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狐狸小姐被迫营业 > No.1 狐狸娇娇
    纵观几千年上下,狐狸精界最出彩的非妲己莫属,剩下些籍籍无名的,要么被剥皮做了围脖和暖褥子,要么就被除魔向善的那起无知人类给一剑征道了。

    胡娇娇算是命好的。

    她师承骊山圣母,修得半仙之躯,前途形势自不用讲,即便不用特别努力,最后也能混个偏远地区吃公家饭的山神闲差。

    可她偏天性不改的喜好男色,趁着凡尘历练中途,惹了不少的情债祸事。

    骊山圣母仙尊知晓后,倒并不惊讶,只是出手锁了她的身法,将她发配到峨眉山去做了两百年的猴子。

    要知道,狐狸是极爱美的,猴子的皮毛粗糙,更何况屁股蛋还红彤彤的光着,这简直比天雷盖顶还让胡娇娇痛苦。

    但错就是错,胡娇娇认罚,没有求饶。

    期间时移世易,峨眉山被改造成任人游玩的景区,胡娇娇常在睡梦中被矿泉水瓶和各类水果砸醒。

    她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移居到更深的林子里。

    ...........

    直到那日,峨眉山有只刚满月的小猴子被人强行抓走想要带回家当宠物,母猴因着胡娇娇是山中修行最深的,遂来求助。

    诚然胡娇娇近年来太上清静经是念诵的比较多,但除了能通晓人言外她与其他普通猴子没有任何区别。

    加之刑期将满,她若因此被揪小辫子,免不得又要在峨眉山里光上五十年的了。

    可母猴哭的实在可怜,胡娇娇道:“我偶然间听闻咱们现在都已经是国家保护动物了。”

    母猴吱吱哇哇的摇头摆手,表示不懂。

    胡娇娇没办法,只得亲自出场,从猴子堆里挑了十余个看起来比较壮硕的,然后在后方指挥着他们去翻那中年女人挂在肘弯上的水桶包。

    中年女人尖叫起来,刚开始还负隅顽抗,后来见猴群们无数只手爪不依不饶的抓着她的水桶包,还凶狠的眦牙时,她连忙像扔烫手山芋似的把水桶包扔到了远处。

    猴群放过中年女人,呼啦一下围到水桶包前。满月的小猴子就在包内,但却已经奄奄一息。母猴因爱儿可能无法成活而绝望,它痛苦的发出‘哈哈’的哈气声音,但人类却拿出手机对着母猴子录像,惊喜道:“快看,猴子会笑。”

    胡娇娇没忍住,率先抓起石头,朝着说话那人扔过去。

    然后就是好一阵的石林弹雨,所有的猴子都开始效仿她的动作。

    胡娇娇慌了,赶紧阻止他们,“够了够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命,赶紧把它带到我的洞府里去。”

    小猴子受伤严重,胡娇娇不得已把自己肚子里仅存的一点护体仙气渡给了它。

    母猴子拜谢不迭,接连数日拖着新奇的吃喝来上供给胡娇娇。

    比如罐装饮料,袋装薯片一类。

    这些东西胡娇娇都曾品尝过,只是年岁久远,当时的包装没有现在这样精致罢了。

    胡娇娇好奇的问:“这些东西都哪来的?”

    母猴子先是演示了一遍抢包的动作,翻包的动作,然后是扔石头的动作。

    胡娇娇气结。

    难不成就只是因为她的一个小举动,这满山的猴子就都被她给影响,从而变成了劫道的山贼?

    胡娇娇左思右想,决定抽空给猴子们开个培训班,教教猴子们什么是体统什么是规矩。

    可这计划刚实行了一半,骊山圣母便乘夜入梦而来,告知胡娇娇:“我于盛京市中有一铺面,现下经营不善,常有赔钱折本之事发生。”

    遂想派遣胡娇娇前去帮忙,平衡收支,年底方才好给那仙娥仙婢发些压腰钱。

    不用当猴子,胡娇娇自然应承不迭,即便这事明摆着有天大的猫腻,她也权当不知,拱手一声“得令”,借机恢复真身。

    她的脑袋微偏,眼睛看着自己蓬松的尾巴尖,兴奋的直在原地打转。

    最后嗖地一下,胡娇娇像道流光一般倾射出洞府,在林子里四处乱窜,惊起无数休憩的飞鸟。

    此时拿着手电筒,身着军大衣,正在羊肠小道巡视的年轻守山工,恰被周围飞鸟振翅的响动吓了一跳,手上也跟着一哆嗦,因而手电筒没攥住,落在青石板上,惯力向前,守山工弯腰欲捡,却没能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手电筒不停地‘哪哪‘的往山脚处翻滚。

    忽然,他听见一道恍若婴儿呼喊的声音,下意识转头,只见月桂树旁边站着只浑身散发着光辉的九尾狐,它的耳朵飞立着,脑袋仰着,脖颈欣长,腮帮有些消尖,眼睛半闭着,仿佛在对夜空倾诉衷肠。

    隔了半晌,守山工和九尾狐四目相对。

    九尾狐的后腿爪在地上磨了磨,庞然大物的影子跟随它一起朝着守山工笼罩过来。

    守山工心头一紧,呼吸间的功夫便脸色惨白,被活生生吓晕过去。

    九尾狐落在地上,幻化成一名身材窈窕的少女。

    她穿着一袭云袖火撬杉,下衣微微摆动,是件鼠灰色续针蕉布裙,秀鞋是攒珠缀玉的翘头履,浑身的打扮和容貌一样钟灵毓秀。

    她伸出素白的手,先是拍了几下守山工的脸,又推守山工的肩膀,“喂,醒醒。”

    见其没半分反应,胡娇娇无语凝噎,心道:“这货也式不禁吓了点。”遂打了个响指,将守山工换移到住宿处。

    又想着他丢了照明的物件儿,胡娇娇还给他变出一只八宝玲珑灯搁在床头柜上,当作对他逗弄过头的补偿,而后胡娇娇才掐出一张缩地符,嘴巴轻吹一口气,将缩地符引燃,藉此前往盛京,完成骊山圣母委托于她的任务。

    但天可怜见的,她前一刻刚于盛京市僻静胡同中理了衣裳走出来,后一刻就被几个身穿防护服的人拦下,“请出示一下安全码。”

    “安全马?我这次出门没骑马阿。”胡娇娇疑惑道。然后医护人员提起电子温度计点了胡娇娇的额头,发现胡娇娇的体温居然有41度。

    “赶紧把她拖到四季酒店去关起来,安全检测结果没出来之前别让她出门。”

    “什么!”

    胡娇娇想挣扎反抗,但奈何盛京的风水阵局,对她这等地仙有很强的压制作用,让她无法自由施展法术。

    胡娇娇气道:“早知道出来之前先翻黄历。”

    医护人员拧了一下她的胳膊,说:“你发着烧出门,你还有理了?”

    “你这是对其他人不负责,也是对你自己不负责,你知道吗?”

    “我......”

    距离胡娇娇上一回入世已然是百年之前,她曾在上海滩名利场中做过交际花,后来也曾参加过女子军,抗战过几回,算是见过世面。

    酒店不足为奇,但酒店客房每扇门前都站着一个手持叉戟的鬼差,倒是胡娇娇意料之外的。她掐指一算,竟是有瘟龙肆虐的缘故,所以导致周围的人们久病不愈。

    要知道,人类作了大恶,才会有瘟神领取天旨对人间降下惩罚。

    可瘟龙与瘟神不同。

    瘟神始终是正统的仙家帮派,所作之事,皆为替天行道,是再正规不过的。

    而瘟龙则是由修入邪道的水蛟转化而来,若不斩首,只怕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