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七章 下毒害王妃(1)
    针管扎进了曹添峰脖颈,程玉姚赶紧向下按,将里面的麻醉剂打进他的身体内。

    “跟我斗?”

    曹添峰身子一晃,瞬间将她给按在床上。

    啪嗒!

    还有一半多麻醉剂的针管掉在地上。

    曹添峰高大的身体坐在了床边,大手扔掐在程玉姚的脖子,薄唇抿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还想故技重施?将本王给毒倒吗?”

    “你也知道是毒啊?”

    处于劣势的程玉姚,脸上未有畏惧之色,这让一直等着她求饶的曹添峰,心里咯噔一响。“难道你给本王下了毒?”

    “这毒可不一般,无色无味,解药也只有我有……”被掐住脖子,脸色涨红的程玉姚,用一种讽刺的眼神,低眸看了眼曹添峰掐在她脖子的手。“恭亲王生死由你选择!”

    曹添峰恨不得掐断她脖子,可一想到只有她才有解药,一旦这毒解不开,自己的命也会没了。

    “威胁本王,是要付出代价!”他虽咬牙切齿的说,但手还是松开了。

    咳咳!

    程玉姚坐起咳嗽两声,赶紧大口大口的喘气,待她气息平稳了,才抬头看到曹添峰黑沉着脸站在床边。

    “解药!”曹添峰朝她伸来掌心。

    “我们做个交换怎么样?”程玉姚当然不会做吃亏的事,想要跟她要解药,那也要他给她点什么。

    曹添峰收回手背在身后,浓眉挑起,“别得寸进尺,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程玉姚不疾不徐下了床,踮起脚尖,与曹添峰对视,气势上不能输。

    “昨天晚上你不是也在酒里给我下毒了吗?解药呢?我们交换解药吧?”

    程玉姚也朝着曹添峰伸手,唇角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本王才不做那些下三滥的事,你少在这里跟本王胡搅蛮缠。”

    程玉姚仔细盯着曹添峰在说这话脸上的表情,感觉他是真的恼火了,也不像是在说谎。

    到底是他演技太高了,还是他根本没有下毒?

    程玉姚进一步试探的问道,“那么姜汤里下毒的事呢?别告诉我,你不知情?”

    “本王没做就是没做!你到底给不给本王解药?”

    曹添峰又要伸手掐程玉姚脖子,程玉姚脚尖一挑,将地上的针管挑起,一个漂亮的转身,接住了针管。在曹添峰的手抓来时,她的针尖正对着他的掌心。“王爷,要是剩下的毒扎进你身体里,你会立刻死亡,不信……可以试试?”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给本王等着。”曹添峰缩回手,想要一掌劈死她,又怕她给他下的毒药,真的除了她无药可解。

    他得去找御医,帮他查看,到底被她下了什么毒。

    程玉姚望着曹添峰拿她没办法,气匆匆的离开,还不忘在他身后吆喝,“王爷,慢走不送!”

    等他一离开,程玉姚坐在化妆台前,看到铜镜里的她,脖子都被他给掐红了。

    真是个暴君!

    气的咬了咬牙,程玉姚用粉遮住脖子上的淤痕。

    她的小腹隐隐的痛起来,程玉姚捂住肚子,咬牙心想。

    如果不是王爷给她下的毒,一个奴婢能有这样的胆量?

    她将之前吃剩的抗炎药拿出来,吃了几颗,就着茶水吞进肚子里。

    在屋中坐了一会儿,药物也发挥了作用,止住了她体内的疼。

    “看来,是要我亲自动手,才肯交代了?”

    程玉姚整理下衣裙出了屋门,正好看到了陈嬷嬷侯在门外,“王妃,王爷有令,你不得擅自离开房间。”

    “如果我偏要呢?”

    程玉姚要走,陈嬷嬷伸手阻拦。

    “王妃,这是王爷下的令,你不得不从。”

    不得不从?

    程玉姚一把推开陈嬷嬷,就听陈嬷嬷喊,“王妃,你要是再不回来,老奴只好叫人把你绑回来了。”

    呵呵!

    不远处嗤鼻一笑的表情,抓住了程玉姚的眼球……

    第七章,下片:毁容

    “哎呦呦!这王府里连奴都比不过的王妃,还在这里打王爷的奶娘陈嬷嬷,这要是让王爷看打了,与你好受的。”

    程玉姚看到那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头顶上还斜插着一根金钗。若不是她认得这女人,还真以为她才是这府上的主子。

    “王妃,请回吧!”陈嬷嬷看她的眼神凌厉几分,伸手阻拦。

    “本宫在自己的小苑里走走,不可以吗?”程玉姚一把推开陈嬷嬷,疾步走到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个女人的面前。

    “怎么……王妃你还敢打我不成?”

    啪!

    程玉姚狠狠甩了她脸上一巴掌,打的那女人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在地。

    “知道本宫是王妃,还敢在本宫面前放肆?”

    “你个贱人……”碧莲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指着程玉姚。

    啪!

    程玉姚反手又是给她脸上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碧莲坐到了地上。

    “本宫是王妃,是你这个奴婢可以骂的吗?”

    碧莲在地上蹬着脚,双手捂着脸,很是委屈。

    “你再打我,我一定要王爷给我讨回公道!陈嬷嬷……”

    碧莲朝着陈嬷嬷求救,程玉姚见陈嬷嬷走来,清冷道:“你应该是王府中的老人了吧?做事不够谨慎,还对本宫出尔反尔?”

    “陈嬷嬷,现在……你把午膳给本宫拿来!”

    “是,王妃!”

    程玉姚瞥了陈嬷嬷一眼,只这一眼陈嬷嬷就被吓住了脚步,看了眼坐在地上哭的碧莲,无奈的叹口气转身走了。

    小苑里现在只剩下程玉姚和碧莲二人,程玉姚刚才是故意将陈嬷嬷支走的。她弯腰一把拔出了碧莲发髻上的金钗,碧莲赶紧爬起要去抢回。“这是我的,给我!”

    程玉姚躲开,没有让她抢回,仔细看着这只金钗,“一个奴才在王府里打扮的如此招摇?发髻上还戴着这样名贵的首饰,难道你真的把自己看成主子不成?”

    “把金钗还我!”

    在碧莲抢金钗时,程玉姚抓住碧莲的下巴,金钗的尖尖抵在她脸上。“你要是还不说是谁要你下毒害我?我现在就划花你的脸!”

    “你敢!”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碧莲还很有底气的跟她对峙。

    程玉姚手心用力,金钗扎进了碧莲的脸皮,顿时血珠滚落滑下,“啊……王妃住手……我说,我都说……”

    程玉姚停下手中动作,“是谁?是谁要你下毒害我?”

    “是王爷,王爷吩咐我做的!”

    “王爷啊?可我不怎么相信啊!”程玉姚用金钗在她脸上划出一道血口,再深一点,就能见白骨。

    啊!

    “我说实话……是施萍儿给了我金子和首饰,要我这样做的……我说的是实话,不要划花我的脸……”

    施萍儿?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爪子竟然能伸这么长,这都到府上来陷害她了。

    啊!

    碧莲捂住满是染血的脸,赶紧从地上爬起,逃命似的奔跑着离开。

    程玉姚没有去追她,她知道碧莲逃不掉的。

    先回到屋中歇着,没多久陈嬷嬷将午膳端来了。

    程玉姚临用膳前,吩咐陈嬷嬷先试吃,免得再有人在食物中下毒。

    陈嬷嬷试吃后,程玉姚才吃。

    因为太饥饿了,她吃的有些狼吞虎咽,等吃好了,她瞥见陈嬷嬷神色怪异,手掏进袖子里。

    是想要杀她吗?

    程玉姚不动神色的坐在椅子上,动了动樱桃小嘴唇角,“陈嬷嬷……你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