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章: 错认相公
    “恭亲王,这不合规矩!”

    “夫人认错了,在下不是恭亲王!是他身边的侍卫。恭亲王今日不适,就让在下来接程姑娘进府。”

    他的话证实了程玉姚的推测,这人果然不是恭亲王。

    李氏不解看向程丞相。

    嘴硬心软的程丞相见此,心里闷气,冷冽道:“皇上赐婚,恭亲王这般无视?要是皇上知道了,定要治罪于他?”

    李氏想明白了,也是拉着程玉姚到身边,气愤道:“这是皇上赐婚,恭亲王竟是这般对待?还怎么让我放心玉儿嫁给他?”

    侍卫轻蔑的扫了一眼程玉姚,“王爷说了,若是程家不想嫁了,可以到皇上面前退婚,他很乐意配合承担责任,退了这门亲事。”

    “欺人太甚!玉儿,爹爹这就带你入宫面圣!”

    程玉姚忽然想到,上一世,因为她以死相逼不嫁恭亲王,加上恭亲王让侍卫进府接她上花轿不重视亲事。

    这让程家很是恼怒进宫告了圣状,退了这门亲事。

    程丞相刚拉过程玉姚的手要进宫,却听程玉姚说道:“爹爹,不用进宫了!既然恭亲王不适,让他贴身侍卫替他接我入府。这也不是什么大错,无需惊动皇上。”

    李氏和程丞相都惊讶的看向程玉姚,只有一直趴在门口偷听的程元君,脸色微微一变。她赶紧走进来,拉住程玉姚的手。

    程玉姚却蹙了蹙眉头,将她的手甩了出去。

    “姐姐,妹妹刚才听到了,这门亲事若是恭亲王不在意,你心里不是早已另有他人了吗?何不借着此机会进宫退婚?”

    “妹妹,姐姐我何时说心里另有他人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免得让恭亲王府的人听到了,还以为我这个人和你一样,不注意名节和程府的名声。”

    程元君咬唇,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样子,“姐姐,妹妹也是为你好!”

    “若你真是为我好,就走远点!免得看到你,我忍不住又要……”程玉姚将红唇凑近程元君耳边,“抽你!这要是让恭亲王府人看到了,说我脾气暴躁可不好。”

    直起身子,程玉姚却见程元君退了两步,见她像是见到了恶鬼一样。

    不错,她现在就是恶鬼!

    上一世的她,过得何等惨,这一世的她,就要让那些人加倍奉还。

    “爹爹,母亲,女儿走了!”

    程玉姚懒得再看程元君,不舍的跟爹娘道别后,在爹娘不忍心的相送下,进了花轿,朝恭亲王府走去。

    到了恭亲王府,虽然张灯结彩很是喜庆。

    程玉姚盖着红盖头,看不清最后牵着红绸那端的男人是谁,将成亲的礼仪都完成了。

    她被人扶着去了新房坐着,这一等就是到了深夜。

    碰!

    踢门声,让靠在床边欲打瞌睡的程玉姚给惊醒了。

    因为盖着红盖头,不方便看进来的人是谁,只听到那人的脚步声渐近,还有他身上的酒气逼近。她的下巴忽然被一只大手钳住,疼的她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放开我!”

    没等她推开他的手,就被他咣当一声按倒,头撞在了床头板上。头好疼,耳边是他喘着灼热的气息令她痒痒,她想扭头,却听到有些汗毛竖立的低沉声音,“不是不想嫁给本王吗?怎么现在……那么想让本王宠幸你?”

    第二章,第二部分: 急救箱

    “恭亲王,放手!”

    “欲擒故纵?”

    恭亲王呼啦一声将她头顶的红盖头扯下来。 光影摇曳,衬得美人千娇百媚,活色生香。

    即便他第一次见她,看到那张清丽脱俗的面容时他微微失神,随后还是露出一副厌恶的目光。

    烛光中,男人那张如斧阔刀削的脸上,眉毛飞扬入鬓,狭长的眼如潭水般深沉,鼻翼高挺,唇丰形美。

    这容貌不愧是曾经南越国被称第一的美若男神,哪怕上一世她仅见了几眼,每一次见到同样被震撼。

    “还以为你会对五皇子一往情深,却不想你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恶心!”

    碰!

    啊!

    男人在起身时,将她的脸甩到一边,她从床上掉落下来,额头撞在了地上,顿时一阵刺痛。

    好疼!

    上一世,她虽然听闻他残暴凶狠,没想到他对女人也一样不懂怜香惜玉和温柔。

    “肮脏的妇人,本王连碰你都嫌脏,你好自为之吧!”

    肮脏的妇人?她怎么得罪他了?要说出如此难听的话?

    程玉姚从地上爬起,清冷一笑。“恭亲王,我既然嫁给你,就是你的王妃,还请你注意下言辞,不要说的太难听,免得大家相见两厌!”

    “相见两厌?”恭亲王挑起好看的眉毛,深潭般的眸子沉了沉,看起来有些危险。

    “你有什么资格,见到本王厌恶?”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骂我是肮脏的妇人?你不碰我嫌弃我脏,我还嫌弃你有可能男人那方面不行,故意找理由罢了!”

    说完,她讽刺的笑了笑,这叫以牙还牙,谁让他说的那么难听。

    她是过了口快之瘾,但总觉得一双眼睛狠狠盯着她,像是野兽要将猎物撕碎一般。

    不管了,反正说都说了,她怕什么?

    程玉姚梗着脖子,故装大胆的与恭亲王曹添峰对视。

    明明恭亲王要杀她的心都要有了,却看到她额头上的伤口,不断流血,渐渐染红了她半边脸。

    她竟然没有矫情或是痛叫?

    还真是……不一样的女人。

    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却冷着一张脸道。“本王行不行?也用不着你来试!也别想用激将法来让本王宠幸你,这样只会让本王觉得你心机深,更让人恶心!”

    激将法?心机深?

    她没有这个意思好吧?他怎么理解的,搞笑不是?

    恭亲王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就这样将她这个新娘子扔在这里走了。

    程玉姚只是心里对恭亲王不满罢了,倒是他不碰她,她觉得洁身自好没什么不好。

    她有些肚子饿了,从床边坐了一会儿起身去找东西吃。

    咣当!

    有东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这是什么?”

    程玉姚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这确确实实是一只急救箱。

    急救箱?

    这是她第一世,在现代还是一位名声显赫的急诊科医生时,跟着救护车出去救人时,经常会用到的医疗用具。

    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眼眶有些发酸,还以为是幻觉,但手指确实触碰到了急救箱。

    她打开它,发现里面急救药品应有尽有。

    “血?”

    程玉姚看到地上滴落的血,这才想起刚才只顾着跟恭亲王较劲,再加上额头伤口疼到麻木了,都忘记她额头有伤。

    还好有急救箱。

    她心里饶有一丝庆幸,从急救箱里找出了碘酒,纱布,止血药,剪刀和胶布等,看了眼旁边就是梳妆台,台上有一面铜镜。

    她用尽身上的力气撑起身子,拿起需要的药品和工具艰难的走过去。

    坐下对着铜镜,她先是用碘酒清理伤口,却发现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不说,创面有些大,需要缝针。

    针线?麻醉剂,这些急救箱好像没看到?

    程玉姚又废了好大的劲儿过去,最后咣当一声坐下来,继续翻找急救箱里的药品。

    刚才没有发现的医用工具和药品,没想到竟然出现了。

    “针线,麻醉剂,找到了!”

    要不是急救箱有点重,她早就提到了化妆台上,现在她只好拿着需要的东西,再次撑起身子,走到了化妆台前坐下。

    对着铜镜,她先给自己打了局部麻醉剂,剂量她精准的控制住,然后穿针缝线,下手快准稳。

    很快就将额头的伤口缝好了,却看起来像个蜈蚣一样,在那么一张精致的脸上显得有些丑。

    程玉姚又用纱布块贴上,然后剪断了额前长发,变成留海遮住了纱布包扎的痕迹,以免被人发现。

    “程玉姚!”

    一声厉吼,吓的程玉姚刚要收医用工具的手一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