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十章 惊变医妃,回娘家
    床前,一身湖蓝长裙的女人将染血的帕子扔进盆里,又将薄被给这些婢女盖上,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石燕!”

    “莲蕊!”

    几个婢女冲到床边去看她们,却见她们身上被包扎,也没有了那种血腥味和腐烂的味道,身上有一股子药香味。

    “这就是你们说的,王妃杀人了?”

    曹添峰沉着脸看了眼禀报的婢女们,想到他刚才还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教训下程玉姚,这下反倒是被她打了脸。

    “王爷,刚才屋子被王妃关上,奴婢们进不去,听到里面惨叫声,还以为王妃杀了她们。”

    “那是为她们刮脓,止血,上药和包扎,当然会疼了。这是救人,怎会是杀人?”程玉姚无奈的叹口气,说道。

    “救人?”曹添峰唇角动了动,薄唇抿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一双深邃的眸子凝向了程玉姚艳丽的脸,“别忘了,她们也是因为你受的伤,你何必假惺惺救她们。”

    “我何时责罚过她们?”程玉姚不想被冤枉。她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儿嘟嘟地撅着,别有风味。

    “王妃,不是您告诉碧莲,说她们冲撞了您,每人鞭打五十吗?”一个婢女疑惑道。

    程玉姚终于知道了,这碧莲是想在府中坏了她的名声,故意编造谎言让石燕她们尝到皮肉之苦,让府中众人觉得她恶毒。

    “碧莲?她办事不当,已经被某千金杀人灭口了。而石燕,莲蕊她们,也是被碧莲谎话所害,跟我无关。”程玉姚在说这话的时候,意有所指的看向了曹添峰。

    曹添峰眼中流露出一些温柔。凑上来,对她耳语道:“不是你伤害她们的最好!一个草包千金,还真当自己是大夫,给人看病,别闹出笑话就好。”曹添峰看出了她想要治病救人的意思,他说完提醒的话语,带着松原等人离开了。

    草包千金?以前她是低调好不好?

    程玉姚“扑嗤”地笑一声,别转头,轻轻摇摇头,她会不会医术,也用不着他承认。

    “有笔墨纸吗?我开药方,到时候你们到外面药铺买药,给他们熬药服用。”

    “王妃,奴婢们没有钱买药,怕是……”

    程玉姚看了眼手腕上的玉镯,这是她出嫁前,娘亲给她的嫁妆。这是她娘亲的一番心意啊,是留给她的纪念,就好像娘亲贴着她的身体,守护着她。这是它的心爱之物,虽然有些心疼,但她想到能医治救人,就当为她这辈子积德行善了。“这个给你,拿当铺当了,换些银两,够她们几个人服用的药钱了。笔墨纸给我找来。”

    站在屋中的婢女们,不敢相信恭亲王妃会是这样一个心怀慈悲之人。

    要真的是心怀善意,为何当初要将石燕和莲蕊她们,打的半死?

    虽说她们疑惑不解,还是收下了玉镯子和拿来了笔墨纸给程玉姚。

    程玉姚写好调理的药方子,给了他们,又吩咐了她们几句,才离开。

    回到房间,程玉姚感觉累坏了,躺在床上睡着了。

    随后两天,恭亲王曹添峰没来找她,她吃的用的,明显比前几日好多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救了那些婢女有关,不过她知道这是好事,也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成亲后第三日,回门。

    程玉姚一清早就梳妆打扮好了,让王府为她准备马车,想要回程家。

    本以为恭亲王曹添峰不会出现,没曾想到在王府外面,曹添峰一身藏青色长衣,英姿飒爽的骑在马背上,像在等人。

    不会是陪她一起回门吧?

    她边走出去,边试探的问,“王爷,您这一大早出门,不会是在等我吧?”

    虽然她知道,他很讨厌她,她也一样不喜欢他。

    但这种时候,有他陪同回程家,也好让娘亲和爹爹,对她的这门婚姻亲事放心些。

    “是等你!”曹添峰回答的斩钉截铁,这让程玉姚心里很是高兴,走到了他骑的马边。

    “我就知道,王爷您嘴硬心软,是不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去啊?”她眨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唇角微微扬起,看起来很是娇俏可爱。

    曹添峰自见到她以后,目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但竟忍不住多看几眼,程玉姚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好在他内心定力还算比较深厚,又想到曹龙曾找他,说了一些关于她的坏话。

    曹添峰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冷却,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对她说道,“是怕你才嫁给本王三天,就死在外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本王杀了你。所以,这次你回娘家去,本王要陪着你去,保护好你。”

    “那你可要保护好我了,不能让我有任何闪失,不然都怪你!”程玉姚对着曹添峰嫣然一笑,她心里隐隐的期待,又有几分羞涩,她原本粉红的脸蛋,晕红流霞,丽色生春,更加娇美好看。

    曹添峰看着她,程玉姚看到他眼中脉脉含情的眼神,他明亮的眼睛就像清澈的湖水,荡漾着无尽的温柔。

    曹添峰说要抱着她,上马车。

    程玉姚抬眸凝视着曹添峰半晌,犹豫了一瞬间,她粲然一笑,贝齿分明,然后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向曹添峰身上靠近,慢慢靠到他身边。她将头靠在他宽阔坚实、温热的胸膛上。她听到了他清晰的心跳,闻到一股淡雅的,特别好闻,特别清新的气息,仿佛兰花的香气。那清香淡雅的气息真的太易醉人。她真想这样靠着他,一直靠着他,她心里觉得十分甜蜜与幸福,她脸露微笑,如花盛放……

    曹添峰抱着程玉姚上了马车。

    很快马车离开恭亲王府,路途中摇摇晃晃的,让程玉姚忍不住来了困意,倚在了车靠垫上睡着了。

    碰!

    一枝长箭射穿窗帘,猛地扎入程玉姚脸边的车板上。

    程玉姚被惊醒,看到后倒抽一口冷气。

    发生了何事?

    她掀开车窗帘子,刚要问个究竟,嗖的一箭,一枝长箭朝着她的脸射来……

    箭头在晨光中,竟是那样刺眼,直奔着她的脸射来。风声劲急,那箭如劈风一般。

    程玉姚反应极快,向身后仰倒,下弯腰,长箭从她身上划过,碰的一声扎在车板上。

    这是要刺杀她吗?

    刺杀她?还是刺杀恭亲王?

    程玉姚来不及多想,在马车中更危险,她就掀开车帘,逃到外面去。

    “跳上来!”

    “嗯?”

    程玉姚闻声看去,见曹添峰骑在马背上挥舞着长剑,挡开密密麻麻的雨点般射来的长箭,朝着她的方向奔来。

    眼见他近了,拉马车的马被长箭射中,马儿一受惊吓,突然仰天长啸,疯了一样,拉着马车朝前面冲去。

    啊!

    车夫中箭死了,马车上程玉姚紧紧抓着车篷不敢松开,在车上摇摇晃晃的,随时都会被马车甩下去。

    咣当!

    马车跌入一个大石坑,颠簸的飞起来,太过突然,程玉姚整个人被甩到了空中去。

    “恭亲王!”

    “抓紧我的手!”

    程玉姚见过多少死人,从未怕过。但被马车甩出去,她整个人从空中坠落的感觉,让她竟然害怕了。

    而她害怕的时候,会喊恭亲王,也是她想不到的事。

    程玉姚感觉在要摔到地面上时,被一只大手抓住,她也握紧了这只手。她抬头,看到了曹添峰弯腰在马背上,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拖着她往前走。

    “上来!”

    随着他大喊一声,程玉姚被他拉起,长发和裙摆翩飞,落在了曹添峰的身前。

    “坐稳了!”

    “哦!”

    两个人坐在马背上,同乘一骑。

    曹添峰双手握紧马缰绳,用力一抖,身下枣红马像是插上翅膀一样,长长的鬃毛披散着,四只蹄子像不沾地似的,飞起在路上,快如闪电。

    身后长箭如雨密密麻麻的射来,而程玉姚被曹添峰抱在怀里,两个人的长发飞舞,衣摆翩飞,随着马儿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度。

    程玉姚本以为会被长箭穿成筛糠子,心里不怕是假的。

    但这一刻,她在曹添峰的怀抱里,竟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来,一点都不会因为那些长箭追射而惧怕生死。

    终于,暗处刺杀的人没有追杀过来。

    松原等王府跟随的侍卫,训练有素,没有死亡,只有几人受伤。

    松原上前询问,“王爷,前面就是丞相府了,要不要臣带着王府侍卫去追捕刺杀之人?”

    “去吧!要是捕获他们,一定要他们说出背后主谋,还有……让他们生不如死!”

    “遵命,王爷!”

    曹添峰目送着松原等人离去,一双深邃的眸子,煞气在眸中翻滚。

    “王爷,我们走吧?”程玉姚看到不远处就是丞相府,心里激动的询问一声。

    曹添峰回过神儿,这才注意到,他身前就是程玉姚,而此刻他的双臂握着马缰绳,成环状像将程玉姚抱在怀里。他闻见了女人乌黑亮丽的秀发散发出来的好闻的香味,竟又是微微失神。

    程玉姚轻声问道:“王爷,我们不去丞相府了吗?”

    曹添峰听到她的声音,醒过神来,翻身从马背上跳下去。他什么都没说,牵着马往前走。

    程玉姚看到他脸红了,虽说刚才有惊无险,但也阻止不了她想要寻他开心的冲动。她打趣一句,“哎呦!王爷和我一起骑在马上,是不是离的太近,不好意思了?”

    曹添峰也跟她开玩笑的说,“蠢女人!有你和马一起给本王挡箭,本王才安全。”

    什么?

    他意思,让她坐在马背上引起那些刺客们的注意,然后被箭射死?保他安全?

    不行!她才不要给他挡箭,她才不要死。

    ……