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逆熵悖论 > 第二十九章シリンダーの中の脳4
    ……虚构梦想RTX3061的工作原理便是通过读取使用者的潜意识理想,从而制造迎合使用者想象的虚拟世界来。

    是故,唯理的脑海中有一股关于探索缸中之脑的执念;游戏机便遂了他的愿景,将原本游戏人物化唯理变为一个拥有上阶自我意识,可自主在虚拟世界探索的自由人,将原本充满幻想与故事的游戏世界,变为了与现实世界无二的缸中之脑世界。

    ……

    “现在我就等同是一个缸中之脑,虽然我看到的景象,听到的声音都与我曾经身处过的世界无异。可我知道它们都是假的,我现在身处在游戏机内的世界,看到的,听到的,能嗅道的,能触摸的,乃至于我的思想,我的情感都有可能是游戏机伪造给我大脑的!”

    唯理踱步走在偌大的房间中,而他身旁原本动作鬼畜的唯意,麦克虫二人此时也停止了动作,只是站在原地,呆呆的盯着唯理来回走路。

    “那我究竟是要干什么?”

    唯理自问道

    “是反抗我大脑中的思想嘛?可是我提出这个思想的本质,就是我的大脑在思考……人类是被大脑支配的生物,我只要还是人类的话,我就永远没法违背我大脑的思想。故此缸中之脑带来了,产生的一切思想我都得无奈接受。”

    唯理停下脚步,皱眉:“可……这真的是我的答案吗?我曾经在网络的看到过一种解释——即便你知道这个世界是假的;那又如何?你存在于这个虚假的世界中,却又无法脱离,感知的一切又都是真实的。那么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就是真实的,放宽心接受它就好了。”

    唯理嘴角上扬:“呵呵呵……可笑!”

    “知道这个世界是假的,还要放宽心去接受它,这不就跟圈养的无知家畜一样吗?每天想着吃饱饭就够了!每天想着住的暖就够了!饱暖思淫'欲,是不是还要找个老婆,把这份虚假的痛苦延续至下一代!”

    唯理中二病的捂住脸:“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缸中之脑的意义又在于哪里?我要思考的又是什么?难道是砸碎缸子方法吗?”

    一旁虚假的麦克虫发话了,他重复出上一个世界麦克虫先生说的话:“要实验的事情有很多啊,比如说心态?玩法?可能性?还比如说你的答案!”

    现在唯理身处在游戏机创造的游戏世界中,也相当于梦境世界;人在梦境中是很难保持住自我意识的,也很难记起梦境事件以外的记忆。以至于麦克虫先前与唯理说的话,现在他才在潜意识里通过与麦克虫的对话想起来。

    也是多亏了这句话,唯理现在想起来了许多事情,比如说麦克虫先生是个很厉害的杀手,是个玩世不恭的人,也是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答案?心态?玩法?可能性?”唯理低头念叨着麦克虫话中的四个关键词。说是四个关键词,但其实这四者是紧密联系的事物。

    假如人生是一场虚假的游戏,那么人物心态决定玩法,玩法决定游戏的可能性,而可能性便将人物导向不同的答案!

    这是游戏,也是人生!

    想到此处唯理皱眉,已对麦克虫的话有所理解了:“所以麦克虫先生是让我去想今后的人生我该怎么去做吗?”

    于此,唯理不由得想起了,姐姐唯意在上一个世界游戏里的所作所为——在得知一切都虚假的之后她变得肆意妄为,心底再没有了做人的底线,近乎真实的游戏世界里姐姐唯意仿佛只是个图开心过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即便自己死去也不觉得痛苦,不觉得悲伤。

    “我能这样做吗?”唯理表情苦涩的问道自己……随后他摇头否认:“我不能,我永远没法像姐姐那样,去肆无忌惮的破坏……即便知道世界是假的;可是那些人物,那些事物,那一个个撩拨人心弦的故事,他们都能与我共情,我不能否认这段感情——因为,我只是仅此而已的人类啊啊啊啊啊!!!!!”

    一通发泄似的大喊后,唯理的心情放松了许多,稚嫩的脸蛋上苦涩的表情也逐渐舒缓:“或许我没法成为姐姐那样豁达的人,或许我这辈子只能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像一个牲畜似的活着。但今天没准是我的一个转机!我如何才能以我的心态,我的玩法,我的可能性,去缔造出一个属于我的答案?”

    唯理微眯双眼,开始思索答案:我是个平常人,我的心态也不过是平常人的心态,所以我能想到的事也不过是平常人能想到的事,那也就无非是那几样了……

    唯理抬头问向身旁的麦克虫先生:“麦克虫先生,你说我如果死了,那么缸中之脑还存在吗?”

    此时游戏机模拟出的麦克虫,就好像是唯理脑子里智者的化身;一切本体无法思量出的迷津,问询他,他都将讲述答案。

    “应该还存在,”麦克虫果断的回答,“缸中之脑猜想本质是说,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机器传导给我们大脑的,只有我们自身是真实的。如此的话,杀死自己确实有可能破除这个猜想……可万一呢?缸中之脑只是猜想的起点呢?如果把它大胆的升级一下,我们的世界,连同我们存在的本身都是假的呢?那么你的死亡将会毫无意义,甚至你的死亡都并非真实!”

    “麦克虫先生”伸出手凭空变出纸和笔,一边画图,一边继续向唯理解释道:“物质是循环存在的,你死后可能会变成泥土,可能会变成蛆虫,意识消散身体腐烂,但你的存在并没有消失,你只是从人的物质形态换成了另一种人类无法理解其思维物质继续存在罢了。”

    唯理听罢,嘟囔着嘴顿感麻烦:“那我该怎么办?”他的这个思想真的很正常了,毕竟俗话说:既然不能解决问题,那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就好了。如果人被缸困住,那要么缸碎,要么人死!

    麦克虫:“或许还有别的方法?”

    唯理:“别的方法?难不成要我默然接受它吗?”唯理的话语有些气愤,说话间,他想起了电影《黑客帝国》中的一个场景;

    主角尼奥被墨菲斯与崔尼蒂两人告知,他现在安逸生活的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是机器人缔造的!而真实的人类世界非常穷苦,还要时刻冒着生命危险与机器人战斗。

    墨菲斯交给尼奥两颗胶囊,一颗蓝色胶囊吃下去能让他忘记今天所听到的一切,从此几人分道扬镳,尼奥去过他平常人的生活。

    还有一颗红色胶囊,吃下去就能恢复人类的真实意识,回到真正的世界里去,但代价就是要成为人类军的一员,与机器人做朝生暮死的战斗!

    尼奥选择了红色,因为剧情需要,因为他是救世主。可平常人该怎么选?权衡利弊之下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蓝色吧——忘记今天发生的事,去做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最难的选择题往往是那种,选项都是正确答案,但你只能选一项的题目!

    唯理现在就在这道题目前踌躇,他不知该作何选择,即便他不齿那些选择蓝色胶囊的人……

    这时麦克虫先生又开口了,他指着一旁游戏机中模拟出的游戏机说到:“认知限制着生命,让我们不得不在无尽的选项中猜一个,可很幸运的是,生命已经认识到了万物中最有效,最绝望的办法。”

    唯理怔怔的看着麦克虫,他没听到麦克虫究竟在说些什么,但唯理感觉,此时此刻的他真的很像一个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智者。

    “我需要怎么做?”唯理问道,不知何时他的内心已经变得平静。

    麦克虫:“这里是游戏机内的游戏世界,是你的世界!”

    唯理:“我的世界?”

    “对!你的世界,”麦克虫推开房门,其外显示着与现实世界大厅有些许差异的虚假大厅,“外面的世界叫宇宙,它支持着所有人的存在,运行;因此你会遭受挫折与不幸——毕竟你不是主角。”

    麦克虫指了指脚下的地面,用其富含智慧的语气说道:“这个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是游戏机根据你的潜意识创造的,因此唯理你便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你便是影响一切存在的奇点,而你也是唯一的熵。”

    唯理疑惑:“熵?”

    这个字,他好像听过,可记忆中又丝毫没有关于这个字的印象。

    “对,熵!”麦克虫肯定的回答道,“现在的你可能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还好有我,我是你潜意识里的答案,我还记着他;熵增,宇宙中绝望的定律,指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系统中,随着时间的增加,熵也会因此增加,故系统会自发的从有序向无序转变!”

    唯理:“哦,我好像有点印象了。可是熵增跟我的答案又有什么关系呢?”

    麦克虫:“当然有!这世间万物除了π与数字外,其余的全都存在极限。我不例外,你不例外,这游戏机不例外,这个宇宙也不例外,而在宇宙之外包括我们的缸也不例外!”

    麦克虫拍拍唯理的肩膀,将他带到游戏机中模拟的游戏机前,细心的解释道:“我们要做的事很简单——熵增。只要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进入游戏机,不断的在里世界中循环存在,那么世界的运算程序就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唯理:“可是……”

    “还可是什么?”麦克虫仿佛是读到了唯理想要说什么,离立刻细心解释道,“游戏机可能会在几百个循环后崩溃,可真正运行的是你的思维,只要你的思维不断循环,熵增就不会不断增加,届时「嘭!」缸爆了!”

    一番话稳住唯理的心思,此时此刻的麦克虫先生是他潜意识中智慧的化身,也就是说此时此刻麦克虫说的做的,都是唯理脑海最深处能想到的。

    面对自己,唯理选择毫无保留的信任!

    于是他一脚踩在游戏机上,深吸一口气,准备进入他的无尽循环!

    “麦克虫先生?”在跳进游戏机之前,唯理问出他的最后一个问题,“缸爆了之后是什么?”

    “是无序,”麦克虫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是1+1=3是你我都不能相信的无序的,错误的世界,想必那样的世界,没有哪个缸可以承担吧!”

    “那我岂不是毁灭了世界?”

    “他本就注定毁灭!”

    话音落下,唯理脸上带着坚毅,纵身一跃跳入了游戏机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