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十四章:有礼来此,当了小掌柜
    院中,大红马吃完了古明月手中的干草,向前迈步,蹭了蹭古明月的肩膀,板车也随之被拉动,看起来毫不费劲。

    古明月欣喜的捋了捋红马背脊的毛发,转身推开院门,当即,瞧见了站在院门外的方有礼。

    他右手半持空中,向是刚要敲打院门,俩人相视一眼,古明月便收起笑意,退到了院里,语气平淡道。

    “ 三弟可是来谈这屋子,院子?”

    方有礼轻笑点头,扫看了一眼方锦年。

    ( 想当初,你未变痴傻,就是姜氏的儿子,也比不上你在老头子心里的位置。可如今,竟如此落魄,活该啊~)

    面对方锦年,方有礼心中并没因同为庶出这点,而对他而颇有同情。反倒是心中爽快不已。

    只因,当初方锦年的存在,不但比过了姜氏的儿子,还让他在老头子面前变的可有可无。他曾受过的屈辱,比如今的方锦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时,方有礼被古明月带到了石桌旁,坐下谈话。方锦年坐在了他对面,顶着一张神色呆板的脸,看的他极为舒心。

    “ 三弟,我与你二哥住进来时,并不知是这你母亲的庭院。二嫂也不予你绕弯子,现今我与你二哥手中连一两银子都没有,根本没钱搬到别处,这庭院房屋,暂时是不能还与你。”

    古明月心想,方有礼若真像姜氏所说,一直在外闯荡,如今突然回来,定是另有所图,毕竟书里简介,写他是大反派!

    昨日他还说自己是回云安县开布行,那手中必是不缺钱,又怎么会相中他娘这老房子,除非是特别怀念他母亲!而亲王府,客房也不在少数。

    所以,就算她暂时不搬走,也不会影响方有礼在云安县生活。

    想来,古明月刚加坚定,自己不能松口。

    “ 但三弟放心,二嫂绝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我与你二哥和俩孩子在这住的时日,你大可收租金,就像客栈收房钱,只要价格合理,二嫂日后慢慢还你,等挣够了钱,我们就立马搬走。”

    瞧她神色认真,方有礼伸出的手,落到了她身前,点了点石桌。

    见此,她下意识将手抽到了石桌下。

    “ 唉,二嫂莫见外,一切都好说。我可不同姜氏,若二嫂不愿,我绝不会逼你和二哥离开这地方。也别谈什么钱,我与二哥算是亲兄弟,只要二嫂能记住三弟的好,日后全当个人情还与三弟,就可以了。”

    听言,见方有礼露出一副好人面相,古明月没有心怀感激,反倒很是怀疑。

    ( 银两好还,人情可难还。方有礼这个大反派,想搞什么花招?)

    她没疑问出声,思量片刻,点头同意。

    “ 依然如此,二嫂也不推辞,但来日人情,若不是我力所能及之事,莫怪二嫂没人请味。”

    方有礼展演一笑。“ 不会,一定是二嫂能做到的。”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扫视了她一眼。

    昨日黄昏,他就瞧他这二嫂长的还挺标致,如今在看,果真面若桃花,楚楚动人。

    方锦年看在眼中,心生不悦。

    “ 喂,你要是没事就走吧,我还要和我娘子上街呢。” 方锦年开口驱赶。

    放有才撇了他一眼,根本没拿他当回事,但想着等下有事在身,便也起身行礼。

    “ 那有礼就不打扰了。”

    他转身走向院门,古明月牵起俩孩子与方锦年尾随在后。

    路过红马身旁,方有礼停步伸手,不由好奇道。

    “ 这红马看着挺健壮,二嫂哪里买的?”

    他想,口口声声说没钱换房的古明月,还能有钱买好马?

    他大手碰上了红马的毛发,刚接触,红马顿时仰起前蹄,惊的方有礼立马抽回了手,要不是步子后退的快,他胸前已经挨上一记马蹄掌。

    而见此的古明月与方锦年,还要身旁的俩娃娃都惊讶不已。刚刚还十分温顺的大红马,怎么突然脾气暴躁了?

    古明月惊讶了一瞬,随即寻看起板车上的木桶,好在没有酸梅汤从中洒出。她松了口气,走到红马的身旁,试探伸手安抚,红马没有了反应,一动不动的让她摸。

    古明月只好对方有礼编起谎话。

    “ 对不住了三弟,我这红棕马认生,是我前些日子卖茶挣了钱,去云都一家马厂买的。不然,我和你二哥天天拉着板车出门,身体根本吃不消。”

    方有礼收起了眸里那股狠劲的眼色,付之一笑。

    “ 原来如此,无妨,我不会跟一匹牲畜计较,更可况是二嫂你的马,有礼告辞。”

    古明月轻点了下头,等方有礼走远,她将平儿递到了方锦年的手中,牵起马走到了院外的小巷,方锦年牵着平儿,锁上了院门。

    到了云安街,她们一家今日的出现,更是引人注目。高大的红马,蹄声响两,换了衣着的古明月与方锦年像是才子佳人,外貌等对,俩娃娃也是好看的不得了。

    这让有些曾看不起方锦年一家的人,很是嫉妒。背后议论方锦年这傻子,就是靠着不检点的娘子,才过上了这般好日子。

    不然他娘子,哪里会有酸梅汤的配方,一定是勾引外县的哪个男子,用人肉换到的。

    街道上,污蔑声,赞叹声,此起彼伏。古明月听着虽生气,却并不将这些污蔑的话放在心上。

    ( 这就是好日子?换身衣服,不饿肚子,就让你们这么妒忌?等着吧,老娘还要成为云安县的首富呢,到时你们眼馋去吧。)

    想着,古明月步伐更加自信,牵着小柠儿的手,哼起了歌。

    “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刚想为古明月伸张正义的方洛平听声,扬起小脑袋,细细的瞧向古明月,看她神色自然,嘴角带笑,好像完全不在意。方洛平懵了,那他是骂他们,还是装作没听见?

    “ 娘,你唱的什么?”

    “ 儿歌~ 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方锦年瞧着她唱歌,眼神疑惑。

    他见过古兰月怒打李嬷嬷与下人,与姜氏顶嘴,以往也会跟人在街上扭打。怎么如今,对污蔑她的人,却变成视而不见了?

    很快,两大两小到了一品茶香的后门,土豆在此等候多时,瞧见古明月换了衣着,很是惊艳,在看她手中牵的大红包,顿时惊讶不已。

    “ 我的乖乖,小掌柜,你不是拿昨日挣的钱全买了这匹马吧?”土豆的视线在大红马身上扫视个不停,心里连连赞叹。

    ( 这大马太漂亮了!跟大掌柜的白马有的一比。)

    “ 额,你说是就是吧。”古明月笑脸回应。

    周围因大红马停步围观的人,不在少数,她懒得在做解释。

    就这样,土豆和方锦年照常一样将酸梅汤搬进了茶楼,只不过这次不在后门摆摊出售,而是在一品茶香的前后门挂上了块牌子,上面写字两行大字。

    “ 进店坐足半时辰,白喝一碗酸梅汤。”

    许乔笙这时来到了茶楼,走到后门瞧见字牌,没问原由,但看见大红马,倒是饶有兴致的上前瞧了瞧,随即询问古明月。

    “ 给它起名了吗?”

    古明月有些心虚,这捡来的马,哪敢起名。

    “ 还没。”

    “ 我能摸下吗?”

    “ 我不知道。”

    “ 不知道?”

    “ 它有些怕生。”古明月上捋了捋红马的毛发,试探下它还会不会踢人。

    “ 它跟你说的?”

    许乔笙认出了大红马的品种,也知道它的习性。

    “ 哈,掌柜真会说笑。”古明月尴尬的眼神躲闪。

    “ 那我可以摸它吗”

    “ en…可以,但掌柜小心点。”古明月无奈提醒。

    只见许乔笙盯着红马,说道。

    “ 你的主人许我摸摸你,莫叫她丢了面子。”

    大红马不为所动,似乎真能听懂人言,只见许乔笙的芊芊玉手抚摸上了红马的背脊,耳朵,而红马完全不显排斥,这让古明月顿时松了口气。

    许乔笙收回了手,赞叹道。

    “ 这是匹好马,日后悉心照料,当你遇危难时,说不定它还能救你一命。”

    许乔笙这话让古明月摸不着头脑。

    就一匹好看健壮的红马,日后能救她一命?怎么救?思考了下,古明月又觉得人言可畏,猜想许掌柜或许说的是真的。

    而她也喜欢这大红马,心想若今日无人来找,那她日后定会好好照料。

    “ 茶楼没有马厩,红马在这会招贼,让土豆牵着这匹红马跟我走,等闭店,小娘子在领走。”

    古明月知道他是好心,便对红马说下午在去寻它,让它跟着土豆走。

    果真,红马不扯不闹,顺利让土豆牵走,牵到了香满堂后院的马厩中。那里还有着许乔笙的大白马听风。

    没了红马的板车,被方锦年又拉到了胡同里存放。

    俩个娃娃则听古明月的话,只在柜台里待着。而她便和土豆在旁交谈。

    “ 土豆,等下你再去前后门挂快牌子,写今日进茶楼,免费听书一小时,若在此处花上十文吃糕点,可免费听书三小时,在加送一碗酸梅汤。”

    “ 听书?”土豆懵了,茶楼里的说书的人早不干了。

    “ 对,听书,若有人问你什么书,你就说书类繁多,客人想听哪种?若他们说了类型,你没听过,就说茶楼有类似的书,可以进来听听,明白吗?”

    土豆更加懵了,点了点头,很是纳闷。

    “ 明白,可茶楼哪有说书的?还种类繁多,这不是欺骗百姓吗?要被人报了官,你可就连累了我家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