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千岁大佬的团宠之路 > 第二十二章 婴魂不散
    行踪暴露,白洛问一把推开严熠祺躲过开门鬼的扑袭,折扇随手一收挡下那只朝脸门抓来的利爪。

    “打人不打脸,你怎么这么缺德呢?”

    折扇收回再一打,蕴含力量的一击直接将那鬼打飞砸到墙壁里陷住。

    自始至终白洛问都没动过步子,此时正跟个二流子似地晃着扇子在那鬼魂身旁来回溜达、对它进行思想教育。

    “你说你为什么只能当鬼,不能轮回吗?就是因为缺德。你这坏习惯得改啊。”

    说到激动处,她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鬼脑袋,听到哐当的空洞声,摇着头一副没救了的表情。

    这鬼虽然受他人操控,但也有些自主意识在。

    白洛问这不异于轻佻的举动让它疯狂地嘶吼、扭动着想从凹陷里逃出再跟眼前的女人打一架。

    “还敢骂我?”

    一扇子把它拍得更深,白洛问长袖一挥直接将其封在墙里。

    刚转身想回到严熠祺身边,却见他面色露难,站在那一动也不动,眼睛眨的频率飞快。

    白洛问刚迈出一步的脚收回,在他眼神的提示下歪这上半身朝他身后探,碰巧与小腿那的一双黑瞳对上。

    从前有句老话叫阴魂不散,可鲜少人知其实从一开始这句话叫的是婴魂不散。

    没出生或刚出生就死掉的婴儿阴气最纯,带着与生俱来对人的依赖,它们死后一定时间会缠在人类身上吸取生长的养分。

    被这种婴魂缠上极难去除,强行消灭还容易反噬到被缠者。

    但如若防止不管,被缠者会霉运连连、身体日渐衰弱,直至失去反抗能力活生生被吃掉。

    “小乖乖,把你抓的这只哥哥放开好不好?这样姐姐就不杀你了。”

    白洛问蹲在地上笑眼盈盈地对那婴魂打商量,眼底一闪而过的狠厉被严熠祺捕捉到,他意识到白洛问生气了,视线不由得望天。

    “咯咯咯,不给,不给。”

    婴魂非但没答应,反而还爬到更上面,趴在严熠祺肩膀,一只手放在他颈边朝白洛问吐舌头。

    竟然都已经能够说话,白洛问意识到面前这只婴孩鬼应是吃过不少人,那‘咯咯’笑起来时唇齿间残留的血肉令人作呕。

    威胁等级陡然上升,她一改平时开玩笑的状态,时刻注意着严熠祺不被它所害。

    “洛问,它看起来暂时没有要害我的想法,要不……”

    “不行,先回屋。”

    白洛问心里也明白,这两只鬼物都是朝着严熠祺去攻击,摆明了捏住软柿子不让他们随意行动。

    而在这高府里,瘴气的存在,让本就诡异莫测的鬼物动迹更加难以发现。

    她需要支援,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刚出门派的小屁孩杨侯。

    一只银蝶瞬息而过,不出几秒就抵达小队基地飞到正在看小猪佩奇的杨侯身边。

    “咦?这不是在白泽大人那里看到过的蝴蝶吗。”

    杨侯抬起手学着白泽那样让银蝶停靠在自己手指上,随后白洛问的声音就传进他脑海中。

    好神奇!

    “小猴子,捏碎银蝶来找我,急需你。”

    白洛问的声音听起来很赶,杨侯得知事态紧急,还必须要他去才能解决后,赶忙照做。

    但与指上这只精妙绝伦的银蝶对视时,他又几番忍不下心动手摧残这美好事物,导致耽误好一会儿。

    白洛问等到杨侯被传送过来时,觉得黄花菜都快凉了,揪着他耳朵就问,“干嘛去啦,不是说了急需吗?”

    “哎哟哎哟,白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杨侯向白洛问解释自己迟来的原因,结果只得来她一个白眼和令自己想掘地三尺的话。

    “这银蝶来自我的神力,要变多少就有多少。你想要跟我说一声不就行,居然还留着自己想办法过来。”

    完全不懂他为什么对一只假蝴蝶这么稀罕。

    但白洛问突然想到,杨侯生来便一直待在雪山之巅,的确没有机会见到蝴蝶这种生物。

    怕自己刚才无意的话伤到他幼小的心灵,白洛问弥补地说道:“这神蝶管不了几时,等你把严熠祺哥哥肩膀那糟心玩意儿弄掉,姐姐送你一只真蝴蝶养。”

    白洛问指着严熠祺右侧肩膀,把目前的情况给他说清楚。

    杨侯首先把背在身后的包裹取下放在凳子上,从中拿出早已备好的符咒用火柴烧成灰再倒入装好净水的被子里混匀喝下。

    再次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鬼怪。

    “婴魂,已达第二阶段,不能强除。”

    只观察几秒,杨侯就把自己的认知告诉白洛问,寻求她的意见,“你是只想引走婴魂还是直接根除?”

    “你负责引走,根除交给我。”

    当下之意便是她都要。

    “行吧。”

    杨侯见白洛问丝毫不客气,自然也不用对她客气,当即拿出折叠刀就想取一些血,但等刀尖马上戳到她掌心肉的时候又杀回马枪。

    “怎么,不要了?”

    “唉,你的血不能用,会吓到它的。”

    杨侯肉疼地在指尖划出条一厘米的伤口,将血滴在一张与众不同的红符上。

    只见血刚一滴上去就冒出股烟,烟里带出的味道让白洛问反胃,就连严熠祺也不禁皱眉。

    “恶心死了这味儿。”白洛问捏住鼻子吐槽杨侯弄出的生化武器,却见他反而一脸高兴,甚至早有准备带上鼻塞。

    “就是要越臭越好,鬼闻起来才香,更加有引诱力。”

    杨侯并不像在说瞎话,因为就当臭味弥漫出来的那一刻,趴在严熠祺肩膀休憩的婴魂抬起了头。

    它仰着脑袋微眯双眼、鼻头不断耸动,似乎是被那臭味吸引,直勾勾地盯着桌面,细软的手臂终于离开严熠祺脖颈想朝这边爬过来。

    “你慢慢拿着符纸出门就行,注意一定不能距离太远,不要惊动它。”

    杨侯向左挪动一步给白洛问腾出位置,手指着符纸让她行动。

    白洛问点头,放慢脚步等那婴魂靠近后才取走符纸,一步一步有耐心的引导它。

    “香,香香…”

    婴魂痴迷于这符纸流露出的‘香味’,口水顺着它说话时张开的嘴角滴下,把地板都给腐蚀出个小坑。

    白洛问好不容易把它引出房间后,赶紧让杨侯把门关上封好,这才能挺起腰板站直,“累死我了。”

    把已经没用的符纸丢给婴魂品尝,白洛问展开无界把她和婴魂纳在其中,免到时候一个不注意让这小崽子逃掉。

    婴魂在把符纸咬进嘴里就觉得不对劲,但当它反应过来时已然来不及。

    无界看不见摸不着,却能让人永远被困在里面,除非白洛问主动取消或昏迷死亡。

    “啊——!!”

    白洛问及时捂住耳朵把刺耳的尖叫阻隔在外,待它喊完了才开始动手。

    九条若隐若现的狐尾随着扇子的打开一同从她身后伸展出来,如一只开屏孔雀。

    “婴魂不散、乱世害人,今日我白洛问替天行道,除了你这小孽障。”

    不再掩盖自身作为上古神兽的气息,那婴魂嗅到不对劲,扭头就逃,却无论怎么跑也是在原地徘徊。

    它智商虽然只有几岁,也意识到自己绝对不是这九尾狐的对手。可如果结界不消失,它是跑不出去的。

    婴魂仰头啸叫,将原本无色的瘴气汇聚至他们头顶半空中形成一朵灰黑色的瘴云。

    这朵瘴云就待在那里,也不像会炸下攻击。

    白洛问放下防御的手,疑惑这朵云的用途时,就听到从房间里响起的杨侯喊声。

    “白姐姐,它那是在唤鬼!”

    婴魂之所以难缠,不仅是因为它自身原因,更是由于它作为纯阴之体能催动引鬼的瘴云。

    那些鬼物虽然对白洛问造不成伤害,却会对屋内的两人形成巨大威胁。

    这就是婴魂的真正目的,想迫使白洛问解除结界去救人。

    “你挺聪明啊。可惜,你太小看我,也小看昆仑派传人了。”

    白洛问翩然一笑、唇角上扬的讽意让婴魂心生不妙。

    高府及周围几里的孤魂野鬼都已围过来,将庭院堵得水泄不通,连阳光都透不进来。

    期间几只小鬼无意碰到杨侯他们所在那间屋子的房门时,顿时就被乍泄的金光撕个粉碎。

    经过几次相同的死法,导致没有鬼再敢往那边去,而是愈发朝瘴云靠近。

    “小孽障,姐姐今天就教你什么叫做‘瓮中捉鳖’,哈哈哈哈哈。”

    白洛问用扇子挡住下半张脸笑得格外狂妄,一双狐狸眼戏谑地望着婴魂,在它惊恐的眼神里把无界扩展开将整个高府封锁。

    她随手一扇,数以万计的浅色银狐奔腾而出、扑向飞舞在空中的魂魄。

    一时间鬼叫连绵不绝,吓得在地面的鬼物纷纷四散开,却发现自己已经逃不出去。

    白洛问享受拿剑作战的乐趣,但如今佩剑不在身边,光这一把折扇完全没有击杀的快感。

    于是她准备速战速决。

    “地府闲置这么久,也该热闹热闹了。”

    白洛问以扇为笔、神力为墨,将大地作为纸画出进入地府的捷径。

    当她最后一笔落下,连接完成的阵法产生一种强烈的引力将筛选过关的鬼物吸入漆黑不见底的空洞中。

    剩下都是一些食过人的厉鬼,交由白洛问亲自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