!

    但他的懂事,并没有缓解古明月想要暴富的心,反而更激励起古明月,让她恨不能明天就有钱买新房。

    她一手摸上方洛平的小脸蛋,眼中情真意切。

    “ 平儿,你怎么这么懂事?你才三岁半啊~”古明月的语气里带有心疼的意味。

    “ 只要有你和柠儿在身边,娘亲所受的都不算操劳,而让你们住好房子,再能去念书,就是娘追求的幸福。所以别担心,一切都有娘和你们爹爹在。”

    像是小大人的方洛平感动落泪,擦了擦泪滴,目光坚定道。

    “ 娘,我会快快长大的,到时候就由我保护娘,让咱们一家过上好日子。”

    古明月重重的点了点头。这句话对她来说太暖了,一句直中心坎。

    “ 好儿子,快睡吧,”她亲了口方洛平的额头。“娘等你长高高,成为男子汉。”

    方洛平立马闭上了眼,希望自己能一夜变成男子汉。

    (我终于明白,那句养儿防老说的是什么感觉了。)

    她瞧着方洛平,倒在床边的大手被柠儿拉进了怀中,语气是软软糯糯。

    “ 娘亲,我也要快快长大,我也可以不住新房子,你快亲亲我。”

    顿时,古明月噗呲一笑。

    没想到柠儿这个小女娃,还会吃醋。

    她二话没说,低头便照着柠儿的小脑门也来亲一口。

    方如柠学起平儿的样子,立马闭上了双眼,心满意足。

    而古明月这时也洗好了脚,心思起身倒水,却被坐在木桌旁的方锦年看见,走上前制止了她。

    “ 娘子上床去,相公到了水也要洗洗脚。”

    他抢过木盆,转身走出了屋,根本没等古明月开口发言。

    等他再进屋时,古明月已经上了床,探出脑袋,瞧见他舀出了锅里的热水,便提醒他在加入半瓢井水。

    看着他坐在长凳,往盆里申了脚,脸色没有异样,古明月这才安心收回了视线,躺下身,将方如柠抱进了怀中。

    而方洛平则盖着方锦年的被子,等他洗完脚,到了脏水,插上房门,吹灭了火烛,便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一看方洛平在自己被窝,心里很是高兴,眼看古明月的样子,照学着将方洛平抱进了怀里。

    一夜过后,天刚亮,古明月便起身穿好衣衫,动作很轻的下了木床。

    瞧见一大俩小还在熟睡,她更是蹑手蹑脚的走到灶台旁,拿起空木桶,打开了屋门。走到院中水井旁,拿起绳索绑好木桶,刚要投入井中,就听到身后的院门响起敲门声,她惊的转头看去,怕吵醒屋里的爷三,她立马丢下木桶,快步走到了院门口。

    心中猜想,这一大清早会是谁来敲门?难不成是方有礼?古明月停下手中的动作,对门外小声喊道。

    “ 谁啊,若有事,过两个是辰再来。”

    屋里的爷三还没醒,天也才刚有点亮光,她可不敢让敲门的进来,不论院外的是方有礼还是别人,都值得她警惕。

    然而话落,门外没在响起敲门声,也没有人回应她,古明月心中疑惑,但又不敢开门,想是兴许人走了,便想走回水井旁。

    谁知,她刚转身走了两步,院门外便又响起了敲门声,她惊的愣住了两秒,随之院门外来的声响,是一匹马叫声!

    (我靠,骑马来的?莫不是方锦年的仇家?)

    看过言情小说的古明月,开始幻想起。(还是,方锦年的好兄弟?还是…)

    院门外又没了声音,古明月觉着很是奇怪,便格外谨慎的走到院墙边,踩上一块大石头,扒上院墙的干草,抬脚望向院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