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十七章:四十份炒饭
    不久,有一客官忍不住了,叫土豆给他上了一杯茶,两块糕点,付了四文钱。

    而喝上茶吃上糕点的客官,也觉着很是香甜可口,不由赞叹,神情自然,听着古明月讲的小说,更是表现的十分惬意。

    这一瞧,周围的男客官彻底坐不住了。他们想着回家用饭,在回来听书,必要花上几文钱,还不如要上几块糕点茶水,继续无偿听书。

    想来,一众客官,有的单点,花上几文,有的则是几位一起出钱,拼茶,拼糕点。花上个十几文。

    很快,土豆被客官招呼的已经忙不过来,看向无事闲坐的方锦年,土豆还不好意思找其帮忙。

    直到他靠在一旁休息,有客官又叫他名字,他刚想答应,却见方锦年起身寻问。代替他给客官去上茶端糕点。

    不到半个时辰,四十份糕点,二十壶茶水,加上土豆又煮出的三十壶茶水,如数点空,古明月借着喝水歇嗓子的原由,下台去叫土豆出去在买五十份糕点,回来在准备五十壶茶。

    土豆立马跑出了茶楼,方锦年则代替他招呼新进茶楼的客人,给客人盛了无偿酸梅汤。

    片刻,土豆挎着一篮子被黑布遮盖住的糕点,从后门快跑进了柜台的后屋。

    随后拿出柜板上的盘子,开始将糕点摆上,又回手去烧茶水,分茶叶,忙的不可开交,歇都不敢歇。

    这比茶楼以往生意火爆时,还要让他忙碌,但瞧着一分两分的盈利,土豆有些担忧,怕是最后会赔本。

    此时,在茶楼内的客人,对土豆的呼声越来越高,让还在烧水的他,不得不分神走出后屋。

    他扫眼一看,方锦年在给客人上茶,而端过茶水的客人都客客气气的点头回应,一旁的客人就算有需要也不叫方锦年,而是高声喊他。

    ( 有位亲王当爹,就算傻了也无人敢小瞧,不像我,累到没了笑脸,都会被挖苦。)

    想来,土豆叹了口气,上前拉过方锦年,拜托他去茶房去看火烧水。方锦年没有拒绝,转身离去。

    他则是对招呼他的客人笑脸相迎。

    “ 来啦,客人想点什么?”

    “ 七杯茶,两块绿豆糕,两块桂花糕,三块红枣糕”

    一张桌七位大汉,纷纷从怀里掏出了三文钱,凑齐钱数,递到了土豆手中。

    他笑着接过,又走向另一桌的客人。

    同样,也是单点茶水和糕点。土豆很纳闷,明明点成壶的茶水,成盘的糕点更合适,可跟本没几桌点的。

    他不知,这就是古明月盘算的盈利点,因一壶茶十文钱,到在茶碗里也就六小碗。而每碗茶是两文钱,若单点六碗,那之间相差的价格是微乎其微。

    而在茶楼听书不走的,大多是男子居多。那一帮大老爷们,坐到一张桌,除非认识,不然是没脸面去张口问其他人,要不要跟他拼茶,拼糕点。

    况且一张桌,大概只会坐六七位客人,不论是拼一壶茶,还是一盘糕点,总会有人喝不到,或怕谁吃的多,再或者是出钱不匀。

    而一群男人,自然不愿意为一文两文去计较,反而自己单点茶一碗茶,一块糕点,会吃着舒心。

    土豆刚也听古明月的话,去了她介绍的糕点铺,开口说买四十包,掌柜就把每包十二块,卖八文钱一包的糕点,以五文钱的价格卖给了土豆。后来土豆又去买了五十包,掌柜直接按每包五文钱,四十五包的价格卖给了土豆五十包。

    这便是小赚一笔。

    而在茶水里,十两普通茶叶卖十文,在配上二两好茶,三文一两,就能泡出三十壶口感略佳的茶水。

    每壶茶水还不到两文钱,分碗卖,每壶可以净赚十文钱。

    慢慢的,柜台曾放置银两的钱盒子,被土豆收来的文钱装满。

    古明月又开始上展台说书,而这一说,便到了黄昏,历经了四个时辰,土豆准备的五十份糕点,如数点空,五十壶茶水也没够。

    尽管途中有人离去,但也有客陆续进入这茶楼,晌午便没有空座的茶楼,此时是人满为患!

    一楼的过道,二楼的木围栏,没有一处空角,站满了男女老少。

    没错,吃过晚饭的男女听到一品茶香今日的无偿听书与酸梅汤,都抱着孩子来此。

    因为太阳一落山,有的人家也不舍得点蜡烛,只能上床休息,听见云安县第一茶楼有说书的,灯火通明,便都来瞧瞧。

    看见说书人是古明月,更是稀奇的驻足观看,谁知不知不觉的就听到入迷,跟身边人一样要起茶水糕点。

    土豆身上扛的小钱袋,是来回走一趟就得到柜台里倒进盒子,最后只能脱下身上的马甲包起成堆的文钱。

    “ 你们饿不饿?”

    瞧着还很精神的俩娃,坐在柜台里,不哭不闹,玩着花绳。有点饥饿的土豆,开口询问。

    方如柠听声点了点头,方洛平则是摇了摇头道。

    “ 不饿,娘亲说等月亮升起,就带我们回家吃饭。”

    听言,土豆跟泄了气的皮球,转身到了茶房,就着一碗茶,吃了两块红枣糕。

    “ 哎,只能拿你垫垫肚子了。”

    吃完,土豆从怀里掏出了四文钱,又拿起俩块红枣糕,出了茶房。

    到了柜台,将四文钱放进了钱袋,转手将两块糕点递给了柠儿与平儿。

    “ 拿着吃吧。”

    柠儿伸出小手,却被方洛平一把抓住。

    “ 柠儿,我们不能白吃别人的东西。”

    方如柠哦了一声,收回了手。

    土豆皱起眉头,笑道。

    “ 小娃娃,鬼机灵。”

    话落,土豆拿着糕点,到了正在刷茶碗的方锦年的身旁,一把拉起他,让他擦了擦手。

    “ 这个,请你俩娃吃,你拿过去给他们。”

    “ 为何?”方锦年擦了擦手,接过了红枣糕。

    “ 因为小娃娃不能饿肚子,会像我一样长不高。”

    听言,方锦年打量了土豆一眼,目测一米六几,比他要矮一个头,当即说了声多谢,转身走到俩娃身旁递上了糕点。

    而土豆被他果断的答谢,刺中了心窝。

    (说说而已,竟然当真。)

    瞧见俩娃吃的开心,土豆又瞬间释然,听见有客人招呼,立马跑了过去。

    半个时辰过后,古明月在展台上停止了说书,已口干舌燥的她,连喝了两碗温开水,才敢大声说话道。

    “ 想必在坐的客人,还有是晌午来的,多听我讲了两个时辰的书,感想如何?”

    她在提醒有些人无偿听书,已经超时了!但楼上楼下,无人回应。这在古明月意料当中。

    她显着笑脸继续道。

    “ 其实在我这听书,也不贵,只要五文一小时,但是晌午来这的客人,想必现在已经饥肠辘辘。我呢,也讲的有些肚饿。所以听书超时的某些客官,本该付的十文钱,今日我就替我家掌柜决定,也免了。而想回家用饭的,可以走了。”

    说着,古明月向土豆招手。

    “ 我现在,要叫我们茶楼的伙计去酒楼买来炒饭,四文钱一盘,如果有受不住饿,还想听我在讲书的客人,也可以付钱点一份。当然,一切全凭客官自愿。”

    话落,古明月在土豆耳边嘱咐炒饭的做法与配料,并要他给自己带来四份,又从怀里掏出了十六文钱,在众客官的眼中,递到了土豆手里。

    “ 好嘞。”

    土豆收起钱,转身跑出茶楼,前脚刚到门外,后脚就听身后有客人叫他止步。

    “ 伙计等等,给我来一份。”一壮汉掏出四文钱,朝着门口的土豆招手。

    土豆转身到了跟前询问。

    “ 有啥忌口的?吃胡萝卜吗?”

    “ 没有,吃!”

    “ 好嘞。”土豆接过了文钱。

    一时间,楼上楼下,有着五六十位客人喊叫土豆的名字,他们虽不知炒饭是何物,但就冲这不知道的劲,想来一定好吃。

    而这群人就是听书超时的客人,按理说要掏出十文钱付给茶楼。但如今不用,花钱买饭是给自己吃,便都乐意至极。

    一时间,土豆又收了二百文。

    随着,是马不停蹄的跑向了香满楼。

    一进门,土豆气喘吁吁,瞧见安然坐在柜台里,看着账单,喝着香茶的许乔笙。

    “ 掌柜,你可真坐的住,快,”土豆上气不接下气的扶着柜台。

    许乔笙抬眼,只是淡淡一看,收回了视线。

    “ 何事?茶楼遭人拆了?”他语气很是平缓,不因猜测而激动。

    土豆翻了个白眼,晃了晃手。

    “ 不是,我没空解释了,快叫厨子来四十盘炒饭!”

    听言许乔笙挑了下眉头,抬眼道。

    “ 你自己去后厨说。”

    对此,土豆不愿与他置气,直接自己走到了香满堂的后厨。

    掀开门帘,一男一女坐在木墩上,吃着黄瓜,聊着天。

    “ 包子叔,平常这个点没客来,掌柜不都是让闭店关门吗。今日是咋了?还不走,这他不走,咱也不敢撤。”

    大厨的徒弟小红,略有埋怨。走进厨房的土豆,炸了眨眼,全当没听见。

    “ 包子叔,来四十份炒饭。”

    听声,大厨刘包子和徒弟秋红发现了土豆。刘包子几口吃掉了手中的黄瓜,擦了擦手,惊讶道。

    “ 你说啥,四十份炒饭?你小子没拿叔开玩笑吧?”

    “ 没有!”土豆认真道。“ 包子叔你快点,

    我茶楼里还有一堆客人等着呢。”

    “ 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