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逆熵悖论 > 第二十六章缸Zhong之腦(Q)
    ……不久,阿金便带领着三人穿过千奇百怪的人群,来到了一栋豪华的大楼内部。

    “三位要办包间吗?”阿金从刚才的事件中缓过神来,带着商业假笑朝三人问道。

    唯理:“包间有什么用?”

    “开包间的话,二位就不用再穿戴宇航服了,包间环境可根据你们的喜好调整。”阿金细心的解释道。

    唯理转过头看向麦克虫,问道:“要开吗?”

    麦克虫不是地球人,如果包间按照姐弟二人地球人的生存环境来的话,唯理自然担心他会有所不适。

    “开吧,”仿佛是读到了唯理的心声,麦克虫笑着解释道:“你放心,我的身体很强大,足矣适应任何生物的生存环境。”

    “那好吧。”

    听到麦克虫肯定的答复,唯理转头对阿金说到:“开个三人包间吧,环境设置就按我宇航服的生存数据来调整吧。”

    阿金:“好的。”

    随后阿金在一处电脑平台上操作几番,将房间的环境设置好,然后就恭恭敬敬的带着三人走到一处房间中。

    偌大的品红色房间中,整齐的摆放着三台奇特的装置,形状方方正正的,有点类似于地球人所用的床铺,只是这“床铺”上铺放着的不是床垫与被褥,而是……史莱姆。

    是的!史莱姆!

    三张“床铺”上,分别摆放着三只恰好嵌入床架的史莱姆,这些史莱姆颜色各异,粘弹柔软。唯理感到好奇,上前伸手触摸,却又在触摸到史莱姆之后,快速抽回手来,惊叹:“哇,好奇怪的手感,有点柔软,又有点刺啦刺啦的感觉,就像是把跳跳糖粘在手上一样。”

    “客人,那是游戏机在尝试与你的神经联络。”阿金细心的给出解释。

    唯理疑惑:“游戏机?你是说这就是我要玩的游戏机?”

    “是的,”阿金干脆的答应道,并继续向初来乍到的姐弟二人解释道:“请允许我隆重为你们介绍,虚构梦想RTX3061——由我们兆达商球银河无限公司,游戏科研部门开发出的最新款最无敌的游戏机!不必担心游戏类型!不必担心种族束缚!从梦想出发,一切玩法都来自于玩家自身,为你带来最沉浸式的游戏体验。虚构梦想RTX3061全银河系最棒的游戏机。”

    唯理:(。ò ∀ ó。)

    唯意:(눈_눈)

    麦克虫:(*  ̄ー ̄)

    气氛顿时冷场,阿金的蟹壳上也冒出冷汗:“难道,各位对这款游戏机不满意吗?”

    唯理一脸兴奋:“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唯意喃喃自语:“兔耳娘,兔耳娘……”

    麦克虫指了指游戏机:“这是插入式的游戏机吧,我玩不了这种游戏机的。”

    唯理疑惑:“插入式?”

    阿金:“插入式,就是指游戏机的数据接口会插入你们的肉体,并与你们思维相链接,以此做到读取思维,传输游戏体验的功能。”

    唯意听罢有了一丝反应,语气中带着惊讶与三分窃喜:“从哪插入?我还小~从后面行不行啊?”

    “额……”阿金无语,“客人请放心,本游戏机的接口设置的非常细小,只会从你们的皮肤毛孔中插入,会在完全无痛无创伤的情况下与二位的神经相连,并在催眠的情况下,让二位客人安心进行游戏的。”

    “是这样啊……”唯意的语气平添几分遗憾。

    “所以,麦克虫先生你为什么玩不了游戏呢?”唯理听过解释后,转头问道。

    “我身体太硬了,寻常事物是没法进入我身体的。”麦克虫耐心向唯理解释道,说完又转头问向阿金:“这届的生死搏斗还在开吗?”

    阿金连忙回答:“在的,在的。客人你若是想玩的话,我现在就领你去。”

    “不必了,”麦克虫摆了摆手拒绝道,“我先陪他俩玩一会儿再说。”

    “那好,我在这祝三位玩得开心。”说罢,阿金连忙把自身大块头蜷缩颤颤巍巍的一团,急匆匆的逃出房间。

    唯理:“感觉阿金很怕你的样子啊?麦克虫先生。”

    “有吗?”麦克虫挠了挠头,“可是是跟我的职业有关吧。”

    “可你的职业不是导游吗?”

    “那只是副业,我实际上是个没感情杀手。”

    “你……认真的。”

    “认真的。”

    “哦。”

    “你不惊讶吗?”

    “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事能让我感到惊讶的了。”

    “那好,开始游戏吧。”

    说罢,麦克虫将姐弟二人的宇航服脱掉,又将二人放进史莱姆中。孩子们自身的体重令他们在史莱姆上渐渐沉没,那有些柔软又有粘稠的史莱姆液体顿时包裹姐弟俩全身,给二人带来了一股奇怪的感受。

    逐渐的,姐弟二人完全沉入稠状物中,史莱姆液体糊在他俩脸上,令唯意唯理看不清外界的环境。

    唯理在心中感叹:“哇好神奇,明明我的壁纸都被遮住了,我却还能呼吸,而且这空气香香甜甜的很好闻,就是……搞得我昏昏沉沉好想……睡觉啊。”

    想着……唯理的双眼逐渐耷拉了下去。

    他睡着了。

    “喂醒醒,快醒醒,”一个声音在黑暗之响起,将唯理的意识唤醒,“唯理别睡了,起来放牛啦。”

    “呃啊……”唯理睁开眼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处陌生而又熟悉的河谷草地中,耳旁传来女孩银铃般的可爱笑声与老牛哞哞的叫唤。唯理坐起身来迷茫的嘟喃道:“好真实的一个梦啊。”

    身旁的女孩将脸蛋凑近,好奇的问道:“你梦到了什么啊?”

    唯理憨憨的挠头:“我梦到我有个调皮的姐姐,还有个神秘的舅舅,舅舅家里养着鲲,鲲带着我和我姐姐到星星上的城市游玩。”

    女孩:“好奇怪了,哪里真实了?”

    唯理:“好好吧,不说了我要继续放牛了。”

    眼前的女孩名为萧轻清,是唯理的青梅竹马,长相极佳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小美人,村里的男孩子都想与她玩耍,可是不知为何她只粘唯理。

    唯理走到老牛身边,驱赶老牛朝青草繁茂的地方走去。鼻尖萦绕着青草泥土的芬芳与牛粪的臭味,唯理不由得心不在焉:唉~天天都在放牛,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大侠啊。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唯理驱赶着老牛走在回家的路途上,山间凉爽的风吹拂起他的发髻,也将少年放牛的烦劳与杂意吹去。

    “娘,我回来了。”

    看到自家的篱笆墙后,唯理牵着牛,大声朝家里招呼着;而娘亲也听到了他的呼唤,从炊烟袅袅的柴房中走出:“饿了吧,晚饭马上好。”

    不时

    唯理将牛安置在牛圈,与娘亲一同吃着没啥滋味的晚饭。

    忽然娘亲开口说到:“唯理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一门营生了,你有什么想学的吗,有空娘就带去拜师学艺。”

    唯理:“娘,孩儿不想学什么手艺,孩儿只想在村里耕种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方便照顾娘亲。”

    “胡话!”娘亲佯装怒气:“种地是没出息的手艺,你今后想要日子过的好就绝不能种田!”

    唯理:“可是……”

    娘亲态度强硬:“没什么可是的,你爹死的早,没给咱娘俩留下什么钱财来,但他曾经是个教书先生,几分人缘还是有的,乘着这份人缘还在,你就随了娘亲的愿去学一门手艺吧。”

    唯理低头看向桌面,眼中充满了失望的神情,还是用顺从的语气说到:“娘亲我明天去集市看看再说吧。”

    娘亲:“好。”

    此后,一餐无话。

    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

    少年平躺在床铺上,盯着尘封的房梁,心意难平;盯着窗棂与月色,一声哀叹;闭上眼,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唯理心中有个愿景,他想成为大侠,仗剑走江湖,御剑平天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快意恩仇好不快活!

    凡少年都会有这番愿景吧,可又有几人能实现这份憧憬,现实与愿望之间总有一股难以逾越的沟壑不是吗。

    唯理很爱他的娘亲,所以他会撒谎骗自己去种田,也骗自己去学一门手艺。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少年的心气怎么能被现实埋没!少年不气盛还能叫少年吗?!

    想到此处,唯理一个鲤鱼打滚在床上跳起,披上衣裳,走出家门,来到家门外不远处的竹林中。

    随手撇下一根树枝,以木为剑;唯理摆出了一副自认为帅气的剑客姿势,在这幽幽竹林中展露拳脚,舞剑砜砜!

    “唯理。”

    银铃般的女孩叫唤,冷不丁的在唯理的背后响起,引的唯理舞剑之势怔住。

    唯理转头,只见月华如芒青竹幽幽,良辰美景,那女孩站在他身边,蛾眉皓齿姚腮杏脸,姿态倩倩。

    “轻清是你啊,怎么没事大半夜的跑竹林来呢?”

    萧轻清款款走至唯理身旁,朱唇百媚凑近他的耳鬓轻声妩媚说道:“来看你啊~”

    “可,大半夜的你不应该来我家看我吗?”唯理如一根死木头般,生硬的回答道。

    “嗯,讨厌~怎么能叫女孩子主动进男孩子的房间呢?”萧轻清朱唇颤动,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皮说到,“我呀,我是看到你跑来竹林了,心想你一定是有什么心事,我才跟来看你的。”

    “是这样啊。”唯理的回答依旧跟死木头没什么两样,只是鼻尖萦绕的气若芳兰的女子体香,让他不由得心神放松。

    于是唯理坐在竹林枯叶上,望着天穹之上那轮明月说到:“轻清啊~我娘叫我以后不要耕田,叫我去学一门手艺,可是我不知道我究竟该学些什么。说到底这些都不算我想学的。”

    萧轻清也跟着唯理坐下,柔弱的身子顺势靠在唯理的肩上,善解人意的问道:“那你想做什么啊?”

    “我想当大侠!”唯理脱口而出,“行侠仗义,逍遥快活!”

    萧轻清:“那,就去做好了。”

    唯理:“可是这只是我的妄想罢了,我根本不是当大侠的料,我若是在周围人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定会遭到他们的吵醒吧。”

    “不会的!”萧轻清捏起拳头,鼓励唯理道:“我听完也没有嘲笑你啊!”

    “轻清,你不一样。”唯理理直气壮的答道。

    “哪里不一样呢?”萧轻清将脸凑近唯理,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眸直勾的看着唯理,呼吸也变得急促,好闻的体香对唯理扑面而来,勾得少年脸红不已。

    女孩好像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

    “因为你……”唯理身体后仰,本想一口气说出答案的,可那种不一样的关心到了嘴边他却不知该怎么形容;对啊!萧轻清到底哪里不一样呢?为什么她总是对我这么好,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从不嘲笑我,也不作弄我。对于我来说,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轻清,”唯理直视萧轻清的眼睛,“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呢?”

    没听到唯理的回答,萧轻清显然有些不悦,嘟起可爱的嘴巴,说出答案:“因为我喜欢你啊。”

    !!!!!

    唯理震惊,内心顿时被一股莫名的情愫填满,不禁砰砰直跳,看着萧轻清那满是期望的眼睛,唯理一脸正色:“轻清我也喜欢你!”

    !!!!!

    萧轻清听罢也是一阵惊喜,面如桃杏,羞红诱人,连忙一把抱住唯理,把头埋进他的怀里:“真的吗?那我们以后一定要做夫妇啊!”

    唯理:“我们还小,现在说这种事会不会太早啦。”

    萧轻清:“不会!不会!因为我这辈子这喜欢唯理你一个人啊,我也只想和你白头偕老!当农民也好,当大侠也好,你想做的都去做吧!我一定会毫无怨言的支撑你的!”

    “轻清,”唯理眉头舒张,内心的焦虑已经被萧轻清这似水柔情给融化,他也紧抱着萧轻清温柔的念到:“妻亦如此,夫有何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