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哈迪帝国1945 > 第056章:作战研究室
    两个女儿的事情解决,兰斯特彻底安心下来,安保公司会议室内,哈迪在和兰斯特聊天。

    “兰斯特,我打算让你做安保公司的主管,负责起这里的事情。”哈迪道。

    兰斯特没有推辞。

    “哈迪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把安保公司弄好。”

    “现在咱们最大的事情就是对付西班牙帮,你有什么建议没有?”哈迪吸了一口烟问道。

    “我准备成立一个‘作战研究室’,收集关于西班牙帮的一切情报信息,了解他们的生意、武装力量、人员构成、联络方式等等内容,在对比我们的目标,制定完善的作战计划。”

    “现在安保公司已经有20多人,这些人全部放出去,收集信息就是他们的第一课,我记得招收的人里,有一个是原来通讯连的,对监听电话很拿手......”

    兰斯特说着自己的计划。

    哈迪认真的听着,可心里却有些别样感觉。

    弄一个作战研究室,用军方准备一场战役的方式来对付一个黑帮,这世界上有几个黑帮能他妈扛得住。

    妥妥的降维打击!

    不过哈迪喜欢。

    “我同意你的建议,我等你的好消息。”哈迪笑着道。

    就在这时亨利进屋,看到哈迪立刻说道:“老大,我正想联系你,没想到你在这里。”

    “什么事情?”

    “波兰帮那几个家伙被我们干掉了,没费什么力气,不过在他们老大家里我们发现了些东西,想叫老大你去看看。”亨利笑着道。

    “什么东西?”哈迪来了兴趣。

    “艺术品和古董,看着还不错,不过我们不是很懂,所以叫你去看看。”亨利道。

    “走,去看看。”

    亨利开车带着哈迪来到南下城区,在一栋红砖二层小楼前停下,这栋楼其貌不扬,唯一的特点就是窗子特别少,而且全都用粗粗的铁栏杆封着。

    街边停了几辆车,还有几个穿着西服的人站在旁边,看到哈迪下来纷纷行礼,这些人全都是最近招聘的人。

    “这栋楼是波兰帮老大诺瓦科夫斯基的私人住宅,那几个家伙被我们干掉后,我打算搜搜这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想到这间房子有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里面放着很多古董。”

    “后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那个诺瓦科夫斯基是小偷出身,波兰帮也主要做偷窃买卖,掏包、偷车、入室、销赃,他们除了十来个骨干,所有的外围也全都是小偷。”

    走进楼房正厅。

    马修和两个手下在这里,看到哈迪笑着凑过来:“老大,咱们掏到了一个松鼠洞,里面有很多松子。”

    地下室入口很隐蔽,在一个货架后面。

    一条通道直通楼下。

    此刻铁门已经被他们弄开,这个难不住亨利他们。

    哈迪走进去,看到里面的场景也是一愣。

    整个地下室估计有100平左右,墙边摆了几个货架,上面放着的物品琳琅满目,可以说什么都有。

    银烛台、银盘、银勺,台灯、座钟,小提琴,铜雕像,铜雕盘,后面墙壁上还挂着版画和油画。

    哈迪过去看了看那些油画,发现看不太懂,他对欧洲艺术品认知很有限,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名家的作品。

    通过这些东西看,那个波兰人老大,看来有收集东西的爱好,这些东西估计是从其他人家偷来的,有的卖掉有的则收藏在这里。

    哈迪往后面扫了一下,脚步立刻加快,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东西,瓷器。

    货架上摆了大大小小几十件瓷器,从这些瓷器的样式看,应该全都是中国瓷器。

    从货架上拿下一个漂亮的花瓶,花瓶分菱形八面,每一面都画着一种花,哈迪用手轻轻一擦,下面的花纹立刻变得鲜艳起来,还是咱自己的东西漂亮,刚刚看的那些欧洲古董根本没感觉。

    翻开底部,上面有一个底款,大清乾隆年制。

    他虽然对中国古董了解也不多,不过上一世认识一个朋友,是个古董爱好者,拉着他去过几次拍卖会,被强行灌输了不少中国古董知识。

    自己手里这个应该是一个乾隆粉彩瓶。

    他又看了看上面的花纹,瓶口还有珐琅彩镶嵌,哈迪猜测,如果这东西是真的,放在后世估计能卖个一两千万。

    放下花瓶拿起旁边一个大盘,底款是雍正。

    又拿起一个红釉色瓶子,康熙的。

    得了,

    这爷仨在这集合了。

    又翻过一个黄色的小碗,底款是大明弘治年制。

    看看货架上,瓶子盘子碗都有,大大小小估计有四五十件,好家伙,如果都是这种货色,放到几十年后绝对价值几个亿。

    这些瓷器,不知道怎么流传到美国的。

    哈迪猜测。

    二战时期从德国跑来美国的犹太人不少,还有很多从法国、英国跑到美国定居的人。

    这些人也带来了很多古董。

    有可能这些人家被波兰帮这些小偷光顾,感觉值钱就偷了出来,那个波兰黑帮头子又是一个爱收藏的家伙,就全部藏在了这里。

    没想到最后,这些东西全都归了自己。

    “老大,您觉得这些东西值钱吗?”马修问道。

    “我又不是搞古董鉴定的。”哈迪摇摇头。

    “那这些东西怎么办?”亨利问道。

    哈迪想了想,“把这些东西全部搬走,这些瓷器,全部拉到安保公司去,在办公楼找个空房间放好,运输的时候注意点,别磕碰了,用报纸包好装在箱子里。”

    “至于其他东西,运出去找个搞古董收藏的人来看看值多少钱,想办法卖出去,现在咱们正缺钱。”

    “好的老大,我这就找人处理。”亨利应道。

    哈迪刚想走,又扫到墙上挂着的油画,数了数大概有三四十幅,还有十几幅版画。

    欧洲的古董,升值空间都不大,唯独艺术品,升值力度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一个生前不怎么出名的人,一幅画只能卖几十美元,可能几十年后他的画就价值上亿。

    这些油画哈迪不认识,没准里面就隐藏着大家的作品。

    “亨利,这些油画和版画也留下,其他的就都卖掉吧。”哈迪又对亨利吩咐道。

    那些中国瓷器,运到安保公司放着,比什么地方都安全,没有哪个小偷敢找死跑去安保公司,当着几十个海军陆战队的面偷东西。

    两天后,

    亨利找哈迪汇报。

    “老大,您要的那些瓷器和油画,全都放在安保公司了,至于剩下的东西,犹太帮就有倒卖地下古董的人,肖恩把那人叫来看过,他愿意开价四万五千美元,所有东西打包拿走,您觉得怎么样?”

    都是犹太帮的人,哈迪知道对方不敢玩命坑自己。

    “给他吧。”

    灭了一个小小的波兰帮,得了一块地盘,弄了几十件瓷器和几十幅画,还有四万多美元。

    对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