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六章 揭开一个人的真面目
    “王妃……什么真相?我不懂你说什么,你弄疼我了!”

    “还真会装模作样。”

    “好痛……放手!”

    施萍儿一甩程玉姚的手,朝着身后仰倒。

    啊!

    “萍儿!”

    程玉姚听到曹添峰这样着急的唤着施萍儿,心里很不爽。

    但她现在更清楚一件事,要是她不拉住施萍儿,一定被她算计了。

    在曹添峰飞身而来前,程玉姚先一把抓住施萍儿的手臂,猛地将她拉起。

    啊!

    明明都能站稳的施萍儿,非要在地上转个两圈,最后还一副柔弱的样子靠在了奔跑过来的曹添峰怀里。

    “萍儿,你还好吗?”

    “王爷,萍儿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她竟这样对萍儿!”施萍儿边拿出帕子擦着眼泪,边趴在曹添峰怀里,一点都不避讳男女之情。

    程玉姚见曹添峰也没有将施萍儿推开。想到自己只要一靠近曹添峰,他就厌恶的推开她的样子,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心中有点酸。

    曹添峰眼睛瞪着程玉姚,道,“程玉姚……”

    “萍儿?你怎么哭了?”

    不等曹添峰对程玉姚勃然大怒,裕王急匆匆跑来打断了他的话。

    来的正好!

    程玉姚一把将施萍儿从曹添峰怀里扯出来,推给了跑来的裕王,“施姑娘,恭亲王是我的丈夫,你跟一个有妇之夫这样紧贴着,就算你不怕毁了你的名节,也要顾及下恭亲王的名声吧?”

    施萍儿这会儿又趴在裕王怀里,哽咽着道:“王妃看不惯萍儿,何必说话那么难听?”

    “难听吗?我是就事论事。还有刚才的路那么平,我也没有用力推你,你自己要摔倒自己,这叫苦肉计,博得昔日相好的可怜和同情吗?”

    “程玉姚,你别太过分!”曹添峰黑沉着一张俊脸,一把握紧程玉姚的手腕。

    “你就是那个程玉姚?缠着我五弟不放,厚颜无耻的女人?你欺负萍儿,本王定不会放过你。”裕王也朝着程玉姚黑着一张脸,放言要教训她。

    程玉姚感觉手骨都要被曹添峰给捏碎了,她从袖口里掏出一只麻醉剂针管,对准了曹添峰的脖颈。“再不松手,我就扎你!”

    曹添峰认得那奇怪的东西,可不想在这里被她扎了晕倒在地,太丢面子。他暗咬牙,面上阴沉,警告她,“不许再伤害萍儿,不然本王回去家法伺候!”话虽这样说,但他还是松开了手。

    程玉姚还是很满意曹添峰的反应,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将迅速藏进袖子里,免得被裕王和施萍儿发现,引起怀疑。

    看着施萍儿还在裕王怀里哭的像个泪人儿一样,程玉姚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裕王,我劝你以后娶王妃可要眼睛擦亮点,别娶了表面上对你好,背地里勾三搭四的女人,那种就喜欢给你戴绿帽子,你不觉得丢人吗?”

    “你……乱说什么。”裕王虽然气的结巴了,但还是看了程玉姚一眼,带有警告之意。

    程萍儿:“恭亲王妃,你这是污蔑……”

    “程玉姚冷笑一声说道。污蔑?我又没说一定是你。你还没嫁给裕王吧?再说了,你就那么确定你会是那个给裕王戴帽子的王妃?”

    施萍儿一听这番话,刚才还委屈的哭的像个泪人儿似的,这会儿擦掉眼泪,回过头来,又是一幅鲜花初绽般的笑脸……

    第六章,下片:这个女子敢威胁王爷

    程玉姚还不忘给裕王补刀,“施姑娘人缘太好,那么多男人都跟她关系不错。日后你和施姑娘走到一起,心一定会很心累,哎!”

    “恭亲王,管好你王妃!”裕王怒望着曹添峰。

    曹添峰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想要去抓程玉姚的手拉走她,却见她的手往袖子里掏,知道她又要用那怪东西威胁他。

    该死!这个女人敢威胁他?

    “走!”

    要是眼神能杀人,程玉姚感觉她已经被曹添峰给杀了千百回。

    要说她不怕曹添峰,不可能,世人相传他是凶残冷血,不是没有依据的。

    她尽量不去跟他硬碰,打了一个哈欠。

    “快晌午了,回王府我要打个盹,就不跟你们闲聊了。”

    程玉姚走到了马车前驻步,淡淡的扫了眼车夫,“马凳呢?难不成要王爷抱本宫上马车啊?”

    马车离曹添峰不远,一股不好的念头刚上脑门,就听程玉姚的声音传来。“恭亲王,你要抱臣妾上马车吗?臣妾等你!”

    曹添峰咬牙,对着车夫厉吼一声,“还不快给她马凳?”

    “遵命,王爷!”

    车夫吓的手忙脚乱,赶紧给程玉姚摆好马凳,程玉姚提起裙摆,这才踩着马凳上了马车。

    “王爷,今日之事不怪王妃,是萍儿做事欠缺考虑,还以为你是昔日的峰哥,才会……”施萍儿拿出帕子擦着眼泪,泣不成声。

    曹添峰:“萍儿,没事的!她……我会回去好好教训她的!”

    施萍儿一脸担忧的抬起泪眼,劝一句,“王爷使不得,可不要因为萍儿跟王妃闹出嫌隙,让王妃更加记恨萍儿。”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不用怕她,我会护着你的!”曹添峰心疼的望着施萍儿承诺。

    坐在马车上的程玉姚听到这些话,撩起车窗帘子,捏着嗓子喊一声,“王爷,该回府了!若是你舍不得施姑娘,将她带回府做客吧!”

    施萍儿一听,顿时急红了脸,“王妃,萍儿跟恭亲王之间真的没什么……”

    程玉姚说道,“我是相信你啊,你应该跟裕王好好解释下,别让他误会了。”

    程玉姚在放下帘子的时候,余光瞥见了裕王看曹添峰的眼神带着杀意。

    都说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曹添峰你得罪我,我只好为你树敌,对你也没什么好下场。

    “萍儿,我会回去好好教训她的。”

    “王爷慢走!”施萍儿含泪点头,目送着曹添峰离开。

    裕王看见施萍儿望向曹添峰的深情的眼神,气的握紧拳头。

    坐在马车上的程玉姚,虽然没有再听到曹添峰对她大喊大叫,这一路也算走的顺利。

    但她知道,回到府上,曹添峰一定不会放过她。

    到了府上,程玉姚回到房间,对进来的陈嬷嬷吩咐。“我饿了,给我准备午膳!”

    “什么都不用给她吃!”曹添峰背着双手,气匆匆而来。

    “你们都下去,本王跟王妃有些账要算。”

    “是,王爷!”陈嬷嬷等人退下。

    曹添峰抬手就掐住了程玉姚脖子,将她提起到空中,“跟本王作对……想死吗?”

    “王爷……你再不松手,我就扎了?”

    程玉姚手中握着针管,针尖抵在曹添峰脖子上。

    “你敢威胁本王?”

    “是,又怎样?”

    曹添峰忽然脖子往针尖上靠过去,程玉姚没想到他会自残?

    不对,难道他这是?

    她竟看见曹添峰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