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八章 下毒害王妃(2)
    陈嬷嬷手一抖,赶紧将什么东西塞回袖子里,藏了起来,“王妃,你多虑了!”

    “是我多虑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你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程玉姚锐利的目光紧紧盯在陈嬷嬷的脸上,她的眼神有很强的威慑感,陈嬷嬷有些不自在的站在那里,愣了一下,给她续了一杯茶,“王妃,您一定是看花了眼,来……喝杯茶,润润嗓子。这茉莉花茶是早起泡开凉着的,现在喝着味道是最好的。很香!”

    程玉姚接过茶杯,端着茶,却不喝。

    “王妃请用茶啊?”

    程玉姚看了眼茶水的颜色有些奇怪,不敢喝,在鼻子下闻了闻,“陈嬷嬷,我不渴,要不你喝了吧?”

    “王妃,使不得。这是奴才给你倒的……”

    “我说使得,就使得,喝吧!”

    她将这杯茶递到陈嬷嬷面前,陈嬷嬷心虚,伸来的手颤抖,迟迟没有接过去。

    碰!

    啊!

    程玉姚将茶杯扔在地上摔的粉碎,吓的陈嬷嬷往后跳了几步。

    程玉姚盯着陈嬷嬷看,“你和碧莲是一伙的?对吗?”

    陈嬷嬷面色苍白,嘴唇微抖。道, “王妃,老奴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还敢狡辩?”

    程玉姚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陈嬷嬷的手腕,从她袖子里掏出一只手帕。

    “王妃,这不过就是普通的手帕,没有什么的……”

    “真的没什么吗?那就带你到王爷面前说个清楚好了。”

    “王妃,不要啊……”

    程玉姚没管陈嬷嬷辩解和挣扎,紧紧攥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去王府前院去找了恭亲王曹添峰。

    她到的时候,曹添峰正和他的心腹管家松原商讨重要的事,看到她拖着陈嬷嬷来时,两个人都为之一怔。

    “王爷,这府上有人说你要下毒害我,你怎么解释?”

    程玉姚甩开陈嬷嬷的手,陈嬷嬷赶紧给曹添峰下跪,“王爷,老奴没有害王妃啊!”

    陈嬷嬷是王府中的老人了,曹添峰当然更相信陈嬷嬷说的话。他黑沉着脸,指着门外,“出去,别在这丢人现眼,让人笑话。程玉姚,你听见了没有?”

    程玉姚来的时候,心里还对曹添峰抱有那么一丁点希望,觉得他会是一个秉持公正之人。

    现在看来,这曹添峰就是一个暴脾气,还不讲理的霸王,跟他说话,她觉得没必要客气了。

    程玉姚不但没走,反倒是坐下来,倒了一杯茶,气定神闲道,“刚才碧莲都招了,说是你下毒害我。刚才陈嬷嬷还在茶里下毒……”

    她将手帕在茶水里抖了抖。见帕子里的粉末落进茶里,颜色从青绿变成了淡黄色,端起茶杯递到曹添峰面前。说道,“这手帕就是陈嬷嬷的,里面有毒药,我刚才加进茶水里了,不信你尝尝就知道了。”

    曹添峰没有接过,冷冷的扫了程玉姚一眼,“无理取闹,出去!”

    程玉姚眯起眼,端着茶杯走到了陈嬷嬷面前,手猛的抓住她的下巴,捏开陈嬷嬷的嘴,“王爷既然不想试试,那就让嬷嬷自己试试喝一口,看看是不是有毒!”

    茶杯倾斜,茶水先是一点点掉落下来。

    陈嬷嬷边晃头想不喝茶水,边颤抖着声音喊,“老奴说,老奴什么都说……是碧莲给老奴钱,让老奴给王妃下毒的,老奴也是被金钱迷了心,才会做这种错事!”

    程玉姚一听陈嬷嬷承认了,扭头看了眼曹添峰,“王爷,该怎么处置谋害王妃的老奴才呢?”

    陈嬷嬷一听,赶紧求饶,“王爷,求您放过老奴吧!求您了!老奴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程玉姚心里明白,陈嬷嬷是王府中的老人,恭亲王曹添峰一定会袒护她的,若是他真的袒护,她一定会让他知道,她也不是好惹的。

    就在她这么心里想着的时候,手中的茶杯突然被曹添峰夺走。

    “死!”

    哗啦!

    茶水成一道线流下来,而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陈嬷嬷的下颚,让她躲避不开。

    咕噜咕噜!茶水灌进了陈嬷嬷的口中,也有被吐了出来,直到茶杯空了,被曹添峰扔了出去。

    碰!

    茶杯被摔得粉身碎骨。

    他松了手,陈嬷嬷倒下了。

    噗!

    她一双眼睛几乎暴出来,和半吐的舌头,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口中吐出来,点滴溅开,满地都是,她的呼吸气息越来越弱,她感觉钻心刺骨的痛苦,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疼痛,她的呼吸气息越来越弱……身子在地上抽搐,双手掐着脖子,像人死前垂死挣扎。

    “这样……满意了吗?”

    曹添峰抬起深邃双眼凝向程玉姚,她现在是王妃,即便他恨不得她死,也轮不到一个奴才对她下手杀她。

    程玉姚对上曹添峰冰冷摄魂的视线,心咚咚咚跳着,惊魂未定。

    即使见过各种死因患者的程玉姚,在看见曹添峰如何给陈嬷嬷灌下毒药后,她心也会惊跳不停。

    程玉姚不敢相信,恭亲王曹添峰竟然会为了她,杀了陈嬷嬷?

    “王爷,你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吗……”

    “是的,为了你这样做的,也是为了王府名声。”曹添峰坐回高椅上,端起茶杯,眼皮都不曾抬一下,说完,喝了一口茶。

    程玉姚暗自咬牙,就知道他一定没那么好心。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她,杀死了陈嬷嬷。最主要的是为了王府的名声。

    “王爷,要不要将碧莲带来?”松原看了眼程玉姚,问曹添峰。

    “嗯!”曹添峰将茶杯放下。

    程玉姚没有走,在这里等碧莲来当面对质,看到厅中陈嬷嬷的尸首还在,曹添峰却面不改色的坐在那里喝茶。陈嬷嬷是王府老人了,他一点都没看情面,把她杀了,果然是传说中的冷血无情凶残的王爷。

    因为程玉姚和曹添峰面对面坐着,也没什么话可说,气氛有些尴尬,就自倒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

    直到一道声音传来,才打破了尴尬。

    “王爷,碧莲不见了。”

    “不见了?”程玉姚惊讶的站起来。

    “仔细找找!”曹添峰指骨握紧茶杯,他暗自垂眸,眸色阴郁翻滚。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山雨欲来前阴沉的天色。他衣袖下面的拳头攥紧,握成一个发白的拳头。

    见松原走了,程玉姚待在这里跟冷血残暴的曹添峰相处,只会觉得更尴尬,随后也跟出去了。

    她没有跟松原同路去找,而是先从她的院子里,碧莲脸上受伤后,滴落在地上的血迹找起。

    好在时间不长,又没有下雨被冲刷,程玉姚循着血迹找,发现血迹在一个地方非常多,地上还有挣扎蹬在地上的痕迹。

    “难道有人将她抓走?想要杀人灭口?”

    程玉姚感觉不妙,循着越来越少的血迹走到了一个桥上,看到了一具尸体漂浮在了池塘水中。

    碧莲?

    即便那张脸被划出道道血口,有些模糊,程玉姚还是认出了她。

    是谁杀了她呢?

    程玉姚会游水,但这件事她觉得还是去找府中的人来,将碧莲的尸首捞出来比较好。

    程玉姚转身欲走,却看到来时的路上一道人影一晃闪过,闪进了树后。

    有人跟踪她?

    程玉姚抓紧了裙边,看了眼周围,这里比较僻静,除了她再无他人。

    她若是一直站在这里不走,被人看到了,会不会被栽赃嫁祸,说她杀了碧莲?

    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程玉姚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朝着来时的路走回去,留意着路边的树木。

    没有人在?

    她脚步加快,不管有没有人,还是早点离开这鬼地方比较好。

    嗒嗒嗒!

    身后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程玉姚故意停顿下脚步,脚步声也随她之后,停下来。

    要是逃,她知道逃不掉。

    现在只好正面交锋,看看跟踪她的人到底是谁。

    “是谁?”她一转身,喊问一声。

    “嗖嗖!”

    几道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自然听得出来这是利器破风的声音,程玉姚看到了有几把闪着寒光的东西,朝着她的脸颊飞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