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逆熵悖论 > 第六章讨厌人类幼崽是本能
    不时,项烟芸便带着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拖着花里胡哨的行李箱来到■■客厅中。

    “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侄子侄女,他们俩是双胞胎,大的那个是姐姐唯意,男孩子就是弟弟唯理。”项烟芸将两个孩子依次推到■■介绍道,介绍完时还拍了拍双胞胎的脑袋,对他俩说到:“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跟舅舅打声招呼。”

    于是两个孩子乖巧点头,异口同声说到:“舅舅好。”

    接下来项烟芸夫妇也不再与■■寒暄,随便找了个由头随后匆匆驾车离去。这样做可能有些不礼貌,但项烟芸也没办法;面对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项烟芸真的是不知道该聊些什么话题,只得匆匆离去才会不显得尴尬。

    在车上,丈夫向项烟芸问道:“把那两个孩子扔给大哥照顾真的好吗?”

    “应该没问题吧,我虽然不知道我哥是干什么的,但是就每个月他寄到家里的钱来算,我哥他还是挺有钱的,孩子们在生活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担忧。”

    丈夫:“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家那两个孩子那么的古灵精怪,交给大哥,大哥他真的照顾得过来吗。”

    项烟芸:“洒洒水啦,那两个孩子性格随我,而我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我哥照顾到大的,现在再照顾他俩一定没问题的。”

    丈夫:“额……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话吧。”

    项烟芸:“那好,现在赶紧开车去机场,去国外出差咯!(๑>؂<๑)”

    ……

    客厅中■■身形散漫瘫坐在沙发上,耷拉着眼皮露出来懒倦的神色。在看了唯意,唯理两个小鬼一眼后问道:“唯意,唯理是吧,今年多少岁了?”

    姐姐唯意,走上前一步回答道:“舅舅我们俩今年11岁了。”

    “哦。”■■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心中却闪过一阵不妙:11岁!听说11岁的孩子都已经半步踏进青春叛逆期了特别难对付,怎么办,我超级不想帮忙养孩子啊!?干脆用冷冻射线把这两个孩子冻住两个月的时间,回头再给他俩编一段记忆让他们以为自己度过了一段美好的夏日时间就好了。

    说干就干,■■站起身来右手插兜调整实验服袖口的射线装置。嘴上却装作平和的说到:“吃午饭没?没吃的话,我这边可以外卖的味道还是挺好的。不过现在正是送餐的高峰期,现在订,说不定要等一会儿时间外卖才会送到。”

    很好冷冻射线调好了,你们俩就安静度过一次“凉爽”的夏天吧!

    唯理站起身,问道:“舅舅我们为什么要吃外卖呢?你难道不自己做饭吗?”

    一句话,打断了■■冻结他俩的动作。

    还没等■■进一步动作,身为姐姐的唯意便插嘴道:“对啊,舅舅难道你不会做饭吗?妈妈说那些外卖既不卫生也不营养,应该要少吃为好。”

    “还有…………”

    “等等!”唯意还想喋喋不休,■■见势不妙便立马打断了她的发言:“我一点都不在意吃掉的食物是否卫生健康,因为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是的!我不会做饭,所以你们就给我好好待着,不要对外卖有所怨言!”

    双胞胎被■■语气怔住,久久之后才接话说到:“如果舅舅不会做饭的话,其实我们俩可以在暑假帮忙做饭的。”

    “不用……”■■还没听清双胞胎的话语就果断拒绝,但又随即反应过来:“等等,你们说你俩会做饭!”

    双胞胎:“对呀。”

    ■■听罢,心中顿时盘算到:我在地球上的研究资金大多来自修改银行数据,所以钱是用不完的。定外卖什么的自然算不上是我的经济负担,但定外卖这件事,味道虽好,但难免有我家科技以及地址信息被暴露的风险。这样算下来,让两个小鬼帮我做饭打杂,可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啊。

    想到此处■■关闭了手中的冷冻射线,问道:“你们俩真的愿意帮我做饭?”

    双胞胎点头答应:“当然,毕竟我们是一家人嘛。”

    “一家人吗?”■■小声嘀咕到,又转头对两个孩子说到:“等一会我把零花钱生活费以及买菜的钱发给你们,如果你们想做的话就去做吧。不过今天中午已经没时间了,还是安心吃外卖吧。”

    紧接着■■走到两个孩子面前,接过行李箱:“我现在去楼上给你俩收拾房间,有什么想吃的快趁现在告诉我吧。”

    唯意:“那我要吃全家桶!”

    唯理:“我也是!”

    ■■默然,随便拿出一个类似手机的装置,在屏幕上戳戳点点装作订餐的模样。随后留下一句“定好了”就朝二楼走去。

    “中控电脑你听到了吧,赶紧订餐吧。”

    “好的主人。”

    “主人恕我多嘴:从你刚才调动冷冻射线的动作来看,你原本是想将两个孩子活体冻结两个月,然后再编一段记忆来伪造他们生活过的痕迹吧。为什么停止了呢?”

    ■■:“这可能就是哺乳类动物的缺陷吧,总是会对孩子抱以包容的态度,而且他们俩会做饭,我在权衡利弊之后,觉得有人来帮我做饭还是一件不错的事。”

    “可主人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哦,是吗?那我之前说了什么?”

    “你在研究现代人类生活形态的时候说过:讨厌人类幼崽是现代人类的本能,因为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孩子就代表着,要付出比平常更多的时间精力金钱来照顾,还要为孩子思考将来的计划,有时还要思量自己的过错来教导孩子们。总结一句话:孩子就是人类的累赘。”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但仔细思考一下这份累赘更多的是来自成年人本身对孩子的关心,对孩子望子成龙,希望孩子过的更好。看样子,我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啊,讨厌孩子不是人类的本能,是我们这一类长生者的本能啊。”

    中控电脑:“确实,物种的繁衍本质上是为了朝永生的方向进发,因为单个生命体难以活到一个长久的岁数,于是便靠着物种繁衍来使能代表单个生命体的种族延续下去。这种行为在我们这种长生者面前无疑是愚蠢的行为,但这也只是无奈之举,毕竟他们只是人。”

    ■■:“我之前也算是人类,所以脑子里还有对血缘,对孩子的特殊情感。不过也没关系啦,人类在这个星球上最多也就只能活个几百年,到时候我的感情一定会随着血缘断绝,而消失的。”

    “不多说了,感紧收拾房子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客厅中的唯意,唯理两人,在听到■■的脚步声远去后,也开始了他们的交流。

    唯理:“好奇怪啊。”

    唯意:“是啊,好奇怪啊。”

    唯理:“你也发现了吗姐姐?”

    唯意:“是啊!明明是个独居老宅男,为毛房间这么整洁?”

    “这个不重要啦!”唯理:“是舅舅的行为很奇怪啊!”

    “有吗?”

    “当然有,首先是他的语气,明明总是一副很平淡的样子,却在你说外卖不好的时候突然打断你的说话,并且语气变得暴躁,这要么是肝不好,要么就是不喜欢我们。”

    唯意:“是这样吗?我还以为舅舅这是单纯的喜欢吃外卖呢?”

    唯理:“其次,他之前在说话的时候把手揣进兜里在偷偷摸摸的做着什么吧?且先不论那个动作是什么,反正我看他那副偷瞄过我俩的眼神我就觉得不对劲,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唯意:“这个你多虑了吧,如果是坏事的话,舅舅也没对我们做什么啊,而且他是我们的舅舅耶,都是一家人这能用什么问题。”

    唯理:“他是我们的舅舅没错,可这个舅舅离家十五年未归,也从未给家里人通过信,我们乃至我们妈妈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在做什么工作!他为什么有这么多钱却不愿意回家见家人一面,而且妈妈在车上叮嘱过的舅舅是个冰冷的人,这句话或许就是在向我们说明舅舅没那么好!”

    唯意:“可如果事先知道舅舅的性格,知道舅舅或许会对我们有所不利的话,妈妈怎么会把我们送过来呢?”

    “因为妈妈也不知道啊!他们已经十五年没见了,妈妈对舅舅的认识也只在十五年前,或许那时的舅舅还是个性格冰冷的人,那么十五年的时间,令一个人从「冰冷」到「危险」还是有可能的!”

    “并且,最重要的刚才舅舅并没有帮我们买外卖,他只是在装模作样!”

    唯意:“你这么知道的?”

    唯理:“看出来的,第一舅舅拿出来的装置不是手机,太宽了,不是正常手机的那种长方形,而且没有摄像头也没充电插头。第二他点键位的次数与方位不对,开机一次,点开APP一次,在APP中叉掉活动广告至少两次,点击搜索栏,输入字母,下订单点击购买,支付密码,总计在二十下左右,但舅舅只是乱点了十一下屏幕。如此得来,他根本没在为我们订餐!”

    噔噔噔。

    这时楼梯上忽然传来散漫步履声,■■走下来,对两个孩子说到:“房间收拾好了,你们去看看那里有不合适的地方吧。”

    唯意,唯理点头答应,然后装作欢快的跑上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间中。

    “主人,他们说的话需要我转达给你吗?”

    “不用,监听小孩子说话这件事我可做不出来。”

    “那这件房子里的科技设备需要对他们隐瞒吗?”

    “除了实验室,其他的都可以为他们开放,毕竟只是一点小小科技的发明罢了。”

    “那如果他们问你工作的事,你该怎么回答呢?毕竟……按照人类的话来说,你现在还是个无业游民。”

    ■■:“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