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三十八章:分钱许掌柜
    “ 唉,好!”

    刘包子欢喜一笑,转身打开一锅盖,里面满满一锅米饭,要炒四十份米饭,足够了。

    只见他打开火,倒入了两大勺油。

    “ 我刚还犯愁,今日就两位客人点了米饭,剩这一大锅,丢了甚是可惜,但掌柜还不让留,必须明天焖新饭。这下好了,剩不下了。”

    刘包子乐呵呵切起葱花。

    “ 这我还没炒过米饭,就加点葱花点缀一下吧。”

    土豆听着,想起了古明月的嘱咐。

    “ 等等包子叔,炒饭不是这样做的,还需要别的配菜。”

    “ 啥?”刘包子懵了下,随即应承。“ 那好,土豆你说,我听着炒,但要不好吃,回头客人可不能找我。”

    土豆点了点头。

    “ 放心吧,出事我担着。”他说的大气,心里却有点虚。

    于是,刘包子按照他的讲述,准备了胡萝卜丁,黄瓜丁,将鸡蛋打入碗中,蛋清蛋液搅扮融合,倒入热油中,快速翻炒成丁,随后加入细盐,米饭,酱油,翻炒到米饭变成均匀的酱油色,加入黄瓜丁,萝卜丁,继续翻炒,直至粒粒分明。

    一口大锅,炒的刘包子汗流浃背,小徒弟秋红在旁摆放好盘子,便要上前给刘包子擦汗,土豆瞧见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手帕,给刘包子擦起额头。

    刘包子随意一看,惊了一跳。

    “ 哎呦,土豆啊。”

    “ 嘿嘿,包子叔。”

    “ 快,让开,让开~”

    刘包子炒好了米饭,大勺一轮,一扣,一盘米饭出锅。

    就这样连续四十多勺,累的刘包子直晃胳膊。

    在瞧做好的米饭,酱油的色泽,覆有一层金黄亮的光亮,黄瓜丁与胡萝卜丁的搭配,更显色彩丰富,不用尝,就香味飘散。

    土豆转眼看向锅里,见剩有两勺米饭,他立即找出一双一筷子,在锅边扒拉了两口,香的连连惊叹。

    “ 我去,小红你来尝尝,味道太绝了!”

    他吃的忘乎所以,一时间被米饭噎住,转头走向水缸,拿起水舀,不住猛喝几口。

    秋红在一旁看的眉头微皱。

    “ 不必,你在不回茶楼,这些饭就凉了。”

    土豆收到提示,立即以他所能,拿起小红打包好的饭盒。

    一盒装有两盘炒饭,他胳膊夸俩盒,手里拿俩盒,走出了后厨。到了柜台,立马向许乔笙求支援。

    “ 掌柜的,给我派两个人,我一回拿不过去。”

    许乔笙听言,也通情达理,叫出秋红,去找睡在客房的两个伙计下楼,名叫王一,王二,帮土豆拿着饭盒,来回走了两趟。在回到香满楼,是彻底精神抖擞,与许乔笙描述茶楼人满为患的场景,与众人对炒饭一致好评。

    他们都瞧见柜台里,那一兜兜的文钱,好生眼馋。

    许乔笙听闻只是轻笑了下,便叫他们闭店关门,上楼休息,自己则点起灯笼,漫步到了一品茶香。

    进了门,瞧见他的古明月没有停下言语,他瞧着一楼的客人也没表现出惊讶,而是神色淡然的进了柜台,土豆立即送来一方凳。他坐到俩娃的身边,瞧见还在吃饭,脸上肉嘟嘟的,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俩娃的脑袋。

    方锦年快步走到柜台,瞧见出声制止。

    “ 拿开你的手,谁允许你摸我的柠儿跟平儿。”

    许乔笙不怒反笑,收回了手,出声回应。

    “ 刚听回去的伙计说,你在这帮了土豆不少忙,怎样,有兴趣来我这打工吗?”

    好家伙,这一句,让方锦年黑了脸。

    一旁的方洛平观看到,将嘴角的饭粒拿起吃掉,转头对许乔笙说道。

    “ 我娘已经叔叔你的生意伙伴,怎么,还想拉拢我爹?”

    许乔笙笑而不语,简单拉拢二字,就将方锦年的身份提了上来,可与他相提并论。

    “ 你儿子很聪慧,可以送去念书了。”

    方锦年面无表情,嘴角扯起一抹微笑,所谓皮笑肉不笑。

    半个时辰过后,古明月宣布茶楼闭店,想继续听小说的明日再来,晌午之前来的客人,三文钱一小时,后者五文,说书时间,也改为一天四个时辰。

    听完,众人起身排着队,往门外涌去,足足过了四五分钟,茶楼才算客空无一人。

    古明月让土豆立即闭店,关上了茶楼前后门。

    她瞬时累的爬在桌子上,也不顾什么妇人礼仪,就枕着胳膊,有气无力的与许乔笙对话。

    “ 今日,别看客满,银两怕是只有一半。但来日方长,我定坐到茶楼日入五两。”

    瞧她筋疲力尽还在同自己认真讲话,许乔笙没有疑问和不满,而是赞同道。

    “ 不错,来日方才。在下,定会等到小娘子兑现诺言的那日。”

    古明月欣慰一笑,趴着桌子又歇了一会,才起身叫土豆拿出今日所挣的文钱。倒在桌上,文钱铺满桌面。

    不叫他人,古明月数起文钱,方锦年上前陪同,土豆瞧着一桌子的文钱,在看窗外已黑了天,心想这要多久能查完?

    便走到许乔笙的身边,试探开口。

    “ 掌柜,这天色渐晚,等文钱数完,他们一家回去怕是路上不安全,要不,你和我帮帮忙?”

    许乔笙看了他一眼,挪步上前,出乎土豆所料,坐在古明月对面,帮着数文钱。土豆见此一笑,立即加入其中。

    而这四个人,数完一桌文钱,也花了半个时辰。最终加减,换算,共盈利将近二两银子。古明月拉起方锦年,对许乔笙认真道。

    “ 明日,我会再接再厉。时辰不早,我们就先回去了。”古明月分文未拿,秉持一码归一码的原则,将文钱如数推给了许乔笙。

    “ 慢着,小娘子拖家带口在我这忙了一整日,工钱还是要拿的。”

    说着,许乔笙将桌上的文钱一分为二,一半退到了古明月的桌边。

    她想出言拒绝,只听许乔笙又说。

    “ 若小娘子天天都想着,一月之后赚到我的一百两,现今分文不拿,那未免不切实际,你与你的相公和孩儿可都需要银两过活。”

    听言,古明月想到自己的俩娃,顿时虚声接受,转身扯过桌上的黑布,将半桌的文钱划进黑布之中,揣进了胸前,鼓出一圆圆的肚子。

    许乔笙瞧见噗呲一笑。古明月还以为是笑自己不矜持,立马解释道。

    “ 我这人实诚,既然掌柜愿分我一半,那我也不扭捏,在此多谢掌柜。”

    许乔笙点了下头,回应起。

    “ 不必客气,这是小娘子应得的,只是你这肚子,旁人看了还以为怀了第三胎。”

    古明月低头一看,抬脸一笑。

    “ 无妨,黑灯瞎火,无人能看出。”

    她转身走进柜台,定睛一看,俩娃娃趴在桌上睡着了,那安静俊俏,压着脸蛋的小模样,顿时把她看的心都融化了。

    是轻手轻脚的抱起了离她最近的方如柠。

    “ 娘亲~”方如柠感知睁眼,瞧见是她,又安心在她怀中入睡。

    方锦年瞧见她的眼神,立即上前抱起了方洛平。走回许乔笙面前,她询问起红马的状况,许乔笙便点起灯笼交与土豆手中,让他把红马牵来。

    土豆心想着,古明月他们早点走,他就能早点休息,便没犹豫,立即跑出了茶楼。

    片刻,他牵着红马,回到了茶楼正门外。

    古明月瞧见,让方锦年去把板车拉到正门,因天黑,土豆提议一同前往,帮忙照灯。

    而方锦年怀里的平儿,则不得不递给许乔笙抱一会,虽不情愿,但为了早点回家,方锦年还是听话照做。

    “ 坐,站着费力气。”

    许乔笙抱着方洛平坐下,姿势相当正确。

    古明月应声坐下,笑道他不像是第一次抱孩子。

    许乔笙也没隐瞒,自称以前在塞外收留过很多弃婴,会跟仆人一起照顾,久而久之,抱孩子的手法便有了经验,知道怎么抱会让婴孩不感觉难受。

    古明月听言,赞叹许乔笙心地善良,令人钦佩。这让他一时失了神。

    扪心自问,他也非良善之人。

    烛火通明,此时她在眼前,许乔笙还是忍不住出声疑问。

    “ 不,比起我,小娘子更让人敬佩。可在下还是不明白,你为何会选方锦年?他若是治不好痴傻,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作为,更不会被加官封王。而这俩孩子,不是你生的,你却视如己出,又如此卖力的挣钱,反手养着这爷仨,小娘子,你图什么?”

    许乔笙已看透了世间的尔虞我诈,金钱名利,但在古明月身上,他却瞧不出个所以然。

    “ 图个心安理得呗。我也不想论前事如何,就现今,我觉得我相公就是比其他男子好,他虽痴傻,也没与旁人一样心有自负与傲气,反倒是单纯,善良,很听我的话。而我若是一辈子都离不开他,那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在有第三个孩子。柠儿和平儿,便是我余生的光亮,也只因为爱,无关利益。”

    古明月说的坦然自若,在许乔笙的眼中美化了模样。

    茶楼外,方锦年拉过了板车,将拉绳拴到了大红马的身上,接着进屋叫她,抱回了许乔笙怀里的方洛平。

    而刚进门,瞧见这般景象的土豆,又立马帮古明月拿起带来的木桶,水瓢,放到了板车上绑起。

    等方锦年与古明月抱着孩子走出门,瞧见,对他道了声谢。

    “ 不用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