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熊孩子,看招! > 第21章 熊孩子的妹妹(10)
    一连在镇国公府做了一个月的数学题,邢钺终于忍受不了。

    “我不做了,不做了!”他一把摔了毛笔,薅着头发,“这什么阴影面积,什么最短距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求这个?”

    文筱筱皱眉看他,心想:果然是个熊孩子,不如意就摔东西。

    “你不做就不做,摔笔做什么?”她熟练地用毛笔画了个坐标轴,横轴标上x,纵轴标上y,“而且,我逼你做了吗,明明是你自己一直在问。”

    邢钺气闷,在文筱筱的瞪视下捡起毛笔,又拎起自己画了图形的纸看了又看,啪一下摁在文筱筱面前。

    “教我做这道题!”

    文筱筱看着眼前的大奇葩:这孩子真的是有病吧?莫不是受虐体质?数学虐他千百遍,他待数学如初恋?

    他一定是最爱做数学题的古代人了。

    “你不想做不会做就别做了呀,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我觉得自己做得出来,但是,为什么做不出来呢?”邢钺挠头,“你教我,教我我就会了。”

    文筱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说这孩子图啥呢?

    不过,文筱筱知道邢钺形容的那种感觉,明明觉得自己马上要想通了,但就是还差一口气。

    的确挺憋屈的,还是教教他吧。

    哎,我也是个奇葩,居然在教古代人做数学题!文筱筱叹气。

    两人在邢钺的书房里做了一下午题,一起吃了晚饭。

    “明天出去走走吧,这一个月,差点没把我给憋坏了。”邢钺说着,给文筱筱夹了一筷子菜,“这个好吃。”

    文筱筱:不是说,古代食不言寝不语的吗?怎么还上筷子了呢?我这是穿了个假的古代?

    她把菜吃了,味道是还不错。

    “你以前肯定也被关过禁闭,或者被禁足过吧?”她看电视剧里好像挺常见的,“怎么就会被憋坏了呢?”

    被文筱筱揭了短,邢钺老不高兴了,“我每次都被憋坏了,不行啊?”又夹了一筷子菜,把文筱筱碗里堆得冒尖,“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饿着我妹妹的身子,当心我揍你。”

    文筱筱:明明是你自己说起来的,熊孩子!

    第二天,邢钺果然又带着文筱筱溜出了府。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文筱筱感觉自己跟下了凡,回到人间一样,总算是沾上了点烟火气。

    “想去哪儿?你说,我带你去。”邢钺摇着扇子,仍旧是那副人模狗样。

    不过,文筱筱倒是真的有想去的地方:“去之前那个茶楼看看吧。”

    邢钺一歪头:“走。”

    之前一直在镇国公府刷题,文筱筱也没想起来,但其实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事儿。

    何莲诬陷邢钺的时候,文筱筱注意到有一个男子,全程都在煽风点火、引导舆论。文筱筱原本想着案子结束了,让邢钺找人跟上那个人,看看能不能打探出什么线索,结果后来又忘了。

    后来一直没能出门,偶尔想起来,也就是一个念头,都忘了跟邢钺提起来。

    今天终于能出门了,文筱筱决定去撞撞运气。

    她记得最早注意到那个男人,就是在茶楼附近。

    虽然时间长了,文筱筱有些记不清那人的样子,而且那男人本身长得也没什么特点,不过她有信心,如果再遇上了,一定认得出。

    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呢?

    文筱筱既然在这书里,那肯定会有巧合发生。

    在茶楼坐了不到一刻钟,文筱筱就看见那男人从街上走过。这期间,文筱筱已经将这可疑的人跟邢钺提过了,这会儿她一指道“就是他”,邢钺立马抢先跟上去了,反倒落下了文筱筱和丫鬟小厮。

    文筱筱也想追上去,又觉得可能有危险,对柳芽和花生说道:“你们俩先回去,跟秦管家说一下,多派几个人出来找我和世子,记住了,要身手好的。”

    说完也跟了上去。

    柳芽和花生阻拦不了,只能急匆匆赶回府里搬救兵。

    在古代背景的故事里,如果要做些什么地下工作,一般会把联络点设置在青楼、赌场、酒楼等人员流动性大的地方。

    至少文筱筱看过的一些作品里都是这么写。

    今天之后,文筱筱觉得还有一个地方也得榜上有名,那便是棺材铺。

    邢钺和文筱筱两人远远看着那棺材铺,也不敢上前。

    邢钺是觉得晦气,文筱筱则是觉得,他们俩进去太突兀太打眼。

    “怎么办?”文筱筱问。

    邢钺左右张望了下,从怀里摸出一个鸟哨,塞给文筱筱。

    “我去后面看看,你在这盯着,要是人出来了,或者有什么事,你就吹这个。”

    文筱筱看着手里的哨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你怎么会随身带这个?”

    邢钺说:“我出门之前带的,给你玩的。”

    文筱筱:我看上去是会像玩这种东西的人吗?

    邢钺见她低头不语,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安慰道:“没事,我还有一个。”说完,他果真又掏出来一个。

    文筱筱无奈:“那你要是有什么事儿,也吹这个。”

    邢钺点头答应:“这个吹起来,声音很响的,肯定能听到。”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

    在邢钺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文筱筱看见那棺材铺进去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个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而剩下的那个,直到文筱筱听见哨声也还没出来。

    刚听见哨声的时候,文筱筱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以前没听过鸟哨的声音。

    直到哨声没了,文筱筱才恍然大悟,一边埋怨自己反应慢,一边往哨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拐进巷子就看见两个人抬着一个麻布袋,袋口露出一截布料,正是邢钺身上穿的料子。

    “大胆!”文筱筱一着急,竟然冒出这样两个字。

    应该闷不吭声地上去干他丫的!文筱筱心想着,就要上去施展拳脚大杀四方。

    结果,还没冲到那两人面前,就被犄角旮旯里窜出来的另外两个人拿麻布袋一套,接着,文筱筱后脑袋一疼,便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