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章 他第一次拥抱她
    程玉姚端起姜汤本想边吹着边喝下,跟这种小人计较不值得。

    余光一扫,她竟然看到了婢女盯着她看,勾起诡异的唇角……

    难道姜汤被下了毒吗?

    程玉姚,她放下汤碗,眸光一凛,猛地抬手抽在婢女脸上,“是不是姜汤里下了毒?”

    婢女:“王妃……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难道你听不清楚吗?要不要我再给你一巴掌,你才能听清楚?”程玉姚刚扬起手,那婢女赶紧端起姜汤,转身往外跑。

    那婢女一边往外跑,一边喊,“王妃打人了……她要杀了我!”

    程玉姚因为身子虚弱,没有追上去,但那个婢女看她的眼神绝对怪异,她怀疑那碗姜汤里被下了毒。来日方长,等她从宫中回来,会找她问清楚的。

    陈嬷嬷和几个婢女进来时,程玉姚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起身要走。

    “王妃,你为何要打碧莲?”陈嬷嬷气愤的找她理论。

    碧莲?原来那个婢女叫碧莲。

    很好!等她从宫中回来,会找她算账。

    “走吧,王爷不是等不及了吗?”程玉姚没空跟她解释这些,就算说了,陈嬷嬷能信她都怪了。

    “王妃,这件事老奴会跟王爷说的。”

    “请便!”程玉姚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陈嬷嬷听到王妃的话,整个人愣了愣。

    她是王府上的老人,知道现在什么事重要,就没有再跟程玉姚争论什么,带着王妃去找王爷。

    王府门口,恭亲王曹添峰一身绣有团兽的藏蓝衣袍,骑在马背上,高大英俊很是惹眼。

    程玉姚不过多看了两眼,一想到他对她非打即骂,还给她灌了毒药。这种男人就算再帅,她也恨不得以牙还牙,毒死他。

    恭亲王曹添峰不耐烦的冲着程玉姚喊道:“磨磨蹭蹭什么?还不上马车?”

    听到他不耐烦的话,程玉姚清冷的看了他一眼,踩着马凳上了马车。

    坐到马车上,当帘子放下来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了恭亲王曹添峰厌恶又凶狠的眼神。他烦她?反正她现在也看他不顺眼。

    她一定要找机会离开王府,她可不想在王府过上连奴才都比不过的生活。

    马车晃晃悠悠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程玉姚困了靠在垫背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可能是服下的药有些效果,身子不疼了,也刚好入宫。

    她撩起窗帘子,看到退了色的红宫墙,还有九曲回肠般的宫巷,和一幢幢高耸的古色建筑。一座座豪华的宫殿金碧辉煌闪闪发光。

    还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等到了一个侧门,马车停下来。

    “下来!”

    程玉姚听到恭亲王曹添峰不耐烦的声音,心里堵着一口气。撩起门帘,在要下来的时候,发现马凳没放。看来这王府中的仆人,还真是对她不善。

    想到她现在身上有伤,还被仆人和王爷下马威,那就别怪她等下举止不雅,让他难堪。

    “还不下来?”曹添峰皱着眉头,深邃好看的眸子凶巴巴的眯起。

    程玉姚站在马车边,一咬牙腾空而起,先往上跳,然后衣裙翩飞落下。

    在她跳起的时候,曹添峰突然脸色大变。“成何体统!”

    曹添峰赶紧跳起将程玉姚抱住,在落地时转了一圈,才站定身子。

    要知道王妃在宫中如此不雅,只会坏了他恭亲王府的名声,曹添峰抱着程玉姚站定身子,现在心里暗松一口气。

    程玉姚抬头看到曹添峰唇角动了动,像是在笑?他笑什么?

    等了片刻,见曹添峰抱得太紧还不放下她,程玉姚快透不过气了,刚要喊他放下,突然温婉的女子声音闯进来,“恭亲王和王妃,两人还真是新婚燕尔,如此恩爱!”

    第四章,下片 :施萍儿

    程玉姚刚要寻声望去,就被恭亲王曹添峰给扔了下来。

    “下来!”

    他不耐烦的低声提醒,程玉姚好在有所准备落地时站稳了,一抬头看到恭亲王曹添峰竟然面红耳赤。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因为她变得害羞尴尬,才会如此。

    想来,也是因为说话的女人对他来说不一般吧!

    听到脚步声走近,程玉姚这才看去。

    阳春三月,金光灿灿,那女子身材纤瘦,腰细犹如柳枝不堪一握,真是苗条。

    那女子一身湖蓝色衣裙,看似妆容清淡,却也遮掩不住她脸上的清丽绝尘,她莲步轻摇,步步生莲,风姿袅袅,就像一朵新开的鲜花,宛若天半边仙子走来。

    她就是……施萍儿?

    恭亲王曹添峰的青梅竹马?

    上一世,恭亲王为了娶施萍儿,不惜跟众多皇子为敌,但最后施萍儿还是选择了别人,没有嫁给恭亲王曹添峰。

    没想到这一世,施萍儿还是因为她程玉姚嫁给恭亲王,也一样没能嫁给青梅竹马的恭亲王曹添峰。

    “萍儿,你怎么走那么快?”一位身材高瘦,相貌堂堂,看似成熟稳重的男人走来。

    这个男人看了恭亲王曹添峰一眼,拉住了施萍儿的手,十指相扣,很是恩爱。

    “九弟,你这是和新娘子入宫敬茶?”

    “是的,二哥!”

    恭亲王曹添峰目光阴沉的看了眼施萍儿和裕王紧握的手,垂下目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施萍儿想要抽手,却被裕王握的更紧。他对施萍儿笑道:“萍儿,母后在等我们过去呢!”

    施萍儿说道,“等一下王爷,萍儿想跟恭亲王妃说几句话。”

    施萍儿说完,裕王松开了手,眉毛却是皱了皱,“和那种女人有什么话可说的?”

    施萍儿笑而不答,转身走向程玉姚的时候,眼神凝望了抬起头的恭亲王曹添峰一眼。

    虽然对视短暂,程玉姚却感觉到了一种情深意浓的情感在里面。

    余情未了?这词送给他们两个最为合适。

    程玉姚也没什么可嫉妒的,本身就不喜欢恭亲王曹添峰,再则施萍儿人长得美,笑容甜美,没有理由男人不爱。

    施萍儿走到她面前,拉起她双手,目光如水盈盈,声音温柔道,“王妃,恭亲王是个好男人,你可要待他好些。”

    程玉姚友好的笑了笑,用沉默回答她的话,心里却有几分不爽。就算她不喜欢曹添峰,那也是她现在的夫君,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

    施萍儿松开程玉姚的手,轻柔细语道:“我先和王爷走了,以后会去恭亲王府找你叙话。”

    “好!”

    程玉姚目送着这位绝色美人走到裕王身边,见裕王牵起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离开。

    好一个情深款款,不过这应该是往恭亲王曹添峰的伤疤上撒盐了吧?

    程玉姚看向曹添峰,见他眸光幽深的望着施萍儿和裕王离开,想也知道他的心底有千个万个不甘心。

    “她们走了!我们也走吧!”

    不知道曹添峰是不是察觉到了她打量的目光,抓起她的手腕,大步流星的往前面走。

    程玉姚本就身子有伤,虽说止了疼,但还是身子不适。

    却被他像拖着猫啊狗啊往前走,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王爷,能不能慢着点?”

    “再慢,都要日上三竿了!”

    日上三竿?哪里有那么夸张,这个男人这是往她身上撒气是吧?

    程玉姚虽然不怎么高兴,但这里是皇宫,她又不好跟恭亲王曹添峰吵闹,只好忍气吞声跟着走。

    直到翠微宫,曹添峰才松开她的手,先一步进了内殿,端起一杯茶水跪在梨花木椅上的优雅妇人面前。

    “母妃,儿子给您敬茶!”

    “好好好!起来吧!”

    穆妃在接过茶的时候一连说三声好,满脸笑意,喝一口茶。

    程玉姚不太懂这里的规矩,但也学着曹添峰端过一杯茶,跪着去敬婆婆穆妃,“母妃,儿媳给您敬茶!”

    穆妃好半天没有端起来,程玉姚本就身子不适,还要双手端着,有点手颤抖。

    程玉姚看了曹添峰好几次,曹添峰也不知道看没看到她求救的眼神。

    不过在穆妃咳嗽两声后,曹添峰接过了程玉姚端起的茶杯,递到穆妃面前,“母妃,天干容易嗓子痒,您喝两口茶润润嗓子。”

    “还是我儿孝顺!”

    穆妃笑着接过这杯茶,喝了两口放下后,才对跪在地上的程玉姚教训几句。“本宫就没见过这样脸皮厚的女人,既然喜欢的另有他人,何必缠着我儿不放?”

    “可怜我儿,生性耿直,因为这次赐婚都跟他父皇和皇祖母顶撞起来,连敬茶都不来。你不喜欢我儿,何必硬要嫁给他?惹得大家都不高兴!”

    程玉姚听了穆妃说的这番话不知道说什么好,跪的有些久了,膝盖生疼,却不敢先站起来,知道这是规矩。

    “起来吧,免得一直跪着,让人见到了还以为本宫有意刁难你呢!”穆妃没好气的瞪了程玉姚一眼,就没再说什么。

    程玉姚知道恭亲王曹添峰有喜欢的女人,穆妃也很得意施萍儿想让她当儿媳,所以也没想反驳。跪久了,她膝盖疼的厉害,站起来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差点倒下来。

    还是嘴刁的穆妃扶了她一把,“本宫可受不起你的跪安,这要是病倒了,岂不是本宫的错了?”

    “母妃,儿媳没这意思……”

    咳咳咳!

    她的话没说完,突然见到穆妃咳嗽起来,脸色也跟着涨红,一脸惊愕的指向程玉姚。“你好毒的心肠,你的茶里面有毒……竟然想害死本宫?咳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