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熊孩子,看招! > 第17章 熊孩子的妹妹(6)
    当晚,邢钺被灌了满脑子的abc长宽高,昏沉沉而归。

    他还不死心,认为文筱筱一定还有秘密,虽然她目前看来确实对镇国公府没有恶意,但知人知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

    另一方当事人文筱筱虽然意识到了邢钺对自己的防备之心,却觉得无所谓,反正让他学一点数理肯定没有坏处。

    第二天一大早,邢钺又偷偷地摸进了文筱筱房间。

    “今天带你出去,请完安后你自己回来换衣服,二门口碰头。”

    文筱筱:这搞得跟地下工作似的……

    请了安,吃了早饭,文筱筱又换上了男装,描粗了眉毛。

    在二门上看到已经在等着的邢钺,文筱筱问他:“这衣服是你以前穿过的吧?”

    邢钺一挑眉:“怎么?嫌弃啊?告诉你,能穿我的旧衣是你的福气!”

    文筱筱扯了扯衣领,“我也没说什么啊,就是想问你,旧衣怎么没丢,难道是舍不得?”

    邢钺脸一红:“我恋旧行不行?”

    “行,怎么不行?节约光荣,浪费可耻。”

    “节约光荣,浪费可耻?”邢钺刷一下打开折扇,摇摇摇,“好诗。”

    文筱筱:......这并不是诗。

    不过,文筱筱突然想起来,这两天吃早饭的时候,邢钺好像都是光盘来着。

    嗯,是个节约粮食的好孩子。

    今天,邢钺没带文筱筱进戏坊,而是到了一座茶楼。

    戏坊是听戏的地方,而茶楼,据文筱筱观察,应该是听说书的地方。

    一楼有桌有椅,还有一个戏台子一样的地方,二楼是一圈回廊,有厢房,也有开放式的隔间,每个方位的时候客人都能看到一楼的戏台子,只是视角有好有次。

    文筱筱他们进去的时候,戏台子上已经有一个山羊胡老先生开讲了,讲得那个抑扬顿挫、百转千回,精彩处还有听众叫好。

    邢钺又带着她上了二楼,进了厢房。

    里面已经有几个少年等着了,其中就有昨天那个圆脸的少年,文筱筱只记得他。

    不过没关系,文筱筱不记得,系老师记得。

    在系老师的提醒下,文筱筱与各位进行了友好亲切的问候。

    寒暄完了,一群人围着桌子坐下来,开始进入正题。

    正题就是昨天的刺杀案。

    邢钺昨天因为带着晕倒的文筱筱退场早,后续的事情不清楚,所以今天就是来了解情况,并几个臭皮匠一起动动脑筋。

    “这事,大理寺已经开始查了,也报给了皇上,听说皇上发了脾气。”一名瘦脸少年说,文筱筱记得他家长好像就在大理寺。

    “在皇城刺杀镇国公世子,这是在打皇上的脸,能不生气吗?”昨天那个圆脸少年道。

    “关键是,为什么是我?”邢钺发出疑问。

    “什么叫为什么是你?难道刺杀我们比较好?”一名穿着缂丝长袍的小胖子拍桌子道,“亏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说这种话。”

    文筱筱:这满满的中二风气......

    不过。

    “邢、我表哥的意思是,昨天那么多官宦子弟,甚至有皇亲国戚在,刺客为什么会选中邢、我表哥?刺客的动机是什么?”文筱筱突然开口。

    “动机?是为了寻仇?”

    “邢大郎,你最近跟谁结仇了?”

    “我哪有跟人结仇?”

    “还没有,你不是抢了祭酒家三公子的斗鸡吗?”

    “我没有,那是公平竞争!”

    “你还和工部侍郎家的那个私生子争妓。”

    文筱筱:“争妓?”

    “那是误会!”

    “那你还把贡院哪个先生养外室的事儿给捅了出来……”

    文筱筱:得,头脑风暴秒变吐槽大会。

    文筱筱一脸吃瓜的表情:“表哥,想不到你有这么精彩的经历,表弟我真是大开眼界。”

    邢钺:......

    不过,被歪掉的楼,总得拉回来。

    “诸位,诸位请听小弟一言。”文筱筱挥着双手,总算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来,“我认为,刺客不一定是冲着我表哥来的,也有可能是冲着镇国公府来的。”

    “冲着镇国公府?那范围可就大了啊!”

    文筱筱:少年,你这意思是镇国公府的仇家更多?

    “不得了啦,不得了啦!”突然,一少年敲开门飞奔而至,“我刚刚听我叔叔说,昨天那个刺客,死啦!”

    “死了?”

    “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畏罪自杀?”

    “也有可能是被灭口。”

    邢钺将手里的茶杯放下:“今天就这样,我先走了,有事儿再差人叫我。”

    “行吧,你先去。”

    “我要听书,刚刚都没听。”

    看着少年们没心没肺的样子,文筱筱怀疑者就是一群酒肉朋友。

    跟着邢钺从茶楼出来,文筱筱问:“我们就回府吗?”

    邢钺摇头:“带你转转吧。”

    于是,两人在城里随意逛起来。

    文筱筱发现这时代的风气似乎还挺开放,路上也见到有女子出来逛街,并没有带幕篱或帷帽。

    “为什么我不能女装出门?”文筱筱低声问。

    邢钺看傻子似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怕歹人不知道你是镇国公的独女,打你的主意?”

    “这么危险?”看不出来啊。

    “小心点总归不会错。”

    “对了,我昨天看到了,你武功挺厉害的。”那么重的椅子,一脚就踢飞了,准头也好。

    邢钺话中有话:“镇国公世子,不需要武艺高强。把你看到的,忘了。”

    文筱筱:这是知道点什么的意思吗?

    大周建立才三年,但京城已经发展得不错,沿街商铺种类繁多,商品齐全。文筱筱虽然心不在焉,也看到几个有兴趣的物件。

    一边逛着,文筱筱一边也没忘了收集信息。

    “邢钺,你能不能把现在的国际形势跟我说说?”

    “国际形势?”

    “嗯,就是除了大周,还有什么别的国家,彼此之间关系如何。”

    “这个嘛......”

    通过邢钺的讲述,文筱筱这才了解到,原来大周并没有实现大一统。

    北方的好些个城池,文筱筱也不清楚对应的是现代的哪些城市,据邢钺描述的,大概是河套平原那一带,落在游牧民族政权手里,这个政权建立的国家叫狄。

    除了狄之外,西南的各个大寨组成的联合势力也蠢蠢欲动,企图摆脱大周的统治。

    大周目前已经在北方边境布了重兵,防止狄随时可能南下入侵,只是,皇上现在手里没有十分信任的将领。

    邢钺说的这些,文筱筱听懂了。

    虽然听懂了,但文筱筱也觉得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