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狐狸小姐被迫营业 > No.2 狐狸也要保平安
    胡娇娇被推入房中,踉跄几步,回头一看,门已合拢上锁。

    她斟酌半晌,勉强再度掐起一张缩地符,按规矩进到城隍庙中,与城隍爷讨了一纸过关文书,这样一来便可免去盛京城风水阵眼对她的法力桎梏之累。

    胡娇娇在手心凝出一方三元罗经仪,内盘面上印有许多圆圈,一个圈叫一层,中央凹陷处又称天池及海底,细如毫发的指针就嵌在里面,可用来勘测瘟龙的方位。

    “清水河?”

    胡娇娇眯了眯眼,单枪匹马杀将过去,只见那河水颜色乌深,好大的波浪翻涌,好强的邪风扑面,直将她的长发吹的乱舞。

    她把三元罗经仪收进乾坤袋中,右手朝天张开,大喝一声,“剑来!”

    旦听兵刃喻鸣破风之声由远及近,她右脚一朵,把地面跺出震颤,整个人腾飞起身接剑,回旋落地之时单膝半跪,左胳膊弯曲置于胸前,右胳膊向后斜举着。

    可瘟龙的鳞片厚重,剑刃划过时只有剧烈摩擦所产生的火花,却并不能伤其根本。

    胡娇娇暗道一声:“不好。”

    瘟龙的尾巴一甩,直接将胡娇娇拍撞到远处的拱桥上。

    胡娇娇受创,猛地呕出一口鲜血。

    她胡乱的擦了擦嘴,转瞬间化作一道光影冲向瘟龙,同瘟龙天上地下的过起招来,可时间一长,终究有些不敌。

    忆往昔修炼之时,她最常态的作为就是偷懒,现如今才忙不迭的后悔,属实有些迟了。

    瘟龙犹如藤蔓一般缠绕住胡娇娇,仅眨眼的功夫便也幻化成一名身着暗色蟒袍,面容俊朗的少年。

    他把胡娇娇箍在怀里,表情笑盈盈的,说:“早就听闻九尾狐的眼睛乃世间不可多得的仙丹,现如今你这大礼送上门来,我若不收,可真的太对不起你一番心意了。”

    胡娇娇愤怒至极,猛地用脑袋撞了一下瘟龙的前额。

    瘟龙吃痛的把她松开,一边揉搓着痛处,一边骂胡娇娇不讲武德。

    胡娇娇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而在这个过程中,瘟龙的表情很明显有些错愕。

    紧接着,胡娇娇曲起膝盖,朝着他的胯间重重一击。

    瘟龙顿时魂不附体,从云头跌落,重重摔进清水河中,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

    胡娇娇内伤严重,依然不忘对他喊话,“你他mua的给老娘等着,两天以后,老娘必要回来砍了你的脑袋当凳子坐。”

    瘟龙没回应,清水河逐渐平息了下去,天也亮了。

    胡娇娇的呼吸急促,胸口起伏很快,她费力的转了个身,想要找个地方休养生息,但结果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

    直到再次苏醒,胡娇娇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关进了笼子里,腿爪上还被剃秃了一块,正戳着留置针头。

    因为受伤,她缩水成了普通狐狸的样子。

    “小东西。”

    熟悉的低沉嗓音让胡娇娇的耳朵弹动了两下,凝聚起视线,她隔着铁笼子看见一张她曾亏欠过的面容。

    是他?

    裴休?

    胡娇娇的脑海中开始不断地闪过一些画面。

    一个穿着深蓝色袍子,戴着眼镜的隽秀青年,捧着书坐在长椅上对着她念:“前世五百次的回眸........”

    还有他穿着西装,牵着她在舞池里旋转。

    最后是他张开双臂替她挡下一枪的高大背影。

    胡娇娇的眼睛里逐渐泛起潮湿的雾,她怯软的鸣叫了几声,引诱他打开笼子,伸手过来,揉搓她的脑袋。

    他的手很暖,胡娇娇享受的眯起眼。

    裴休因此轻笑起来,说:“有些事的确也不能全怪纣王。”

    胡娇娇用力仰起脸,用舌头轻轻卷了一下裴休的手掌心。

    裴休立刻心领神会,到旁边开了一个肉罐头端给胡娇娇,说:“饿了吧,快多吃点。”

    胡娇娇仍旧有些迷糊,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她站起来,甩甩身上蓬松的毛发,撒娇的往前走了两步,即将出笼的时候又被裴休给推了回去,“乖,不可以,你的伤还没好。”

    胡娇娇盯着裴休看了半晌,让裴休心里发毛,觉得自己像个猎物一样。

    他张了张嘴,欲要说话,胡娇娇突然开始发狂,在笼子里上下扑腾,甚至把笼子撞翻了个儿,恰好出口朝上。

    裴休吓了一跳,只见大白狐狸嗖地一下从笼子里蹦出来,像颗爆米花一样,‘噗’地一声,在一团彩雾的包裹下,变成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扑进他怀里。

    裴休下意识将她接住,任由她哪着嘴在自己的下巴处乱亲。

    作为一个贯彻文明核心价值观于心的知识分子来说,眼前这一幕所带来的震撼,丝毫不亚于爆炸。

    裴休意残智坚,嘴唇动了动,吐出俩字,“妖怪。”胡娇娇挥了挥自己嫩白的藕臂,奶里奶气的不满道:“你可以说我妖娆,妖艳,妖媚,但我不允许你说我是妖怪。”

    裴休低头看了看这个长得像汤圆一样的女娃娃,内心挣扎道:“这些形容词跟你一点也不沾边啊!”但他却不敢明说。

    “你要做什么?”

    想起狐妖喜欢吃男人心肝的传说,裴休有点冒冷汗。

    胡娇娇说:“报恩。”

    “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不用麻烦了。”他拒绝道。

    胡娇娇摇头,用小手拍他的脸颊,“别跟我客气,快说。”

    裴休犹豫半晌,说:“我希望世界和平。”

    胡娇娇沉默了。

    她眨巴几下眼,问:“你对钱有兴趣吗?我给你变点钱出来吧。”

    裴休把她的手向下一拉,说:“钱就算了,如果全世界都没办法平安,那就换你平安吧。”

    胡娇娇:“我?我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狐狸。”

    裴休:“狐狸......也要平安。”

    又是一团彩雾爆开,裴休视线一晃,但觉身上一沉,整个人几乎被压倒在地上。

    小女孩变成了少女。

    她的眼尾上挑着,瞳仁是情懒的烟绿色,仿佛深不见底的潭水般,衬得一张杏仁脸既纯又欲。

    裴休心跳剧烈。

    胡娇娇用食指点了一下他的唇珠,声音似乎能软进人骨子里。

    她说:“都转世几次了,还是一副老好人模样,真让人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