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三章 狗仗人势
    “程玉姚!”

    一声厉吼,吓的程玉姚刚要收医用工具的手一抖。

    趁男人还没进来,程玉姚握着剩下的药品和工具,用尽身上力气跑回急救箱那边。

    她只留了一样东西后,将剩下的东西丢进去。

    提起急救箱的时候,忽然见到一身藏蓝色,高大英俊的男人箭步冲来。

    曹添峰见她逃走,按住她的肩膀。

    “放开我!”

    程玉姚用力挣扎开,身子却撞到了旁边的床沿上,又滚落在冰冷的地面。

    好疼,身子像被砸碎了一样。

    她的急救箱?

    程玉姚赶紧去看右手上的急救箱,却发现不见了?

    但她的右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但因为男人进来了,她不敢拿出来让他看见。

    “给本王起来!”

    一只大手猛地抓住她手臂,用力之大,像要捏碎她骨头一般。

    好疼!

    程玉姚疼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欺负成这样。

    咬紧牙,在男人粗鲁的拉她起来时,她将刚才藏起的剪子举起,抵在他右眼珠前。

    “别欺人太甚!不然我就算和你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你全身而退。”

    右眼是锋利的尖端,左眼是那个女人苍白的脸色和眼里含着不甘倔强的眼泪。

    这样倔强又不怕死的女人,还是他第一次见过。

    他来不过是想告诉她,大夫很快来了,让她忍忍。

    却没想到一见她就恼火,才会弄成现在这种僵硬局面。

    不过她额头上的伤口,怎么处理好的?

    叮!

    手中的剪刀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掉落在地。

    程玉姚自知,还不是恭亲王的对手,正想着要如何自保,却看到他离身了。

    恭亲王站起身子,冷眼看着她,讽刺道:“再敢威胁本王,本王就把你剁了!别想挽留本王留下,本王看你就恶心!”

    咣当!

    门被摔上,程玉姚一直好奇急救箱怎么没有了,打开紧握的右手看到是一只玉坠,但这玉坠的形状好特别,就像是……

    “王妃,王爷说了,明儿个一早要去宫中敬茶,让你别忘了!”

    见到一个老嬷嬷来了,她赶紧将手心里的东西藏于枕下。

    “有没有吃的给我拿些来?”程玉姚见嬷嬷要走,赶紧问一声。

    陈嬷嬷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不耐烦道:“王妃忍忍吧,明儿个早上老奴会将早膳送来!若是王妃等不及了,桌上还有两杯酒,喝着暖暖胃也好。”

    “可我现在……等下……”

    不等程玉姚说完,老嬷嬷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

    这些下人们,怎么也不把她当王妃看?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都是目中无人。

    她捧着咕咕叫的肚子,看到旁边桌上的两杯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不管了,先喝两口!”

    程玉姚赶紧过去,举起一杯喝下,才尝到是一杯果子酿的酒,香甜不辣。

    好喝!

    她赶紧端起另一杯酒,喝进去,没想到这杯酒辣的很,呛的她咳嗽起来。

    难道两杯酒不一样?

    喝了酒,虽说不能垫肚子,但她还是倒在了床上,想着赶紧赶紧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明天早上就有吃的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多久才睡的。

    天空刚翻出鱼肚白,几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王妃,这都几时了?到底去不去宫中敬茶了?”

    “王妃若是不去,奴婢这就去回王爷了!”

    “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这种女人来王府,真是晦气!”

    陈嬷嬷带着两个奴婢刚要离开,忽然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去!我何时说不去了?都给我站住,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第三章,下片:是王爷下的药

    “王妃,老奴没懂你的意思?”

    “忘了什么事?”

    陈嬷嬷和两个婢女相视一眼。

    “早膳!”

    陈嬷嬷还以为什么事,听到王妃这样说,她又恢复趾高气扬的样子,“王妃起来晚了,还请先梳洗打扮,若有时间再吃吧!”

    不给程玉姚反驳的时间,陈嬷嬷和婢女帮程玉姚梳洗和打扮起来。

    婢女在给她梳发髻,刚要撩起额前留海时,程玉姚按住她的手。道,“额前就那样,不用动了。”

    “是,王妃!”

    婢女没等程玉姚放下手,猛地抽出手,语气不善的说着,还朝着她翻了翻白眼。

    程玉姚从铜镜看到了,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一想到之前恭亲王对下人们说不必把她当主子看,他们这样对她也正常。

    在陈嬷嬷和婢女们帮她梳洗打扮好后,程玉姚刚要走,忽然腹部剧痛起来。

    她倒在了床上,蜷缩成一团,浑身都冒着冷汗。

    其中一个婢女害怕了,请示陈嬷嬷,“要不要去告诉王爷?”

    陈嬷嬷看了眼在床上蜷缩的程玉姚,叹口气,“那杯酒是王爷吩咐让王妃喝的,王爷也说了不能找大夫给王妃医治。”

    酒里难道被下了什么药吗?程玉姚心中一颤。

    感受到腹部寒气窜动,她赶紧吩咐,“给我熬点姜汤……”

    程玉姚浑身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难堪,抬眼看向陈嬷嬷。

    陈嬷嬷虽然看她的眼神含着恨意,但还是应允了,“王妃,你等老奴一会儿!”

    “好……”

    陈嬷嬷和两个婢女都离开了,房间里也只留下她一人。

    程玉姚虽然不知道恭亲王给她灌下的是什么药,但能感觉到腹部寒气窜动,应该是一种极寒的药物所致。

    喝姜汤或许没有大用,但也能暖胃驱寒,未免不是一个好法子。

    在等陈嬷嬷的时候,她想到了昨夜里塞在枕头下的那个吊坠。

    趁着陈嬷嬷等人没有进来,她赶紧将吊坠从枕头下掏出来。

    这会儿她看的仔细,是中间有着十字架的圆形吊坠,这形状更像是医院的标识。

    她摆弄着这只吊坠,也没见它变成急救箱,难道这其中还有蹊跷?她脸部表情讶然,

    回想了一下,之前是吊坠掉在地上,才变成了急救箱。

    程玉姚就将吊坠放在地上,没想到惊奇的事发生了,吊坠真的变成了急救箱?

    “这么神奇?”

    程玉姚将急救箱提起,急救箱也没有消失变回吊坠,这让她有点不理解了。

    难道变回吊坠,需要一种特殊的能力?

    腹部又是一阵剧痛,程玉姚疼的浑身无力,差点将急救箱扔在地上,她赶紧放在床上打开急救箱。

    从中翻找着药品,没想到找到了镇痛药和一些抗炎药。

    赶紧取出药片,将一大把药放进嘴巴里,吞进去。

    呼!呼!

    程玉姚静静的躺在床上一会儿,这才感觉到身子舒服了不少,至少不会那么疼了。

    “王妃,王爷要等不及了,你快点把姜汤喝了!”婢女端着姜汤急匆匆进来。

    程玉姚赶紧提起急救箱,刚要藏进床内侧,忽然急救箱变成了吊坠。

    这……也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在婢女端着姜汤进来的时候,程玉姚将吊坠藏在了身上。

    “喝吧!”婢女将姜汤递来的时候,朝她翻白眼。

    程玉姚接过姜汤,刚要去喝,手指触碰到碗边,很是滚烫。

    “太热了!”程玉姚想要放下。

    婢女冷着脸,朝着她喊,“别以为你是王妃,就将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使唤。你要的姜汤也给你端来了,你还嫌弃热不喝,太事多了吧?”

    “那你先喝一口试试,你若是敢喝,我就叫你王妃,听你使唤?”程玉姚很不客气的顶撞一句。

    “这么热,你要烫死我?”

    “你也知道热?还逼着我喝?难道你是故意为之?是想报复我?”程玉姚不想拐弯抹角,直接试探的问。

    婢女咬了咬唇,还没那个胆量怒对她,但也不甘心的反驳一句,“王爷之前都说了,你在府中和奴才一样低贱,不必把你当主子看!”

    原来是这样?难怪这些下人们,不把她当主子看。

    原来都是恭亲王授意的,这个凶残冷血的恭亲王,她已经记恨上他了。

    程玉姚端起姜汤本想边吹着边喝下,跟这种小人计较不值得。

    余光一扫,她竟然看到了婢女盯着她看,勾起诡异的唇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