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千岁大佬的团宠之路 > 第十三章 蛊虫
    由于背着严熠祺不太方便行动,白洛问只好退回大厅中间把他暂时放置在有些破烂的沙发上,然后上前一步挡住蛊雕的视线。

    “好久不见。”

    玩转手中的匕首,白洛问略微歪着脑袋露出与之熟稔的表情,举手投足间甚是放松。

    何况这次没有人质做阻碍,区区一只小蛊雕根本不足挂齿。

    “果然是阴险狡诈的狐狸,就知道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蛊雕逆着光再踏进一步,它手里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人类被拖在地上,蹭出一条斑驳血迹。

    随着他抬手,大门在其身后关闭,室内顿时变得昏暗,只有窗户透进一些光亮。

    被骂阴险狡诈的白洛问并没有生气,反而捂着唇笑出声,仿佛听他讲了句笑话。

    一抬眼,周身三尺以内的物体都为之而颤……

    “利用人质威胁我帮你办事,不知到底谁才阴险、谁最狡诈。”

    当她话音落下,一股凌冽的力量携带着被控制的物体直击蛊雕。

    白洛问的攻击来得太猝不及防,蛊雕只能双臂交叉护住头部,以肉身硬扛。

    破裂的各种碎片在他身上划出大小不等的伤口,来自上古力量的冲击导致他直接被弹出别墅。

    在地面撞出一个直径范围接近五米的大坑。

    “唔...噗。”

    蛊雕挣扎着撑起上半身,突然胸口一阵悸动,他喉头一哽吐出鲜血。

    只是如此随意的一击便使他身受重伤,蛊雕望向白洛问的眼神里,轻蔑早已褪去,转变为更深一层的恐惧。

    “你,你绝对不是刚化形的小妖!”蛊雕愤然地指着白洛问怒吼道。

    白洛问慢步从屋内走出,匕首被她拿在手里蠢蠢欲动。

    见那蛊雕因为自己的靠近而害怕到后退,她轻笑着,“我可没说过自己才化形啊。”

    偏头躲过蛊雕刺来的锋锐翎羽,白洛问感到些许诧异。

    这只蛊雕倒是有几分血性,事到如今居然还敢抵抗。

    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大,惊动到附近的人类。白洛问以守为攻,消磨蛊雕的体力,“你现在束手就擒,我还能饶你一命。”

    蛊雕的翎羽不仅坚硬无比还带有一种能致神经麻痹的毒素,稍使用力便可穿透墙壁。

    白洛问虽然躲避得很轻松,但同时还要分神注意刺透别墅墙壁的翎羽不会伤害到屋内的严熠祺。

    “哈哈哈,束手就擒?”蛊雕收回展开的双翼、仰头大笑,眼底激增的狠厉让白洛问心道不好,“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把吼带来,否则,呵,大不了跟这小白脸同归于尽。”

    “啊——!!”

    身后嘶哑的惨叫声令白洛问身体一震,她头也不回地冲进屋内,就见严熠祺整个人痛苦地跪倒在地、不断抓挠着脖颈的皮肤。

    “住手,出血了!”白洛问从背后把人揽到怀里,双手从他臂弯穿过,制止其近乎自残的行为。

    如此近的距离也让她清楚看到在严熠祺皮肤下钻动、约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虫子。

    相传蛊雕名字的由来正是因为它体内蕴含一种与其同脉相生的蛊虫。

    这个虫子一旦种下,就会以被寄生者的血液为食,再结合蛊雕自身羽翎所携带的毒素能够对虚弱状态下的被寄生者进行操控。

    但如果被寄生者是在清醒状态下,蛊雕驱动蛊虫就会对其造成一种强烈的幻觉。

    太过于真实的幻觉会给大脑带去一种疼痛的假象指令,直至精神崩溃疯掉,更严重的会导致脑死亡。

    最重要的是,蛊虫与蛊雕共存,如果蛊雕死亡,蛊虫也会死亡。

    死亡的蛊虫尸体会分泌一种剧毒,作为人类的严熠祺不出三秒便会溶为一滩血水。

    而此时的严熠祺显然处于幻觉中,也无法听见白洛问呼唤他的声音。

    “蛊雕!”

    无人回应,白洛问感知到蛊雕气息的消失,低声斥骂一句,“该死。”

    好在蛊虫已经消停,严熠祺靠在她肩膀喘气,冷汗顺着额边往下流。

    白洛问虽没中过蛊虫,但她曾亲眼见过许多因受不了蛊虫带来的疼痛而自刎的人。

    食指轻点在严熠祺太阳穴,让他能好生睡一觉。

    白洛问左手在半空挥舞,随着符咒浮现,她划地为界,打通与小队基地相连的传送阵,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百里外的大楼中。

    结界遭到恶意阵法闯入,大楼内部的警报乍响,惊动三层楼里的所有人。

    鹿其半小时前才带着舒冥知一行人离开,现在只剩下萧筱还有些战斗力。

    她指挥其余人从大楼外开始搜寻,自己则手持武器踏上三楼的扶梯。

    由于体内有吼的存在,她略微可以察觉到一点灵力波动,所以才把其他普通人支开。

    木梯踩在上面吱呀作响,萧筱尽量放轻脚步靠近三楼最深处那间房。

    灵力波动便是从这里面散发出,她依稀记得这是那个讨厌鬼姐姐的房间。

    思考着到底进不进去,萧筱捏紧长鞭做出甩动的姿势,还没开始用劲房门就从里面被人打开。

    一袭白衣下摆无风自舞,灰纱如烟雾缭绕在她身边,遮挡半脸的细珠帘为她增添一份神秘色彩,仿佛刚从天界下凡的谪仙。

    萧筱一时看愣神,直到头顶被只手轻抚才反应过来,刚准备动手却听见是熟悉的声音。

    “麻烦你帮我照顾下里面的大哥哥,谢谢。”

    温热在发梢持续一秒就离开,萧筱下意识点头答应,站在门口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白洛问自从轩辕、黄帝等上古神覆灭后就鲜少出入人界,对于后世出现的一些妖魔鬼怪知之甚少。

    就连蛊雕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

    唉,放在这二十一世纪,自己便是人们口中妥妥的宅女吧。

    可如今却要因为各种事物东奔西走,简直让能躺绝不坐、能坐绝不会站的白洛问心力交瘁。

    这不刚救回严熠祺就要急着赶去昨日暂时封印混沌的市中心,协助鹿其将那坨挡路的肉球挪去其它地方。

    顺风而行,半炷香不到的时间便抵达目的地。

    混沌周遭一公里的范围被鹿其施法设下结界,防止人类误闯的同时也能阻止饕餮等其它异兽前来解救。

    但依旧有不少围观群众手持名为‘手机’的板砖对混沌进行拍摄,还有人将这里作为打卡地点进行宣传...

    不知是该佩服人类的大胆还是无知。

    他们要是得知面前这只看起来并不具有危险性的肉球是曾经险些毁灭一方氏族的混沌,那表情一定会特别精彩。

    以飒然之姿伫立于半空中的白洛问并未想到自己在观察人类的同时,也成了其他人眼中无法抹去的风景点。

    “洛问。”

    一声轻唤将白洛问的注意力招回去,她了然一笑,倾身飞向鹿其,被他伸出来的手扶稳落在他身旁。

    鹿其没有询问白洛问迟到的原因,一双金瞳瞥过她掩面的珠帘,面色无半分波澜,语气依旧如以往般冷淡。

    “需要帮忙告诉我一声便是。”

    “知道了。”

    怎么也认识了几千年,两人对对方一些习惯都心知肚明却不挑明。

    白洛问也深知他面冷心热的性格,所以并没有拒绝他的帮助。

    在等待青龙等人处理好关于挪动混沌的相关文件期间,白洛问向博学多识的鹿其打听关于如何去除被蛊雕放在身体里的蛊虫。

    此言一出,鹿其脸上冷淡的面具在顷刻间破裂,他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厚重担忧。

    “你中蛊虫了?多久的事?”说话时,他左手固定住白洛问的下巴,垂眸观察她的脖子。

    “你体内的神血会抑制蛊虫,在几天后就侵蚀掉它。只要蛊虫不属于蛊雕王,应该对你没有大碍。”

    白洛问感受到他微凉的指尖在颈边来回触摸,似乎在找寻蛊虫寄生的位置。

    她赶忙解释道:“中蛊的人不是我!”

    想向他坦白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谁料刚张开嘴,就被白虎的大嗓门打断。

    “老大,可以开始了!”

    鹿其对着那边点头表示听见,然后重新看回白洛问,示意她继续说。

    “正事要紧,晚点告诉你。”

    当务之急是解决混沌的置身之处。

    白洛问闪身跳出几米远,只见几道残影掠过,她已经来到倾邪上方。

    她与鹿其于南北对立,青龙与白虎则立东西加固阵法。

    四人合力运转神力将法阵从地面升向万里高空,在云层的遮挡下向东方疾驰而去。

    越过百里地,来到一处偏远、人迹罕见的山谷上方。

    清脆婉转的鸟鸣混合瀑布奔腾的流动声,为茂密寂静的山谷奏响一只动听的乐曲。

    下流处一条娴静的小溪边,由母亲陪伴的小鹿正低头喝水。

    清澈见底的水面出现一个阴影,由最初的硬币大小逐渐笼罩整片溪流。

    鹿妈妈仰头呦呦叫,不断催促小鹿尽快离开那里。

    奈何刚出生不久的小鹿走路本就晃悠,还被五只上古异兽无形中散发出的威压吓到四肢发软,倒在水边无法动弹。

    阴影越来越大、离得越来越近,无数鸟儿被惊扰到四处逃离,丛林中的动物们咋呼着远离山谷中心。

    鹿妈妈在树林边着急的来回跳动,却不敢回去救自己的孩子,几度像要逃离此处却狠不下心。

    小鹿也许是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在最后时刻竭力向鹿妈妈发出呼喊,让它赶紧离开。

    闭上眼等待死亡来临,可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