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一章:她要嫁人
    越国十年,京城刑部监狱。

    一股浓重的烧焦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装死?你给本宫睁开眼睛!”

    一身红色凤袍,装扮华贵的女人手中拿着烧红的三角烙铁,猛地按在满身血痕女人苍白的脸上。

    嗤啦!

    啊!

    女人脸上瞬间烧焦戳烂,原本如花美艳的容貌,顷刻间变得丑陋不堪。头发乱如狂草。

    她睁开眼,死死盯着她,“我没有害你流产,是你陷害我?我要告诉皇上……”

    程元君用尾指的护甲,猛地掐住她皮开肉烂的下巴。

    “皇上又岂会不知道?”

    “他竟然……都知道。”

    望见程玉姚失落的眼神,程元君勾下唇角,甩开她下巴。

    她从奴婢手中拿起一物。

    “哝!这是你的一双儿女,求我交到你手中的礼物。”

    程玉姚望见那是一只蝴蝶风筝,虽然做工粗糙。

    但她曾见过儿子和女儿在做这只风筝,只是在入牢前未做完,也没来得及送她。

    她的一双儿女,现在怎样了?

    程元君看出了她的担心,眸中含笑把玩着风筝。

    “这风筝原本是白色的,还未染色,我想着也不能这么交到你手中,于是就用他们身上的血染红了风筝。怎么样?漂亮吧?”

    程玉姚声音颤抖,“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骂我是个坏人,被皇上看见了,皇上一怒之下用挖掉他们双眼,最后分尸扔到乱葬岗喂了野狼!”

    “不光是你的儿女,皇上想到我在相府为庶女时被你们欺负,一夜之间让程家血流成河。”

    已经被折磨不成人样的程玉姚,疯了一样扑向她。

    “爹娘……倩儿,思儿……我的孩子,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要杀了你们……”

    身边的侍卫将她按在地上,很快地上一片红色旖旎。

    程元君上前一步,猛的揪住程玉姚头发,将她面目全非的脸拉近,红唇勾起。

    “皇上至始至终没有喜欢过你,连碰你都觉得恶心,你不过是他登基为皇的工具。”

    “可悲啊我的好姐姐,没想到贵为相府嫡女的你,也会有今天?”

    得知答案的程玉姚,哀莫大过于心死,空洞的双眼不再挣扎。

    原来她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罢了,而她的族人,一双儿女却因为她的错爱而死,她的心要疼的碎裂了。

    本以为穿越一世应当处处完美,没曾想这个朝代并不比原来的世界轻松。

    如果她还能有机会,她一定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只是……上天还会给她机会嘛?

    ……

    相府!张灯结彩,陈设得花团锦簇,很是喜庆。

    府内,却如寒冬腊月,气氛凛冽。

    “这个孽女,还敢以死相逼?看老夫不打死她!”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她还小不懂事,等她醒来了,我劝劝她就是了。”

    “你少拦着我!她都是你给惯出来的,不然也不会闹出这种事来!”

    “老爷……息怒!老爷!”

    耳边的吵杂声,让浑身湿透躺在床上的人儿,睫毛动了动。

    当她看到了紫色的芙蓉帐,帐子内挂着随风摆动的蝴蝶风铃,在清脆的叮咚声中,一股奇怪的念头冲上脑门。

    她双眼竟然看得见?

    惊坐起,她伸出双手,十指纤纤竟然还在?

    吐了吐舌头,舌头也在?

    她怎么会……好端端坐在她未出阁时候床帐内?

    “爹爹,姐姐她都以死相逼了,您就放过姐姐,不要再逼她了!”

    一道如黄莺般婉转的声音传来,让程玉姚身子紧绷一僵,寻声望去……

    第一章,下片: 她逆改天命,要嫁人

    阳光细碎的打在那个女人清丽的脸上,额外白皙好看。

    那女人一双含泪欲滴的眼,好一副善解人意,又楚楚动人的嘴脸。

    程玉姚怎会忘记,她的爹娘,一双儿女被她害死。

    她又怎会忘记,她被斩断四肢扔入白骨中,流血的眼窟窿不断被雨水冲刷,吐着断掉的舌根被雨水灌入,最后惨死。

    恨意在眼中翻滚,她握紧双拳,指甲嵌入手心血肉,却感觉不到疼。

    “程~元~君!”

    她唤了一声,下床朝着程元君走去,想要掐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这个孽女,还敢寻死?看今天老夫非打死她不可!”

    “老爷别这样!玉儿,你快点跟你爹求情啊!”

    门内一对中年男女的声音,让程玉姚被恨意昏了的头脑渐渐清醒。

    程玉姚寻声望去,停下脚步。

    那是……她的爹娘?他们竟然还活着。

    “现在谁求情都没用!”

    中年男人推开妇人,冲到她面前,扬起大手猛地扇在她的脸上。

    啪!好疼!

    嘴里都是血腥味,这种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在地牢里她从来没有一天不被折磨,满嘴满身都是血,令人作呕的味道。

    “程玉姚,老夫告诉你,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是皇上赐婚,由不得你胡闹!”

    是她的爹爹,他还活着!

    程玉姚看到是爹爹程雪城,双眼一红,鼻子一酸,将其抱住。“爹爹!是女儿不好,害死了你……”

    刚才还满腔怒火的中年男人,被她这么一抱,瞬间发懵的站在原地。

    “老爷,玉儿是不是被吓傻了……我的女儿啊!”

    李氏以为女儿不想嫁被逼疯了,竟说出这样的胡话,心里难受的去抱住女儿。“玉儿,你若是不嫁,母亲就去宫中跟太后说去,不要这门亲事也罢!”

    忽然听到了母亲柔软的声音,程玉姚一回头,看到了最疼她的母亲。

    她眼泪鼻涕流了出来,扑进了李氏怀里。

    “母亲!玉儿对不起您……母亲……”

    李氏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也没管程丞相看她的眼神,将程玉姚抱紧,拍着后背安抚,“玉儿,有母亲在,不用怕……”

    她竟然又重生了,重生在了爹爹逼婚让她嫁给残暴的恭亲王这天。

    她很庆幸,爹娘还在。

    “爹爹,那恭亲王听闻残暴凶狠,姐姐若是嫁去了,定会吃尽苦头,您还是放过姐姐吧!”

    闻声程玉姚从母亲李氏怀中挣扎出来,猛地抬手擦掉眼角的眼泪。她看清了面前的人那张看清丽娇俏的脸,还有那一双永远看起来都是清纯无辜的眼。

    程元君被她这样的眼神盯的有些怕了,瑟缩了下,但嘴上仍旧虚情假意说。

    “姐姐,妹妹会继续求爹爹放过姐姐,哪怕是皇上赐婚,也不能违背姐姐的心意。”

    程元君,她是想挑唆爹爹继续打她吧?

    程玉姚睨了她一眼,走了过去,猛地抬手给了她脸上一巴掌,打的程元君脸歪到一边去。

    “爹爹,你看姐姐她打我!”

    “你个孽女,君儿有何错?你竟然还敢出手打人了,看来老夫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你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老爷,不要打玉儿了!”

    程丞相刚要平息的怒火,被程元君三言两语就给挑起了。

    程玉姚看见了程元君低垂双眸,唇角不着痕迹的勾起,放下。

    真以为得逞了?还想算计她?

    就在程丞相推开李氏,举起掸子要抽打她的时候。

    “爹爹,母亲,我嫁!”

    程丞相手停在半空,愣在那里。

    李氏也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她却眼神死死盯着错愕的程元君,冷声斥责:“姐姐打你,是想给你提个醒儿。”

    程元君:“皇上下旨,那就是圣旨。谁敢不从?那就是抗旨不遵,就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程玉姚冷冷扫了她一眼,转身望向她爹娘,“不就是嫁给恭亲王吗?我嫁!”

    虽然她知道恭亲王残暴,但上一世她知道,众多皇子中,就他最后到外封地为王。

    将国治理的井井有条,最后势力发展到后期登基为皇的曹龙都忌惮,不敢动他分毫。

    这样的男人,她为何不嫁?不但要嫁,还要利用他当一把利刃,要他们付出代价。

    “恭亲王要进府了,新娘子都准备好了吗?”

    “快好了,等下!”

    听到门外的唤声,程玉姚当机立断,对母亲李氏道:“母亲,快让人给我梳妆,穿上喜服,别误了及时,让恭亲王生气!”

    “玉儿……”李氏仍旧不敢相信女儿心意会变得这样快。

    倒是一旁的爹爹程丞相反应过来,高兴下令,“还不快点让人准备?”

    程玉姚坐到梳妆台前,从铜镜里死死盯着站在身后仍然惊讶的程元君,讽刺道。

    “妹妹莫不是对恭亲王有意思?那姐姐将亲事让给你如何?”

    “姐姐,这是皇上赐婚,是福泽万年的好事,妹妹可不敢抢婚!妹妹去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姐姐忙的,先告辞了。”

    看到程元君慌张离开的样子,程玉姚心底冷笑。

    是她前世眼瞎了,才会相信程元君是为她好,说不定程元君和曹龙早已暗结珠胎了,将主意打在她的身上。

    她的顺从,让李氏心疼,程丞相也红了眼眶。

    “新郎到了!”

    碰!

    她以为接她的花轿到了,正要出门时,只见那一身红色华服的男人,眉眼讽刺的扫了她一眼。

    “走吧!”

    怎么会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