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开挂后娘要转运 > 第四十六章:方锦年不见了!
    听言,古明月觉得这小女子的父亲很荒唐,自己就算再怎么想自己的女儿,未来有个好归宿,也不能给找个断了胳膊的。

    就像她身体的原主古兰月,不知情的嫁给了方锦年这么个大傻子,如果她也是这时代的女性,怕是也会和古明月一样,会hold不住的脾气暴躁。

    可凡事都有正反两面,古明月深思了一下,又觉得是不是这小女子年纪太小,其中有些误会。

    并不知全情的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稍作安慰。

    “原来是这样。虽你我萍水相逢一场,你也见到我家的情况。但青青你若不嫌弃,可暂且居住在我家几日。或许,你父亲与你之间其中有些误会,而躲避也不是长久的办法,你怎知侯爷何时会断了娶你的念想,难不成你要等到从街上的人口中得知他已故的消息,再回家?你不会想你娘亲吗?”

    “娘亲~”

    方如柠甜甜的叫着,扑到了古明月的背上,小脸上都是汗珠,我宁愿一点温柔的笑着替他擦拭着销量。好生羡慕,想起在家时,她娘亲为她梳发的场景。

    顿时,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

    从昨日,她被人追赶时,心里就很想念她娘亲。如今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她更是想念。可是他她不敢回家。怕嫁给那个传闻中,只有一只手臂的老男人。

    陈可青别过头,默默擦掉眼泪。

    “多谢鱼月儿姐,可我现在还没想好。等再过几日,我在回家。”

    古明月浅浅一笑,起身看向不远处的洛平,小小的蹲在那。

    “平儿过来,回家了。”

    方洛平当即听声回头,哦了一声,只见他弯腰从草地里捧起什么,跑到她跟前,小手掌一摊开,手心里是一只毛茸茸的小鸟。

    方洛平轻声询问。

    “娘,这只小鸟受伤了翅膀受伤了,我可不可以把它带回家?”

    方如柠瞧见,稀罕的想要上手拿走。

    方洛平立即将小鸟揣进怀里,一手抵住了方如柠的小手。

    只听小柠儿说道。

    “哥哥,你把鸟给拿给我瞧瞧。”

    方洛平无动于衷,方如柠只好看向古明月,又问道。

    “娘亲小鸟好吃吗?”

    我明月惊了,没想到她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见到毛茸茸的生物,竟然想吃掉。

    方洛平立即言声制止。

    “不可以,它是我捡的,我已经给它起好的名字,叫球球。”

    小柠儿头次见自己的哥哥如此凶自己,顿时委屈起,弱弱的问。

    “球球有妹妹重要吗,给妹妹吃都不行?”

    方洛平被问住,顿时神色为难,他心中不肯交出球球,也不想让妹妹觉得她不重要。

    古明月在旁看着,上前拉过小柠儿。对她说道。

    “球球不好吃,看它那么大点,肉很少。等下娘亲回去给你买鸡吃,它跟球球是一样的,而且肉还多还大。娘亲把那最好吃的鸡腿给你,柠儿就不要再为难哥哥了。”

    方如柠听言,思考了下。回想起上次吃过的大大鸡腿,很高兴的点头同意。

    “好吧,那我就不吃球球了,球球真是很小呢到。”

    方洛平听到,开心的笑出声。

    “娘,那球球我能带回家吗?”

    只见古明月同意的点了点头,

    “当然能。”

    就这样,古明月走到一旁的树下,将大红马牵起,一手拉着方如柠,方洛平则被陈可青牵着。四人一马,一路回到了云安县。

    走进云安街,瞧见街边儿摆起一家馄饨摊。

    古文月上前询问起馅料与价格。她想家中只剩方锦年一人,若她们在外面吃完,回去给他带上一碗便可。

    而这馄饨摊的掌柜是位中年女人,面容慈祥和蔼。

    “我这里有萝卜肉,白菜肉,鸡蛋韭菜,一碗十五个,素馅的两文钱一碗,肉馅儿的三文钱一碗。小娘子要来几碗。”

    听言,古明月瞧她和蔼可亲,面容慈祥,眉眼间还有几分像她母亲。顿时心生好感,便直接掏出了十二文钱。递给了女掌柜。

    四碗白菜肉。

    好勒,稍等哈,这边坐。

    女掌柜向她指引摊位旁摆放的桌子,埃及现包起猪肉白菜馅儿的馄饨之前,在女掌柜动作利索,将白菜线切洗净,放进了调好的肉馅儿里,快速包起了馄饨。

    片刻,一盏茶的功夫。女掌柜便端着一碗又一碗热乎乎的馄饨,来到了她们的面前,放到桌上,见俩娃当即要吃,立即出声提醒。

    “唉~小娃娃,当心烫,吹一吹再吃哈。”

    俩娃娃听言,明事的点了点头。

    女掌柜瞧见,欢喜的像古明月夸赞道。

    “这是你的娃娃吧,教的真好,长得也真好看,想来他们爹爹也是个美男子吧。”

    古明月听到美男子这词,顿时笑出声,点了点头。

    “嗯嗯。”

    两大两小吃起馄饨,片刻后,古明月又朝女掌柜点了一碗白菜肉,付了文钱。

    “来,拿好。”

    女掌柜递给她一碗馄饨,上面盖着上油纸。

    “这碗?”古明月不解疑问,随即又明白,这个时代哪有打包盒或者是打包袋。

    只见女掌柜爽朗一下,擦了擦手。

    “啊没事,我天天都是这个时候,在这摆摊儿,小娘子若不嫌麻烦,明早给我送来便是,若是明日没空,哪天有空给我送来也行。”

    听言,古明月觉得这大娘实在太好了,忍不住发问。,

    “大娘,你在这摆摊卖馄饨,定赔了不少碗吧?你我素不相识,你怎能信我会把这碗还回来?”

    女掌柜还是一脸轻松,有着笑模样。

    “不瞒小娘子,我在这摆摊以有一月之久,从没有人打包过。你呀,还是第一个要把这馄饨打包走的女子。大娘看你挺有眼缘,觉的亲切,所以愿意让你带着碗回去。你还有这话问,相信小娘子定是个好人。”

    这时混沌摊又来了几位客人,女掌柜立马过去招呼。

    古明月瞧着手中的碗,淡淡说了句。

    “我也感觉你很亲切。”

    陈可青在旁听到,虽不明白,但今日瞧见的女掌柜让她刷新昨日的感官。

    (看来,平民百姓中也有好人。)

    就此,古明月起身,一手端着碗,一手牵过红马的缰绳,陈可亲则牵着两个娃,眼见古明月又走到馄饨摊位前,从怀里掏出了五蚊,放到了桌面上。

    女掌柜闻声抬头,只见她说道。

    “祝大娘生意兴隆。”

    话落,古明月牵着红马,带着陈可青与俩娃转身离去。

    女掌柜望着她背影,有些晃了神。

    “真的跟小芊很像啊。”

    “喂,大娘,我要两碗韭菜鸡蛋的。”

    客人见大娘跑了神,立即在她眼前摆了摆手,待大娘回过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歉意道。

    “对不住,两碗韭菜鸡蛋的是吧?大娘多给你们下两颗。”

    这来趟家的客人大多都是回头客,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没了丝丝不悦,立即摆手道,“不用不用,大娘你快做吧,我还赶时辰进云都城上货呢。”

    “好好~”大娘应承着,手速加快。

    回到了小巷,走进了院内,栓上大红马,古明月推开了屋门,馄饨放到桌上,转眼看向木床,是空无一人。

    方锦年不见了。

    古明月眉头微皱,踏出屋外,巡视一周,还是没见到他身影。

    心有担忧,便叫陈可青和俩娃在屋等她,她便跑出院外,在小巷的路口和尽头都找了遍,依然不见方锦年的身影。

    心想,方锦年不会起来看她们不见,就跑出去找了吧?

    云安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古明月顾不得多想,直接在云安县的大街小巷里找起方锦年,可看见的不是流浪汉,就是流浪狗。

    “到底去哪了!”古明月心急如焚,担心他会不会遇害了。

    “难道去小林山了?回来时要没见到啊。”

    眼看太阳的方位,目测快到茶楼开门时,古明月只好先跑到一品茶香,碰上正吃早饭的土豆。

    “小娘子,”土豆吃着粥,夹了块咸菜条。“你俩娃娃和相公呢?”

    “别提了,锦年不见了。”

    “啥玩意?啥时候的事?”

    “就今早,我带俩孩子出门喂马没告诉他,回来就找不到他了。”

    听言,土豆皱起眉头,快速扒拉起碗中的米粥。

    “别急,我跟你去找。”

    虽然土豆心想,她明知道方锦年的智力入孩童,怎还放心把他一人放在家。

    可这埋怨的话到嘴边,他又说不出口。毕竟人家的两口子,他算哪根葱说人家不是。

    “不用,茶楼还得开,只是今日没有酸梅汤了,锦年找不到,我也没法来这说书。”

    古明月出言拒绝,想拔腿就走。

    “等等,没有小娘子的酸梅汤,和小说,哪会有客人来,还是等我关上店门,和你一同去找。”

    “ 没人也得开。不能让外人觉得,没有我在,一品茶香就的关门。不论他们怎么说,你就在这守着茶楼。”

    话落,古明月起步跑走,回到了家中,与陈可青嘱咐了两句便掏出十五文钱给她。

    “若中午我回不来,你就带他俩去小摊吃点东西,姐姐多谢你。”

    “不必言谢,月儿姐答应收留我,我很感激,这点小事不足挂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