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守源纪 > 第六章 三兄妹日常
    昏迷中的敖天没有任何意识,若是有,那一定会诅咒这位青衣男子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下手中?你也不想想,是谁一块板砖,呸!一块飞升令,把我砸落(世界)通道的,又是谁,叫我帮忙,连费用都不给,就让我帮忙的,还直接挂断联系。”

    白袍年轻人气呼呼的说道。也就只有他这样的人,才会把飞升令当成板砖了。

    “我这为了不是喊你,你又不理我,我就只能出此下策的咯,你还是不是人啊,你还敢要好处,是不是兄弟啊!好好做个人吧。”

    青衣男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让我好好做个人,还是你先好好做个人吧。这次我就看在飞升令的份上,不跟你扯犊子了,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拜拜了您嘞。”

    白袍年轻人气呼呼的说着。

    说完准备要走。

    “你就不想知道地司秘诀在哪里吗?”

    青衣男子问道。

    “不想,反正你又会继续坑我,我才不会上当呢,我自己去找,我不信就找不到了。”

    说完,白袍年轻人就踏门而出。

    “你看看这是什么?”

    青衣男子掏出一本泛黄的古册。

    “嗖”的一身。

    一道白光闪过,一道人影就来道他身边,拿走了他手上的东西,站在他身旁翻看着。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我推算来推算去,都没线索,原来是被你藏起来了。”

    这泛黄的古册正是白袍男子所找的地司秘诀。

    “嘿嘿!坐下来我还有好东西要给你。”

    青衣男子怪笑着说道。

    “谢谢!不用,我需要的其他东西我都知道在哪里,只不过不想去找而已,这东西我就收下了。再见,错,再也不见。”

    白袍年轻人再次准备离去。

    “什么再也不见啊!我的好二哥。”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一位女子走了进来。

    身穿淡蓝色衣裙,还套着一件洁白的轻纱,即腰的长发,披在后背,颈上带着一条紫色水晶,如天仙下凡般,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这女子款款走来,拿走了白袍年轻人手中的古册。

    “诶,小妹,你这是干什么,快把东西还给你二哥我。只要你听话,二哥给你买糖葫芦。”

    白衣年轻人紧张的说道。

    “哼!当初就是你用一根糖葫芦把骗走,跟师傅学艺的,现在还想忽悠我,没门!”女子说完,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先把套葫芦交出来,你懂的,不是大街上随便能买到的那种。”

    白袍年轻人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掏出一根大号糖葫芦。

    “来!这个糖葫芦可不一般,是你二哥我亲手做的,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就给你。”

    这根糖葫芦的确不一般,非常的大,而且做糖葫芦的果子,也不一般,长的像娃娃一般。

    “这难道就是人参果!”

    看着白袍年轻人掏出来的人参果糖葫芦,这女子口水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你们俩师兄妹还是没变,看到宝贝就流口水,看到好吃的就流水,哈哈哈!”

    青衣男子大笑道。

    此时,他却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轰”的一声。

    青衣男子被这女子一脚踹飞,茅草屋的墙都被砸出一个人形的洞来。

    看的白袍年轻人嘴角抽搐,吞咽了一口口水。

    小妹这么多年来还是没变,心想。

    “二哥,好二哥!给我嘛,只要你给我,我就听话,不给我的话,你看看大哥哟,大哥就是你的下场哦,嘿嘿!”

    女子走来,挽住白袍年轻人的手臂,用着最温柔的口气说着最恐怖的话。

    单看此时女子的样子,小鸟依人,很是可爱,但是说出来的话,让白袍年轻人咽了一口口水。

    “算了,拿去吧。”

    没有办法,被威胁了呀,又不能还手,毕竟是自己的小妹。

    “嘿嘿!谢谢二哥,二哥最好了!这东西还你了,又不能吃,而且我也不能练。”

    女子夺过套葫芦之后,便把古册递给还被她抱着的手中。

    一手抱着胳膊一手抓着糖葫芦舔食着。

    看着女子如此,白袍年轻人摇了摇头,抬起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你这家伙,又找我做挡箭牌。”

    这时飞出去的青衣男子已经回来了。

    “殷桃红!你给我过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清楚谁是大的谁是小的了。”

    青年男子怒气冲冠,大喝道。

    “二哥!大哥他欺负我。”

    殷桃红对着青衣男子吐了吐舌头,跑到白袍年轻人他背后对面他说。

    “唉!”

    白袍年轻人叹了一口气,向前走起。

    “你起开,没你的事,今天我一定要教训她。”

    青衣男子对白袍年轻人说道。

    “你教训她是你的事,今天我们之间的账是该算算了。”

    说完,白袍年轻人直接一拳朝青衣男子面门打去,青衣男子后退一步用手挡住。

    “二弟,不行啊,多久没活动身体了,力量这么……”

    “嘭”的一声。

    青衣男子就被白袍年轻人一脚踹飞。

    “二哥威武霸气!大哥真弱,又要被二哥打成猪头咯。”

    殷桃红还在旁边煽风点火,顺便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人参果糖葫芦。

    “二弟,你耍赖,不带这样的!”

    飞出的青衣男子声音传来。

    接着,白袍年轻人飞了出去。

    只听见拳脚打斗的声音,慢慢的就只传来青衣男子的惨叫声。显然这次青衣男子又被揍成猪头了。

    白袍年轻人很快就提着不成人样的青衣男子回来。

    “啊哈哈哈!”

    殷桃红放声大笑。

    “笑笑笑!笑什么笑,一天天的就知道欺负我,我容易吗,也不看看,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拉扯大。”

    青衣男子揉着自己的脸说道。

    “你在说那句话试试看。”

    殷桃红走到青衣男子面前,帮他揉着被揍成猪头的脸,笑着温柔的对青衣男子说道。

    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青衣男子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呃,那啥。今天天气不错啊。”

    看着说瞎话的青衣男子,白袍年轻人用手捂着脸,接下来实在看不下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殷桃红用她的纤纤玉手掐住那高高肿起的脸蛋。

    顿时,惨叫声袭来。

    “小妹,妹妹,我的好妹妹,大哥错了,明天,明天我就去找东海龙王要那冰晶果给你做糖葫芦。”

    听到青衣男子这么一说,殷桃红才松开她的纤纤玉手。

    “大哥真好!”

    殷桃红笑着说道。

    这便是这三兄妹的日常。

    虽然他们三人只是师兄妹,但是感情特别好,别看他们现在这样,其实他们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

    晚上,饭桌上。

    “大哥,师傅有回来过吗?”

    白袍年轻人问道。

    说起可他们的师傅,虽然真的是一个强者,但却是一个顽童,每次都是丢下一句话,自己就跑去和道友下棋去了,修炼也是这样。

    有如令的修为,靠的都是自身的天赋,不然那里会有今天。

    “没有,那老家伙自从跑去和鸿钧下棋论道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青衣男子没好气的说道。

    “这老顽童。唉,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啊。”

    白袍年轻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要我们先去那个世界玩吧,反正迟早要去的,早去晚去都得去。”

    殷桃红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先等我去把最后一块飞升令弄到手,咱们就一起去,这家伙就留给师傅吧,反正是师傅要的人,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白袍年轻人说道。

    “不过我想那老家伙,一定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咯,还好这家伙要睡一百年,有的是时间。”

    青衣男子说道。

    “诶,对了,我想起来了,你的封印是不是快要到时间了,明天应该就是最后一天了吧。”

    白袍年轻人问道。

    “对啊,怎么了。”

    青衣男子答道。

    青衣男子的封印,是因为当初在大雷音寺中,无意触摸了一座石碑,导致自身灵力被封,只能使用肉身力量。这一封,就是十年,而对于身为武痴的他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嘿嘿!趁着最后一天了,我肯定要好好的再揍你一次啊!”

    白袍年轻人笑道。

    “你……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我会叫的。”

    青衣男子紧着的说道。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看有人理你吗,别怕,我会轻点的,来,小妹,关门。”

    白袍年轻人一副坏笑的表情,盯着青衣男子,看的青衣男子全身汗毛倒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师傅说过了,击打你的肉身,可以让你更快的破解封印。你看,要不是我有机会就帮你击打肉身,你还得再等两年呢。别拒绝,可能这次击打完,你的灵气今晚就能恢复都说不定呢。”

    白袍年轻人一把抓住青衣男子的手,防止他逃跑。

    “报告二哥,门已关好,可以开始了。”

    这时候殷桃红已经幻好门了,并且还布下阵法,这回青衣男子真的没地跑了。

    其实击打肉身,能更快的破解封印是真的,只不过呢,这里面还掺杂着一丝丝的个人感情。

    虽然这个大哥是真的幸幸苦苦把他们拉扯大,但是小时候可是害苦了他们二人。

    “别!别!别!”

    “啊!”

    “啊!”

    “啊!”

    夜晚,一座茅草屋内传来凄惨的叫声!

    没人来管,毕竟这个小世界只有他们三人,哦,还有一个昏死的家伙。

    ……

    (夜晚,茅草屋内传来凄惨的叫声,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继续收看守源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