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四十四章:相公发火,她真是女人
    “ 相公,他只是在感谢我,我行的真坐的正,不怕别人看,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闻言,方锦年彻底怒了。

    “ 娘子,你看我是傻子,你就把我当傻子?别的男子感谢你,就可以和你相拥,那你把相公我放在哪?你叫别人怎么看我和孩子!”

    话落,方锦年神情严肃,松开了手上的缰绳,转身抓起俩娃娃的小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方如柠和方洛平根本挣不开他的大手,频频回头,也只能被他带走。

    古明月眉头微皱,自我怀疑是不是说的话伤到了他?

    一旁女扮男装的小公子,立马弱弱问道。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我跟你回家,去和你相公解释,让他不要生你的气。”

    听言,古明月摆手拒绝,牵起在旁安静待着的大红马。

    “不必了,我回去哄哄就好了,你还是竟快回家,一个女孩子在外闯荡不安全,不会武功的更是。”

    古明月牵马离去,没走两步,小公子就撵了上去。

    “姐姐,你怎知我是女孩?我打扮的不像吗?除了你可没人知道我是女孩。”

    她随着古明月前行。

    “或许吧,”古明月浅笑了下。

    “ 哪个男子一点胡子没有,你这小脸白净水嫩,嘴角周围半点胡茬也不见,若非说是男的,那只可能是公公,还有你行事的举动,半点不见男子气概,又一口一个姐姐叫我,还不是小女子。”

    听她解释,女伴男装的小公子在旁做着魁梧的动作,又摸了摸下巴,好似在学男人。

    “姐姐,那这样呢,你看我像吗?”

    古明月瞧了瞧,无奈摇头。

    “像,应该很少人像我一样眼光毒,你就暂且这么扮着吧,还能安全点。”

    “哦哦。”

    到了小巷,古明月停步。

    “行了,我要到家了,你也赶快回家吧,等会天黑,路不好走。”

    听言,小公子低下头,面露难色。

    古明月走进了小巷,过了片刻。

    女伴男装的她失落至极,蹲在了小巷口墙角。

    此时她也想回家,可是身无分文的她,能走多远?连买饼住店的钱都没有。

    想着,小公子的肚子又咕咕作响。他蹲在角落,眼含泪珠。

    “你怎么还没走。”

    古明月牵着红马,走出了巷口。她也想到这女伴男装的小女子应该是身无分文了,眼看天黑,她还是没法放心这个有点傲气的小女子。

    小公子听声抬头,泪珠一颗颗滑落脸颊。

    “姐姐~呜呜~”

    “停,别哭,跟我走。”

    她可受不了这小女子的哭声,上前一把拉起,在她的带领下,小公子和她一起到了庭院。

    “对了,你名字唤什么?”

    “陈可青,姐姐呢?”

    “古明…古兰月。”

    “哦哦,姐姐这就是你家啊?”

    小女子陈可青面露惊讶,虽然她预料到古明月到家会有些简陋,但她要借宿,也顾不了挑剔。

    而今亲眼瞧见这庭院与屋子,陈可青被刷新了三观。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有人可以住在遗弃的庭院里。”

    瞧她神情惊讶,但没嫌弃之色,古明月忍下了她的心直口快。

    虽然是真事,但到别人家借宿,不该说些好听的。

    古明月将大红马栓到石凳上,开口教导起陈可青。

    “我就叫你可青吧。”

    “青青更好听,月儿姐。”

    “…好,青青,你听没听过一句话,这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虽然我不是你朋友,但在外遇到像我这样的好心人,到人家里还是不要心直口快。比如人家里碗筷不多,床不够大,等等,这叫女子有礼。”

    陈可青听着点点头,皱起的眉头,显出她的不解。

    “ 嗯嗯,女子有礼。”

    古明月只是提醒下这小女子,不要等下被屋里的环境吓到。至于她懂不懂她说的,她也无心解释。

    或许一夜过后,陈可青就回家了。

    想着,古明月带她进了屋。

    方锦年坐在板凳上生闷气,俩娃娃不敢吱声,在旁默默翻花绳。听见屋门推开声,俩娃娃立即瞧向,见真古明月回来了,立即跑上前抱起大腿。

    方锦年瞧去,脸上没了脾气,但见从她身后跟来的陈可青,立即脸色灰暗,怒道。

    “哼!两个没良心的,我不给你们当爹爹了。”

    说完,方锦年背过身。

    顿时,给俩娃整楞了,不敢在出声跟古明月撒娇。

    而看他还在生气,反应还这么大,想着等下还要他帮忙做饭的古明月,只能上前拿过一旁的板凳,示意陈可青坐下。

    自己则走到方锦年身前,刚想开口。他又转身扭头。

    俩娃娃正呆呆的看着她俩,古明月不想让俩孩子担忧,只能耐着性子,又走到他跟前,见他还要别走脸,她立马伸出双手,动作快准的抱住他的脑袋,强行让他与自己对视。

    一秒,两秒,三秒,看着她的面容,他竟然消散了脾气。

    (我这是怎么了?)方锦年都心里纳闷,但余光看见陈可青在看着他俩,还是心里憋气。

    (护着这男人不算,现在还带家里来了,真是看错你了,本性难移,一点不顾及孩子,越来越不知检点。)

    方锦年瞪起古明月,心里暗暗咒骂,还想着来日必要休了她。

    “相公要生我气?柠儿和平儿都还没吃饭呢。”

    “哈,娘子记得自己有俩娃,就是不在乎相公,你帮这野男人不算,还把他带回家来,你是想谁和他一个被子?”

    方锦年气鼓鼓道,脸颊白皙柔软,古明月一时注重手感,揉了揉。

    “我和她一个,相公的脸真软。”

    古明月知道她是女子,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陈可青也知自己是女子,神色淡然。

    方锦年顿时怒不可竭,只差喷出一口血,当即起身,拨开了她的双手,面无表情道。

    “那好,相公就不在这碍眼了。”

    话落,感知他又要夺门而出,想他甩开自己的力气,古明月立即蓄满力气,一步跟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

    “别走啊,什么碍眼,大晚上你又要去哪?”

    “不用你管。”

    “笑话,我是你娘子,不用我管,要谁管,相公可别任性妄为,这夜半有老鹰,专门抓不听话的小孩。你不能出去。”

    (呵,真把我当小孩了。)

    方锦年眼睛一眯。“ 抓就抓,抓从我,不是得娘子所愿,换个野男人当相公。”

    在一旁观看的陈可青,感觉有被冒犯到。

    “喂喂喂,看你是姐姐的相公,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我可不是什么野男人!我有家,有名字!”

    不等她说完,方锦年补充道。

    “是,娘子可以和这有家室的过日子,我是傻子,我啥用也没有。”

    方锦年说着气话,不由自嘲起。

    陈可青听言气笑了。“我说的有家,不是有家室,况且我是个女的!”

    听言,方锦年不在挣扎,瞧了瞧她,冷笑出声。

    “呵,别人说我傻我认,但我还能分清男女,你这个小白脸。”

    “我!”

    陈可青瞪大了双眼,看向古明月,不知所措。

    她的音色便中性,从小到大都如此,不如其她女子,不会娇滴滴的说话。

    古明月转过方锦年的身躯。

    “她叫陈可青,真是个女子。不然我怎敢帮她?不信我让她换身衣服?”

    瞧她神色认真,再看陈可青一米六几的小个头,身形瘦小,真瞧出了几分女态。

    陈可青立即表态,将发绳拽下,一头秀发散落到腰,两缕刘海垂下,立即显出女容。

    方锦年平复了神色。

    “好好女子不当,扮男相,小白脸。”

    虽然已知陈可青是女子,但要一下子没了脾气,多少有点没面子。方锦年想着,嘴巴还是叼了些。

    古明月放开了手,见他原地不动,吩咐起。

    “好啦,别生气了。去外面抱些木柴进来。”

    方锦年没反驳,走出了门外,不太会抱进一堆木柴。

    见此,俩娃娃又敢开心说话,俩过一旁的陈可青做到了木床上。

    “姐姐你别生气,和我们玩花绳吧。”

    面对两个长相可爱的娃娃,谁能拒绝这样的请求呢?

    “好的,你们交我。”陈可青摸了摸俩娃的小脸,将不愉快抛在脑后。

    方锦年则在古明月的安排下,又去打了两桶水,古明月则将买的白菜洗净,切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也同样洗净,切块。又切了点配料,葱姜辣椒段。

    随后,方锦年加柴烧火,锅中到入半勺油,下入葱姜辣椒翻炒出香,在下入五花肉翻炒,倒入酱油盐巴,接着下入白菜,炒了两下,倒入清水,盖上锅盖顿起。

    趁着菜未熟的功夫,古明月又将买给俩娃的糖果蜜饯拆开纸包,拿起放到了床边的板凳上。

    “柠儿平儿,青青,都吃点,饭要等会才能好。”

    俩娃娃高兴不已,一人吃了一颗糖,陈可青却有些不好意思。方洛平瞧她无动于衷,便拿起一颗糖递向了她。

    “姐姐别客气,糖果很甜哦。”

    “不用,姐姐是大人了,不吃糖。”陈可青笑盈盈的。

    “为什么不吃,是嫌弃平儿的手吗?”

    听言,陈可青立即接过糖果,心里也没了顾及,吃进嘴里,夸赞道。

    “不嫌弃,真的很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