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狐狸小姐被迫营业 > No.3上当受骗
    胡娇娇变出一枚玉佩塞进他手里,凑近他,用说情话的语气,对他说:“刚才的不算,以后凭你想到什么要实现的愿望,就把这玉佩掰碎,我即使远在天边,也会立刻赶到你的眼前。”

    她的睫毛扫到他的鼻梁上,感觉像要亲吻下来一般。

    裴休呼吸都屏住了,然后身上一轻,胡娇娇竟是化作一缕柔光跟着一道风一齐飞走了,只余下绕梁的声音说:“回见。”

    裴休望着她离开的方向,默默收紧手指,将玉佩用力抓在掌心。

    而胡娇娇向来喜欢给自己的出场和退场制造一个令人无法忘怀的效果,但这次委实有些勉强了,出门没多远便觉得内息紊乱,筋脉里仙气乱窜,最后从腰间的荷包里翻出一粒回天丸吞服,这才感觉好些。

    “据仙尊所述,她的铺面应开在鬼市里,而鬼市又介于阴间及阳间的夹缝之中,只在半夜三更才会出现。”

    能在鬼市做生意的,除了神仙以外,就是在阴间述职的修士。

    像这类修士,活为阳差,死为阴差,终其一生为阎王爷鞍前马后,有钱有福禄,唯一的缺点就是:克老婆,平白辜负天赐的标致模样。

    而胡娇娇又是个极会怜惜美男子的人,所以她走在鬼市里,经常做的事情,除了捶胸顿足以外,就是拿着香绢拭泪。

    长久以往下来,鬼市便成了她的伤心地,若不是这次得了令,她断然不会再过来。

    又逢阴历十六,鬼市大雾,任你是何魑魅魍魉皆要在此迷路,想在此日入市者,须得掏钱雇佣一个探路阴兵领航,如若不然,一旦被大雾困住,就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探路阴兵又分乾坤两类,是黑白无常的分身。

    乾类引渡生者,坤类引渡亡者,各司其责。而入市者只需坐上马匹,由探路阴兵牵引缰绳向前行进即可。

    过程比较长,探路阴兵又是被封了嘴的,都不能说话,胡娇娇无聊,经常用脚尖去踢探路阴兵的屁股,撵着他们说:“走快点。”

    所以,胡娇娇经常因为此事被黑白无常罚款,可她又没钱,那便只能去就近的钱庄和一帮推磨鬼借高利贷填坑。

    借归借,还不还又是另外一回事。

    言而总之,胡娇娇就是个被推磨鬼贴上冥榜通缉几十年的老赖,失信黑名单上的number1,第一个以鬼见愁’外号名扬四海,但本身却不怎么出名的,负债狐狸。

    是以此番鬼市一行,胡娇娇只能移形换面,低调行事。

    毕竟她也不想被剁成碎块,然后让推磨鬼用千斤重的石头把自己碾成血沫子,给饿死鬼们当点心。

    脑补的画面实在恐怖,胡娇娇打了个寒颤,嘴角向下,用力“啊!”了一声的功夫,目的地便到了。

    探路阴兵伸手向胡娇娇要钱。

    胡娇娇把他的手向下一拍,“先赊账,赶明儿我再把钱给你吧。”

    探路阴兵森寒的眼睛盯看了胡娇娇半晌,然后转头望向旁边那栋以胡桃木盖出的六角楼。

    胡娇娇只觉得他奇怪,跟着其视线追看过去的时候,脸色顿时大变。

    因为角楼上下几乎被写着还钱二字的黄纸给贴满了。

    难怪骊山圣母说“经营不善”,都这样了,即便天王老子来了那也轻易“善”处不了啊。

    胡娇娇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缓慢的回头,但见背后乌压压站着一堆只有双眼在放亮的黑色人影,汇聚起来,像夜幕坍塌下来了一样,仿佛转瞬间就能把她给压死。

    由于推磨鬼没办法挣脱石磨离开钱庄的禁锢,所以在讨债的时候,会请讨债鬼帮忙。

    这帮讨债鬼生前都是极小气的人,死了以后心眼更小,带着一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儿,不会伤害到谁,但却会像鞋底胶一样粘着欠债者,让欠债者喝水都塞牙缝的倒霉。

    胡娇娇原本还想再强辩一番,但很明显他们不吃这套。

    “冷静。”她一边往后退,一边说。

    然后,胡娇娇转身,奋力向前一扑,从人身变成狐狸。

    讨债鬼在后面追,她在前面乱蹿,不少的摊子都被她给撞的七横八竖,好些果子蔬菜随机散落。

    世上没有后悔药吃,胡娇娇心道:“不如留在峨眉山当猴子。”

    她的后腿在地上呈半弧形漂移,整个调转方向,朝奈何酒馆的方向跑去。

    说起这奈何酒馆,其实并没什么稀奇,只是里面那个名唤阿真的掌柜,身份不一般。

    传说她是酆都大帝的定魂玉玺所化,所以鬼市里的人都怕阿真,只有胡娇娇与阿真的关系极好,两人无话不谈,互为知己。

    向来胡娇娇惹了祸,都会逃去阿真的地盘避难,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真爷,救命。”

    胡娇娇前一刻刚跃过酒馆门槛,在地上打了个滚,后一刻,酒馆的雕雀双门就‘嘭地一声关了起来。

    但阿真曾言:“奈何酒馆,非我死不可关之。”

    所以胡娇娇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她急的原地打转,周围的场景犹如幕布剧烈燃烧后,方才露出本来的面目。

    这里是钱庄。

    前后四面,都是干骨骷髅身,褐黄纤细的指关节黏握着石磨木把的推磨鬼。

    “料你会有此一动,我等早已在七八年前便求请都大帝将奈何酒馆搬去了枉死城,现今鬼市亦另有正主坐镇,我看这次谁给你撑腰,你又往哪里去逃!”

    胡娇娇原地恢复人身,大喊一声:“停!”

    “不就是还钱吗?何必这样兴师动众?”

    周围死寂,胡娇娇躲躲闪闪的从腰间的荷包里翻出一枚玉佩,略施小法,令得玉佩发起光来。

    “喂?有人在吗?”她对着玉佩说道。

    彼时裴休洗完澡,刚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拿着毛巾还在擦头发,听见声音寻过去,发现源头竟然是他随意放在床头柜上的玉佩。

    他犹豫了一会,拿起玉佩,如同在用对讲机和胡娇娇说话,“小狐狸?”

    胡娇娇大喜,“哎,对,是我。”

    “你.......有事吗?”裴休问。

    胡娇娇先是拖长音的呃了一声,然后掩着嘴问他,“你吃饭了吗?”

    裴休:“吃了。”

    胡娇娇又问:“你身体好吗?”

    裴休:“挺好的。”

    胡娇娇点头说:“嗯,那你能借我点钱吗?”裴休那头沉默半晌,胡娇娇都以为他想拒绝的时候,裴休问:“多少?”

    胡娇娇激动的跳脚。

    关键时刻还是旧情人有用。

    胡娇娇说:“不是人民币,是冥币,你去纸扎铺,给我买两座金山,烧给我就行。”

    “我是寂光洞胡娇娇,烧金山前,记得一定要念我的名字。”

    裴休暗暗咀嚼着:“胡娇娇”三个字,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玉佩里的光芒逐渐熄灭了下去。

    不敢耽搁,裴休穿了衣服,驱车前往市区最大的一间纸扎铺,以前裴休听朋友说过,那纸扎铺老板还会先天演卦,什么事情都算的极准,简直是当代活神仙。

    只不过见到他时,活神仙连连舌,着胡子,佝偻着腰,绕着他身边转了好几圈,将他上下前后好一番打量。

    “小哥你命犯桃花煞,不出正月,必定大祸临头,性命垂危。”

    “3500,我帮你化解一下。”

    裴休无语凝噎,“不用了,劳烦一下,我想问您这有金山卖吗?”

    在裴休的思想里,他以为的金山是和纸扎的别墅同一类型,可万万没想到,金山是用两货车的金纸元宝堆起来的小山,这才俗称作金山。

    两座金山,四货车的量。

    亏得活神仙后院有专门用来燃烧的炉子。

    活神仙捏着毛笔,摇头晃脑的问:“金山烧给何处的鬼仙阿。”

    裴说:“寂光洞,胡娇娇。”

    活神仙依据写入黄纸内,然后把黄纸朝着天空一散,声音空扩,“寂光洞,胡娇娇,收钱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