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十三章:院外捡匹大红马
    这一瞧,除了在她院门外徘徊的红色骏马,再不见他人踪影。

    “ 难道,是马敲的门?”

    她思量出声,在看红骏马,只见它扬起右脚前踢,拍向门板,发出咚咚的敲门声。

    古明月瞬间睁大了双眼,被它惊呆了。

    而她手中的干草,这时一把抽离墙头上的草堆,她不由向后倒去,摔了个大屁墩。

    “ 哎呦~”

    门外的红骏马敲了敲门,听声,古明月也缓不得屁股,起身揉了揉,便上前打开了院门。

    而她从墙头偷看到的大红马,此时正眼瞧看,更显的高大,健硕。

    她懵了,快步到了院外的小巷,东瞅西看,也没见一个人影。在看这大红马,心里已对它怦然心动。

    又想着自己进院,对红马不太地道,便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红马,一边伸出手,一边小声道。

    “ 嗨,你我虽素不相识,但你敲了我家的门,那我就带你进去,别怕哈~你主人来了,我就把你还给他。”

    红马静静的站在原地。她伸手碰到了马脖子上的缰绳,刚握在手里,红马往前一窜,就贴到了她跟前,吓的她当即靠住了门板,要不是另只手握上了门边,她已被红马吓的倒在了地上。

    古明月紧闭双眼,忽然间感觉脖颈湿漉漉的。

    待她小心翼翼的睁眼,只见大红马的舌头在舔自己的脖子,吓的她顿时一缩,瞧大红马头一低,在她手臂上蹭了蹭。

    虽然她没养过马,但也猜出大红马应该是向她示好。当即,拉着它的缰绳带进了院里,关上院门。

    古明月把大红马拴在了石桌旁,而自己则是回到井边,打好了一桶井水,在路过红马的身边,不由疑问了两句。

    “ 像你这样品色的马,主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吧?你主人讲不讲理啊?别来到寻你,在讹我一通。”

    她不知这红马的主人是谁,心里并不乐呵。路过红马,进了屋。

    院里,盛开到院外的桃树上,青南隐藏在其中,嘴角带笑。

    古明月刚刚的一切举动,都进入了他眼中。

    而院里出现的大红俊马,便是他带来送到门口的,想着成为拉板车的好帮手,省的他主子每日像牛马一样辛苦。

    而他没想到,古明月会起这么早,还这么警惕。但还好,大红马不怕生,并没有攻击她。只是大红马学他敲了院门,真叫他有所吃惊。

    到了屋里,古明月往锅中到入了半桶井水,往灶坑添了几块昨夜剩下的木柴。

    片刻,水烧开了。她也将昨日买的茄子土豆用井水洗过,在菜板上切好了块。转身往脸盆里到了点热水,涮了涮脸盆,泼水到院中,又进屋兑好洗脸水,放到了木桌上。

    而木床上的方锦年,这时睡醒了,耳朵里,听到了稀里哗啦的炒菜声。

    这两日卖酸梅汤,却时让他有些乏了。他立即睁开双眼,转头一看,床上哪有古明月的身影,感知方洛平还在怀中,他慢慢起身,穿好了外罩。

    可刚下地穿鞋,床上的俩娃娃也抻着懒腰醒了过来。

    方如柠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 娘亲呢?娘亲去哪了?”

    在灶台处炒菜的古明月,隐约听见了柠儿的声音,转眼向木床一望,只见方锦年坐在床边,俩娃这时也探出了头来,眯着眼睛,瞧见她,当即嘿嘿一笑。

    “ 柠儿,平儿起来啦~ 让爹爹给你们穿衣服,下地洗脸。”

    俩娃着实迷糊的坐在床上,点了点头。方锦年拿过俩娃的新衣服,一个一个的给穿在了身上。

    随即,方洛平与方如柠下地穿上昨日买的新鞋子,方锦年则是将被子叠起,一大两小到了木桌旁。瞧她在给菜添水,方锦年便给俩娃洗起了脸,动作轻柔。

    古明月看见他认真的样子,放心添进剩余的柴火,接着又到院中抱了十根几木柴进屋。

    洗完小脸的方如柠走到门口,呼吸起新鲜空气,百无聊赖的四处观看。见到了趴在石桌旁的大红马!顿时惊呼出了声。

    “ 哇~ 红马~哥哥你快来。”她叫了声正洗脸的方洛平,自己则快跑到了红马的身前,完全不知,啥是潜在的危险。

    古明月瞧见她跑了,立即拿着木铲追了出来,只见柠儿伸出手,想要抚摸红马。

    还不知红马性情的古明月,当即惊呼了声。

    “ 柠儿别碰它!”

    “ 啥?”

    小柠儿转脸疑问,一手摸到了大红马的脑门,待她在看大红马,手里更是肆无忌惮的揉着红马的毛发。

    古明月惊楞回了神,虽没看见红马伤她女儿,但还是上前将方如柠拉回屋,并耐心嘱咐道。

    “ 柠儿,那大红马站起来跟你爹爹一样高,你可不能再去碰它,小心伤到你。”

    “ 它是哪来的?”方如柠兴致勃勃道。

    “ 它是娘亲今早在门外捡的,还不知有没有病,会不会有人来寻,你莫要在去靠近,知道吗?”

    方如柠感到可惜的哦了声,她觉得大红马很温和,但她还是要听娘亲的。

    洗好脸的方洛平听言,也走到门外瞧看,那大红马健壮的样子,也是深得他心。可想到古明月刚嘱咐的话,他不敢上前抚摸,又看了两眼,便乖巧进了屋。

    将菜盛出锅的古明月,偷看了眼小平儿,嘴角带笑。

    她就知道平儿这孩子最懂事,不用跟他单独嘱咐,就能像柠儿一样听话,好好待在屋里。

    方锦年到院中泼了洗脸水,来回间瞧了红马几眼,稍微一思考,便知道定是青南买来,代替他拉板车的。

    想来,他决定让红马既来之则安之,这样也省的古明月一起与他拉板车。

    屋内,古明月让他又拎进屋一桶水,刷干净锅,开始焖饭。不到半个时辰,木床上有菜有饭,古明月给俩娃娃的饭碗里到了点菜汤,令俩娃娃吃的不亦乐乎,连连喊香。

    半个时辰过后,两大两小吃完了早饭,古明月收拾起碗筷,方锦年则洗唰起碗筷。

    太阳升起,古明月看着位置,估摸时辰已有六七点。方锦年看她分起酸梅汤的配料,便拿起俩木桶,打了两桶水进屋。

    接着就当起了烧火工,一个时辰过后,酸梅汤煮好了,也冰好了,开盖一尝,还是那个酸甜可口的滋味。

    而这回,俩娃娃各喝了半碗,就说要到院子玩。等她与方锦年搬着酸梅汤出屋,瞧见俩娃蹲在院中,目不转睛的看着距离他们有两尺远的大红马。

    她才明白,俩娃有多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动物。

    于是古明月没有劝俩娃离开,直接与方锦年到了板车旁,放下一大桶酸梅汤,开始拿绳绑住,接着又将屋里的另一桶拿到了板车上,俩人废了牛九二虎之力,把板车拉到了院门口前。

    但其实,方锦年并没有手上使劲,为的就是对古明月耍赖道。

    “ 娘子,相公好累,能不能用那匹大红马拉板车?”

    他指向大红马,古明月也知道人拉板车太辛苦,于是暗自思量了会,便点头同意。

    “ 行,我看看。不过要是有人来找它,从茶楼回来,相公还是要拉板车。

    方锦年快速点了点头。

    心想,要是有人来找,那定是讹马。

    古明月走上前,红马瞬间起身,一旁观看的俩娃目瞪口呆。

    “ 马儿,真的好高~比娘亲还高半个头。”方如柠诧异惊呼。

    古明月瞧见立即止步,红马也到了她身边,围着她转了转,蹭了蹭。

    她能感受到红马没有恶意,便试探性的伸出手,摸了摸红马的背脊。

    眼见红马没有反应,看似非常温和,古明月低身解开了石桌下的缰绳,起身牵着红马到了板车钱,一边轻声与它说话,一边将板车的绳子系在了红马的背脊上,与缰绳链接。

    “ 乖马儿,你帮我个忙好不,帮我送了这车酸梅汤,我给你好吃的。”

    红马被她摆楞着,没有丝毫反应,十分温顺。她欣喜的瞅了瞅,到院墙边,踮起脚,拽下了两缕干稻草。

    “ 眼下,我只有这干草招待你,要是今日回来的早,我带你去小林山,那块全是绿草绿树,保你吃个够。”

    干草递到了大红马的嘴边,马儿嗅了嗅,张口吃下。俩大俩小见了,都很欣喜。

    还躲在桃树上的青南,见此倒很是惊讶。

    因为卖他马的掌柜说,这红马虽体型健壮,比别的马有力气,能跑六百里路,但是马性孤傲,只有它合眼的人给它喂草,它才会吃。不然,从来都是自己找草吃。

    而因这红马,卖马的掌柜还为此头疼一阵,当一直喂红马的伙计走了,大红马是不吃不喝,除非带到山上,他自己找草吃,不然就绝食。

    他那时还不信,喂了红马点鲜草,当真是瞧都不瞧他。但看红马的体型,又想到云安县的小林山,他还是为方锦年买下了这匹红马,那卖马的掌柜当时一激动,还少要他一百文钱。

    毕竟马若挑人,不吃不喝,让其活着,便很是费事。达官贵人还不愿买这种既矫情,又不是很珍贵的马种。平民百姓又很难买的起马,好不容易买一匹,更不会选匹难伺候的,青南也算是解决了卖马掌柜的心头火。

    思绪回转,青南没想到竟让他歪打正着,给红马寻到了有眼缘的主子。

    想来,一切是命中注定的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