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四十二章:小公子(2)
    王二走进了茶屋,古明月正坐在屋里喝茶歇息。

    他走过来摊开手,露出一块碎银。随即将小公子说的原话如数说给了古明月听。

    当即,她放下茶碗,神色平静,眸里看不出是喜是怒。

    语气淡然道。

    “ 知道了,你把这银子还给她,跟她说。我是给这的掌柜打工,不是给哪位客官,歇息的时间到了,我自然会上台。叫她收好这银子,出门在外,最不可露财。”

    王二听闻点了下头。没有质疑,也没有劝说,直接返回到那小公子的面前。将古明月说的话如实转述。

    被叫小公子的她,听言,瞧了瞧周围一直笑嘻嘻看他的众人。顿时觉得古明月提醒的有理,立马接过银子,揣进了怀里。

    虽对古明月不识抬举的举动有些生气。但也知道这个小娘子,是个好人。

    王二离开,被另一边的客人叫去。此时正值晌午,有些肚饿的客人便叫过土豆,与王一王二。

    点茶水与糕点的客人越来越多,土豆三人忙的脚不离地,恨不得长出八条腿,八只手来去端茶水糕点。

    方锦年坐在柜台里抱着方如柠,真听土豆的话,全程都没起身去帮忙。

    角落的小公子,见旁边的男男女女吃的正香,便也好奇的想尝尝,招过王二,一开口就是一壶茶,十块糕点。又掏出了她那快碎子。

    王二眉头微皱,寻询她有没有文钱或碎银,她却摇头,催他上吃的。

    与是王二只能拿着银子,再找古明月。因为柜台里的钱盒子,根本找不开小千文。而古明月见此,也头痛了下,若拿着银子出外兑千文钱,会比较麻烦。怕是一家兑不出。

    想来,古明月让王二端去那小公子要的茶和糕点,接着让他转告小公子,剩余银钱等茶楼今日关门时候在找给她。

    若不同意,王小二再去外面的铺子兑钱。

    对此,王二照做,小公子听言点了了头,表示可以晚些找他钱。而瞧见茶与糕点,她立即尝了口,顿时瞧了瞧周围人,纳闷的又喝了口茶,吃了口糕点。

    随即摇头纳闷。

    “ 也就一般般,怎么都吃的好像很美味似的?”

    她从小锦衣玉食,吃的糕点,喝的茶品,都如云都是皇子一般。

    所以,这种普通的糕点,茶水,只会让她眉头一皱,略有嫌弃。

    而与她同座一桌的平民,则眼巴巴的瞧着。小公子将面前的茶壶和糕点盘推开,与她同桌的四个平民说道。

    “那,给你们吃吧,算是我请客。”

    同桌的几人看出她有钱,心口不一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后,还是拿过茶壶倒茶,吃起了块糕点,样子满足不已。

    这时,休息时间已过,古明月从茶屋里走出,上台继续演讲小说。

    小公子听了会,自动忘了糕点茶水的不愉快。听的不亦乐乎。

    “ 李诗诗回京路上,被她父亲寻到,派出下人将她压回了家,徐林方才顿悟,她是位女子。过了数日,许林对她思念不已,前去李府看她,可她父亲对他是闭而不见,李府的下人看他执着等待,便告诉他府上的小姐已被许配给了富家公子,明日便定亲,让他死心离开。”

    古明月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为背景,穿插篡改着故事,听的旁人信以为真,当得知许林因爱而不得,思念成疾所死,茶楼内的一众客人都是神情落寞,不禁替着可惜。

    在当得知李诗诗被强行塞进轿子,半路跑走奔到许林的坟头,如泣如诉。一众客人都是心生悲感,有些女子妇人甚至低头摸上眼泪。

    在听新郎追到坟地,李诗诗却宁死不从,一头可在了许林的木碑上,当场自尽。

    众人不禁叹气,感叹李诗诗的忠贞不渝,也叹世间造化弄人。

    “ 新郎江门瞧着李诗诗的尸身,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随他眼角划下一滴泪珠,只见有两只蝴蝶从许林的墓碑后缓缓飞出,颜色一粉一蓝,彼此环绕,翩翩起舞,最后不见踪迹。”

    古明月讲完了故事,一拍板,茶楼里却无客回应,他们的情绪,还沉浸在故事里。古明月一看,立即补了句。

    “ 本书完。诸位客官,本店要打烊闭店了。”

    她的声音很大,语气却很柔和。

    众人听见回了神,拍起参差不齐的掌声,随着人头攒动,一个个走出了茶楼。而土豆则和王二站在正门收最后一时辰的听书钱,王一则在后门收。

    片刻,只见小公子抽搭着鼻子,跟随众人到了前门,王二瞧出是她,伸手一把拽住。她抬起头,听王二说道。

    “ 公子留步,你的钱还未找,先进茶楼稍等片刻。”闻言,她点了点头,转身从人群中,又挤回了茶楼。

    片刻,整个大楼内,除了她在无客人留下,古明月从茶屋中走出,与她打了个照面,伸手请她坐到身旁长凳上。自己则从装满文钱的铁盒子里,与方锦年查出了九百四十文钱,接着找来一布袋装起,拿到了小公子的面前。

    “ 给,这是找你的钱。你那块碎银,我估摸值个九百多文,所以这钱袋里除去你在本茶楼花掉的,我找公子你九百四十文。”

    被叫小公子的她,直直看着古明月,眼睛是连瞧都不瞧这桌上的钱袋。半晌,她开口说话。

    “你这小娘子,为何把那男女,讲的如此凄惨。我要你重新说个结局给我听,这钱我就不要了。”

    听言,古明月浅浅一笑。

    “ 公子不要难为我,明月说的故事都是亲眼在书上看到的。若公子让我重新说个结局,明月可不会。这钱你还是收好。”

    听她出言不从,一脸淡定。被叫公子的她,顿时摇头晃肩,露出一副哭唧唧的模样。

    “ 啊~我不管,我不管,这钱我不要!你必须给我重新说个结局!我要他俩在一起!要不今天我就不走了!”

    见此,古明月猜她一定身份显贵,被家里娇生惯养,才会这么大了,在外却是随意撒泼。这若被有心之人盯上,避免不了要吃亏。

    她转身看向两娃与方锦年,又想到还要带大红马上山吃草,于是转头变了主意。

    主要,她也是怕这女伴男装的小女子,真会赖着不走,给土豆添麻烦。

    于是,古明月坐到她对面,讲起新的结局。

    “ 两只蝴蝶在江门的眼前飞走,消失不见。江门不知,这两只蝴蝶乃是李诗诗与许林的魂魄所化。俩人结伴而行,听见一老人的呼声,寻声找去,瞧见一身金光闪闪的老者。古明月喝了口茶水,继续道。

    “ 他面容慈祥,说自己是上天派来,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随即冒着金光的拐杖在两只蝴蝶周围画了个圈圈,等两只蝴蝶再次看向彼此时,已见对方变回人的模样,当即抱头痛哭,从此归隐山林,过起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小日子,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娃。”

    故事结尾到此结束,只瞧小公子的脸上洋溢着美滋滋的笑容。

    “讲完了。”

    “太妙了!姐姐你真是个说书奇才!”

    小公子回过神,心中满是欢喜,一时间忘计身份,叫错了称呼。

    “我,我叫错了。” 她尴尬一笑。

    古明月回以笑意,像是没听到,毫不在意。

    “无妨,若无他事,公子可带着银钱离开了。本店将要闭店。”

    小公子笑着起身,点了点头。

    “自然,我说话向来算数,这钱是你的了。”话落,小公子跑出了茶楼,见桌上的钱袋未动,古明月拿着追出茶楼,可瞧街上已无这小公子的身影。她只好拿着钱袋回了茶楼,叫土豆去香满楼叫来许掌柜。

    片刻,她查清了近日所赚的文钱,加上那小公子赏她的,一共不到四两银子,比昨日多赚了一两。

    许乔笙来到了茶楼,听她叙述完今日的盈利,他还是将文钱一分为二,推给了她一半,又将那小公子赏与她的一袋钱,完全归给了她。

    “ 都收着,既然是客人打赏你的钱,自然不算是茶楼的盈利。”

    听闻,古明月犹豫了一会儿,便如数将文钱揣进了怀里。

    心里想着,她与俩娃还有方锦年,现住的是方有礼的庭院,房屋。现今多攒一些钱,来日就算盖不成房子,也暂且不至于流落街头。

    就此,许乔笙起身走出了茶楼,王一王二跟着离开。方锦年则和土豆前去取大红马,回来将马套上板车,绑好木桶器具。古明月则牵着俩娃跟在板车后走。

    “ 土豆大叔明日见~”

    方如柠与方洛平冲着站在门口土豆挥手道别。土豆笑着点头,同样挥手,心里更加喜欢这俩个娃娃。

    半晌,两大两小加着一马一车到了家。

    古明月与方锦年将板车上的木桶洗净,将板车放到了院墙旁,便决定带俩娃娃上街溜达溜达,看看喜欢什么,可以买点。

    想着,古明月牵起大红马,对俩娃娃说道。

    “ 柠儿,平儿,先和娘去上山喂马儿吃草,再回来逛街好不好?”

    俩娃娃兴高采烈,连连点头。

    “ 好~!”

    方锦年牵着俩娃,在古明月的带领下,又出了家门,去往小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