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章 穆妃病情重
    她的话没说完,突然见到穆妃咳嗽起来,脸色也跟着涨红,一脸惊愕的指向程玉姚。“你好毒的心肠,你的茶里面有毒……竟然想害死本宫?咳咳……”

    害死她?她没有啊!

    程玉姚刚要上前给穆妃查看,手腕猛地被人攥紧。

    “你竟敢害本王母妃?毒妇!心似蛇蝎毒!”

    恭亲王一把将程玉姚从穆妃面前推开,扶住了穆妃,满脸担心道:“母妃,儿臣这就派人去找御医!”

    穆妃咳嗽的脸色苍白,却依旧唇角含笑,轻拍恭亲王曹添峰的手背安慰,道:“峰儿,母妃无恙,别担心!”

    程玉姚摔在冰冷的地面上生疼,虽然听到恭亲王下令找御医来,但她看穆妃的状况不容乐观。

    救死扶伤是她之前的座右铭,即便她知道曹添峰不会让她去给穆妃看病,她还是爬起来走过去了。“先放母妃躺下,我给她看看……”

    “滚开!”恭亲王曹添峰猛地推开程玉姚,程玉姚这下摔翻在地上,身子骨都快要散架了。

    “将王妃拖到侧殿!”恭亲王曹添峰回眸冷冷瞪着程玉姚,“等下本王会找你算账!”

    程玉姚被他那嗜血的目光吓到了,他凶起来的时候真的像头野兽可怕。

    程玉姚没有挣扎,知道挣扎了也没用,最后被宫婢们给拖到了侧殿,关在了里面。

    即便被关在这里,她脑袋里都在想刚才的情形,穆妃一开始还好,喝了恭亲王敬的茶没事。

    虽然她敬了茶,她没有喝,但在她站起来的时候,穆妃扶了她一把之后就开始发病了。

    程玉姚吸了吸鼻子,闻到了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花香?

    她抬起袖子,忽然看到了手腕和袖子里,都有浅黄色不易察觉的花粉粒。

    难道是花粉过敏?引起的过敏反应或是哮喘症?

    程玉姚赶紧将手腕上和衣袖里的花粉拍掉。

    有了这种猜测,程玉姚很是着急,皇宫里会有治疗哮喘的药物吗?

    她在忧心这件事的时候,手指不经意间摸到了藏在身上的玉坠。

    她赶紧将玉坠放在地上,心里想着急救箱,玉坠立刻变成了急救箱。

    她从中翻找起来,虽然在她印象里之前没见到过,但这次竟然找到了哮喘急救的药——布地奈德气雾剂。

    “真是太好了!”

    程玉姚高兴的拿出来,但很快笑容僵硬在唇角,因为她看到了恭亲王曹添峰脸色黑沉的脚步走来。“毒妇!你到底给本王母妃下了何毒?”

    程玉姚见曹添峰要对她动手,她从急救箱里找到一样东西,藏在身后。

    “恭亲王,请你冷静!”

    “住口,毒妇!”

    曹添峰一拳头要砸在她脸上,她躲开,一针扎入了曹添峰的脖颈之上。

    “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麻醉剂,让你冷静下!”

    “麻醉剂?”曹添峰诧异片刻,反手一捞,手指掐在了程玉姚脖子之上,用力收紧。“本王要你的命!”

    程玉姚双脚离地,感觉脑缺氧快要窒息,她心里数着数,一,二,三,四……

    轰隆!

    曹添峰睁着双眼倒在地上,像块石头一样。

    程玉姚看得出来,曹添峰虽然被麻醉,但并未进入昏迷状态。

    看来他的身体素质不错,下次对付他怕是剂量要大些了。

    救人不能耽搁时间,程玉姚提起急救箱,赶紧跑出侧殿……

    第五章,下片 :原来是朵白莲花

    刚跑出侧殿,程玉姚就被看守的婢女阻拦。

    “王爷有旨,王妃不能离开这里半步!”

    程玉姚坦然道:“王爷就在里面,你说的话他也听到了,若是不让我走,他早就喊出声来了。”

    守侧殿的婢女并不相信,要进侧殿,却被程玉姚拦下,“王爷的话你们都要质疑?还要进殿去质问他吗?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婢女们见程玉姚一脸严肃,想到侧殿里的恭亲王曹添峰更是冰冷嗜血,相视一眼后,都颤抖的退下。“王妃,请吧!”

    程玉姚也没有耽搁,拔腿就跑。她赶到穆妃这里时,看到穆妃已经全身抽搐,两眼翻白,呼吸急促,病情危急。不顾旁人诧异,她从急救箱里找出布地奈德喷雾剂,放入穆妃口中。“母妃,深吸气,然后不要吐气,我数到三,你再吐气!”

    虽然穆妃病危,但她知道穆妃意识还清醒,穆妃按照程玉姚说的话在她喷雾后深吸气。

    “一,二,三!”程玉姚数的慢一点点,到了三时,穆妃吐气,明显好了一些。

    程玉姚又用了一次药,这次穆妃吸过后,明显情况稳定了下来。

    “通风,以后屋子里一定要通风!还有不要再把花这类东西放入殿中。”程玉姚赶紧吩咐穆妃身边的宫婢,怕说完了来不及了,果然话音刚落,御医和麻醉醒来的曹添峰一前一后赶了进来。程玉姚赶紧将急救箱收起,还好急救箱立刻变成了吊坠,被她藏在身上。

    曹添峰:“李御医,麻烦你了!”

    御医:“王爷别担心!穆妃娘娘……臣来了!”

    李御医赶过去给穆妃查看,曹添峰则一把揪住了想要逃跑的程玉姚的衣领,“给本王待着,等下本王找你算账!”

    程玉姚知道反抗无效,就先乖乖的站在那,直到李御医说穆妃无碍了,曹添峰才一脸惊讶的看向程玉姚,“是你给母妃解的毒吗?”

    程玉姚:“就算是吧!还有王爷请你不要乱说,我根本没有下毒!”

    曹添峰当然不信,但他担心穆妃,就先放开了程玉姚。

    穆妃身子恢复如常,但有些困意了,倒在床上睡下了。

    曹添峰不想在此打扰穆妃,更不想让程玉姚这样危险的人在母妃这儿,抓紧她的手腕往外走,“回府,本王一定要对你严刑拷问!”

    “你要对一个救你母妃的人严刑拷问吗?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说谁是狗?”

    “我说不分善恶的人是狗!”

    程玉姚毫无畏惧的顶撞,气的恭亲王曹添峰恨不得将她给扔出宫中。

    到了侧门前,曹添峰刚松开手,喊程玉姚上马车。

    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王妃,你……可还好吗?”

    程玉姚听到这人的声音,脑袋里一个念头闪过,她转身朝着那人迎过去。“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

    “既然你是恭亲王的王妃,我们也算是相熟的。”

    程玉姚走到她面前,在她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瞳孔收紧。她将唇凑近施萍儿耳边,“萍儿是我错看你了,你真是一朵小白莲!”

    “王妃,小白莲是何意?”施萍儿一脸疑惑看向她。

    “不懂吗?”程玉姚眸光一沉,猛地抓住施萍儿的手,“你真的不怕……真相被人知道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