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四十五章:陈可青的来历
    古明月瞧见,对陈可青放心了许多。

    片刻,肉香从盖下飘出,闻着问,古明月打开锅盖,翻炒了两下,尝了块肉,软烂鲜香。在配上白菜和汤汁泡在米饭上,那小味道,想想都绝。

    盛好了菜,古明月从米袋里掏出最后一碗大米,洗净以后,又刷干净了锅。 随后将米倒进锅里,填好水,继续由方锦年烧火煮饭。

    看见桌上的米袋,古明月又想起她手中翡翠戒指的用处。

    这两日忙着挣钱,竟忽略了她的神情小戒指~想着,古明月借着柴火不够为由,到了院中,没有灯火,只有浅亮的月光。

    她摸索出怀中一小纸包,打开后里面有着两张纸。

    她一手握着纸张,一手摸上翡翠戒指,心里默想。

    (我想要荷叶鸡的配方,还要奶茶的配方。)

    想来,她打开纸张。月光下,两张白纸上已有了一行行的字迹。

    古明月鼻子一紧,暗自兴奋。想她只要勤奋努力,再有翡翠戒指的帮忙,一定可以告别贫穷!

    屋内,方锦年走到门口,朝外喊来。

    “娘子,没柴了~”

    听声,古明月高兴抱起一捧柴火,应了声。“来了。”

    进了屋,方锦年虽好奇她刚在干嘛,但有陈可青这个外人在,他便没有询问。

    不大一会,米饭也熟了。

    古明月叫俩娃和陈可青在木盆里洗了洗手,上桌吃饭。

    看着盛满的饭碗,递给了柠儿,平儿,方锦年也立即坐上桌,向古明月伸手。

    “娘子,给我吧。”

    他突然的举动,令刚想把另一碗饭递给陈可青的古明月尴尬一笑,递给了他。

    转过身,眼看只剩下最后一个碗,古明月犯了难。又立马想到手中的翡翠戒指,她立马拿起碗,一手摸上戒指,抱着试试的心态,心里默想。

    (来个一模一样的碗。)

    唰~!瞬间,她感觉手里的碗高了一层,睁开眼,便是俩个木碗摞在手里。她欣喜不已,也不敢声张。没想到翡翠戒指还有了复制的功能。

    对此,她又想在测试下手上的翡翠戒指。握着俩木碗,心中默念。

    (再来一对碗。)

    过了两秒,手上并没有增加高度感,还是同样的两个碗。她不死心的再次闭上,眼在心中默念了遍,可过了两秒,结果还是一样。这下,她确定手上的翡翠戒指,虽能帮她实现一些小想法,但是每天只有三次机会,用完就没有了。

    想来,古明月并没有失望,心想她定会利用好这每日三次实现小愿望的机会。

    就此,古明月盛好两碗米饭,端上了木桌,与陈可青一人一晚俩娃和方锦年见此,都不由懵了下。他们都不知道,她何时又买了一个碗。

    这也出乎古明月的意料,一大两小并没有询问第五只木碗的由来,大概是顾忌陈可青还在。

    对此,古明月夹起一块块肥肉相间的五花肉,依次放进了平儿,柠儿,和方锦年的碗中。

    他没拒绝,娃娃也吃得不亦乐乎,连连感叹着肉香。而作为客人的陈可青也吃得很满足。连连赞叹古明月的厨艺,吃完后又叫古明月在给他盛一碗。

    这一直是四口人的饭量,古明月煮一碗米便够,而今多了陈可青,盘中只剩下了半碗米饭。古明月无奈不已,看着俩娃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他们吃没吃饱,只能接过陈可青的饭碗,将那盘中的半碗米饭呈给了她。

    “姐姐,我要的是一碗米饭,我不怕胖的,我干吃不胖。”陈可亲说的认真。

    古明月无奈发笑。

    “是啊,瞧你的小身板,就知干吃不胖。我家今天没买米,现在饭盆里已见底。”

    明月语气从容,脸上没有表露出一次窘态。

    而芳龄十五的陈可亲青,瞧见她的反应,心里便也没觉得家中饭不多,是件可怜事。只是她平日里在家的饭量,都是三碗打底。

    如今这一碗半的米饭,顶多給她的胃能填个底,而这样的情况,陈可亲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只能点了点头,乖巧的将半碗米饭吃下,最后怕自己半夜会饿,便多吃了几口菜,觉着有点咸,她又喝了半瓢凉水。

    古明月看在眼里,自是觉得亏待了这小娘子,可自己与她无亲无故,能做到如此这般,也算是良心过得去。

    晚饭过后古明月收拾碗筷,两个孩子带着陈可青又到床边玩耍,虽没什么意思,但就冲俩娃的长相,陈可青也很乐意一直陪着。

    而方锦年则是被古明月又叫去院中,打进两桶井水进屋。

    她则一边刷着锅,一边将井水倒入锅中,由方锦年烧火。

    水开后,端过木盆兑出洗脚水,方锦年为俩娃洗了脚,随后,又换了干净的水,让陈可清洗净。最后才到古明月与方锦年洗脚。

    锅里又热了半桶水,她将没刷的碗筷放入锅里,洗唰干净。

    接着又把锅中的脏水掏出,方锦年倒掉之后,这才关上屋门,三大两小对视起,想着只有双人大小的木床,五人咋睡?

    最后寻思了会。古明月决定在木床边搭上四条长板凳,上面铺上一条棉被。而睡在上面的人选便是陈可青。

    因为柠儿一直抱着古明月不放,让平儿上去,睡,也怕不安全。而方锦年是洗完脚,倒完水就上了床尾,到头就睡,生怕被抢走属于他自己的地盘。

    对此,古明月只能让陈可青睡到长凳上,虽猜测陈可青是某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此时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她只能将自己的枕头递给陈可青,以示安慰。

    “我家不比旁家,你看到了,这就是一贫如洗,所以今夜,暂且委屈你这小女子了。”

    陈可青听言,虽然也难接受自己得睡到四条板凳上。但看眼前的情况,只能无奈答应。心想,总比她睡在外面强。

    就此,古明月吹灭了火烛,上了床。将方如柠和方洛平一左一右的抱在怀中。

    俩娃娃很聪明,立即将方锦年身上的被子拽过,一家四口就这样,将将巴巴的盖着一条被子。

    而睡在板凳上的陈可青,除了身底下铺了一条被子,身上却连盖的都没有。

    但幸好今夜没什么凉风吹过,陈可青并不觉得发冷。

    一夜过后,天刚亮了一点点,古明月便醒来起身,再牵大红马去小灵山吃草毕竟路途也不是很远,而看向睡在两侧的娃娃,睡的香甜,她便想要偷偷的下床,可又怕在回来,俩娃会生她的气。

    与是,她轻轻伸手推了推俩娃的身上,顿时,方洛平与方如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瞧见古明月已坐起,还未等她出声询问。俩娃就立即从床上爬起,睡眼惺忪的问道。

    “娘亲你是要去山上喂马吗?”

    古明月笑着点了点头。看来俩娃把这事记得很死,幸亏她没自己走掉,不然回来不一定看到两个生她气的小哭包。

    我们走吧,方如您转身就要下床,方洛平跟着也蹭到床尾。

    而搭在床边睡着板凳的陈可青,依稀听到了声音,睁开眼,就见古明月站在床边给俩娃穿鞋。

    她惊的一激灵灵,坐了起来,看向窗外刚蒙蒙亮的天空,不由纳闷。

    “这天还没亮,姐姐平时都起的这么早?”

    听言,古明月瞧见她醒了,回道。

    “没有,是前几日我养了匹马?趁着天还早,我带它上山吃点草,等到在回来,正好可以做早饭。”

    哦,陈可轻应了声,弯腰穿鞋,古明月见此,叫她再多睡会,想她是千金小姐这么早起,怕是身体受不住。

    而陈可辛瞧见还在床尾睡着的方锦年,立即摆手摇头。没说明缘由。但也解释了一番。

    “我这人一醒就睡不着了,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山上?我可以跟月儿姐姐一起去吗?”

    古明月听言,看见方锦年还在呼呼大睡,想着自己牵马在带俩娃也不方便,便答应了陈可清的请求。

    让她帮忙看照看一下自己的俩娃,自己则率先出门,将大红马牵起,带着陈可青和俩娃走出了门,经了几里路,四人到了小林山。

    天空渐渐明亮,太阳升起,俩娃就在她身边追逐打闹,而陈可青则坐在她旁边,百无聊赖的看着大红马吃草。

    她对这个女扮男装的小女子,越发好奇,也是闲来无事,边忍不住问道。

    “你应该是富足人家的女儿吧,为何偷跑出来,昨日在茶楼走后,丢了银子吧?”

    陈可青点了下头,叹了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嗯,本来带了十两银子出门。谁知道结账时却不见了。而我出来,是因为我父亲,他就像是姐姐你说书里,李诗诗的母亲。就想给我找个好人家,想把我嫁给王权诸侯。”

    她说着,不知从哪找了一个木棍,在脚前划起了圈圈。

    “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派人去打听,听说是一只断了臂的老男人。我还这么年轻,我为什么不能找个四肢健全的,我找我父亲理论,他不听,还打了我一巴掌。想关我禁闭。”

    陈可青暗暗笃定。

    “既然如此,我只能跑出来。躲他们远远的。等过几日那侯爷没了心思娶我,我再回去。到时,他们也奈何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