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逆熵悖论 > 第二十七章缸中の腦(2)
    翌日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早晨的山中飘过一阵小雨,给刚清醒的山民带来一丝清爽,唯理已经出门朝集市走去,回头看去山岚朦胧客家十几房。

    ……

    到集市,眼前光景繁华似锦,迷乱人眼。

    唯理迷茫:“说是到集市上看看有什么我喜欢的手艺,可是……我到底该如何做选择呢?”

    这世上职业千千万,唯理怎知道该如何选择。明明已经看到一款心仪的职业,心底却在担忧:

    “我能坚持下去吗?”

    “以后有更好的职业我该怎么办?”

    “我做这个,我真的不会后悔吗?”

    看来,有一股名叫“大侠”的执念还牵挂在唯理的心弦上,令他不能自由的选择今后的庄康。

    “诶小哥,”路边的道士忽然挥手招呼着唯理,“过来,快来!”

    唯理不明所以,还是迈动脚步走向牛鼻子道人的摊位,询问:“有什么事吗?”

    牛鼻子道人捋了捋胡子,故作高深的说到:“小哥,我见你面色抑郁,印堂发黑——此乃灾祸之相啊!”

    “哈?你在说什么混账话?”唯理不喜,哪有人一照面就称对方有灾祸将要发生的啊!

    牛鼻子道人:“不是混账话,不是混账话!我说的千真万确,不信你将手伸出让我看看手相。”

    “真的吗?”唯理心头一紧不禁开始有所担忧,他伸出手给牛鼻子道人观看。

    “这……小哥你这是有血光之灾啊!”牛鼻子道人在看到唯理的手相后,露出来一副果不其然的神色说到,“如果你还有家人在家的话,贫道奉劝你赶紧回家!否则当心遗恨一生啊!”

    唯理双手拍案:“你这牛鼻子,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言!”

    “好我信你一回!”唯理说罢,急匆匆朝家中跑去……山路上,朦胧的雨势渐渐大了起来,染湿了唯理的发髻与布衣,湿漉漉的雨却带着压抑的气息,似乎在预兆着即将有灾祸发生。

    “娘!娘!”

    远远的看到自家院落,唯理便焦急的喊到,可回答他的只有寂静无声……或是说整个村子,都处在一股不寻常的寂静之中。

    “娘!”

    唯理终于是跑到了自家院落中,可他看到了场景却令他顿时哑声——那个亲切的,与他相依为命的娘亲已经蓦然倒在了血泊之中,没了生机。

    “娘!!!!!!!”

    唯理顿时心碎,抱住娘的尸体,仰天长啸,声若悲鸿。

    “是山匪,”萧轻清柔弱的声音在唯理背后响起,她浑身泥泞发髻散乱:“是山匪袭击了村子,杀光了所有人,我躲在地窖里才侥幸逃过一劫。”

    “轻清——”

    唯理转头呼唤萧轻清的名字,他神色悲哀,打湿脸颊的已经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了。

    是故,悲哀的两人抱在一起,不知是在找寻最后一点温柔的依偎,还是抱在一起,温暖能抵御雨的寒冷。

    ……

    埋葬了村庄中众人的尸体,唯理在夜里下定了决心——他要复仇!他要精进自己的武艺,成为大侠,帮娘亲以及死去的父老乡亲们报仇!

    于是,第二日清晨

    唯理离去了,走向晨光方向的远方。

    也为萧轻清留下了一句誓言:“今生今世,我唯理非萧轻清不娶。”

    ……

    此去经年,唯理游历四海,遇人无数,经历苦难重重;屡见江湖志怪,结识才子佳人,千山万水壮志凌云,花前月下舞剑作诗……后,自创剑法,行侠仗义,终被人称为一代大侠;也指点江山,挑战江湖门派无数,被誉为中原武林第一人!

    功成名后,唯理归乡。

    她还在等他……

    唯理持剑,上山诛灭了山匪,大仇得报。与萧轻清结发为夫妻……

    01000111 01000001 01001101 01000101 01001111 01010110 01000101 01010010游戏结束。

    唯理从稠状物中挣扎站起,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虚假而又真实的一切,不禁感到患得患失。

    喃喃道:“萧轻清……”

    一旁早就清醒过来的姐姐唯意,耳尖听到了唯理的话,连忙把脸凑近做出一脸揶揄的表情:“哎呦,老弟你又在做春梦了?”

    唯理失落的转头,看向身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姐姐,自言自语道:“我该不会是还在做梦吧?”

    “做什么梦?”唯意拍了拍唯理的脑袋:“这里是现实世界,要说做梦的话,刚才你玩的游戏才算是做梦吧!”

    “哈?”唯理制止了老姐唯意拍头的动作,显然是恢复了一些现实世界的记忆,却又摇头否认自己的记忆,“游戏?什么游戏?我现在应该和我的内人萧轻清同床共寝才对啊!”

    唯意呆滞的看向唯理,问道:“老弟,你莫不是玩游戏玩傻了吧?不会连现实世界跟游戏世界都分不清了吧?”

    唯理迷茫,摇摇头环顾四周,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真实,可正因如此却显得虚假。

    唯理甩开老姐的手,歇斯底里的大吼道:“我明明……在这里我明明已经生活了数十年,我与轻清的郎情妾意,我心中的喜怒哀乐,我感受到的伤痕痛楚……明明都那么真实……为什么这会是游戏世界!我不相信!!!”

    显然,唯理对游戏实在是用情太深了,以导致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只留下姐姐唯意与麦克虫,面面相觑。

    “怎么办?”

    “他太沉迷了吧。”

    “我也玩了游戏啊,可我倒是没觉得这游戏有多么令人沉迷啊?”

    “人与人的体质不一样吧。”

    “要我来告诉他真相,击碎他的迷梦吗?”

    “下嘴轻点。”

    是故,麦克虫走上前去,拍了拍唯理的肩膀:“孩子别胡思乱想,游戏都是虚假的,你把握不住;那些所谓的人情冷暖都是游戏机入侵你的脑袋,将名为「感情」的化学反应注入你脑子里产生的,你刚才体验到的所有画面,所有声音,所有痛苦……都是游戏机触动你的神经而产生的,你经历的一切故事都是游戏机读取你脑中的思想,再在你的梦中模拟产生的。总之刚才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都是假象!”

    唯理听罢,久久合不拢嘴。显然他是被麦克虫的言语震惊,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久之后,唯理无力的瘫坐在地,嘴里依旧念念不舍的念着那个名字:“萧轻清……”

    见状,麦克虫也只能转过头去,失落的说到:“没救了。”

    游戏机在唯理脑中制造的虚拟世界太过真实,即便现在唯理已经认清了事实,可他还是没法将那段经历了几十年的感情忘记。

    “游戏世界,真实世界?”唯理怔怔的问向姐姐唯意:“老姐,你是怎么玩的?”

    唯意挠了挠头,一脸无所谓,显然是没对游戏世界产生共情:“啊,我玩的应该跟你不一样,因为是游戏世界嘛,所以我出场就把犯罪的事情都做了个遍;抢车,抢钱,抢银行,杀人,放火,嫖……然后犯罪等级到了五星,然后就被警察的狙击手给打死了,也就退出游戏了。”

    唯理皱眉:“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做?”

    唯意:“有什么错嘛?毕竟最挣钱的仿佛都写在刑法里了,不去做的话,游戏得多没意思啊?”

    唯理:“不,我不是说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主动杀人了吗!”

    唯意:“对啊,毕竟是游戏啊,游戏就应该做些现实生活中我们不敢做的事,不是吗?”

    唯理:“这是什么歪理!那些可是人啊,一个个鲜活的有情感的人!”

    唯意摇头否认:“不不不,那些只是游戏数据,只是表现真实了一点罢了,都是假的,杀了也没关系。”

    唯理还想狡辩:“可……”

    唯意:“没有可是,游戏就是游戏,如果在游戏里你都不能放手去玩的话,那游戏的设计还有什么意义呢?它就是为了让人们体验未曾体验过的奇妙生活而存在的不是吗?”

    这时麦克虫也插话,用他那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的语气说到:“对!游戏而已洒洒水啦,你在游戏世界里认真,你就输了。”

    “是这样吗?”唯理神情低落,嘴上这么说,可他心中还是没法介怀这段感情。

    忽然!

    唯理的心中生出了一个莫名的想法,他看向麦克虫,看着他这张玩世不恭的脸,认真的问道:“我们生活的,真的是真实世界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